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为了女王陛下
    ***************************************************************************************************

    “殿下,在您昏迷的时候,爱丽丝大人也出现过。”卡露洁将昏迷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要汇报了一下,重点提到了小幽灵。

    【原来是她醒了,怎么了,爱丽丝乘着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干了些什么?】

    一听到小幽灵的名字,我的嘴角就忍不住浮出一丝溺爱笑容,平时小幽灵小圣女的叫惯了,现在换成她的名字还真有点不适应。

    “爱丽丝大人出现后……”卡露洁欲言又止了一会,才低声继续说道。

    “就把殿下您移到旁边的洞里,依偎着殿下睡了一觉。”

    说着,卡露洁用眼神示意了一眼小幽灵把我移到的目的地,那个所谓的【旁边的洞里】,正是那时候卡露洁给我补魔挖出来的,所以目光所及,这小侍女的脸蛋忍不住染上一层诱人红晕。

    是吗?到的确像是小幽灵的我行我素霸道作风,这些日子陪的她少了,连在梦之境界里见面的机会都不多,大概是她觉得寂寞了,所以才擅自把我当成抱枕【充电】一回。

    到不是我冷落她,是她自己玩魔方玩上瘾了,卯足了劲非得掌握从五爷那里抠来的神器【神圣驱魔结界】不可。我能怎么办,强行将她从项链里抖出来啪啪啪?

    嗯,这个可以有!

    不过,卡露洁提起小幽灵,我到是忽然心有余悸了一阵,脑后勺发凉直冒汗。

    幸亏幸亏,在石人王的一战中,尤其是在最后石人王的自爆中,小幽灵睡的深沉,否则。如果她醒着的话。以这小圣女的性格,我敢肯定,她绝对会从项链里跑出来帮我挡伤害。

    那种千钧一发的瞬间,如果她真这么做。就算亚瑟王和她的小伙伴们躲在一旁密切留意着这场战斗。也未必能来得及出手将小幽灵救下。到时候我可要后悔终生了。

    话又说回来,其实在那场自爆中,小幽灵已经立了很大功劳。要不是她前些时候晋升到六十级,学会了血魔转换这个逆天的肉盾技能,而我也通过神器项链间接掌握了这个技能,皮粗肉糙程度又达到一个新境界的话,说不定已经死在石人王的自爆之中了。

    是该好好奖励这只小圣女了,嗯嗯。

    回过神,发现卡露洁一个劲的眯眼笑看着我。

    怎么了?我头一歪,摆出一个不解的眼神。

    “抱歉,我失礼了,只是觉得殿下真是深爱着爱丽丝大人啊,一提到爱丽丝大人的名字,就忍不住呼沉浸在幸福的气氛中不可自拔。”

    【是……是吗?有这回事吗?别误会,我或许只是在咬牙切齿,你也知道这只幽灵平时作恶多端,老是拿我寻开心。】

    我一脸的装傻,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过于溺爱小幽灵,只是嘴角这抹勾起的笑容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着实让我头疼。

    为了避免卡露洁笑话,我不得不拿出吴氏独门绝学之一转移话题!

    【除了这样做以外呢?爱丽丝还对我做了什么,可千万别告诉我她只是把我抱着睡了一觉那么乖巧。】

    “是的,除此之外,爱丽丝大人还对殿下做了一些事。”卡露洁那张正经严肃的俏脸,此时已经抿嘴笑成了一朵露水沾湿,含苞待放的花蕾朵儿,表情似乎在说,你看,殿下,还说不是深爱着爱丽丝大人,她的性格举动都被你摸的一清二楚,如同多年的老夫老妻了。

    【做了什么?】我故意无视卡露洁的笑意,强装恼怒,这小幽灵,接下来肯定没对我干好事。

    “爱丽丝大人用治疗术帮殿下和陛下治疗了一会。”卡露洁说道,让我惊愕一愣。

    咦,莫非我猜错了?这小幽灵真的痛改前非了?

    “然后……”似有些难以启齿般,卡露洁不好意思的顿了顿。

    然后呢?

    “然后……爱丽丝大人把殿下您全身上下都咬了一遍,怪殿下又不经她的允许擅自受伤。”

    【什么叫未经她允许,说的好像这种事情我能提前预知似的。】

    听到小幽灵咬我的理由竟然是这个,我顿时哭笑不得,再次为圣女大人的彪悍作风所倾倒。

    正想抬起手来数一数自己身上多了多少牙印,却是看到一只毛茸茸的熊掌,这才记起现在是cosplay熊的状态,有话说不出,有牙印也数不出,那真叫一个冤啊。

    只是内心这份惋惜是怎么回事,cosplay熊恢复能力惊人,估计就是自己现在取消变身,身上的牙印也已经统统消失了,难道我竟然对这些牙印有所留恋?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抖m,对,一定是这样,我想保留起这些牙印,作为小幽灵蛮不讲理的罪证,以后好好数落她一番。

    暗自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嗯嗯的点着头,继续和卡露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说起来,到目前为止,卡露洁侍奉我的时间也不短了,但却很少有这样的气氛,我了解卡露洁的性格,卡露洁也了解我的性格,但是也仅限于此,更近一步,比如说互相倾诉彼此重要的回忆之类的,像是恋人之间应该互相了解的东西,我们却一概不知。

    这算不算是先上船后补票呢?不管怎么说,我和卡露洁都沉浸于现在的气氛,感觉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唯一让我伤心的是,因为一直保持着cosplay熊的形态。木牌用了很多,又快没货了。

    第二天,cosplay熊的强大恢复能力完全体现出来,身上的重伤竟然好了七七八八,除了身体还是有点虚弱以外,已经没有其他大碍了,我能感觉到在晋升以后,cosplay熊的恢复能力更加强大了,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各种能力,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宝库般等待我去挖掘和征服。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阿尔托莉雅的考验结束以后再说吧。差不了这点时间。

    取消cosplay熊变身,我开始帮着卡露洁一起照顾阿尔托莉雅,虽然有些笨手笨脚的,似乎还给小侍女添了不少乱子。但是身为丈夫。此时此刻我的责任感简直爆棚。

    比如说……那啥。帮吾王喂食什么的,交给我就好了,什么?这样喂不方便?真是拿吾王没办法。睡了觉还像小孩子一样,嘴巴抿的那么紧,没办法了,只要嘴对嘴喂食了,我们是夫妻嘛,嗯,是夫妻。

    还有那啥,帮吾王擦身子这种小活也交给我吧,反正那白玉无瑕的肌肤,该摸的我也早就摸过……咳咳,不对,我的意思是说,这是身为丈夫的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卡露洁面前傻笑了好一会儿,我终究是没敢把第二个活揽过来,虽然我知道卡露洁一定不会拒绝,抱歉,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吾王的粉丝,更对不起自己的节操瓶子啊!

    “亚瑟王大人不知道在做什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刚帮自己的主人擦完身子,穿上衣服的小侍女,望着洞口方向,喃喃自语道。

    无论某德鲁伊心中再怎么对【小不点王】不敬,在卡露洁的心目中,亚瑟王现在还是一个可靠的,万能的,运筹帷幄的存在,尤其是在火焰之河的那天晚上,见识过亚瑟王大人的真容以后,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因此,看到女王陛下依然昏迷在床,不知道身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卡露洁心中就无时无刻不祈祷着亚瑟王快点回来。

    “哼,那小不点,说不定现在正和她的骑士相聚欢呢,早把我们忘了吧。”我靠在床边,握着匕首对前些天消费的木牌回收再利用,一边鼻子哼哼的应道,对小家伙意见大得很。

    能不大吗?从一开始就被她坑的死去活来,石人王这个意外的强大考验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我还想严刑逼供一番呢,她要是不说,我就把她的牙签剑塞到鲑鱼剑的菊花里藏起来。

    另外顺便一提,那天被我自爆的鲑鱼剑,在我清醒过来变身的时候,就已经【活泼可爱】的重新出现在我的背后了,真是可喜可贺,虽然我一点也不想在战斗以外的时间见到这货。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是时隔数十万年后的冲锋,亚瑟王大人和十二位骑士大人们,一定有说不完的话要说吧。”

    卡露洁处处维护着小不点王,这话到也有点道理,虽然擅自增加考验内容让人气愤,但是想到小不点王和她的骑士们相聚,那份数十万年的牵绊再次连接到一起,想想还真有点小感动。

    心里为这段可歌可泣的忠诚和友谊而感动着的某德鲁伊,丝毫不知道,在那迷雾深处,曾经有一个口直心快的人连续不停的自转了一整天,果然是令人辛酸落泪的感情啊。

    “还要在这种地方呆多久,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阿尔托莉雅获得第二块神器碎片时的样子了。”

    将所有的木牌修复好后,我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心内充满憧憬。

    获得第一块神器碎片的时候,阿尔托莉雅身上的两套神器变成了纯白骑士形态,获得第二块神器残片呢?会不会有新的变化呢?如果每获得一次碎片就变化一次,那阿尔托莉雅岂不是要变身四次才够?

    若干年后,我们就有了变身夫妻救世主的美誉,是这个节奏没错吧?想想都觉得带感,让我兴奋欲绝的想将这个脑洞大开的家伙提前干掉。

    “以陛下现在的状态看来,起码还有十天以上才能清醒。”卡露洁在一旁估算着吾王清醒的时间。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从洁露卡那里弄来的药丸之类的。”

    “没有了,姐姐的药丸也不是万能的。倒不如说大多数都功能不明,信不过。”听到不肖姐姐的名字,卡露洁立刻就起了反应,板着脸一副要说教的模式。

    黄段子侍女,你到底是得废材到什么程度,才会让妹妹听到你的名字就起这样的反应啊。

    我摇头晃脑,为自家的废材侍女悲叹。

    “其实……办法到是有一个……”不知为何,小侍女吞吞吐吐起来,脸色也一片酡红。

    “什么办法?”看到她这副样子,我大脑仍然一下没转过来。脱口问道。

    “那……那个……是……就是……补……补……”说着说着。卡露洁的头不断害羞低下,就差埋到那高耸的胸部去了。

    提示到这个份上,我要是还想不到,那就妄为蝉联暗黑大陆年度最杰出宅男冠军得主了。

    是在说补魔吗?乍一听好像真的可行的样子。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想到呢?

    仔细的自我剖析了一下。我姑且得到一个结论。阿尔托莉雅在我眼中就如同女神一般,你说给她喂喂食这种事,我这种胆小宅姑且还能鼓起勇气去做。擦身子就已经无法开口了,至于更进一步要亵渎女神,除非是水到渠成,比如说晚上因夫妻之名自然而然的睡到一块,否则要我打着补魔的旗号去做,总觉得有些彷徨不安,下意识的不去想这种事,除非是到了非补魔不可的时刻。

    现在的阿尔托莉雅,多休息几天就能醒过来,只是为了让她快几天醒过来而去做这种事,是不是有点像在找借口一亲芳泽,亵渎女王陛下?

    不行不行,我堂堂东罗格男子汉,岂能做出这种事情,想一亲芳泽也该在阿尔托莉雅清醒的时候大胆提出,怎么能乘人之危。

    但是,诸君,我喜欢亵渎,我喜欢睡【哔】,我喜欢【哔哔】,我最喜欢【哔哔哔哔】!

    内心的天使和恶魔正在不断战斗,至于那一连串屏蔽消音还请无视。

    见我沉默,卡露洁似乎更加不堪害羞的样子,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连目光都不敢落到这边。

    好你个小侍女,将这样的话题扔到我身上,自个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躲在一旁害羞。

    内心还在经历光明和黑暗的末日大战,双方僵持不下,看到卡露洁的模样,我有些气的牙痒,都怪这小侍女,无端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最开始话题是由我挑起的,但是我可是主人,主人怎么可能犯错!

    这一气之下,内心的光明和黑暗忽然同时停战,同仇敌忾的将目光落到小侍女身上。

    哼哼,为此付出代价吧,我就先来调戏调戏你这小侍女。

    带着不怀好意的偷笑,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卡露洁身后,从后面轻轻一把将她抱住。

    幸亏这几天又彼此深入了解了一番,关系更好了,换做以前,哪怕是经历之前的补魔事件后,我也没胆子对卡露洁做出这种举动。

    “殿……殿下?”怀里的卡露洁似被抓住的兔子般微微一颤。

    “卡露洁啊,你的确是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但是呢,你也知道,我在那场战斗里也消耗了不少,到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虚弱的很,可能没办法给阿尔托莉雅提供多少能量,你说该怎么办好呢?”

    说着,我轻口在卡露洁泛着粉红色的尖尖精灵耳朵上咬了一口。

    “我……我……我也不知道……该……该……”

    十分敏感的耳朵受袭,小侍女几乎低吟出声,好不容易忍住,用颤抖的,喘息的羞涩鼻音应着,那声音糯糯的,甜甜的,仿佛有一股害羞带怯的玫瑰馅香味,说不出的诱人。

    “再仔细想想,如果是聪明如你的话,一定能想到什么办法吧,为了尊敬的女王陛下。”见卡露洁如同楚楚柔弱的含羞草一样蜷起,我内心涌起了更多的黑色恶趣味,进一步逼问到,连女王陛下这四个字都抬出来了。

    果然,侍奉之心无人能及的卡露洁,【为了女王陛下】这几个字对她来说有着不可抗拒的意义,她颤抖的从高耸酥胸里抬起头,转过来,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里面的紫色眸子,犹如一颗璀璨夺目的紫宝石,竟有些微微的耀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