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 求……求婚什么的最喜欢了
    ***************************************************************************************************

    微弱的火光照进来,不断刺激着眼皮子,暖洋洋的感觉在干扰着清梦,眨了眨眼后,我醒了过来。

    这里是?

    茫然回顾了一眼四周,好像在一个很小很窄的洞穴里,不足两米高的洞口是唯一的出口,火光正是从那边传来。

    随即,身上传来的温软光滑触感让我立刻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哦,对了,昨天自己玩火**,调戏完了小侍女卡露洁以后,顺势就将她给推倒了。

    就在这时,怀里传来轻微的颤抖,让我一惊,随即莞尔。

    将被子掀开,顿时,小侍女那光溜溜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之中,似乎连光线也在贪婪的注视着她美好的娇躯,拼了命的往她身上凑,更显得窄小的洞穴黑暗,也让她裸露的皎洁肌肤散发出淡淡莹光,仿佛夜明珠一样唯美。

    胸前那完全看不出是号称贫乳一族的精灵的高耸酥胸,压在自己的胸膛上,传来一股不小的弹力,形状呈现出挤压后的完美椭圆,带着一抹粉红,更显雪白诱人。

    这份大小规模,经过我的手无数次亲测,或许可能大概真的比她那废材姐姐小上那么一点点点点。但是十万个精灵妹子里,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会羡慕嫉妒,剩下一个是伪娘。

    被子掀开的一刹那,卡露洁埋首在肩膀上的白皙俏脸,乃至颈项,耳朵,以及那欺霜赛雪的如玉肌肤,都泛起一股淡淡的红晕,更加坐实了这小侍女在装睡的事实。

    “快起床了,卡露洁。太阳晒屁股咯。”我忍住笑。装作不知道的在她耳边轻声喊道。

    小侍女的粉红色尖尖耳朵颤抖了抖,没醒。

    “再不起来,可要家法伺候了。”我再次提醒,可是这小侍女明显跟我的时间短。根本不知道吴氏家法的恐怖。还在装睡。

    没办法了。看来只能拿出绝招了。

    “就算是洁露卡,也没有你那么喜欢睡懒觉哦。”

    闻言,连我都没反应过来。怀里一空,只见卡露洁已经坐了起来,一脸慌张和不服。

    “我……我才没有睡懒觉,只是……只是……反正不会输给姐姐。”

    一脸坚定的回过头,卡露洁赫然发现她的主人正用一种让她感到万分害羞的贪婪目光注视着她,准确的说是注视着她的胸口位置。

    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愣了数秒后,卡露洁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抱胸蜷起身子立刻躺下,被子一拉盖住,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赏心悦目。

    但是她却忽略了,钻到被子里正好是羊入虎穴,察觉到这个事实后,小侍女泪眼汪汪起来,目光里满是殿下你不要欺负我的楚楚可怜。

    我差点笑出了声,好可爱,真是太可爱了,和小狗狗一般的维拉丝相比,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又有着本质的不同,相同的地方是都能挑起我所剩不多的抖s属性。

    等等,为什么我非得加上所剩不多这种字眼,到底是谁在操纵着我的脑洞,试图将我引向抖m地狱,说,到底是谁,给我站出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见卡露洁一副受惊小兔子的胆怯害羞表情,我无辜的眨了眨眼,做好奇状。

    “没……没什么……”显然也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且记起来是自己主动请求(虽然是被逼主动请求),卡露洁一脸害羞的把脸半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漂亮深幽的紫色眸子,透露出羞意的慌张转动着,不敢和我对视。

    “还说没什么,都一惊一乍了。”我表示装傻要装的深沉。

    “真……真的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对了,忽然想到,该……该给陛下治疗了。”说到治疗,卡露洁的脸色再次通红,自己和亲王殿下,昨晚也算是在【治疗】吗?

    “的确该治疗了。”我露出恍然之色,仿佛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存在价值,人生意义,露出正经面容,就要踏出光辉伟大的一步。

    但是随即,这一步似过于鼓胀的气球般,嘭地爆炸,干瘪瘪的掉在地上,没气了。

    刚才还带着历史的光辉,岁月的荣耀,时代的沧桑的这张脸,顿时就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不……不好了。”

    “怎么了?”见我一脸悲痛,小侍女忘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连忙凑过来担心问道。

    “好像……好像好不容易补充的力量,又……又消失了。”

    “难道是受的伤还没有好?”性格单纯的卡露洁不疑有它,神色更加担忧,温柔的小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寻找着那不存在的伤口。

    “我也不知道啊,应该是好了才对,我有一种直觉。”见小侍女单纯的可爱,我有点不忍心捉弄下去了,连连正色。

    “什么直觉?”

    “如果能……能再来一次的话,这次肯定没问题。”说着,我腼腆的冲卡露洁一笑。

    这副憨厚中带着贼兮兮笑容的表情,终于让卡露洁意识到了什么,在我身上关切摸着的小手一顿,满是上当受骗的露出气呼呼表情,却拿我没办法,谁让我是她的主人呢?

    见卡露洁想生气又不能生气的样子,我心里的抖s属性得到了最大满足,伸手一抱,就在这小侍女的惊呼声中,将她再次搂在怀里。

    “不……不行的。殿下,得去……去帮女王陛下。”小侍女在怀里颤颤发抖,弱弱的低声抗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浑身无力。”我可怜兮兮的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侍女,将她抱的更紧。

    “明明是在骗人……”小侍女忍不住鼓起腮帮小声嘀咕道,和平时那个正经严肃的她一对比,那萌度立刻就爆表了。

    “好吧,的确是骗人的。”

    “啊?”大概没想到我会那么干脆的承认,卡露洁惊呼一声。

    “我现在的确不需要补魔,身体好的很。”

    “那……那么……”

    “你看,我都老实的承认了。卡露洁。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不等她把话说完,我再次开口。

    怀里的卡露洁大概是被我正经的模样给镇住了,下意识的点点头。

    “如果不是补魔,如果不是需要补魔的话。你……愿意吗?”

    “什……什么……咦……咦咦?”

    突而其来的问题。让卡露洁大脑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明白了我的意思,发出惊呼。脸蛋也再三的羞红起来。

    面对头顶上灼灼的目光,她竟有一种要被融化掉的感觉,全身酥软,一点劲都使不出来,“我……我……我……”的我个不停。

    好一会儿,她轻轻咬着娇唇,低声应道:“当……当然愿意,我……我是殿下的贴身侍女,侍寝什么的……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陛下也……也不会介意……”

    “不,卡露洁,你在逃避我的问题哦。”

    我将脸凑近一分,捏着她的下巴将头抬起,强行进入目光对视状态,距离近的只要自己探出舌头,就能舔到对方正发出紧张喘息的香唇。

    “不是补魔,也不要顾及彼此之间的身份,用单纯的女孩角度来回答我这个问题。”

    这几乎是明目张胆的告白,甚至是求婚了,至于为什么我会对卡露洁这样说,却从未对洁露卡说过这样的话,那是因为那笨蛋侍女太容易看穿了,虽然狡猾多端,性格多变,擅长掩饰心情,但因为是个废材侍女,她这样做反而很容易弄巧成拙,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实感情。

    反过来,卡露洁虽然单纯,率直,但是她无以伦比的忠诚和侍奉,却很容易掩盖她的真实感情,让人琢磨不透到底是哪一种。

    “这……这种事情……我和殿下的关系……怎么能说抛去身份就抛去,我……无法想象这种事情……”小侍女支支吾吾,满脸害羞就是不愿意轻易松口,而且还反过来将我一军。

    “既然殿下的身体没问题了,那就快点去给陛下补……补……治疗吧,难道殿下不关心陛下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我点了点头,卡露洁大喜,以为我被她说服了。

    “但是,我迟迟没有得到你的回答,心里就如同哽了一根鱼骨,万一总是想着这件事,没办法专心给阿尔托莉雅治疗,那该怎么办,你也不忍心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吧。”带着笑容,我反将了一记,顿时让卡露洁哑口无言。

    “为了快点给阿尔托莉雅治疗,你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难道你不关心你的女王陛下了吗?”

    “……”卡露洁目瞪口呆,仿佛今天第一次见识到某亲王的脸皮厚度。

    许久,她才幽幽的看着我,又重复了一遍昨天说过的话。

    “殿下……欺负人。”

    “我……如果我说了,殿下就会……就会帮陛下治疗吗?”片刻后,小侍女鼓起勇气,咬着嘴唇问道。

    “嗯,只要你回答了,我一会去给阿尔托莉雅治疗。”

    内心天人交战的卡露洁,并没有察觉到我的语言陷阱,沉思起来,越思考,那张无暇的俏脸就越是通红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如……如果是以普通女孩的角度,回答殿下这……这样的要求,我……我……”

    在我的紧张注视中,卡露洁低头轻声说道。

    “我……我想我……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的话……我……”

    你到是快说正题啊你这笨蛋侍女!我心急如焚,没想到连单纯善良如卡露洁也学会吊人胃口了。

    “我大概会……拒绝。”断断续续了片刻后。卡露洁终于把答案说出来,却不是我意料之中的,所期待的答案。

    我心里当时就一凉,如同篝火里泼了一大盆冷水,有些心灰意冷。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一直以为卡露洁是有点喜欢自己的,果然是因为身份的关系才没有拒绝我吗?

    蜷在怀里的卡露洁,似乎没有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体温冷了几度,完全进入了一个普通少女的视角,羞羞答答的低着头。说完这句话后。过了一会,才羞涩之极的补充。

    “因为……那个……书上说……那……那种事情是……是要等结婚后才……才可以的,我觉得有道理,所以说……所以说啊。殿下在提出那种要求之前。是不是……是不是还漏了什么没有做?”

    “漏了什么事情?”听到卡露洁还有下文。本来心里拔凉拔凉的我,不禁重新燃起一丝丝希望,心情大起大落之中。智商被吞了一半,脑子完全转不过弯来了。

    “殿下真是……”见提示的那么明显了,对方还傻乎乎的反问,卡露洁只当又是在欺负自己,强忍着羞涩,反正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再回头也来不及了,这都是为了陛下,为了陛下才……

    不断用这句话催眠着自己,忍着要晕倒过去的羞涩,卡露洁满脸通红的抬起头,鼓着小嘴,因为生气的关系,声音不禁放大几分。

    “求……求婚!”

    求婚……求婚……求婚……婚……

    这两个字在洞穴里不断回荡,让两人当场愣住了,卡露洁是没想到自己会把那么羞人的事情说的那么大声,那么理直气壮,至于某德鲁伊呢?完全是幸福来的太突然。

    “我……我知道了,那……那么……我……我先求婚,可……可以,愿意吗?”有着一朝被蛇咬大家经历,我就算沉浸在巨大的希望重燃中,也不敢得意忘形,丝毫没有刚才那种理直气壮了。

    “我……我……我愿意。”卡露洁从求婚二字的羞耻心中回过神,下意识的回答道,紧接着,两个人的脑海再次轰一声爆炸。

    “真……真的?”我将卡露洁的脸蛋捧起,像是第一次表白成功的小男生似的,心中被巨大的喜悦幸福感所充斥。

    “这……这只是……只是站在普通女孩的角度……的答案。”

    小侍女害羞的不行,有心想傲娇,却是完全学不来,只能发出这样的无力反驳,殊不知这种说法,比直接承认更能让男人——至少更能让某德鲁伊幸福爆满。

    好可爱,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爱的接受告白回复。

    我完全受不了了,捧着小侍女的脸蛋,喜爱的在上面不断亲吻着。

    “不……不行……怎么能……能忽然这样……”面对忽然情动的某德鲁伊,小侍女陷入巨大的混乱之中。

    “为什么不能,刚才不是答应了吗?”我忙中偷闲的反问。

    “才……才没有答应,没有说愿意,不是说了……说了漏了一个步骤吗?”小侍女强行狡辩。

    “站在普通女孩的角度来说,是漏了一个没错。”

    “所以说……”

    “但是,你不是普通女孩吧,你是我的贴身侍女啊。”我抬头挺胸,理所当然的宣称,不忘又在这小侍女的湿软樱唇上亲一口。

    “殿下你……”卡露洁再次见识到了亲王殿下的无赖属性,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到底在哪里?

    “等等……不是说好了,说好了要去治疗女王陛下吗?”眼看就要无力沦陷,卡露洁努力做出最后一次挣扎。

    “说的有道理,我的确答应过。”抬起头,我摸着下巴,一脸正色。

    “所以说啊……”

    “我的确答应过一会儿就去,所以说,现在还有点时间。”

    “殿下你骗……嗯唔~~~”卡露洁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炽烈的热吻堵住,再也发不出像样的说话,除了少女那如同仙乐般醉人的浅浅娇吟以外。

    被欺负了,又被殿下……欺负了,但是,一点反抗的力气和念头都没有,明明这时候应该抓紧时间为陛下治疗才对的,我到底是怎么了?

    在意识完全沦陷以前,卡露洁脑海里还闪过着这样的疑问。

    刚才某亲王的那番话,那番拐弯抹角的告白,是在确认卡露洁的真实心意,但是,对于卡露洁来说,何尝又不是一次对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感情的剖问呢?

    是的,没错了,我明白了。

    聪明伶俐的小小侍女,并不喜欢学她的姐姐那样自欺欺人,在察觉到这个事实之后,内心最后一丝乌云终于散去。

    我……喜欢……不,我爱着殿下,这份感情的根源,并非因为自己是殿下的贴身侍女,而是作为一个普通女孩的普通的想法,普通的爱恋。

    不是补魔,也不是侍寝,而是爱情,此刻的自己正像姐姐一样,享受着对于自己来说过于奢侈的爱情。这份爱情的热度,让自己的身体就快要融化掉般,想要融入恋人那炙热的身体之中,合为一体。

    缓缓地,从卡露洁湿润朦胧的眼眸中滑落一滴泪水,这滴滚烫的泪水,浓缩着另外一个她,以前根本不敢想象、也不会去想象的,并非侍女,也并非十二骑士传承者,而是作为普通女孩的她,所有的幸福。

    抱歉了,陛下,能让我……稍微的……任性一次吗?

    在炙热的交融中,骑士侍女……不,是普通少女卡露洁的纤纤玉臂,紧紧搂住了属于自己的恋爱和幸福,尽管她不知道能拥抱到什么时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