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再努力一次
    ***************************************************************************************************

    不要用这种将希望全寄托在我身上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受不鸟的。

    欲哭无泪的看着卡露洁,我就差咬着手帕高唱一句人艰不拆,你说那样的羞耻play,让我在吾王和卡露洁面前表演,那也就罢了,大家都是好碰友,忍一忍,就当没看到过,但是要我在刚认识的蓝拉萝赫和雪伦埃弗拉面前……这一上手的难度未免太高了点吧?

    而且这两位也不是普通角色,我打个比方,昨天被两个路人鄙视嘲笑了,大丈夫萌大奶,谁管你路人啊,领个两素菜的饭盒一边去。

    但是换个对象就不同了,我昨天被十二骑士鄙视嘲笑了,那简直效果拔群啊,十二骑士是精灵族的超级英雄,有粉丝无数,被她们嘲笑,就好像被整个精灵族嘲笑有木有!

    想到这里,虽然希望渺茫,但是我还是决定挣扎一下,以表明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不能掉,要是真掉了,那也是被逼的。

    于是国字脸一摆,我露出悲天悯人、忧国忧民的姿态:“卡露洁,我是精灵族的亲王对吧,节操不能轻易掉,你说是不是?”

    “殿下。都这时候了,还管节操做什么?”卡露洁看着着急,脱口就是一句。

    都这时候了还管节操做什么?

    这时候了还管节操做什么?

    时候了还管节操做什么?

    …………

    ………

    ……

    大脑轰隆隆一声炸响,我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泪目跪倒在地。

    如果这句话是小幽灵说的,我最多只会抠抠鼻孔以示不屑,但竟然是从卡露洁口中说出来,难道说,我的节操真的已经不值钱了?到了关键时刻就可以胡乱甩卖了?

    最重要的是,还能剩多少给我甩卖?这是个问题。

    “好吧。我做就是了。”擦干男儿泪。我握紧拳头,下定决心,没过几秒又有些心虚,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小侍女。

    “我的节操没了。你们还会要我吗?”

    卡露洁无语。虽然说作为贴身侍女这样想不合适。很失敬,但是,难道殿下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节操早已经掉光了?

    “殿下,卡露洁永远是您的贴身侍女。”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阿尔托莉雅,你认为呢?”我又眼巴巴的看向吾王。

    “凡,如果能让雪伦大人满足,我认为牺牲一点也是值得的。”吾王一脸的义正言辞。

    “……”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让吾王牺牲一点,挥舞着鲑鱼剑跳草裙舞,她愿意做吗?

    不满的小声嘀咕着,我知道这也不能怪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平时卖节操卖的太豪放,以至于节操掉价,要是我能像阿卡拉和雅兰德兰那样总是节操满满,贵比黄金,她们还能轻易开口让我这样做吗?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任命的耷拉着脑袋,来到祈命之舞骑士面前,她正死死的怀里抱着算数教室不放,仿佛那就是它的整个世界,她的全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让这样的她把算术教室还回来,会不会被砍?我心里有些忐忑,瞄了一眼蓝拉萝赫,她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我即将性命垂危,果然是砍人砍多了,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了吗?

    “咳咳,雪伦埃弗拉大人?”我尝试引起对方的注意,不出所料,得到了我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以后,雪伦埃弗拉就过河拆桥,完全把我扔到一边去了。

    没办法,只能拿出点口才了:“雪伦埃弗拉大人,还想更加近距离,感受到雪莉尔大人更多的气息吗?”

    雪莉尔这三个字果然是雪伦埃弗拉的心灵漏洞,这个名字一出,蹲在地上的她立刻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我,似在说,你,可以?

    不愧是三无少女,连眼神传达过来的信息都如此言简意赅,你可以去当三无公主的姐姐了。

    “是的,我,可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先将算术教室还给我吗?”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只要她一表示出异常的情绪,就立刻转身跑路,虽然我不认为能跑得过十二骑士之手。

    “算数教室,它的名字吗?”雪伦埃弗拉继续露出萌萌的三无表情,冷漠的脸庞上看不出丝毫感情,只能从细微的动作上看出她的好奇心。

    “是的,难道说你没有看装备属性吗?”

    她摇了摇头。

    也不奇怪,算术教室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上面的人妻骑士的气息,至于什么属性,和她丝毫没有关系。

    不过,经我一提醒,她也反应过来,立刻开始打量算术教室的全部,包括内在属性,最后,她终于在其中一枚冰翼上找到了一行字。

    送给我最亲爱的小狼——雪莉尔。

    毫无预兆,雪伦埃弗拉那双冰蓝色的双眸忽然晶莹闪烁,不到一秒的时间,大颗大颗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偏偏她的嘴唇还在倔强抿着,似乎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格外让人觉得辛酸,为她而心疼。

    “是雪莉尔妈妈,是雪莉尔妈妈的字。”哭泣的她,这样说道。

    “嗯,是雪莉尔大人留下的字。”

    “雪莉尔妈妈,很喜欢你。”她又说道。

    “大概吧……”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要亲口承认还是有点害羞。

    “是肯定。”雪伦埃弗拉却不懂得拐弯抹角,用这强硬的语气纠正我,从举动中可以看出她对我刚才的回答有些不满,似在说你这头蠢熊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等等,蠢熊到底是我擅自脑补的,还是她传达过来的意思?!

    等雪伦埃弗拉内心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好吧,她摆着一张三无脸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有没有平复,我也是按照三无公主的经验猜测。

    过了一会,我才开口:“雪伦埃弗拉大人,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能把算术教室先给我吗?”

    “叫雪伦。”

    “呃……哈?”我脑筋一下子没转过来。

    “妈妈喜欢的人。叫雪伦就可以了。”

    “噢噢噢。这可是不得了的待遇,亲王小子,在当年整个大陆能叫雪伦一声雪伦的可没多少个啊。”

    亲王小子……我能对这个称呼吐槽吗?算了,谁让她是仙贝。

    “那好吧……”我矜持几秒。才吞吞吐吐的喊了一句:“雪伦大人。”

    目光对视。她似乎对我不按照她的话做。依然在后面加上一个大人有些不满,但是我也有我的操守(?),对刚刚认识的前辈直呼名字。这种事情只有没心没肺的高特大猩猩才能做到。

    就这么对视了一会,雪伦仿佛终于发现了我残余不多的节操,不再坚持,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将怀里的算术教室递给了我。

    明明是那么不舍,目光就似被吸在上面似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算术教室,但依然还是递给了我,不知为何,我忽然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夸上一句“乖孩子”。

    想想刚才出师未捷的蓝拉萝赫吧,我可不能乱来。

    定了定神,我艰难的将算术教室装备起来,背后顿时多了六枚冰翼,智商顿时下降了……等等,没这种设定,绝对没有这种设定!!!

    女神武装的能量早已经补充满,所以我有一会儿没有装备算术教室了,因为和卡露洁她们在一起,害怕她们通过算术教室联想到点什么。

    扇了扇六枚冰翼,如臂挥使,感觉良好,我下意识的往卡露洁和阿尔托莉雅看去,两人也在看着我。

    身为十二骑士死忠粉的卡露洁的目光是:殿下,帮一帮雪伦大人吧。

    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是:凡,是男人的话,说过的话可一定要做到。

    好像被逼到绝路,没办法回头了,但是我有特别的降低羞耻的技巧!

    轻轻打了个响指,妖月狼巫应声而变,强大的精神力宛如水波一样向四面八方扩散,紧接着,身后的六枚冰翼闪烁起剧烈华光。

    哈哈哈,没错,其实不用变身圣月贤狼也是可以装备女神武装的,我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出现吧,女神武装!!!

    一瞬间,人妻骑士的气息浓郁到极致,仿佛化作一道虚影从背后轻柔的将我抱在怀里,而后化作无限的金色光芒,融入身体,华丽的战裙,华丽的战甲,华丽的头盔,华丽的蝴蝶翅膀,一切竭尽奢华,24k金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这套华丽到极致的黄金铠甲的璀璨光芒了。

    你看,刚才还在抱着饶有兴趣态度的蓝拉萝赫,此时嘴巴张大的足以塞下一个馒头,让我在羞耻中又产生了些许的报复快感,那叫一个痛并快乐着。

    回过头,看向雪伦的反应,并没有出乎意料,她整个人呆住了,一步一步的,用最轻最慢的步伐,仿佛眼中看到的是镜花水月,只要稍稍发出一点动静就会化作烟花消散。

    终于,她来到我面前,小手探出,轻轻的抚摸着女神武装,抚摸着那冰凉的黄金铠甲,就好似在抚摸着人妻骑士的脸颊一样,轻柔温情。

    “谢谢。”良久,她忽然说了一声,我愣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心里又夸了一句好孩子,露出微笑,用最温柔的声音回应。

    “不用谢,雪伦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穿着完全是女性姿态的女神武装,发出来的声音却是中性偏向于男声。让人一下子就能听出里面的依然还是个纯爷们。

    我心里忽然后悔了,卡露洁说的没错,我其实还可以做的更好,但是却因为羞耻心而偷工减料了。

    雪伦轻轻摇头,忽然,她退后一步。

    “作为谢礼,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是我仅能付出的。”

    听到她这番话,我就两眼泪汪汪了。够了。真的已经够了,能让三无属性的你说出那么长一段话,我已经虽死犹荣,就算是我熟悉的三无公主。也很少说那么长一段。

    雪伦说着。将一双小手抬起。落在她的披肩帽子上面,难道说……难道说她是想……我屏住呼吸,瞪大双眼。

    果然。轻轻一拨,帽子滑落,露出了祈命之舞骑士雪伦埃弗拉一直隐藏起来的容颜。

    那是一张意料之中的美丽,却又出乎意料的完美的俏颜。

    一双冰蓝宝石般纯净的眸子镶嵌在最合适的位置,小巧端庄的五官就像是糕点一样讨人喜欢,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白皙的脸蛋……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雪白无暇的脸蛋,白的健康,丝毫不显病态,白的完美,找不到一丁点瑕疵,白的晶莹耀目,让初冬的新雪也自叹弗如。

    随着她的帽子落下,她那独特的淡青秀发也随着飘散下来,赞美主,依然是我最爱的青长直,和她那张三无脸蛋简直相映成辉,三无少女配x长直什么的,简直最有爱了。

    “雪……雪伦竟然……竟然掀帽子了,天啊,伊莲娜,快出来看上帝啊。”

    最惊讶的人竟然不是我们,而是和雪伦朝夕相处的蓝拉萝赫,只见她以夸张无比的表情向远处忙乎的伊莲娜大声喊道。

    没办法停下工作的伊莲娜,当然没有理会她的叫喊,只是蓝拉萝赫的表现,却着实把我们吓到了。

    “蓝拉萝赫大人,真有那么稀奇吗?”我露出疑惑目光,这口直心快的勇猛骑士,莫非怀里揣着一张北影毕业证书不成?

    “我告诉你们一个数字,那么就知道我并不是在夸张了,在这数十万年间,雪伦掀下帽子的次数不超过两位数。”说着,蓝拉萝赫还把十根手指头在我们面前比划着,以示问题的严峻性。

    不超过一百次吗?那蓝拉萝赫的表现还真一点都不夸张,我低头沉思,感觉很对劲,但是感觉又有哪里不对劲。

    “没有对露出的必要。”对此,雪伦淡然解释。

    “为什么,雪伦,我都差点快要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蓝拉萝赫表示很受伤。

    “没事,伊莲娜记得就行了。”

    “我们真的姐妹吗?”蓝拉萝赫泪目。

    “没事,伊莲娜是就行了。”

    蓝拉萝赫:“……”

    果然毒舌属性也是三无少女的必备要素啊,我要是蓝拉萝赫,听雪伦这样说,我也想哭。

    回过头,雪伦那冰蓝宝石的双眼一眨不眨看着我,纯净的仿佛星空一般,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看得我都有些难为情了。

    “开心吗?”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能有幸看到雪伦大人的真颜,当然很开心。”

    “满足吗?”

    我又是一愣,下意识点点头,随即才反应过来。

    原来她是不想欠我的,我召唤出女神武装,以人妻骑士的气息满足她,她也露出真容满足我。

    怎么说好呢?这种如同精明的商人一样的举动,却让人越发感到她的乖巧可爱,就好像一板一眼的乖孩子,嗯,今天我借了你的东西,明天立刻就还给你,绝对不会多拖欠一秒钟。

    怎么办,好像把雪伦大人抱在怀里。

    “抱歉,没有什么其他好东西了。”

    “不,这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了。”

    “你,很会说话。”

    “这个……啊哈哈哈哈。”

    “不过,这样说,我有一点开心。”

    “那是我的荣幸。”我偷偷瞄了一眼雪伦的细微举动,通过三无公主那得来的经验,很快就看出来了她是真的有一点开心,但是就一点,绝不会多。

    对此,我只能说,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我说,别无视我,没想到雪莉尔姐姐把女神武装也传给你了,当年她和菲米娜姐姐一起研究,我还以为没来得及完成呢。”蓝拉萝赫不甘寂寞的强势插入,对着我细细打量起来,忽然,她将手伸向女神武装的胸前,那两座高高挺起的双峰上面。

    “这里面,是真的吗?你可是男人啊,真好奇,可以脱下来……噗喔!!!”下一瞬间,蓝拉萝赫再次被雪伦踹飞,这次踹的更重更远,估摸看一眼起码有十公里,干的好!

    “不许对雪莉尔妈妈和亲王殿下无礼。”看也不看蓝拉萝赫倒飞的方向,雪伦用冷漠到极点的声线警告道。

    “你……你这家伙啊,就不能轻点吗?除了王以外,你是第一个把我踹那么远的人。”蓝拉萝赫很快回来,揉着后脑勺抱怨道。

    也就是说小亚瑟王曾经把她踹的更远咯?口直心快果然不大好啊蓝拉萝赫大人。

    “殿下,我已经满足了,请收起女神武装吧。”雪伦没有理她,回过头对我说道,她看出来了我穿上这副绝对女性姿态的女神武装,到底是冒着多大的羞耻心。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我狠狠感动了一把,如她吩咐,解除了女神武装。

    但是!

    面对如此善良乖巧听话正经守礼的三无少女,我是不是该再做点什么呢?

    眼睛一眨,我就有了决定。

    “雪伦大人。”

    她眨着冰蓝色的眸子,疑惑看着我。

    “请稍等,请允许我为您的笑颜再做一次努力。”

    说着,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变身吧,圣月贤狼!!!

    ***************************************************************************************************

    有点事,提前更了,另外,现在貌似已经可以修改了,请诸位放心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