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五十五章 卡露洁:我有特别的配合技巧
    ***************************************************************************************************

    幸好这样旋转权杖的威力,远不如直接砸落,加上是皮粗肉糙的我承受了大部分伤害,两人到没啥事,就是看起来有些狼狈。

    石人王得理不饶人,原地站立不动,挥起权杖对着我们的落点又是重重砸下,千钧一发间,两道身影齐齐掠出,躲过了这一重砸,不过被砸的飞溅起来的石块打在身上,还是生疼生疼,连我这身熊皮都抵挡不住。

    你这笨蛋啊!!!

    躲闪之余,我不忘记狠狠瞪卡露洁一眼。

    刚才拼着抵住石人王的权杖,就是为了让后面的卡露洁能够获得更多时间躲开,没想到她竟然傻乎乎的撑了上来,以为加上两个人的力气,就是石人王的对手了吗?两只蚂蚁就能将一头大象给抬起来吗?

    读懂我的意思,卡露洁有些委屈和倔强,回以眼神。

    我是殿下的侍女,应该保护殿下,怎么能换成殿下来保护我呢?

    她的侍女之心也是如此纯粹强烈,一道眼神足以传达一切。

    你这笨蛋啊!

    看到卡露洁传来这样的解释,换做平时,我肯定要沾沾自喜。很市井小民范的得意一番,你看,哥有个如此忠诚的侍女,你有吗?你有吗?

    不过现在嘛,我除了恼火,到是没有其他感觉,一声笨蛋随着眼神的怒视而去。

    这是战斗!战斗!我们是队友!需要互相配合的队友!收起你的侍女想法,把我当成一名普通的队友,不然的话,我和你自己。都会被你的想法害死!

    心里同时暗叹一声。其实这也怪不了卡露洁,她本来的历练战斗经验就不是很多,再加上平时历练大多数也是一个人,就算是一起历练。也是和她的另外十位小伙伴们(黄段子侍女就算了吧)或者是以前皇家骑士团的部下。而不是阿尔托莉雅。就算十分偶尔的和阿尔托莉雅一起,也没有遇到过像石人王这样的强敌。

    所以,她那份小小的侍女之心。在战斗中的缺点从未暴露出来,也从未被人纠正过。

    没办法,还是得要我这个主人来亲自调教小侍女啊。

    果然,收到我发自灵魂的怒斥后,卡露洁陷入了轻度的沉思,她不是笨蛋,反而在妖孽倍出的十二骑士传承者中,战斗天赋也能排在第二,以前只是没人指出她的错误,如今被我一说,立刻就意识到了的确是自己的想法有问题。

    但是,知道有问题是一回事,能不能克服是另外一回事,毕竟这小侍女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作为贴身侍女侍奉保护主人是第一位,然后作为十二骑士传承者,为正义而战才是第二位,这样的根深蒂固思想,能在一场战斗之中扭转过来吗?哪怕她是超级天才小侍女。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石人王的攻击一次连着一次,我已经尽量帮卡露洁吸引火力,让她能空出足够的余裕去思考,可以说,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了,如果她还是没办法在战斗中撇去贴身侍女的思维,那么,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和石人王单打独斗。

    虽然侍奉保护我的出发目的是好,但是说实话,这种想法真心坑队友,扬长避短,优势互补,这八个字才是团队战斗的精髓,一心为了保护我而把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我很感动,但是导演,请把这只忠心的小侍女安排到我床上就行了,战场上,我需要的是一名每晚在床上辗转难眠皱眉抱怨“好烦啊,今天又五杀了”的超神队友。

    久攻不下,石人王也富鱿凯了,一直稳坐钓鱼台,没有挪动分毫的脚步,终于不情不愿的踏前一步,这一步,就将它的攻击范围扩大数倍,同时另外一只空着的手,也闪烁起了白光。

    卧槽,还魔武双修?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奇怪,巨石山的流星雨,不就是这货制造出来的吗?虽然看似纯物理输出的样子,但是身为王,总不能被那些属性石头人给比下去吧。

    于是,这样的设定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除了权杖以外,我们又要多面对一个难题,并且魔法可比那根权杖难躲多了。

    我一边留意着那根王八拳似的狂舞不断的权杖,另外七分注意力,却落到石人王左手不断闪烁的光芒上,心里寻思着这变态黑桃k能拿出什么招式款待我。

    果然,权杖一挥,将我逼出去以后,石人王忽然做了一个龙傲天属性满满的动作,它将闪着光芒的左手,忽然高举,掌心朝天,仿佛要召唤什么。

    刹那间风起云涌,原本阴沉沉的天气竟然如同身处哈洛加斯山脉一样,飘起了大雪,刮起了狂风,一时间,黑色的风暴席卷着白茫茫的鹅毛大雪,视线竟然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石人王的巨大轮廓,在暴风雪中巍峨不动,犹如那座象征着野蛮人顽强不屈的精神,笔直竖立了百万年的哈洛加斯山。

    可恶,这货擅长的原来是范围性的环境魔法,我早就该从流星雨中看出来了。

    咬牙切齿的瞪着那座巨大轮廓,我心里不断寻思着接下来的计划,对付比自己强太多的敌人,不动动脑子根本就赢不了。

    就在这时,危机预兆忽生,我连忙一个侧闪,紧接着,石人王的权杖就破开了暴风雪,准确无误的砸落在我刚才站立的位置。

    可恶。这家伙的视线竟然也不受暴风雪干扰,是去做了钛合金双眼的移植手术吗?

    没办法了,视线受阻,再加上暴风雪的寒冷气息对速度的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根本没办法和丝毫不受影响的石人王战斗,只是服帖在砧板上的一块肉而已。

    虽然很想多挖出一点石人王的老底,好来个知己知彼,不过,现在要是再拿不出点反制手段。就变成出师未捷了。

    面对眼前的暴风雪。脑海中灵光一闪,我就想到了个好主意,以暴制暴。

    三重空气压缩拳,蓄势待发。哈!!!

    两只熊掌紧紧收缩。各自凝聚着一发三重空气压缩拳。光是想要保持两边的力量平衡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空气压缩拳不像焰拳,对力量的控制技巧要求很高。换做以前自己是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的,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唱上一句“梦之境界的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分给它”。

    “哈!!!”下一秒,双拳的力量达到平衡,凝聚完毕,我轻喝一声,双臂以八字形挥出去。

    两股强烈的风暴瞬间席卷起来,和暴风雪的威力不断冲突,撕扯,拉锯,两股力量就逐渐融合,变成一道巨大无比的龙卷暴雪,将整个巨石山都笼罩在了里面。

    我也没有料到竟然会变成这等效果,本来只是想给暴风雪稍微添个堵,不让它干扰自己的视线就行了,没想到还来了个乱拳打死老师傅,身处龙卷中心,反而无风,视线开阔了,甚至连暴风雪带来的寒冷冰冻延迟,也削弱的近乎为零。

    石人王也没想到自己拿手的暴风雪,就这么被轻易破解了,它不知道对方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要是知道,它撤了暴风雪,重新再来一发,保管对面的某德鲁伊傻眼,想要再造成这种龙卷效果,概率不足十分之一。

    以为对方有对付暴风雪的特别技巧,石人王恼羞成怒,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对自己的力气十分自得,在小伙伴们面前卖力表演,将一颗石头举起放下举起放下,炫耀十足,结果在某次放下的时候,一只小蚂蚁经过,顺势就将它放下的石人举起来抬走了。

    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的石人王,忽然将它闪光の左手狠狠挥出,一记九阴白骨爪的架势,朝这边虚击过来。

    一股狂烈的暴风雪从它的手掌上喷发而出,右手的权杖蓄势待发,准备乘我被暴风雪妨碍移动的时候,给我一记当头棒喝,茅厕顿开。

    面对石人王的左右开弓,我陷入困境了,cosplay熊的魔法抗性不低,但是无奈石人王的境界更高,哪怕它是魔法白痴,只要能施展出来,在境界的加成下,对我都有那么点小威胁,何况它还是魔武双修的伪龙傲天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过,挡在我面前,将石人王的暴风雪完全拦下。

    卡露洁,你这……

    我一个头疼,正想怒瞪,却见小侍女回过头看着我。

    “殿下,我的魔法抗性更高,石人王的魔法由我来接下!”

    微微一愣,卡露洁说的是她的魔法抗性更高,而不是因为受到侍女的思考模式驱使,才来帮的挡这一记,这其中的差别可远了,难道说她已经想通了?

    眼前这一幕,不是十分干脆利落的优势互补吗?

    心里一半疑惑,一半高兴,我动作却没有落下,卡露洁说她魔法抗性更高,应该不会骗我,毕竟十二骑士的套装不是吹出来的,比我身上的半吊子装备好到天去了。

    下一刻,我从卡露洁的身后高高跃起,迎向石人王的权杖。

    石人王大概是很恼火于暴风雪被我破解,目光一直追随着我,手中的权杖宛如苍蝇拍似的不断挥过来,左手还要保持暴风雪喷发,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过上前捣乱的卡露洁,标准的吃着碗里,念着锅里,想要鱼与熊掌兼得。

    它以为凭着它世界之力巅峰的实力,对付我们一个中级,一个初级,别说一心两用,就算用脚趾头边挖着鼻孔边随便来两下,都能将我们拍扁,简单的说。它一直在轻敌。

    是教它做人的时候了。

    看到这一幕,我眼睛一亮,乘着石人王的注意力分散,在它下一次挥击权杖的时候,忽然消失不见。

    石人王一愣,但是很快它就发现了小蚂蚁的踪影。

    竟然像鼻涕虫一样粘上了它的高贵权杖,沿着权杖一路朝自己直奔过来!

    找死!

    石人王那张黑逃k脸一怒,头一低,张嘴顺着权杖就是一喷。

    呼吸就能化作暴风的它,这一口喷气更是犀利。并且伴随着无数水缸大小的碎石从口中喷出。就宛如是石人王的唾沫。

    面对连一头巨龙也能吹起的狂风,我将上本身压到最低,如低头俯冲的犀牛般,踏着轰轰轰的脚步。左闪右躲。将迎头的碎石躲过。实在躲不过,就只能用这一身熊皮硬扛了。

    石人王以为能轻松将我吹飞,没想到我却顶着它的喷气冲了上去。再加上刚才低头吹气的举动,来到权杖末端,用力一跃,顿时,那张巨大无比的黑桃k四方脸,竟然就出现在了眼前。

    这简直就是求打脸的节奏啊!

    对于这个意外之喜,我毫不客气,一双熊掌化作腾腾火焰,三重焰拳连续轰出数道,落在石人王那张足有一个篮球场大的四方脸的各个部位。

    连续的剧烈爆响,碎石飞溅,石人王哀鸣一声,下意识的捂脸后退,让承受着暴风雪伤害的卡露洁也得到了解放。

    身上的暴风雪一消失,这小侍女就展现出了她的战斗天赋,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到这是一个进攻的机会,她的身影瞬间化作清风,宛如风化作的系带绳索般,缠绕着石人王的身体蔓延而上,所过之处,剑刃与石人王的身体剧烈摩擦,火花四溅,一眨眼间,她就绕了石人王数十圈,并来到它的头顶上,高高跃起,然后化作一道流星坠落,手中的骑士细剑笔直插在石人王头顶的王冠上。

    怒吼一声,忽然,石人王身上毫无预兆的爆发出来灰色光芒。

    不好,是石化光线!

    乘着石人王捂脸的机会,正下足功夫用三重击往它身上各个部位招呼,希望能找出弱点的我,一看这光线爆发,就知道不妙,这不是石人王上次拿出来对付阿尔托莉雅的招式吗?

    我和卡露洁可没有两套神器加身,无法免疫石化光线,灰色光芒一出,我心知不妙,和卡露洁同时跃开。

    虽然两人的反应都很快,但是也快不过无处不在的石化光线,几乎在瞬间,我们就笼罩在了光线之中,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原本灵活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得僵直,沉重。

    卡露洁!!!

    我心里大吼一声,小侍女福灵心至的转过头来看我,两人的目光交汇,她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宛如燕子一般轻灵的划到我面前。

    我伸手一抱,将她搂在怀里,用自己的后背帮她挡住了石化光线。

    眨眼间,她从怀里脱出,又用她的后背帮我挡了一下石化光线,这样不断互相交替,恢复,终于,我们顺利逃出了石化光线的笼罩范围。

    看似复杂的过程,其实从石人王爆发石化光线,到我们脱离,也不过是五秒钟不到,这短短的时间里,若是没有像刚才那样的极致反应和心灵相通的配合,我们两个都有可能被石化。

    做的好!

    刚刚落地,我就再也忍不住,用毛茸茸的熊掌在卡露洁头上摸了摸,以示赞许。

    从扭转心态到默契配合,换成别人,可能要花几个月甚至是花几年的功夫,但是卡露洁却在短短的时间里全做到了,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卡露洁也是兴奋的俏脸泛红,大概刚才的配合,她也觉得是超常发挥了一会,不知不觉之中就和殿下心灵交汇,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并且身体发自本能的顺着他的想法行动。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真如书上说的那样,那……那什么……结合过的男人和女人,关系会突飞猛进?意思好像有点不对。

    单纯的小侍女害羞了一下,随即想到石人王还在,立刻调整了心态,不再去想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暂时……

    见卡露洁脸红,我只当她是为第一次的默契配合而感到兴奋,也没多想,回过神,看着还在像散发王八之气一样全身发射出灰褐色石化光线的石人王,默默等待。

    石人王虽然战斗经验丰富,智商也不差,无奈眼前两只小蚂蚁装x功力实在深沉可怕,明明一个只有世界中级,一个初级,但是真正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远远不止于此。

    这样的两个人联手,虽然不一定能打败世界巅峰强者,但是你来我往抗衡一阵子却绝对不是问题,世界巅峰强者想要打败这两个人也绝不是易事,除非是像魔王血肉复生者那样的巅峰极致强者。

    自持石化光线的保护,石人王的双手在脸上乱捂一通,缓缓松开口,第一件做的事情不是愤怒反攻,而是立刻用它的魔法少女左酱,在眼前凝聚出一面巨大冰镜,竟然照起了镜子。

    当发现它那的,时髦的,代表着贵族风范,皇家威严的浓密卷胡子,竟然在左边缺了一个角的时候,石人王那双充满基情的好男人眼睛,顿时化作凶光。

    竟然……竟然把我的胡子弄断了,不可饶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