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 不转不是天朝人
    ***************************************************************************************************

    迷雾深处,一直在聚精会神观察着这场战斗的四人,在这一刻终于松了口气。

    赢了,不容易啊。

    三名骑士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这个念头,哪怕是当年亲手将整个石头人部落毁灭的蓝拉萝赫,此时也心生感慨。

    石人王的这些小伎俩,实乃是同级别的杀手,当年她灭杀石头人族,是凭着实力的完全碾压,石人王就算再多花样也没有用。

    设身处地,如果换成是自己,当年自己还在世界中级境界……不,是在世界高级境界的时候,能否赢得了这样的石人王,蓝拉萝赫心里觉得挺悬,因为石人王的自爆能力实在太阴霸了,她没有信心能躲得过去。

    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好像毫无特点,放在人群堆里一转眼就找不着的德鲁伊,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天赋,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殿下的继承者吗?

    蓝拉萝赫的目光落到亚瑟王脸上,发现她的视线,正跟随着那个德鲁伊而移动,竟似更担心德鲁伊而非自己的继承人,她好奇心涌上来了。

    “王,那个德鲁伊……似乎很得您的喜爱?”

    “嗯。”亚瑟王也察觉到自己表现的太过了。不过堂堂正正的她,却并不屑于隐瞒,直接点头承认。

    “本王没有和你们说过吗?他就是本王的坐骑。”

    “原来如此。”

    蓝拉萝赫,雪伦以及赫莲娜三人齐齐点头,露出恍然之色,但是一秒钟过后,三位孤高的十二骑士却再次齐齐做了一个滑稽的歪倒动作。

    坐坐坐……坐骑?!!!

    迎接着三道惊讶目光的亚瑟王淡然自若,颇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风范。

    “本王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了吗?怎么,你们以为是特蕾西?就算是黄金龙王的寿命也不可能那么长,她早就长眠于龙墓之中了。”

    “可……可是。就算不是特蕾西也好。但是……那……那是个人……人类吧?”性格爽直,口直心快的蓝拉萝赫,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是人类没错。”

    “拿人类当坐骑什么的……”雪伦和伊莲娜也无语了。在数十万年过后。她们再次刷新了对亚瑟王缺乏常识的认知。

    “为什么不可能让人类当坐骑。为什么巨龙就可以?”亚瑟王却是反问道。

    三位骑士哑口无言,总觉得能找到很多理由,但是又觉得这些理由。在缺乏常识的王面前统统站不住跟脚,归根结底,如果抛去常识的话,拿人类当坐骑的确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才说你们,总是受到常识束缚。”见三个小伙伴哑口无言,亚瑟王微微得意骄傲的仰起下巴。

    “你们三个,局限于坐骑这个字眼,被它字面上的意思所蒙蔽,本王需要字面上的坐骑吗?别说是现在的坐骑,就算是以前的特蕾西,也只会拖慢我的速度,只不过特蕾西特别擅长死缠烂打,总是让本王无法拒绝她罢了。”

    顿了顿,亚瑟王继续说道:“在本王眼中,坐骑就是伙伴,是侍卫,是随从,是臣子,本王一向将特蕾西和你们一视同仁,若是特蕾西的性格不要那么古怪就好了。”

    提起特蕾西的性格,霸道强硬如亚瑟王也不禁无奈的叹一口气。

    三位骑士面面相窥,亚瑟王是感情白痴,不代表她们也是,红龙女王特蕾西分明就是个蕾丝边,深深的迷恋上了她们的王,才甘愿臣服陪伴,并且总是缠着要当坐骑,就连艾鲁法西亚那种小孩子也能看出来。

    看来,这一辈子王也逃脱不了爱情白痴的称号了。

    “王,您说的很有道理,是我们太拘泥于字面上的意思了。”伊莲娜轻柔笑着,就打算将这件事一笔揭过。

    “但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也没什么不好吧,既然王把坐骑当成伙伴,那么干脆换一种叫法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拘泥于坐骑二字……呜呜呜?!!!”

    又是口直心快的蓝拉萝赫,好奇问道,话还未说完就被伊莲娜和雪伦联手捂住嘴巴。

    伊莲娜忙着结束话题,正是担心这个破绽被人察觉,没想到还是没能阻止得了蓝拉萝赫的嘴巴。

    “是啊,干脆换一个称呼不就好了,原来太过拘泥的是本王,蓝拉萝赫,数十万年不见,你的智商又见长了,本王甚是欣慰。”

    亚瑟王上半张脸笼罩在黑幕之中,只露出呵呵笑着的嘴巴,傻子也能看出来,暗黑大陆第一强者黑化了。

    本来在正常的时候,身为杀人王,冷酷无情的亚瑟王,就相当于是半个黑化份子,这样的人再黑化,可想而知会恐怖到什么程度,至少伊莲娜和雪伦是双腿颤抖发软了,至于蓝拉萝赫,她眼角泛起了泪花,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前些日子刚好知道一个可以更快长智商的办法,蓝拉,你不介意试一试吧。”回过头,亚瑟王的锐利目光直直盯向对方,让对方说不出一个不字。

    “属下正好觉得智商还不够用,请王务必指点。”苦着脸,在那道眼神的威逼下,蓝拉萝赫顺着说道。

    “很好,不愧是本王的优秀骑士,有短处不要紧,要紧的是认识不到自己的短处,更要紧的就算认识到了自己的短处依然不愿意补救,蓝拉萝赫。显然你不是这样的人。”

    “是……是的。”面对亚瑟王如同针尖麦芒一样的讽刺,曾经单枪匹马灭杀过是人头一族,有着钢铁之鬼、灭族之鬼这样能将小孩子吓哭的恐怖称号的蓝拉萝赫,此时却像一个犯错的小孩般委屈的低下头。

    “嗯,听好了,本王这个办法就是……打转,你就以最快的速度在原地打转吧,连续转个三天五天,让本王看看效果如何。”

    说着,亚瑟王将身后的紫色大氅挥了挥手。转身就走。给身后的蓝拉萝赫留下一句欲哭无泪的话。

    “阿尔托莉雅这次消耗巨大,估摸着起码得有个十天半月才能恢复过来,到时候再举行仪式也不迟,蓝拉萝赫。你有充足的时间去提高自己的智商。感激本王。感激阿尔托莉雅吧。”

    伊莲娜和雪伦怜悯的看了小伙伴一眼,随即跟上亚瑟王的脚步,留下蓝拉萝赫一个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呆了半晌,她一咬牙,竟然真的开始自转起来,没办法,王命难违。

    眨眼间,迷雾中就卷起了一道巨大龙卷,这道龙卷如此剧烈,如此浩大,相比之下西雅图克的超级龙卷风简直就像是儿戏一样,由此可见,蓝拉萝赫并没有偷懒,反倒是卯足了劲在转。

    到底能转到什么时候才会晕倒呢?蓝拉萝赫心里冒出这样一个疑问,她还真没试过,就当是一个全新体验吧。

    于是,带着不转不是中国人的气势,蓝拉萝赫开启了爆旋陀螺之旅,直到第二天亚瑟王才原谅她……

    另外一边,在阿尔托莉雅挖出来的洞里,一道身影正在忙碌着。

    在身影旁边,那张石床上面,垫着足足三层柔软的兽皮,上面躺着两个人。

    不用说,正在忙碌的只能是卡露洁,躺在床上的,自然是用力过度,消耗过巨的阿尔托莉雅和某某亲王。

    战斗在昨天就已经结束,当石人王的核心被消灭的一刹那,两人也同时倒下,可把这小侍女吓坏了,确认主人们只是疲乏晕倒后,她就立刻将二人搬回洞穴,忙里忙外,好生伺候。

    coplay熊的伤势十分严重,尤其是在晕倒变回人类本体之后,没有了变身的强大体质和恢复力支撑,生命一度岌岌可危,要不是卡露洁深谙急救术,侍女能力扎实过硬,说不定某亲王现在已经上天堂去展开一段新龙傲天之旅了。

    至于阿尔托莉雅,她身上到是没什么受伤的地方,但是看不见的隐患却要比某亲王更加严重,试想一下,她在上次那场战斗中一共用了两次二重誓约胜利之剑,相当于是世界中级的cosplay熊在一场战斗中用了两次四重焰拳。

    在保护安洁丽尔的战斗中,cosplay熊只用了一次四重焰拳,双臂就差点报废,躺在床上十天半月才恢复过来,以此类推,完全可以想象阿尔托莉雅此时透支的严重性,估计比当年地狱格斗熊大战痛苦蠕虫后的下场都好不了多少,就算体内有伊米尔套装时时刻刻在修补恢复着这具外表光鲜,内里衰败的身体,估计大半个月之内也别想恢复过来,时间不打紧,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才是谢天谢地。

    到是某德鲁伊,猪脚光环厚实无比,生命危机已经度过,现在只等慢慢恢复,只要清醒过来,保持一两天cosplay熊变身,估计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换句话说,卡露洁现在完全可以将和阿尔托莉雅并列躺在床上的某德鲁伊拎着腿提起,甩到一边的洞穴角落里头任其自生自灭,专心照顾阿尔托莉雅就行了。

    小侍女毕竟学不来这等腹黑举动,只能多辛苦几分,两个人一起照顾。

    大战后的第三天,不出所料,某德鲁伊抖了抖眼皮子,率先醒过来。

    “卡露洁?”朦胧中,小侍女的俏颜在眼中不断放大。

    点头点头,卡露洁心中大喜过望,都忘了怎么说话,只能一个劲的点着头。

    “辛苦你了。”晕迷糊了的大脑,勉强回忆起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我咧嘴一笑,刚想动一动麻木的身子,却从各个部位传来撕裂的剧疼。

    “殿下。你的伤还没有好。”卡露洁立刻紧张兮兮的按住我,不让我动。

    “是啊,没死真好,我运气不错。”逐渐清醒的大脑,回忆起石人王自爆的生死瞬间,我心里畅快无比,身上的痛苦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

    “殿下现在能变身吗?”我在笑,卡露洁却心疼的不行。

    “我试一试,好像没问题的样子。”

    用眼神示意卡露洁离开,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轻喝出声。身上的光芒慢悠悠晃起,和平日的瞬间变身自然是没法相比,就像是大病初愈的人摇摇晃晃的第一次走下病床般,虽然过程艰难。但是十多秒过后。终究还是成功的变身了cosplay熊。

    变成完成。cosplay强大的体质立刻就发挥功效,我一个翻身躺了起来,在小侍女担忧的目光中摇了摇胳膊。表示大丈夫萌大奶。

    就是不能说话这点很受打击,明明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高级了,增加个说话功能会死吗混蛋!

    在心里狠狠朝艾芙丽娜比了一个中指,至于为什么是向它比中指我也不知道,反正对时空管理局那家伙比它也看不到,不疼不痒是不?

    扫了一眼洞穴内,布置的完全就是一个一应俱全的病房,身边还点着让人身心宁静的焚香,我心里感动,光是看到这些景象,就能想象出来自己和阿尔托莉雅在昏迷的这几天,卡露洁照顾的是如何细心周到。

    没办法说话,我只好探出熊爪子,在卡露洁的头上摸啊摸。

    受到表扬的小侍女害羞的低低一笑:“殿下,这是我该做的,老实说,这几天过的反到比较充实,像是一个贴身侍女,陛下的能力日渐成熟,完美,我能帮得上她的地方越来越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充实感了,反到是一直被我说教的姐姐,在陛下不在的这些日子发挥了巨大作用,让我看的心中惭愧。”

    说着说着,自觉越来越没有存在感的小侍女,有些沮丧的把头一低。

    【洁露卡可没有你那么会照顾人,更不如你贴心稳重。】见卡露洁如此,我没办法置之不顾,连忙亮起木牌安慰。

    其实这话说的有点昧心,那黄段子侍女若是真心想照顾人,那也是十分细致周到的,无论是床下还是床上,咳咳咳!!!

    认真的看着卡露洁,我继续举牌。

    【所以说,我还是更希望被你照顾,再说了,以你的实力,关键时刻还能保护我们,可谓文武双全,千万别被洁露卡这些日子的一时表现所迷惑。】

    “殿下这样一说,我心里好过多了,没错,被姐姐比下去可不行,我更没办法想象反过来被姐姐说教的景象,为了不变成这样,我得更加更加的努力才行了。”

    感激的冲我明媚笑了笑,小侍女擅自曲解我这番话的意思,重新燃起了斗志,也罢,只要能从失落沮丧中走出来就行。

    “不过。”很快,小侍女又不知想到什么,变得一脸失落。

    “这次和石人王一战中,我才发现我的很多不足之处,实力其次,心态没有摆正,不够冷静,不仅没帮上忙,还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

    【怎么能说没帮上忙呢?要不是有你,我一个人对付石人王,恐怕早就被它打败了。】

    见卡露洁如此自责难过,安慰的话当然是要说一说,但是,说实话,这次的战斗,她除了展现出强大的天赋以外,的确是还有一些不足之处,要是一个劲的夸她,反倒显得有些假了。

    想了想,我在木牌上涂涂抹抹,然后朝她一举。

    【石人王的实力强过于你太多,所以你才会有力不从心,没办法帮上忙的错觉,这怪不了你,至于在心态上,你还欠缺一些面对这种场面的经验,这同样是因为你把时间花在了照顾阿尔托莉雅上面,没有谁能十全十美,也没有谁能将一秒扳成两秒用。】

    卡露洁仔细看着我这番话,片刻之后,用力把头一点。

    “殿下,卡露洁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眨了眨眼,示意她优化尽管说。

    “以后,能否劳烦殿下抽空陪我练习几次?”

    【当然没问题了,你和洁露卡照顾了我那么多,我也在一直想着能帮上你们点什么就好了,这样的要求对我来说求之不得。】

    我熊最一列,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那真是太谢谢殿下了。”小侍女腼腆一笑,看样子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

    【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谢吗?】

    看着这句话,卡露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蛋微微泛红,似在掩饰害羞一样转过身去,帮阿尔托莉雅擦起了脸,看的我偷笑不已,没想到这小侍女也挺会胡思乱想的。

    【阿尔托莉雅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因为卡露洁的羞涩,气氛变得有些冷清,我静静在一旁看着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吾王,过了一会,忽然探出木牌问道。

    “陛下没事,就是透支太严重,和殿下以前几次的状况相似,所以需要多休息休息。”话题一涉及到吾王,卡露洁顿时就忘了刚才的难为情,用正经严肃的表情说道。

    “陛下强行使用了两次她无法承受的招式,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现在只担心这种举动,别给陛下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才好。”

    听卡露洁这样说,我也担心起来,不过相比之下,我比她多了一分乐观。

    【应该没事,这场战斗,小亚瑟王一定在哪里看着,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继承人出现问题呢?如果有事的话,她早就现身阻止了。】

    大概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卡露洁一直蹙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高兴的点了点头。

    对啊,还有【万能】的亚瑟王大人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