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 妈妈的味道
    ***************************************************************************************************

    “这……这个该怎么说呢?不知道亚瑟王大人有没有和你说过,雪莉尔大人是我的引导者,所以身上可能有她的一丝味道。”

    不知为何,我退后了几步,用混合着一丝警惕的眼神看着雪伦埃弗拉,内心将她的危险等级提升到了蓝拉萝赫之上。

    别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想回答,我不是女人啊啊啊!!!

    显然,三无属性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不懂得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说的好听点是不谙世事,说的难听点是目中无人,三无公主如此,眼前的雪伦埃弗拉似乎也不例外。

    她完全无视我故意流露出来的对她的一丁点警惕心,我退后几步,她就跟上来几步,继续绕着我的打转,这次不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看,而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闻。

    吸吸……吸吸……耸动着娇小可爱圆润的鼻子,不断在我身上嗅来嗅去,越发的肆无忌惮,丝毫没有将我这个营地长老,精灵族亲王,暗黑大陆救世主,世界第一妹控兼女儿控,以及宇宙最强歌神放在眼里。

    我神色一变,面庞一沉。虎躯一震,心中发出了巨龙的怒吼,本德鲁伊不发威,你当我是布偶熊啊,吼吼!!!

    只见我原本和善的眼神,忽然一吊,呈倒三角眼状,两眼炯炯有神,虎威犹怒,目光仿佛实质的两道激光一样朝雪伦埃弗拉激射而去。

    看招。本德鲁伊不怒自威。不打自招,不战自降的究极**丝……不对,是瞪视眼!

    这两道目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一门心思在我身上嗅来嗅去的雪伦埃弗拉也感受到了。抬起头。从帽子的阴影中投来淡然的目光。颇有以柔克刚的技法,竟然和我如此强大的眼神打了个不分上下,两道目光在半空碰撞。你来我往,十分激烈。

    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

    我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这种战败的屈辱似乎曾经在哪里感受到过,我记起来了,以前和三无公主也是像这般对视过好几次,不是次次都输的体无完肤吗?我这个笨蛋,干嘛和三无属性的家伙玩对视,那不等于是用自己的第三条腿,去迎战三无公主的公主踢吗?

    轻而易举的战胜了我之后,雪伦埃弗拉无喜无怒,仿佛只是顺路捏死了一只小蚂蚁,继续凑上来,在我身上嗅来嗅去。

    我很想站起来,以败家之犬的身份得意洋洋的对她说——我只不过是四天王里最弱的那个,等着瞧吧,我们的大姐大茉里莎,那双轮回之死星真红魔眼,才是宇宙最强。

    想了想,还是作罢,她又不能随我们一起出去,否则还真可疑让她和三无公主玩对视,看看这两个三无少女能战到何等的天昏地暗,海枯石烂。

    想到这里,我有些无精打采,也懒得理会雪伦埃弗拉的举动了,随你怎么看,怎么闻,只要不碰触到我这具威武男儿躯,我那是大人不计小人过。

    结果没过几秒,三无雪伦就将小手摸了上来,你还真摸啊喂!!!

    深知不是雪伦埃弗拉的对手,我连忙手脚并用,逃窜到阿尔托莉雅身后,用警惕的目光瞪着对方,仿佛性别属性反转了,雪伦是个好色德鲁伊大叔,我是个无口胆怯少女。

    等等,我也不是好色德鲁伊大叔啊!!!

    “哈哈哈,你就认命吧,亲王殿下,谁让你身上有雪莉尔姐姐的气味,雪伦可是最喜欢雪莉尔姐姐的,对吧。”

    蓝拉萝赫看着这【温馨】一幕,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亲昵的伸手想在雪伦埃弗拉头上摸一摸,结果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拍开,好冷淡,这三无好冷淡,连相处了数十万年的战友姐妹都不给摸。

    “你看吧,她就是这副德性。”蓝拉萝赫故作夸张的甩着被雪伦拍开的手,仿佛受了严重的伤害。

    “除了雪莉尔姐姐以外,谁也不能摸她的头,当然,王或许可以,只不过王不喜欢这样做,到底是不喜欢呢,还是身高不允许……呜哇!!!”

    话还未说完,蓝拉萝赫就被雪伦埃弗拉一脚踹飞,那因为高挑的身形,而显得格外纤美修长的大腿,直接就把蓝拉萝赫踢出了数公里之外。

    “……”

    我们集体无语,不是因为雪伦埃弗拉这一脚,而是蓝拉萝赫刚才的话。

    她刚才是想说……小不点王因为身高问题摸不到雪伦埃弗拉的头吧?雪伦埃弗拉的个子虽然高挑,但是也就和蒂亚一个等级,要说这样也摸不到头,或者说比较勉强而不愿意去做的话,那么……

    我下意识的偷偷看了吾王一眼,心里冒出一个震惊的疑问。

    莫非,亚瑟王的本体身高也是a等级?

    “凡,我刚才似乎感受到了一道极其失礼的目光。”咔嚓一声,吾王手中的胜利之剑被握得颤抖。

    “一定是你的错觉。”我连忙摆出正经国字脸,指天发誓,以示清白,天地可鉴,我吐槽的是亚瑟王啊。

    总而言之,雪伦很少人能够亲近得了,亲王殿下,你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眨眼间,蓝拉萝赫又若无其事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脸上和铠甲粘着的尘土却让她看起来颇为狼狈,这家伙……生前一定因为口直心快的属性。没少被亚瑟王惩罚吧?

    大家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却不知,何止是生前,就是死后的这一缕残魂,前些天都被亚瑟王惩罚的晕头转向。

    “能够得到雪伦埃弗拉大人的亲近,我当然是感到万分荣幸。”讪笑几声,我依然警惕的看着对方,点明问题。

    “只要雪伦埃弗拉大人不在我身上乱摸,一切都好说。”

    “没有乱摸。”终于,在相处良久过后。这位三无少女总算说出了第二句话。其三无属性简直完爆三无公主。

    顿了顿,她做出解释:“很正经的在摸,在比较。”

    “正经摸也不行!比较也不行!我就是我!不想和任何人比较!”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别以为你是三无少女我就会忍你了。我发火起来。连三无公主的屁股都打过不知多少次了。

    “真可惜。”雪伦埃弗拉一副很遗憾的样子。看似接受了事实,哦哦,也并不是完全没办法交流的人嘛。

    “一点也不可惜。拜托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如何?”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再躲避对方。

    “好。”终于简单冷淡的应了一句,雪伦埃弗拉挪着脚步,走到一旁,默默的看着天边,竟然开启了单机模式。

    我愣了起来,她这反应也太夸张了吧,我只是让她别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言下之意对于她的看一看闻一闻已经可以容忍,她却直接放弃了所有行动,对所有人都不理不睬了。

    “难道说……生气了?”我小心翼翼的向蓝拉萝赫请教问道。

    “没有,这才是正常的她,我平时和她说话,她也没应几句。”

    “原来如此,不是在生我的气啊,还好还好。”我松了松气,但是看到雪伦埃弗拉那看着天边的寂寞身影,以及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明明只是离的不足十米,却感觉她身处在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寂静无声,黑白无色的世界,身似一朵蒲公英,只要一阵冷风吹过,就会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碎片消散。

    我这最后一口气,无论如何也松不下来。

    “那个……雪伦埃弗拉大人?”原本还躲着她,现在可好,得凑上去主动和她搭话了,我绕了一个弯,来到她面前,强行插入到她的视线之中,露出标志性的人畜无害笑脸。

    无视,无视,她的目光似乎直接从我身上穿了过去,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

    “雪伦埃弗拉大人,雪伦埃弗拉大人,听到了吗?雪伦埃弗拉大人?”不得已,我只好不断呼喊她的名字,希望她听的不耐烦了,能有所反应。

    连续喊了十几声,她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这招也没用。

    怎么办好呢?我哭丧着脸向蓝拉萝赫求助。

    “雪伦的话,思考方式都很简单,要么让她做,要么她就什么都不做。”爽直的火红骑士给了我一个中肯意见。

    “也……也就是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死心吧。”

    僵硬的回过头,看着身影飘渺的祈命之舞骑士,我勉强咧起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雪伦埃弗拉大人,请……请随便摸吧。”

    于是,这三无少女立刻从天边收回眼神,二话不说来到我面前,两只小手伸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只有这里不可以摸。”我护住最后一点尊严。

    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雪伦埃弗拉继续摸,摸个痛快。

    我怎么就那么惨?

    哭丧着脸,我用眼神向小侍女求安慰。

    谁让殿下一开始就对雪伦埃弗拉大人摆出警觉?

    没想到卡露洁也不站在我这边,反而发出无声的声讨。

    我这不是害怕又出现琪露诺事件吗?万一表现的太热情了,雪伦埃弗拉直接把我当成人妻骑士,喜呼一声“雪莉尔妈妈”扑到我怀里,那我……那我还怎么做男人啊!!!

    这话也没办法对卡露洁解释,我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有苦说不出。

    “艾玛,这里也不能摸!!!”我刚才忽略了男人不止一点尊严,还有背后的另外一点。冷不防被雪伦埃弗拉一摸,顿时一股冷飕飕的感觉从菊门顺着脊骨直窜脑门,连忙两腿夹紧,手往后一捂,双目泪流成河。

    天国的奶奶,我已经嫁不出去了。

    “哈哈哈哈,男人嘛,大方点。”蓝拉萝赫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大笑起来。

    你大方点给我摸一摸如何?我怒目而视,却敢怒不敢言。

    “雪伦是医师。”见我依然耿耿于怀,她好歹安慰了一句。

    医师就能摸菊花啊?我看的又不是痔疮肾虚包皮过长不孕不育!!!

    终于。我似乎要脱离苦海了。雪伦埃弗拉摸了一整遍,最终将目标定在我的背后上面。

    “总觉得,这里的味道,特别浓烈。”目光定定的落在上面。雪伦埃弗拉面无表情的喃喃道。

    出于报复意识。我在心里中狠狠的脑补了她蹲在我的正前方鼻子凑上来猛嗅一番过后说出这句话的情景。

    喜欢。你就吸一吸,ki☆ra!

    节操……我的节操……全部粉碎掉地上了……拜托你们别踩……别踩了……呜呜呜。

    言归正传,为什么雪伦埃弗拉会特别在意我这里呢?

    还是小侍女卡露洁聪明。一语道破天机:“莫非,雪伦大人指的是殿下您的翅膀?”

    对呀,算术教室就是位于背后,而且是由人妻骑士作为引导者,以她的灵魂神器女神武装为载体被制作出来,换言之,在人妻骑士消失以后,算术教室当之无愧能算是她的化身了。

    想通这一点后,我先是大喜过望,终于能够摆脱雪伦埃弗拉的【抚摸】了,但是紧接着又otz的跪倒在地。

    不对啊,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早就想到,把算术教室早早拿出来让她去看个够,闻个够,摸个够吗?

    也就是说,我这是被白看了,白闻了,白摸了啊!

    “卡露洁,我觉得我有必要去展开一段说走就走的问心之旅,忘却过去,寻找新的人生。”

    “殿下请振作,不要自暴自弃。”看着我把斗篷披上,离去的背影是如此沧桑,卡露洁将我一把拉住,利索的将身上的斗篷一脱。

    “有股味,好几天没洗了吧,殿下真是的。”

    等等,我是在和你道别,要远走天涯,可不是讨论洗衣服这种鸡毛蒜皮小事的时候啊!

    “你们两个真有意思。”蓝拉萝赫笑的饱肚子了,擦了擦眼角,她忽然露出怀念之色。

    “要是兰丝黛丝姐妹看到这一幕,该有多高兴啊。”

    “蓝拉萝赫大人,这话怎讲?”我不解问道。

    “兰丝黛丝她们,身为王的侍女,一直希望她们的另外一样能力能派得上用场。”将【另外一样能力】咬重几分,蓝拉萝赫朝我和卡露洁投来一记“你懂的”的促狭眼神,让我们两个连连咳嗽。

    她说的不是补魔,她说的不是补魔!

    “只可惜……”忽然轻叹一声,蓝拉萝赫露出一丝黯然:“其实兰丝和黛丝真正希望的,是王能够寻找到一份爱情,身为暗黑大陆第一强者,君临大陆的王者,王那时候已经拥有了一切,但是唯独对女性而言最特殊,最珍贵的【爱情】,王没办法拥有。”

    抬起头,看着我和卡露洁,她的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没想到数十万年后,王的继承者完成王做不到的事情,实在让人感到意外惊讶,而兰丝黛丝……”

    顿了顿,她脸色露出肃然表情:“兰丝和黛丝,如果所料不差的话,她们应该守护着第三次考验,女王陛下,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请务必带上她们的继承人,以及亲王殿下一同前去。”

    “蓝拉萝赫大人,请放心,我会牢记你这番话。”阿尔托莉雅重重的把头一点。

    “那样一来,我就没有任何遗憾了。”露出大咧咧的灿烂笑容,那一瞬间,蓝拉萝赫在我们的眼中只是一个简单快乐的天真少女,而不是手染无数鲜血的杀人魔王。

    “啊,对了,说到遗憾的话,其实还有一点,雪伦一直想和雪莉尔姐姐在一起,可惜最终未能如愿,如果可以的话,在临走之前,尽可能的满足她吧。”

    目光落到在一旁牢牢抱着六枚冰翼的雪伦埃弗拉身上,蓝拉萝赫露出温柔的目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