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 嗯
    ***************************************************************************************************

    亚瑟王和她的三位骑士,在时隔数十万年后的再次感动重逢,亲热叙旧的时候,却丝毫不知道,因为无良的亚瑟王一句不负责任的信任话语,另外一边的人此时正陷入巨大的困境中。

    时间回到数刻前,因为卡露洁的哭泣无助话语,意识到阿尔托莉雅随时都会生命危险,而迅速清醒过来的我,做出了这一辈子最明智的判断,乘着石人王大意,以为我已经只剩下半口气了,闪身就将卡露洁和阿尔托莉雅一并救走,屁股插了根火箭似的逃离石人王城。

    和我想的一样,只是考验的模拟产物的石人王,没有办法离开它的王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离去,否则就算它的动作笨拙一点,以其百米高的庞大体型,跨出一步等于是我的不知多少步,再加上无穷无尽的体力,它要追击,怀里还抱着卡露洁和阿尔托莉雅的我真不一定能甩脱。

    不管怎么样,石人王没有追上来,我们总算是安全了,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阿尔托莉雅居住了一年多的洞穴,卡露洁这时候也清醒冷静了几分,刚刚放下二人,她就迫不及待的将阿尔托莉雅放在石床上。看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阿尔托莉雅,我们两个心如刀割。

    “殿下,我要立刻为陛下治疗。”卡露洁深深吸气,让大脑尽量冷静下来。

    “对,尽快治疗,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我手忙脚乱的掏出几本牧师之书,想要施展上面附带的治疗术。

    “殿下,没用的,牧师的治疗术根本无法透过亚瑟王套装。并且伊米尔套装自身就已经具备更强大的治疗能力。陛下现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受到的伤害,已经远远超过了神器的恢复能力。”

    “那该怎么办?”

    “外部的治疗无法透过亚瑟王套装和伊米尔套装,也不需要。我们能做到的是从内部着手。尽量辅佐伊米尔套装的治疗能力。内外结合,让陛下尽快恢复过来。”

    卡露洁用急切的语气说着,既是说给我听。也是在不断提醒她自己该怎么做。

    “内部,你是说草药吗?”我下意识往物品栏里掏了掏,结果只找到黄段子侍女塞给我的大力丸,还有琳娅给我常备,从未派上过用场的治疗药膏。

    幸好卡露洁并未注意我这边,她自顾自的掏出一个药瓶,一边倒出药丸,一边自言自语。

    “幸好从姐姐那里拿了一些,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回去以后不得不和姐姐到一声谢,还要为以前阻挠她制作奇奇怪怪的药丸而道歉。”

    不不不,既然是奇奇怪怪的药丸,那根本不需要道歉,尽管阻止吧。

    看到卡露洁拿出治疗药,我也心安了好几分,开始有心情吐槽了。

    喂下药丸后,卡露洁又开始给阿尔托莉雅清理身上的斑斑血迹,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将阿尔托莉雅身上最后一丝血迹清理干净。

    能如此轻松快速,也是因为伊米尔套装的治疗效果发挥了作用,早就将那些破裂的伤口治愈了,因此尽管阿尔托莉雅看起来浑身是血,仿佛已经命垂一线,十分骇人,其实表面上已经没有大碍,早就停止流血了。

    看到身上变得干干净净,只是脸色苍白的要紧,如同一张白纸般的吾王,我再次松了口气,如此看来,她是不会有大碍了。

    一个领域级强者,被一个世界巅峰级强者用力砸了一记,竟然还能保住性命,吾王又创造了一次奇迹。

    做完这一切以后,卡露洁也没办法再帮上什么忙了,只能坐在床边,愣愣的看着主人,时不时抹一下湿润通红的眼角,内心的痛苦和自责几乎要满溢出来。

    “放心吧,阿尔托莉雅一定会没事的。”见此,我只能坐在她旁边安慰一句,也跟着愣愣的看着吾王,看着她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脸庞,内心一直因为担忧吾王而被压抑着的怒火,静静点燃。

    石人王……不管你是为什么而出现,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暗暗握紧拳头,我的眼中时而是脸色苍白的阿尔托莉雅,时而是挨千刀的石人王,心情在担忧和愤怒之中不断交织,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

    “殿下,殿下!”忽然间,卡露洁猛地一抓我的胳膊,将我吓的一蹦三尺高。

    “卡露洁,怎么了。”看到小侍女急切的表情,眼眶又涌出了泪水,一副彷徨无助的模样,我立刻感觉到情况不妙。

    难道阿尔托莉雅的情况有变?不是在伊米尔套装的治疗下,开始逐渐痊愈了吗?难道伊米尔套装是山寨货?

    脑海中一下子闪过诸多念头,不等卡露洁回答,我就看向阿尔托莉雅,不看还好,一看,我吓的差点连魂都散了。

    前不久,阿尔托莉雅还只是脸色苍白,并无其他异样,可是这没过多久,怎么整个人就瘦了一圈,非常明显的瘦了一圈,原本就苍白的脸,现在更是白的隐隐透露出一股灰暗。

    这是生命正在逐渐流失的征兆,本不应该出现在冒险者身上才对!

    这次换我急切的抓住卡露洁的胳膊,用力摇晃起来。

    “卡露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阿尔托莉雅为什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

    “殿下……殿下……”抹了一把泪,卡露洁泣不成声的解释起来。

    “我低估了陛下的伤势。石人王那一击让陛下的身体内部遭到了严重损伤,伊米尔套装虽然在治愈,但是治愈过程中也要消耗能量,这些能量只能从陛下身上吸取,换做平时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陛下受伤以前已经和石人巨将激战了数天,力气早已耗光,伊米尔套装吸取不了能量,只能吸取陛下的生命力,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

    说到这里。卡露洁已经说不下去了。听完她的话,再看看阿尔托莉雅现在的模样,傻子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是体力问题吗?我这有……有体力药剂,有高级的体力药剂!”

    我慌忙的在物品栏里翻找起来。一瓶中级体力药剂就能让领域强者生龙活虎。换成是阿尔托莉雅。两瓶高级体力药剂怎么也够了吧。

    “不行,殿下,不能用体力药剂。体力药剂是以压榨身体潜能为前提,以陛下现在的伤势,体力药剂对她来说就是毒药。”卡露洁慌忙阻止了我,她虽然失去了方寸,但总算没有失去判断能力。

    “那……那该怎么办?”本以为体力药剂可以解决问题,被卡露洁否决了后,我再也找不到其他办法,也慌了。

    对……对了,我怎么忘记了还有这一手,补魔!

    心里猛地一惊,我也顾不得节操,立刻将额头贴上阿尔托莉雅的额头,以最近的距离进行灵魂交流。

    至于交流的内容嘛……简单直白,吾王,脱衣可否?

    咳咳,开玩笑的,不是让阿尔托莉雅脱铠甲,她要是真脱了,那可就糟糕了,失去伊米尔套装的治疗能力,她只会死的更快。

    只是,我记得无论是伊米尔套装还是亚瑟王套装,都有一个不错的能力——平时可以融合到身体里面,需要时立刻唤出,比一键换装还要快,最重要的是,融入体内的时候神器的属性能力还可以继续发挥作用,完全不用担心来不及装备神器被偷袭这种可能性,简而言之,阿尔托莉雅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装备神器,甚至在啪啪啪的时候。

    我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要让阿尔托莉雅做的,就是让她把伊米尔套装和亚瑟王套装融合收回,以方便我……咳咳,那啥,那啥什么的。

    我就怕阿尔托莉雅已经完全昏迷,连灵魂也陷入黑暗封闭状态,无法交流,紧张兮兮的看着她,直到一道光芒将她全身包裹,两套神器随着这道光芒统统融入体内,只留下一套纯白色内裙,这时我才安心下来。

    事不宜迟,本德鲁伊这就给你补魔来了。

    刚将手伸向阿尔托莉雅,我顿了顿,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卡露洁。

    那啥……能不能别盯的那么认真,我会害羞的。

    卡露洁大概是从无良的姐姐那里得到了某些奇怪信息,愣愣和我的目光对视了片刻,突然脸色通红,连忙后退,后退,再后退,一直退出洞穴之外,留下一句画蛇添足的“殿下请自便”。

    我:“……”

    这要是等阿尔托莉雅醒过来,回去以后,我究竟是打卡露洁的屁股好呢?还是打洁露卡的屁股好呢?

    算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轻柔的将阿尔托莉雅抱在怀里,看着她消瘦了许多的脸颊,我心疼不已,难为情什么的,羞耻心什么的,节操什么的,再也顾不得,一边亲吻着她的苍白嘴唇,一边伸手缓缓的解开白色长裙。

    抱歉的,我的女王陛下,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醒过来后可别怪我哦。

    因为抱着疗伤的目的,因为抱着疗伤的目的,因为很重要所以特地再三申明是抱着疗伤的目的,洞内并没有弥漫太多涟漪**粉红色的气息,只有偶尔的几声轻喘,以及有节奏的这啥那啥声音,总之是一次亲切友好严肃的交流。

    满脸通红的卡露洁匆匆从洞里跑出来,心里小鹿乱撞,脑海里总是忍不住去想象现在洞穴里正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脸蛋越来越红。

    都怪姐姐,都怪姐姐!!!

    她拼命摇头。努力将心里的不健康念头驱赶出去,随即开始升起篝火,准备热食,等陛下和殿下清醒过来以后,肚子一定很饿吧,毕竟……呜哇呜哇,为什么又在想了,快点停下来!!

    要是让阿姆露迪娜看到昔日正经威严的队长,此时竟然像一个懊恼的小女孩般拍打自己的脑袋,定然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不行。要准备好食物。要做陛下和殿下最喜欢吃的东西。

    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烹制上面,卡露洁的凌乱脑海总算是平静下来,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已经做好一切。

    等啊等,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无奈。卡露洁只好把已经冷掉的菜加热。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卡露洁第二次加热,陷入沉思之中。

    再一个小时过去,第三次将菜加热的卡露洁有点坐不住了。站起来,在洞口处兜了一圈,步伐迟疑不决。

    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卡露洁似下定了决心,咬咬贝牙,往洞内迈出了脚步。

    一步,两步……眼看离洞穴越来越近,卡露洁的脸蛋也越来越红,此时,她终于展现了曾为皇家骑士团大队长的果敢作风,在最应该犹豫的最后一段距离,毅然加快脚步。

    视线一阔,卡露洁下意识往石床方向望去,果然不出所料,女王陛下那**的美好娇躯映入了她的眼中,毅然静静的躺在床上,那如雪如绸缎一般的细腻肌肤上,有着一些让卡露洁脸红耳赤的痕迹。

    但是,亲王殿下呢?

    心里一惊,目光往周围探索,很快,卡露洁就在石床下面找到了她的另外一名主人。

    和刚才雄赳赳气昂昂的健壮模样完全相反,就仿佛饿了十天十夜一样,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比刚才的阿尔托莉雅还要夸张,所幸似乎还有意识,勉强的睁着眼,宛如垂暮腐朽的老人一样,巍颤颤的伸手将一个药瓶抓起,似乎想要倒出里面的药咽下去。

    可是,就连这么简单的动作他都已经做不了,倒来倒去,才发现瓶口的塞子没有取下,他想拔出塞子,却拔不出来,当时就老泪纵横了。

    看到这凄惨的近乎可笑的一幕,卡露洁再也顾不得对方是赤身露体状态,急忙跑过去。

    “殿下,殿下你没事吧?”

    “是……是卡露洁吗?”不禁模样,连声音似乎都苍老了好几分的某德鲁伊,用尽全部力气抬起眼皮,看了蹲在眼前的卡露洁一眼,又看看手中的药瓶,浑身散发出一股英雄迟暮的凄凉感。

    没想到……没想到重伤状态的阿尔托莉雅,竟然比那只小骚狐狸还厉害,一个不察,没有天狐情殇,却差点吾王情殇了。

    看到我的眼神示意,聪明伶俐的卡露洁当时就懂了,立刻帮忙拔出瓶塞,倒了一颗给我喂下。

    不愧是黄段子侍女的大力丸,几个喘息的功夫,我就感觉能使上一点劲了,在卡露洁的搀扶下躺起来,背靠着石床,心有余悸的大口大口喘气。

    接着,我自己又倒了两颗大力丸吃下,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感觉不能吃更多了才作罢。

    “殿下,你怎么样了?”卡露洁忧心忡忡的问道。

    “我没事,你先看看阿尔托莉雅怎么样了。”我罢了罢手,只不过是补魔过度而已,无大碍。

    大概也看出来我真的只是“用力”过度,不存在其他危险,卡露洁点着头,站起来,开始给阿尔托莉雅检查身体状态,一边检查还不忘记汇报。

    “殿下,陛下的气色已经好了一些。”

    “哦?是吗?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我欣慰的笑了笑,总算没有白被补魔。

    “但是,似乎还不够。”

    面带笑容的我身体一歪,重新倒地。

    没办法啊,阿尔托莉雅是领域巅峰,身体的能量总和甚至达到了世界之力强者的水准,我的本体只是个小小的伪领域高手,就像一勺水倒入干涸的池塘中,哪够补啊。

    但是,不补也得补,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尔托莉雅的生命力逐渐流逝?

    吃力的重新坐起来,想了想。我开口说道:“稍等,我很快就能变身,变身以后恢复能力更强,只要给我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再……再,咳咳。”

    眼前的可不是黄段子侍女,我怎么能实话实说,教坏小孩。

    “殿下!”抬起头,忽然看到卡露洁神色坚定的俏脸,在眼中出现,并且凑的很近。我吓了一大跳。

    “怎……怎么了?”

    “我。”卡露洁轻按酥胸。坚定的神色逐渐被一抹红晕取代。

    “你怎么了?”我大脑一时没转过弯来。

    卡露洁“我”个不停,想到石床上躺着的女王陛下,她一咬牙,近乎自暴自弃的大声开口。

    “殿下给陛下补充。我给殿下补充!”

    我当时就傻了眼?你是说补魔。转眼一想。好像……好像是这么回事,不科学证明,黄段子侍女能给我补魔。那么同为双子骑士,并且是双胞胎妹妹的卡露洁,很有可能也具备补魔的能力。

    但是……但是但是……

    “卡露洁,你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我能行。”

    “殿下!”卡露洁加重语气。

    “我是陛下和殿下的贴身侍女,为了二位,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何来的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我……我的意思是说……”面对忽然展现出强硬态度的卡露洁,我脑子有些乱,绞尽脑汁的应对起来。

    “我的意思是说,要你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用这样做或许也可以。”

    “只是或许对吧。”卡露洁颇有咄咄逼人之势,再次把俏脸靠近一分,鼻尖都快碰上来了,她郑重有词,一字一句的说道。

    “为了陛下的安全着想,哪怕只有一丝危险,也值得我付出任何代价。”

    顿了顿,那张在眼中放大的俏脸,忽然又红了起来,原本流利强硬的措辞,也变得结结巴巴。

    “再……再说,身为殿下的贴身侍女,本来……本来给殿下侍寝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尽快让陛下恢复而去做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很正常的举动吗?”

    “这……”没想到正直而稍微有些笨拙的卡露洁,竟然忽然变得伶牙俐齿,能说会道,我被逼到了死角,感觉翻不了身了。

    “殿下……”见我还是一副难以下定决心的样子,卡露洁深呼吸一口,忽然将我按倒在地上,那双紫色的美眸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不断涌出羞耻的泪光。

    “不可以……但是没办法,如果殿下下定不了决心,那么……那么我……我就算是……是强来……为了陛下,为了陛下,只能对殿下……失礼了。”

    说着,羞耻到了极点,强忍着才没有晕眩过去的小侍女,颤颤抖抖的伸手摸向胸口,将上面的丝结和纽扣缓缓解开。

    “卡露洁。”我轻叹一声,抓住了她那只手。

    卡露洁是个正直正经害羞矜持的女孩,和她的无节操姐姐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虽然被逆推的感觉貌似不错,但是,这样的卡露洁,已经努力做到了这种地步,我要是再没有表示,继续让她忍受这种强烈羞耻,那还是个男人吗?

    另外一只手臂将卡露洁纤细的小腰轻轻搂住,让她的娇躯紧贴在自己怀里,犹如小鸟依人,转眼间我就轻松的易守为攻了,真是个笨拙可爱的小侍女。

    忍不住在卡露洁可爱的鼻尖上轻吻了一口,将她的下巴捏着抬起,我定定的注视着她,直到她的脸蛋红得如同辣椒一般,目光游离,不敢和我对视。

    “真可爱。”抚摸着那通红发烫的脸蛋,我忍不住惊叹一句,这手感,就宛如触摸着布丁一样,精致,光滑,水灵,已经难以用语言来赞美。

    “殿下……”卡露洁的泪光又涌了出来,这次是害羞至极的泪光。

    “这么可爱的卡露洁,我要吃掉了,可以吗?”再次低头,吻着小侍女的通红脸蛋,我低声附耳问着,同时将她搂紧一分,用这个动作示意,现在就算后悔也已经太迟了。

    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娇躯一阵轻颤,传来的体温瞬间升高了好几度,几个呼吸时间过后,耳边传来卡露洁轻轻一声娇憨羞涩的鼻音。

    “嗯。”

    ***************************************************************************************************

    为了章节完整度,凑个6000字,卡露洁的里番咱暂时不写了,一是和谐之风尚在,二是气氛不对,吾王还在重伤状态,某凡和侍女玩的太嗨算是什么回事?以后再补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