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 损坏神器的凶手
    ***************************************************************************************************

    因为计划外的补魔,阿尔托莉雅比原本预料的要早一些醒过来,约莫五六天后,在我和卡露洁期待的目光注视中,吾王幽幽的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

    “凡,卡露洁。”

    明明昏睡了那么多天,但是她睁开的第一眼看到我们,依然给予了柔和的笑容。

    “我在,我在这。”我忍住激动,拼命点头凑上去,让阿尔托莉雅看清楚我的脸,虽然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地方还真是抱歉了混蛋!

    小侍女站在身后,感动的抹着眼角,把空间留给我们夫妻。

    “身体好点没有?”

    “嗯,好多了。”阿尔托莉雅刚想坐起来,却皱了皱眉,动作停了下来。

    “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大惊失色,连忙问道,难道说很的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没什么大碍,只是还有些虚弱罢了。”摇了摇头,吾王倔强的笑道。

    “别骗我们,到底哪里不舒服,快说。”在威严满满的吾王面前,我难得拿出丈夫的架势,用命令的口吻问道。

    “真的没什么,要说出了什么问题。那大概是……”脸色微微一黯,阿尔托莉雅低头轻轻道。

    “我好像感觉到了……亚瑟王套装和伊米尔套装出了一点问题。”

    “亚瑟王和伊米尔套装出了问题?”我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是一惊。

    这可是超高等级的神器,能出什么问题。

    阿尔托莉雅抬起自己的手心,细细打量着,在我们不解的目光注视中,一会儿后,忽然将神器套装召唤出来,再次变身成那个纯洁高贵的纯白骑士。

    这时候,我们终于看清楚阿尔托莉雅所说的神器出了问题到底代表着什么。

    胸甲上。有一些明显的细微裂纹。另外在重白色护手上,左右也各有一条牙签大小的裂缝,阿尔托莉雅将胜利之剑召唤出来,摆在我们面前。可以清晰的看到。半透明的剑柄护手两翼。竟然多了一个米粒大的缺角。

    “这……”我和卡露洁惊骇欲绝,代表着精灵族至高无上的神器,可以说是所有精灵眼中皇权的象征。精神的支柱,力量的源泉,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竟然出现了损毁迹象?!!!

    “这怎么可能,那么高级的神器,怎么可能在这种战斗中出现问题?”我摇着头,不可置信,而身为精灵的卡露洁则更是不堪,直接就失魂落魄了。

    “都怪我。”阿尔托莉雅将胜利之剑抱在怀里,宛如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般,伤心的垂下眼帘,晶莹的水光在她的睫毛底下打着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阿尔托莉雅流泪。

    “是我太勉强自己,用了不该使用出来的力量,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为了保护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牺牲,为了我这个没用的主人,这些强大的伙伴在我的手上蒙羞了……”

    “阿尔托莉雅……”我轻拍着她的肩膀,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神器的损坏,对阿尔托莉雅来说是一个无以伦比的重大打击,虽然不至于让她一蹶不振,但是却会内疚自责一辈子,将这件事当成自己的毕生耻辱。

    “人没事就好,神器的话……说不定可以修复,对了,鲁科加斯一定可以,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巨人铁匠,还记得吗?”

    “对对对,陛下,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一定会没问题的。”卡露洁也连连点头安慰,事到如今,神器的损坏已经不可挽回,纠结也没用,阿尔托莉雅的身体没有出现状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嗯,凡,我会和你一起去找鲁科加斯,无论如何也要把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修复好,以精灵王的荣誉发誓。”

    阿尔托莉雅擦了擦眼,露出决然之色,一旦做出决定以后,她很快就调整过来,这正是吾王的强大之处,并非力量,而是那股强大坚韧的意志,没有任何人能够打倒。

    “这就对了,来,先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晕了整整十天了,我们只能喂你喝一些汤,肚子一定饿了吧。”

    我将阿尔托莉雅扶起来,朝卡露洁打眼色,让她将做好的菜肴端上来,强烈的饥饿感,或许能让吾王暂时忘记掉神器套装之殇。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依然有些无精打采,不知是惦记着神器套装,还是身体尚且虚弱,不过食欲到是一点不减,吃货属性展现的淋漓尽致,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用优雅的姿态,将野蛮人看了也要汗颜的食物分量吃了下去。

    看到吾王吃的香,我和卡露洁相视一眼,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完全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洞外忽然传来一阵哼哼哒哒的娇憨哼唱声,眨眼间,一道小小的身影就冲入了里面,霸道的插到我和阿尔托莉雅之间,然后直接扑上桌子,对着一块比她还要大,还要重的卤汁烤肉大口大口的啃起来,一边吃还不忘记一边回过头训斥我们。

    “乃们……嗯唔嗯唔(嚼嚼嚼)……好大的胆子哒……有好吃的……嗯唔嗯唔……竟然也不叫上……本王……嗯唔嗯唔……哒!”

    我和卡露洁面面相窥良久,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就连小不点王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困惑的萌萌把小脑袋一歪。看了过来。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正好看到一个嚣张的人类德鲁伊,张牙舞爪的朝她扑了过来。

    “嘿哒。”轻轻一跃,还不忘记带上只啃了一半的烤肉从我的头顶上掠过,小家伙嚣张之极的回头做了个鬼脸。

    “天真,太天真的哒,明明只是区区无能的坐骑,竟然还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偷袭本王哒,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哒。”

    “你这小不点。给我站住!!!”我扑了个空。来不及刹车,脸正好对着一个只剩下残羹的空碟子趴去,抬起头,带着一脸的菜汁和肉碎。我恼羞成怒。怒吼一声追了上去。

    “休想。休想追到本王哒,笨蛋坐骑一辈子也不别想抓到本王哒。”小亚瑟王一边啃着烤肉,一边和我四处追逐。似乎很享受这种饭中运动般,时不时还哼起一段意义不明的萌萌小曲。

    或许是因为这一次亚瑟王做的太过分,不仅让我们在和石人王的战斗中九死一生,甚至连神器套装也因此损坏,就连身为亚瑟王的忠粉的卡露洁,都没有阻止我追逐这小不点王的举动。

    好一会儿,我终于明白事不可为,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这小家伙太滑溜了,以我本体的形态根本没办法抓住她。

    虽然停下了动作,但是眼神依然恶狠狠的盯着她,希望这手办暴君明白,本德鲁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小亚瑟王正好将手中的烤肉啃的只剩下一根干干净净的骨头,潇洒的将骨头一扔,恰好命中空盘子,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只有豆腐大小的洁白手帕,在手上擦了擦,那神态,那举止,优雅的简直就想是刚刚在埃菲尔铁塔上面享受完一顿贵族晚餐的公爵夫人。

    当然,这副淡定从容的姿态更是让我火冒三丈,这一点毫无疑问。

    更令我生气的时候,做完这些后,她大刺刺的跳到卡露洁的肩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用一副大人对小孩包容忍让妥协的无奈口吻开口:“说吧,对本王又有什么意见哒?”

    “意见?意见大着了!”我气冲冲的来到小亚瑟王面前,顾忌着忠心耿耿的卡露洁可能会阻止,才没有向她伸出魔爪,小不点王恐怕也正是猜到了这一点,真是个狡猾的手办。

    “说说看吧,石人王到底是怎么回事?”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摆出审讯的架势,不断在手心拍打着从旁边顺手抽过来的烧火棍,拍了几下一看,手心漆黑一片,当时就脸一黑。

    “什么怎么回事哒?”小不点王装傻中。

    “你当初不是将考验设置到打败石人巨将吗?石人王到底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哦,原来素在说这个哒。”小亚瑟王点了点头,仿佛才刚刚领会到我的意思一般,顿了顿,嚣张把胸口一挺。

    “那素本王的杰作,区区坐骑有什么意见哒?”

    “杰作?你说杰作?你知道那个大块头把我们害的有多惨吗?”我气的忍不住想要撞墙了。

    “知道哒,你们每次的战斗,本王都看了眼里哒。”

    “看来你是当暴君当太久了,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终于,某德鲁伊黑化了,手中的烧火棍握的咯吱咯吱作响。

    “什么处境哒?”

    “人为砧板,我为鱼肉!”大喝一声,我不顾卡露洁,将罪恶之爪探了过去。

    “休想哒。”亚瑟王咻一声跳起,轻松躲过我的抓捕。

    “愚蠢的手办王,尝尝我这招如何?”我将粘了满手心的碳粉一扬,顿时迷住了小家伙的眼睛,在她慌乱的一瞬间,双手成钳,狠狠将她握住。

    “嘿嘿嘿嘿。”此时此刻,我就如同将杰瑞握在猫爪之中的汤姆一扬,笑的阴森,笑的低沉,露出一副森然的口牙。

    “坐骑……坐骑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欺负人,欺负人哒。”

    碳粉并没有对小家伙造成太大的影响,她揉了揉眼,很快反应过来,将被抓住了,立刻就泪眼汪汪的瞪着我,仿佛我做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到底是谁欺负谁,说来看看。石人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能解释清楚我就放了你,别当我是笨蛋,这绝对不是你的主意,在我们到来之前阿尔托莉雅就遭遇到了石人王。”

    “就素本王的想法哒,和其他人无关哒。”小亚瑟王头一撇,嘴硬道。

    既然惩罚了蓝拉萝赫,那么这个锅就由她来背,不得不说亚瑟王是一个虽然十分公正严明,但同时又极度护短的矛盾体。

    “你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实话是吧?”

    “嚣张坐骑。敢拿本昂怎么样哒?”小家伙倔强的把头一抬。表示视死如归。

    “到底是谁嚣张?”我被气乐了,不过她这样一说,我到是无奈发现,自己还真的没办法将这小不点王怎么样。

    “好吧。我不问石人王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了。但是你要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总可以回答我吧?”

    握着小家伙的双手微微一松,我放低语气,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问道。

    “你也说了。亲眼看到了我们和石人王的战斗,肯定知道到底有多么惨烈,如果连这样一个解释都不肯给我们,我们心里一辈子都会难受。”

    亚瑟王沉默了片刻后,忽然一下子从我的手心中窜出,落在桌上。

    “好吧,本昂就特别开恩,告诉乃原因哒,免得乃这笨蛋坐骑老是想以下犯上对付本昂哒。”

    给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解释借口后,亚瑟王顿了顿,并没有吊我们的胃口,直截了当指出:“因为,本昂想给考验增加难度哒。”

    “为什么,难道原本的考验难度还不够大?”

    “已经够了,但是因为乃们进入了考验,所以难度必须加大哒。”

    我:“……”

    你妹的,这还真跟游戏一样,小伙伴加入了难度就会提升啊?说,你这小不点到底和玻璃渣有什么关系?

    “这和我们进入有什么关系?”我忍不住又想像这只蛮不讲理胡乱提升难度的手办王伸出爪子。

    “凡,不能对亚瑟王大人失礼,难道她话里的意思,你还没有听明白吗?”阿尔托莉雅却在这时伸手,将她的上一任温柔抱在怀里,不让我欺负。

    为什么?我惊愣的看着吾王,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是最生气的才对,因为这场考验把神器套装都给损坏了。

    “亚瑟王大人的意思是,既然凡和卡露洁都一起来到这里,那么干脆也一起接受考验,大人这是用心良苦。”

    用心良苦?哈?我凭什么得接受考验不可?

    见我还不理解,吾王轻轻摇头:“凡,如果没有和石人王的一战,你会那么容易突破到世界高级境界吗?卡露洁也在其中收获了不少经验,对吧?”

    小侍女连连点头,在这场战斗中,她意识到了许多的不足之处,意义十分重大。

    “这……”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哼哒,本昂才没有那个耐心去调教坐骑哒,本昂只素单纯的想欺负坐骑哒。”见阿尔托莉雅一语道破她的用心,这傲娇的手办王反倒不高兴的矢口否认。

    我对小家伙的了解不是一点两点,她这副态度正好说明了一切。

    “那……那啥,亚瑟王大人,抱歉了。”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垂下脑袋。

    “哼哒!!!”小家伙头一撇,不理我。

    “但是,就算是想考验我们,也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我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被石人王干掉了。”

    “那素因为坐骑坐井观天,井底之蛙,不知天下之大,强者到底有多强,就乃那种程度,本昂那几位骑士可以在最后一刻轻易救下哒。”

    “是……是吗?”我又是难为情的挠了挠头,或许真的是坐井观天了,对于我来说,那种危机时刻是千钧一发,生死间隙,但是对于十二骑士那种强者来说,却有可能是放慢了一百倍的慢镜头,随时都能插手进来把我救下。

    “好吧,是我的不对,但是还有一个大问题。”我彻底没话说了,但是阿尔托莉雅这边还有。

    “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损坏了,该怎么办?”

    “这个也在本昂的意料之中。”小家伙打了一个响指,得意宣称。

    “在你的意料之中?”我张大嘴巴看着她,要是她吹牛的话,那岂不是成了孔明一般的人物?

    一时之间,这个在我眼中只会卖萌的小家伙,竟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连那根继承自阿尔托莉雅的金色呆毛,都仿佛蕴含着深不可测的计谋。

    “没错哒,还记得乃们在打败石人王的那一刻的情景哒?”

    “记得,石人王的核心粉碎了,我和阿尔托莉雅也跟着倒了下去,昏迷了很多天。”

    “乃和阿尔托莉雅联手制作的大剑,在核心破灭的一瞬间,不素立刻消失了哒?”小亚瑟王又问道。

    “是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呢,这么强大的力量,这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那素本昂吩咐哒。”小家伙不可一世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王将胜利之剑的力量逆流到神器套装的内部,才导致神器套装最终损坏哒。”

    “是你干的?”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不可置信的指着小不点王,她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