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九章 切记女人的年龄是禁忌
    ***************************************************************************************************

    有絮风之语骑士之名的伊莲娜,脸上浅俏的笑容收敛,忽然散发出一股令人微微窒息的严肃压迫,在说话间,已经双膝跪下,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完全跪伏下去。

    骑士的礼仪一向以单膝下跪为主,哪怕是再怎么隆重庄严的场合,无论是受礼,谢恩,请罪,领命,都不例外,一名优秀的骑士,或许一辈子也用不着像伊莲娜这样做,严格来说,在骑士的各种礼仪典籍中,这种礼仪没有记录在上面。

    但是,它却真实存在,代表着将骑士的尊严和生命完全奉上,哪怕阿尔托莉雅现在将胜利之剑架在她的脖子上,用锯木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把她的脖子锯断割下来,她也不会反抗分毫。

    面对伊莲娜的大礼,阿尔托莉雅有心阻止,但是无奈双方之间实力上的差距,却让她来不及伸手,同时也隐隐感觉到了伊莲娜的决心,不让她这样做,这样道歉,她或许难以微笑安息。

    “本来,钢铁之瑰骑士蓝拉萝赫,以及祈命之舞骑士雪伦埃弗拉,应该和我一同前来,亲自向您道歉,可是她们现在正在准备神器碎片继承仪式,准备过程稍显繁杂精细。无法中途脱身前来,请女王陛下见谅。”

    钢铁之瑰骑士蓝拉萝赫,祈命之舞骑士雪伦埃弗拉,是另外两名十二骑士吗?

    我的目光悄悄向卡露洁看去,她轻点了点头,唇口微颤,似乎有无数关于这两位骑士的丰功伟绩要对我讲解,但是碍于场合没办法开口。

    “伊莲娜大人……不,伊莲娜骑士。”阿尔托莉雅轻摇起头,她本想说一些你们并没有犯错。这场考验对我而言效果拔群云云。但是顿了顿,她肃然一立,将胜利之剑架到伊莲娜的脖子上,吓了我一跳。又连连看向卡露洁。

    小侍女很无奈。虽然很想和殿下解释清楚这些礼仪。但是这种场合你让她怎么讲解。

    于是,卡露洁暗下决心,等回去精灵族以后。立刻找基本礼仪典籍让殿下看完,哪怕是用一些稍稍强硬的手段。

    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的某亲王,还在茫然张望,对眼前诡异的一幕无所适从,直到阿尔托莉雅用着仿佛在举国庆典一般的庄严威仪语气开口,才恍然大悟。

    “依莲娜骑士,本王原谅你的过错,请起吧。”

    “谢女王陛下恩典。”再次把本就深深跪伏在上半身向下一压,依莲娜挪动着膝盖,向后退了三步,才缓缓站起来。

    好像很深奥的样子,回去以后我是不是该弄本礼仪典籍好好看一看呢?当年和阿尔托莉雅大婚的时候被凯恩逼着记下的那些东西,早就送回给作者了。

    某德鲁伊心里无所谓的这样想着,丝毫不知道接下来即将会有一个代替凯恩让他学习的人。

    “亲王殿下,请接受伊莲娜的至高歉意。”和正主说完话以后,目光转到我的身上,伊莲娜顿了顿,将右手置于胸口,微微弯腰道歉。

    “哪怕,哪里。”我干笑几声,这差别待遇好大啊,虽说我没有遭阿尔托莉雅那么多罪,但好歹也被你们玩弄的九死一生吧。

    不过仔细想想,大概连伊莲娜不知道我这个亲王殿下该如何定位吧,毕竟在小不点王的时代,那个爱情白痴可是女光棍一条,根本就没有亲王殿下这个称呼,这个人。

    “夕月之湖骑士的传承者,能原谅我这个戴罪之人吗?”面对卡露洁,待遇似乎又降了一级,毕竟伊莲娜可是大前辈。

    “哪里的话,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您,伊莲娜骑士大人。”卡露洁连忙整理着一丝不苟的侍女服,慌慌张张的回礼。

    这是个看起来温柔随和,类似人妻骑士的性格,实则内里一板一眼,十分讲规矩的女骑士。

    看到伊莲娜的一举一动,我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这样的人称之为骑士,给人的感觉才更正常一点吧?人妻骑士更像是邻居家的大姐姐,艾鲁法西亚酱则是聪慧的巨力小萝莉,如果第一眼是在大街上见到她们,想让人相信她们就是赫赫有名,比人类的七英雄碉堡一千倍一万倍的精灵族十二骑士,还真有点难度,伊莲娜的话就不同了,她给人的内在性格更像是阿姆露迪娜,骑士之风几乎满溢。

    “伊莲娜骑士大人,不知道小……不知道亚瑟王大人现在到底去了哪里,在干些什么呢?”

    想了想,我好奇问道,中途连忙改口,不好,眼前这位笑眯眯的女骑士可是小不点王的死忠粉,我的称呼要是稍微有一点失礼,她十有**会把我的脑袋割下来,可不管我是不是精灵族的亲王,还是悠着点好。

    “王的行踪,我等不敢轻易揣摩。”

    伊莲娜轻笑应道,从她这句简单的回答中就能看出来,她们遵从的果然还是小亚瑟王的意志,称呼阿尔托莉雅为女王陛下,而小亚瑟王则是【王】,谁亲谁疏,一目了然。

    阿尔托莉雅也没指望十二骑士能像对待亚瑟王一样遵从自己,而且不怕说句实话,以她现在的实力,也的确还不具备这个资格。

    “女王陛下,我们现在出发前往目的地如何?蓝拉萝赫和雪伦想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嗯,继承仪式的一切,就交给你们全权安排吧。”

    “那么。请女王陛下和二位随我来吧。”伊莲娜微微行礼,率先迈出了脚步,我们连忙跟随其后。

    一路闲聊,我发现这个爱莲娜,性格真的和她脸上随和温柔的笑容差距极大,不仅严肃古板,而且……而且并不怎么喜欢说话,明明有着在精灵族中也是万里挑一的美丽典雅,但是偏偏却存在感稀薄,稍一个不留神就让人容易忽略她的存在。

    有好几次。目光刚从她身上离开不久。我就以为伊莲娜已经加快脚步把我们甩掉了,可是转头一看,她却好端端的走在前面,离我不足十米远。和阿尔托莉雅时不时低声交流。

    尼玛……这存在感。简直可以和三无公主一拼了。我刚才还以为伊莲娜是个稍微正常一点的骑士,没想到转眼间就幻想破灭。

    直到忍不住和卡露洁小声交流,她才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在我耳边解释了缘由。

    絮风之语骑士伊莲娜。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刺客,暗杀者,侦查王牌,我当时就震惊当场,吓的蛋都快碎了,再三的偷偷打量伊莲娜,感觉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觉得心里那点小疑惑,豁然开朗了。

    原来伊莲娜竟然有着这几重身份,难怪了,如果是这样,她脸上的柔和亲切笑容,以及稀薄的存在感,都有着存在的必要,絮风之语,絮风之语,原来形容的是无孔不入的一道轻风啊。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频频的目光,伊莲娜回过头,冲着我看着,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

    “亲王殿下……不介意伊莲娜这样称呼您吧?”

    “哪里,哪里,随便称呼,怎么叫都没问题。”我挠了挠头,总觉得在伊莲娜的笑容面前有些失措,仿佛被她的微笑给破防了。

    “听女王陛下说,雪莉尔姐姐是殿下的引导者?”

    “是这样没错。”

    “难怪能从您的身上感觉到雪莉尔姐姐的淡淡气息。”伊莲娜笑了笑,复又补充一句:“能得到雪莉尔姐姐的承认,殿下果然并非外表一般平凡。”

    “……”这到底是夸我平凡呢,还是在夸我不凡呢?我只想当好吴凡啊亲。

    “伊莲娜骑士大人……似乎和雪莉尔大人很熟悉?”见伊莲娜一口一颗雪莉尔姐姐叫的亲切,不仅如此,语气中还有着淡淡的尊敬成分,我好奇问道。

    “看到我脸上的笑容了吗?”伊莲娜忽然指了指她的脸。

    “看到了,看到了。”目光细细瞧去,虽然刚才就知道伊莲娜很漂亮,但是这样仔细一看,还是免不了有种巨大的惊艳感,这分明就是实力和美貌成正比啊。

    不过,除了惊艳以外,我竟然还有一丝丝熟悉的感觉,是错觉吗?

    “这个笑容,就是跟雪莉尔姐姐学的,或许你们想象不到,在那之前,我是冷冰冰的性格,冷冰冰的脸,就快要把我是刺客要来杀你写在脸上了,于是雪莉尔姐姐就不厌其烦的教会了我如何微笑,教会了我如何隐藏气息,足足用了三年时间,我才学会这一切。”

    难怪有些熟悉,这分明就是有着三四分人妻骑士式的笑容啊!!!

    伊莲娜这样一说,那股子熟悉感顿时化作恍然。

    不过,整整教了三年才学会微笑,你之前到底是有多冷冰冰啊?

    我颇为无语,又不敢把这种想法表现在脸上,以免失礼。

    “在我们十二骑士中,雪莉尔姐姐的人缘最好,几乎每一位姐妹,或多或少都得到过她的帮助,我还不算是最大的,殿下,等会您要见到的雪伦埃弗拉才是。”

    “哦?”我好奇的眨着眼,忽然发现,自己对人妻骑士竟然是如此缺乏了解,尽管我已经让黄段子侍女收集了很多关于人妻骑士的事迹,牢记于心,但是在她的姐妹伊莲娜面前,我才知道这种认识是如此浅薄无知。

    “数十万年过去,大概连书上都没有这些记载了,您不知道也不出奇,雪伦可是雪莉尔姐姐自小捡回来并抚养长大的,连她的名字都是照着雪莉尔姐姐的名字给自己取的,可以说,在雪伦眼中,雪莉尔姐姐就是她的母亲。”

    “还有这回事?”我惊讶的瞪大双眼。十二骑士的年纪不是相仿的吗?怎么忽然冒出这种关系?

    仔细想想,我就知道自己又肤浅了,在暗黑大陆,差个十几岁,几十岁,那根本不是事,尤其是对于十二骑士这样的强者来说,她们如果寿终正寝的话,大概年纪都能和普通的巨龙相比了。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没想到雪伦大人和雪莉尔大人还有这一层关系。”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听了。也纷纷表示惊讶。

    “伊莲娜大人。伊莲娜大人,我想问个问题。”我的脑洞毕竟不同普通人,这种关系一下子让我联想到另外一个奇葩问题。

    “雪伦大人和艾鲁法西亚酱……咳咳,艾鲁法西亚大人。到底哪个大一些?”

    “殿下的想法还真不同于常人。不过这个问题到是问到点子上了。在当年,这可是一直被称之为精灵族十大未解之谜。”伊莲娜带着俏皮而严肃的笑容,用一个十大未解之谜深深镇住了我们。

    “到底是怎么样的未解之谜。为什么解不开?”我艰难的吞咽一口,被伊莲娜的神态给深深代入进去了,脑海中闪过一个个惊天的秘闻谜团。

    这绝对不是像“穿着的布偶熊服的地狱格斗熊,布偶服里面的家伙到底长得什么样,有没有穿衣服,是不是抠脚腿毛大叔”这种营地n大未解之谜那么肤浅的问题,一定!

    “艾鲁法西亚和雪伦两个,是我们十二骑士里面年纪最小的两个,这一点毫无疑问。”似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伊莲娜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缅怀。

    “但是,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群女人聚集在一起,大的怕自己的年纪最大,小的也怕自己的年龄最小,殿下,你能理解这句话不?”

    “能理解,能理解。”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身为宅男,这种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常识,我好歹还是知道一点的。

    “所以说,艾鲁法西亚和雪伦,为了摆脱十二骑士最小之名,当初可没少闹过别扭,打过架。”说到这里,伊莲娜忍不住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

    想到两个小萝莉为了争谁更大一点而争吵扭打,那一定是十分可爱的光景,我心里那份萝莉控之魂,也不禁发出会心笑容。

    “两人打着闹着,差点就把精灵王城夷为平地了。”伊莲娜又补充了一句。

    我立刻冷汗嗖嗖起来,差点忘了,艾鲁法西亚酱是萝莉的同时,还是一名吞噬世界之力强者,战斗力非同一般的彪悍,把两个强大萝莉的打架想的像过家家一样,我实在蠢得可以。

    “难道没办法分清楚谁打谁小吗?”

    “没办法,艾鲁法西亚还好说,雪伦却是雪莉尔姐姐捡回来的,岁数只能猜个大概,无法精准,偏偏这两个人的岁数相差不超过三岁,这就让人难以判断了,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判别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

    “那还真是没办法了。”听到伊莲娜这么说,我哭笑不得的摇起了头,这真是神仙也断不了的案子,不,就算是能断也不敢断。

    “那么,十二骑士之中谁的年纪最大呢?”我忽然甩了一记逆向思维的好球,看向伊莲娜。

    “哦,殿下,您……真的想知道?”伊莲娜头一低,双眼立刻就被黑色的阴影笼罩起来,嘴角浅浅的一抹笑容忽然加深,似乎隐约露出一对獠(虎)牙?

    我当时就吓尿了,意识到自己甩的不是一记好球,而是一条好船,连忙拼命摇头。

    女人的年龄话题好恐怖,我以后再也不敢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了。

    话匣子一打开,伊莲娜的话明显多了起来,给我们讲讲这个姐妹的糗事,再讲讲那个姐妹的奇怪遭遇,一时之间,十二骑士的形象几乎颠覆,不复高高在上,却更加亲近。

    只是,伊莲娜却从来没有向我们问过外界的事情,似乎过了数十万年,她一点也不想知道世界变得怎么样了,精灵族变得怎么样了。

    或许是没兴趣,或许是小不点王已经告诉了她,又或许是……不敢了解,怕升起好奇心?我不敢确定,也不敢问。

    走着走着,前方豁然开朗起来,我们这才回过神,留意打量周遭,忽然发现,这地方有点眼熟啊,不是……不是巨石山所在的位置吗?

    愕然的看向伊莲娜,她轻笑点头,往前方一点。

    “看,雪伦和蓝拉萝赫就在前面。”

    仔细瞧去,我们才勉强看到两个针眼大小的身影,在十分远的地方不断忙碌着,大地上,一个蔓延到我们脚下的魔法阵,正是随着她们两个的忙碌而不断成型。

    难怪伊莲娜说她们正在准备仪式走不开,原来是这样,脚下这个魔法阵起码直径也有十公里吧,估计三人已经准备了不止一天了。

    “接下来的仪式,不仅要传承神器碎片,还要将当年圣法之贤骑士菲米娅姐姐当年设下的魔法阵的残余力量聚集起来,作为熔炉,才能将碎片融入到神器之中,所以必须做那么大的魔法阵才行。”伊莲娜继续解释道。

    “设下的魔法阵?伊莲娜大人,您说的就是这个考验吗?”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菲米娅姐姐设下的魔法阵本身,就是这个考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这个魔法阵之中。”

    “实在太了不起了。”对于圣法之贤骑士的杰作,对于当年魔法阵的超高水平,我们除了惊叹,只能惊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