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吾王,您还记得那年大明湖畔的某熊德吗?
    ***************************************************************************************************

    阿尔托莉雅的话并不是没有作用,至少让我注意到了石人王身上的异样。

    它身上的光芒并没有完全消失,应该这样说,石化光线是消失了,但是隐藏在石化光线中的另外一种光芒,却正在耀目。

    那是从它皇袍上面,从它的四方脸卷胡子中,从每一块肌肤骨骼里散发出来的刺目光芒,在石化光线消失,在我逼近以后,终于不再苦苦掩饰,宛如小型太阳一样爆射出来,此时的石人王,俨然化作了一个光之石头人的模样。

    这副眼熟的模样造型,让我脑海中立刻就蹦出了一个恐怖字眼。

    自爆!

    这家伙要玩自爆了,而且不是局部自爆,看着全身上下的光芒,竟然是要整个自爆!!!

    我当时就大脑一蒙,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脊椎直窜全身,死亡危机来的太快,让我完全没法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气仿佛要抽干了似的,软绵绵的跪下,这是来自于本能的绝望在作祟。

    或许在下一个百分之一秒……不,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石人王就要自爆了,这短短的时间内。无论自己做些什么,如何挽救,都逃不了这场自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以如此庞大的体型迎接石人王的自爆,绝对是十死无生,没有一丝的侥幸可能。

    正因为察觉到了这些因素,连本能都已经绝望,死亡来的如此快,正如酒吧里那些醉醺醺的冒险者经常所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道理粗浅,此时却让我分外的深刻体会,在一秒钟前。自己还占据优势。一秒钟后。却要迎接毫无侥幸的死亡,这就是生死战斗,暗黑大陆的残酷规则。

    不……不行。不对,我还不能就这样死了,一定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

    时间仿佛放慢了一千倍一万倍,大脑思维以前所未有过的速度高速运转,寻找着一个个办法,又在否决着一个个办法。

    对了!拼了!!!

    一道灵光自脑海里闪过,我根本已经来不及去判断是否行得通,就像溺水者本能的抓住那一根救命稻草般,身体自然而然的行动了。

    下一个千分之一秒过去,石人王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就要在瞬间炸裂开来,将周围的所有生命,包括cosplay熊在内,全部席卷吞噬。

    就在这时,刺入到石人王身体之中的火焰鲑鱼剑,也崩裂出来通红光芒,化作一个火红色太阳,和石人王争夺光辉。

    以暴制暴,以自爆制自爆,这就是刚才那道灵光的内容,你不是要自爆吗?我也玩自爆,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自爆,鲑鱼剑也可以!

    鲑鱼剑的自爆可以看成是瞬发技能,不需要任何的施展时间,这让它的自爆速度比起石人王快了不止一分,这一点点的时间,就让两者的自爆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

    不,好像是鲑鱼剑快了那么一点点,几千上万分之一秒的时间。

    正是这微小到以毫秒计的时间,救了我一条小命,先一步爆炸的鲑鱼剑,竟然造成了意想不到的绝妙效果,石人王在自爆的一瞬间,身体结构已经破裂,不复原本的坚固,而这时候鲑鱼剑的爆炸已经早一步发生,正是威力最强的时候。

    这股强烈的爆炸威力,将石人王松散的身体猛烈一震,一吹,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有人能看懂不,这等于是用爆炸从更大的爆炸内部破坏了这场爆炸,浓缩成四个字,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以暴制暴,不过这个以暴制暴是小鱼吃大鱼,用微小的力量,从强大的敌人的内部瓦解了敌人的团结力量。

    结果就是,在鲑鱼剑的爆炸干预下,石人王的完全自爆变成了不完全自爆,就仿佛是一个土制炸弹,里面的部分火药已经潮湿,导致爆炸威力大打折扣。

    然后,再看看我和石人王之间的位置,我们俩面对着面,摆出一副荆轲刺秦王的架势,唯一的区别荆轲失败了,而我这把“匕首”却已经插入到石人王胸口中。

    换言之,火焰鲑鱼剑位于我和石人王之中,因此,当它自爆的时候,除了破坏了石人王的自爆以外,也在无意之间抵挡了不少石人王自爆的碎石冲击伤害,当然,完全抵挡是不可能的,毕竟鲑鱼剑的自爆威力远远比不上石人王,哪怕它的自爆已经遭到破坏,威力可能不足一半,也比不上。

    在这种种巧合之下,石人王的自爆威力终于绽放开来,强烈到仿佛星球碰撞的冲击,宛如一记闷锤般狠狠拍打在cosplay熊的前半身上,接踵而来的碎石冲击,更是如同枪林弹雨,将cosplay熊的身体打成了筛子状。

    倒飞出去的cosplay熊连一口血都来不及吐,再次被碎石击飞,半空中,庞大的身躯就化作一道光芒,随即被打回了原形。

    石人王的自爆威力不止如此,整个巨石山,连同庞大的石人王城,都随着它的自爆化作灰尘粉末,只剩下一个方圆十里的大坑。

    巨石山边缘的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到是危险不大,她们刚好位于cosplay熊身后,碎石全部都被cosplay熊的身体给挡下了,只受到残余的冲击波和整个巨石山崩塌毁灭所影响,差点就被埋在了石头堆里。弄的灰头土脸。

    但是,她们已经顾不得自身的形象和伤势,刚刚从石头堆里爬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那是cosplay熊倒飞出去的方向,她们一路追去,足足奔出了十多里,一度以为是看错了方向,就在这时,两人才看到地上刮出来的一道笔直沟壑,顺着这道沟壑。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又奔走了数公里。才在沟壑末端的大坑里看到了cosplay熊的身影。

    下半身被埋在碎石泥中的cosplay熊,状况极惨,上本身都是血,血淋淋的模样乍一看去。还以为只剩下半截身子了。差点吓的阿尔托莉雅两人魂都没了。

    还好两人够镇定。很快就看出cosplay熊还活着,连忙小心翼翼的将他被埋的下半身挖出来,然后轻手轻脚的放在地上。再一看,两人辛疼的快要哭出来。

    cosplay熊的全身血肉模糊,手臂,大腿,腰边这些部位,被凌厉的碎石撕掉了一块块肉,头上那半圆形的熊耳朵也被擦掉了一个,整个身体就找不到一块巴掌那么大的完好的毛皮。

    “嘎姆……”发出一声虚弱的呻吟,阿尔托莉雅立刻回过神,连忙在腰间一掏,不由分说,一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就往cosplay熊灌去,灌的对方两眼翻白。

    吾王啊,全面回复活力药剂的量可是足足有回复活力药剂的数倍,你确定不是想把我灌死?

    因为不存在精神体力生命灵魂等等的透支问题,一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下去,我很快就回过气来,坐起身子,茫然的看了看吾王和小侍女,又看了看自己,没死,竟然真的没死,在世界巅峰强者的近距离自爆中活过来了。

    我大喜过望,刚想抱着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庆祝一番,可是察觉到自己浑身是血,布满伤口,这一抱,岂不是要把两个沉鱼落雁的精灵美少女抱成血人?

    虽然说,她们现在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了。

    我停下了动作,吾王和小侍女却没忍住激动,不顾我身上的血抱了上来。

    “凡,没事吧?没事吧?不要吓我,真是的,你这个大笨蛋,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

    一边抹着泪花的阿尔托莉雅,一边用看似责备的温柔语气喃喃着,仿佛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般,抱着我的力道又紧了几分。

    相比任何时候都冷静沉稳过人的吾王,只学了她几成功力的卡露洁早已经哭成泪人。

    “嘎姆~~~”我伸出熊掌,犹豫了片刻,还在落在她们头上,轻摸了摸。

    没事了,我已经没事了,就是受了点伤而已,瞧你们紧张的。

    过了片刻,我猛然惊醒,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石人王,石人王!!!

    战斗还没有结束,石人王的核心尚未破坏,还不算完成考验,这货把我害的那么惨,自爆那一刻,真是差点屎尿什么的都吓出来了,从未感觉到过死亡如此逼近,我岂能饶得了它。

    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被我忽然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知道我在想什么。

    “凡,你的身体已经经受不起折腾了,这次就……就算了。”阿尔托莉雅拦在我面前说道,卡露洁也一边点头,一边和她的正主人形成同一战线,拦下我这个“副”主人。

    【石人王已经没有战斗力了,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焦急的亮出木牌,恨不得取消变身亲口对她们解释,但是我知道,一旦取消变身,我就会支撑不住倒下去,身上的伤实在太重了,直到现在还在滴血,并非全面回复活力药剂能够全部治愈。

    阿尔托莉雅也知道这个道理,拦下我纯粹是感情战胜理智的下意识保护行为,见我亮出木牌,掠做思考后,她点了点头,但是提出条件。

    “我们背你去,还有,我们动手就行了。”她知道我和石人王激斗许久,怨念颇深,不看着它彻底倒下根本睡不着,所以提出了这个底线。

    看到阿尔托莉雅坚决的目光,我苦着脸。无奈点头。

    结果,堂堂的本德鲁伊,号称东罗格第一男子汉,就这样屈辱的被吾王一路背着回了巨石山。

    原本高耸入云,足足有五六千米的巨石山,在石人王的自爆摧毁下只剩一个大坑,阿尔托莉雅把我放下,看了卡露洁一眼,这小侍女立刻心领神会,手中的细剑挥舞。刮起一道狂风。将大坑里的碎石统统刮飞,露出坑底。

    就在这时,一道不起眼的光点,忽然在吹起的碎石遮掩中。宛如混在猫群里的狸猫一样。打算悄然无息的溜走。

    这点小伎俩岂能瞒得过早有准备的阿尔托莉雅的双眼。她一看到光点,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胜利之剑化作一道华丽光线。穿过重重碎石笔直刺去。

    “噔”的一声脆响,胜利之剑正中准星,却传来一声金石碰撞的铿锵,光听声音就能判断出来,双方谁也没有奈何得了谁。

    阿尔托莉雅这一招虽然为起到作用,却将周围的碎石吹开,将石人王的核心跟单独挑了出来,暴露于众人眼中。

    那是一颗水缸大小的无色石头,四四方方,正面看去,那轮廓模样隐约有点像石人王那张黑桃k的脸,错不了,这货绝对就是石人王的核心了。

    一看正主出现了,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毫不犹豫的进入围殴模式,各种招式施展,两把剑不断在核心表面刺来砍去。

    可是噔噔锵锵好一会,石人王的核心却连道痕迹都没有留下,硬的让人发指,酷似黑桃k脸的轮廓,似乎还隐约透露出一层不屑之意,嘲笑吾王和小侍女两人自不量力,竟然想要破坏它的核心。

    我在一旁乖乖的看着,简直就不能忍了,不顾伤势走上去,将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分开,来到核心面前。

    “凡,不是说好了乖乖休息吗?”阿尔托莉雅见我不信守承诺,不由的微微皱眉。

    【安心安心,这家伙要是还能对我吐一口唾沫,我就乖乖的回洞里去。】我罢了罢手,让两人不要大惊小怪。

    石人王好像没有唾沫吧……耿直单纯的小侍女张了张嘴,想要纠正,最终还是作罢。

    呀呸呸的,欺负我的娇妻和小侍女,算什么本事,看本德鲁伊的!!!

    绕着核心转了一圈,我毫无预兆的出手,熊掌接二连三的落在核心上,各种碎心拳,摧心掌,隔山打牛,六脉神剑,将地面震的碰碰作响。

    好吧,热身完毕,看本德鲁伊的三重焰拳!!!

    嘎姆————!!!

    一声大喝,cosplay熊的绝招使出,立刻就大力出奇迹,将核心拍的深陷地下,原本就又深又大的巨坑,又扩大了几分。

    问你怕没?

    一脚踏地,将陷入地底的核心震起来,我得意洋洋的嘴脸当时就垮了。

    这货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我不死心,连续又是几记三重击,把大坑都给折腾坏了,石人王的核心巍然不动,满一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得道仙人姿态。

    我真的怒了,不顾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的阻止,深红毁灭的世界之力强自凝聚起来,化作一双深红之爪,将熊爪高高一举,和深红之爪结合。

    一看这个架势,就是要施展四重焰拳了,我就不信,四重焰拳之下这家伙还能如此淡定,若是连四重焰拳都奈何不了它,不说了,立刻打好包袱收拾回家,让小亚瑟王一个人玩蛋去。

    见我重伤之下强行开大,吾王和小侍女万般无奈,四重焰拳下,她们别说阻止,连靠近都靠近不了,只能远远的站在数里之外观望,目光深沉,让手臂上凝聚着连钻石也能蒸发的强烈毁灭火焰的我硬生生打了一个冷战,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自己跪洗衣板的凄惨情景。

    终于,四重焰拳再次凝聚,没有了鱼骨剑的承载,我脑子一转,忽然探脚将石人王的核心勾上半空,然后狠狠挥去。

    地面已经够惨了,就饶了它吧,我真怕四重焰拳的威力会将大地贯穿。

    没有恐怖的声效,四重焰拳无声无息的化作一道笔直的红色能量波直冲天际,能量波的周围浮现无数个黑点。那是空间被融化毁灭的景象。

    石人王的核心被这道能量波所吞没,发出咔嚓一声碎响,让我们喜出望外。

    可是等它掉落在地,我们凑上去一看,当时就卧槽了,这货的确是裂了,但只是表面裂开了龟纹,并没有被完全破坏。

    我估算了一下,想要将它打碎,起码还得两三道四重焰拳。

    可是看看我的状态。两条胳膊无力垂下。已经施展了两次四重焰拳,这是cosplay熊的极限了,别说两三道,就算施展再施展一次也困难。

    就这样放弃了吗?

    “凡。卡露洁。你们让开!”就在这时。吾王愠怒的,冰冷的声音响起,让我们打了一个冷战。那满满的威仪感让我和卡露洁下意识的退后。

    只见吾王紧皱眉头握着胜利之剑,似在强忍着什么痛苦般,不断凝聚,约莫过了两三分钟,她才忽然低沉的重喝一声,胜利之剑刹那间被一股耀眼的力量所覆盖。

    是誓约胜利之剑!

    但是在瞬间,刚刚凝聚誓约胜利之剑的剑身,再次嘭的一声暴涨,化作一个巨大的光团,光团不断扭曲,最后包裹着胜利之剑变成一把超级激光剑。

    二重……二重誓约胜利之剑?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傻眼了,二重技巧是我的看家本领,绝对不会看错,阿尔托莉雅施展的就是二重技巧,而且一上来就是二重誓约胜利之剑,这这这……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难怪,难怪她之前凭着这一招,竟然能将石人王打的嗷嗷直叫,奥妙竟然就在这里。

    可是……我眉头一皱。

    阿尔托莉雅以领域境界,强行施展二重誓约胜利之剑,难度和危险性,简直就不亚于我在世界中级的时候施展四重焰拳,就算她有两套神器的保护也不能这样乱来啊。

    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吾王,连站都几乎站不稳,却死死握着二重誓约胜利之剑形成的超级激光剑,用她强韧无比的意志坚持着,看的我和卡露洁心疼不已,可却已经没办法阻止她。

    用尽全力的大喝一声,阿尔托莉雅高举超级激光剑,上前几步,狠狠劈在石人王的核心上面,伴随着火花四迸,核心……依然没有出现损伤,只是在表面多了一条浅痕,淡的几乎看不清。

    阿尔托莉雅依然不死心,挥舞着超级激光剑砰砰砰的不断挥砍,她的双眸已经黯淡,看不见眼前的事物,意识渐渐模糊,黑暗,全凭着意志在坚持挥剑。

    就在这时,一双软软的熊掌忽然握住了她挥剑的双手,将她停下。

    受到这个动作的影响,阿尔托莉雅黯淡的眸子明亮一分,随即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身后的cosplay熊怀里,若不是cosplay熊的手掌支撑着她的双手,说不定连胜利之剑都要从手心滑落。

    “阿尔托莉雅,还记得我们结婚那次的比武吗?”顾不得卡露洁在场,我用心灵传音对吾王问道。

    她似乎连心灵传音的力气都没有了,闻言,碧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道明亮光芒,似缅怀起了那一幕,在怀里细微的点了点头。

    “我想,我们可以再合作一次,你觉得呢?”

    阿尔托莉雅无力应答,但是她的嘴角却微微勾起了一丝兴奋和幸福的微笑。

    “那么,把剑握好了,可不要掉咯。”我小小的开了个玩笑,随即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将每个细胞的最后一丝力量压榨出来。

    其实我现在的状态比阿尔托莉雅也好不了多少,但是,阿尔托莉雅就在我的怀里,这股温暖扎实感,这份真实存在,可以触摸得到的精神支柱,让我内心涌起了强大的信心,直至倒下那一刻为止,我还可以做到一切。

    毁灭的火焰之力再次在双臂凝聚,已经支离破碎的世界之力,勉强凝结出一双犹如烛光飘摇般的深红之爪,附于双臂之上。

    见自己的力量并没有排斥怀里的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手中的胜利之剑上面的力量,也并未排斥自己的力量,我心中最后一丝顾虑放下。

    嗯,反正还有卡露洁,你可要照顾好我们这对不省心的夫妻。

    下一刻,四重焰拳的力量凝聚起来,仿佛在用生命歌唱一首挽歌,肆意的火焰,吞噬的毁灭,竟然多出了一分无回的悲壮感,这些力量汇聚于cosplay熊的四条手臂上面,最终形成一个火焰太阳。

    随即,这个火焰太阳涌入到胜利之剑中,和二重誓约胜利之剑的力量结合为一体,变成一把冲天的,数百米长的毁灭之剑。

    “死吧!!!!!!”

    最后一刻,阿尔托莉雅也用尽她的最后一丝神智,从怀里站了起来,两人齐齐踏出一步,数百米长的毁灭之剑似一颗流星般在天边划过弧线坠落,狠狠砸在石人王的核心上面。

    咔嚓一声,核心破碎,乃至粉碎,泯灭,连一丝痕迹,一颗尘埃都没有留下。

    “嘭”的一声,毁灭之剑上的力量忽然散尽,变回胜利之剑。

    紧接着又是噗通两声,两具身体整齐一致的倒了下去,嘴角带着一丝胜利的满足笑容……

    ***************************************************************************************************

    六千字,勉强算是大章了吧,为了一口气把这场战斗写完然后回老家那啥,小七真的是豁出去了,话说这个月底貌似有双倍,大家记得给小七留一点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