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 三骑士
    ***************************************************************************************************

    黑桃k模样的石人王,那重达不知多少吨的庞大身躯,缓缓浮空,最后碰的一声着地,落在城门面前,挡住阿尔托莉雅的去路。

    整个巨石山……不对,整个是人头王国的大地,都随着它的落地震颤起来,并且在一直不停的颤抖,就仿佛是游戏里的最终**oss出现,导致整个屏幕不停的抖动,看起来气势十足。

    “嗡”一声,石人王轻轻呼出一口气,形成强大的风暴,直接就把脚底下的阿尔托莉雅刮了起来,在石人王的呼吸下,连站都站不稳。

    实力相差那么大,还怎么打,想绕过去也不是一件易事啊。

    看到这一幕,我忧心忡忡,更加不看好阿尔托莉雅所谓的计划,想绕过石人王进入石人王城,谈何容易,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做得到。

    但是,就在这时,阿尔托莉雅出动了,被石人王一口呼吸吹飞起来的她,在半空之中,出乎所有人,包括石人王再内的意料,她那把胜利之剑忽然绽放剧烈光华。

    这是……誓约胜利之剑?到底是什么时候?

    我吓了一大跳,誓约胜利之剑是蓄力技能。不可能在一眨眼的时间内准备好,也就是说,阿尔托莉雅其实早有准备,早就在暗中蓄力第二次誓约胜利之剑,隐藏光芒,等待石人王的出现,甚至这一次被吹飞起来,也在她的计划之中。

    的确是一次出人意料的计划,甚至连石人王也被欺骗了,愣了起来。露出了破绽。但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誓约胜利之剑的威力是很强,但是在石人王面前,估计却和挠痒痒差不多,就算真的被击中也没什么。想凭这一点突破石人王的阻拦。绝对不可能。

    一瞬间的惊讶之后。我再次露出失望之色,不断摇头,幸好小不点王还算有点良心。对石人王做了一系列的设定,没有在一出现的时候就立刻攻击阿尔托莉雅,或者说石人王的攻击**不强,只有在阿尔托莉雅主动行动的时候才会做出反应。

    否则的话,阿尔托莉雅就算有十条命,也早就赔在了考验之中。

    就在这时,阿尔托莉雅展现了她的战斗智慧,面对石人王,手持凝聚着强大力量的胜利之剑,她忽然又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

    毫无预兆的,她忽然转身,竟然背对着石人王,看起来就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有谁会在战斗中,忽然把自己的后背送给敌人,这不是找死么?

    呃,错了,其实还是有的,比如说……地狱格斗熊。

    没办法,返身踢需要,我可是用这招坑过不少人,甚至包括最狡猾的老酒鬼在内。

    难道说阿尔托莉雅也学了一手返身踢?可是就算真是这样,她面对的可是石人王,返身踢对它有用吗?

    我脑子里刚冒出这个问号,就见阿尔托莉雅猛地后仰,全力向后一蹬,全速冲刺,与此同时,她将胜利之剑狠狠挥出,携带着恐怖威力的誓约胜利之剑所形成的能量炮束,发出轰鸣作响,宛如炮弹一样好轰出。

    借着誓约胜利之剑的反冲击力,阿尔托莉雅本就惊人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好几成,竟然与光线融合了一般,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从石人王身边冲了过去。

    冲……冲过去了!!!

    我张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如此,原来竟然是这样,借助誓约胜利之剑的反作用力加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口气到达目标,这就是阿尔托莉雅的计划,简单,却十分实用。

    事实上,她现在的确做到了,在石人王一愣神的功夫里,她已经凭借着超越自身的速度,从石人王身边冲了过去。

    我正要拍案叫好,冷不防卡露洁急急忙忙的把我用力一扯,紧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耳边一阵轰鸣,誓约胜利之剑的能量炮束以惊险的距离从身边擦过。

    “殿下,没事吧?”小侍女担心问道。

    惊魂未定的摇着头,我表面镇定,内心却差点吓尿了,不带这样的,虽然知道吾王匆忙之间,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但是正好冲我而来,这未免也太精准了点吧,难道是之前多次“全a属性”的心声被吾王察觉到了,报应来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不对,现在可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眼看吾王成功的从石人王身边冲过,将它抛到了身后,我拳头一握,心里也不禁涌起了希望。

    可行,说不定真的可行!

    目光跟随着阿尔托莉雅的急速身影,我和卡露洁也在不断飞高,目光越过石人王城的城墙,终于在巨大的石人王城内部中,看到了疑似阿尔托莉雅所说的地方。

    在王城中心,一个类似祭坛的高大平台上,闪烁着一个巨大的亮黄色魔法阵,放在平常,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一个王城哪可能没有丁点特殊的建筑。

    可是这里是考验,是模拟出来的场景,如此一想,那么这个平台,以及平台上显眼的巨大魔法阵,就跟刻了“这里就是胜利的终点”几个大字一样,难怪乎阿尔托莉雅会如此上心,认定只要到了那里就算通关,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想。

    那么,阿尔托莉雅真的能做到吗?石人王可是世界巅峰境界,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就让她轻易突破。

    我心里七上八下。目光紧紧盯着阿尔托莉雅以及石人王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时,石人王终于反应过来,那张扑克牌上幽怨的国字脸一皱,露出怒色,发出一声巨大怒吼,似乎觉得自己被一只小蚂蚁给戏耍了。

    以难以想象是石头人的速度和灵活性,它猛地转过身,目光一下子就盯住了不顾一切的拼命向王城中央的平台魔法阵那边冲刺的吾王。

    瞬间,石人王的世界结界开启,整个石人王城都笼罩在了它的结界淫威之下。被结界笼罩的范围内。所有非石头的物品都被瞬间石化,无一例外。

    竟然是能将对手石化的结界,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吧?

    结界的展开是一瞬间的事情,阿尔托莉雅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结界。眨眼间她就被笼罩在了里面。眼看就要被石化了。

    但是。我和卡露洁却不惊反喜。

    因为亚瑟王套装的能力之一,正是可以无视任何人的世界结界。

    无论是石人王的世界结界威压,还是石化的能力。在亚瑟王套装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除非它的实力能回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

    石人王的做法并没有错,充分显示了它的丰富战斗经验,因为无论它的动作再怎么快,也快不过世界结界,先用速度最快的世界结界把敌人笼罩起来,让她无法动弹,甚至石化,然后再好好的玩猫戏老鼠,换成是谁也会选择这样做。

    它错就错在,对敌人太不了解了,阿尔托莉雅刚好有免疫世界结界的能力,所以它自认为最稳的落子,变成了一步臭棋,反而为阿尔托莉雅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

    世界结界展开,阿尔托莉雅的身形只是微微一顿,随即速度不减的继续前冲,别说石化,就连速度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个既不科学也不魔法的结果,让石人王一阵傻眼,不过它好歹也是一族之王,仅仅在片刻之间就反应过来,发出更加愤怒的叫吼,手中的权杖狠狠向祭坛平台砸落,看似竟然要将阿尔托莉雅连带祭坛一起砸碎。

    但是,它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当权杖高高举起,还未落下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就已经一个刹车,稳稳的落在了平台上,魔法阵的中心。

    然后,她抬起头,看着高举的权杖,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我做到了,通过考验了。

    我和卡露洁也激动的握紧拳头,就差欢呼出来。

    做到了,阿尔托莉雅竟然真的做到了,竟然从世界巅峰境界的石人王身边突破,虽然有着稍许的幸运成分,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管怎么说,她做到了本来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就是奇迹。

    “轰”一声,在我和卡露洁高举双手的欢呼声中,石人王的权杖忽然落下,将整个平台砸成碎片,包括松懈下来的阿尔托莉雅在内,原本的平台位置变成了一个大坑。

    阿尔托莉雅!!!

    我瞠目欲裂,不可置信的大声嘶吼着,眼看石人王还嫌不够,再次把权杖高高举起,狠狠砸落,打算再来一记。

    千钧一发间,权杖砸落的轨迹忽然一顿,紧挨着地面,硬是没能落下。

    权杖下方,我死死咬牙,用双手和后背支撑起了宛如小山一般巨大的权杖,双脚颤颤发抖,不断下陷,手和背不断流着血。

    “陛下!陛下!”

    卡露洁也在随后钻了进来,在碎石坑中找到了浑身鲜血,陷入重度昏迷中的阿尔托莉雅,不断摇晃,哭泣喊道。

    卡露洁,快先带着阿尔托莉雅离开这里!

    紧咬压根,我只能用一道凌厉的目光,向已经方寸大乱的卡露洁传递这个意思。

    她总算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察觉到我的意思后,抱着阿尔托莉雅飞快一跃,跳出了大坑。

    紧接着,石人王的权杖狠狠砸落在地,像拍苍蝇似的。

    尘埃弥漫中,它缓缓将权杖抬起,想看看刚才那只自不量力,擅自闯进来的小蟑螂到底怎么样了。

    一阵格外凄冷,带着淡淡血红的狂风刮过,将尘埃吹走。露出下面的龟裂深坑,数公里的直径,百米的深度,仅仅用了两击,石人王就在自己的王城中心钻了一个大洞。

    在龟裂最为密集的大坑中心位置,乱石之中,隐约露出一抹染血的棕色皮毛,正在不断抖动。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竟然把阿尔托莉雅……

    风中,一股不安的气息正在酝酿,就连石人王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攻击。露出警觉之色,不断四处张望,似乎想找到让它不安的源头。

    “殿下,殿下。陛下她……快……已经快要……再不赶快的话……我……殿下……殿下!!!”刚把阿尔托莉雅抱出去的卡露洁。眼看另外一个主人又被砸到了深坑里。生死不明,她脑子嗡嗡一响,仿佛炸开。当时就蒙了。

    就在这时,一抹身影忽然出现在她眼前,双手一捞,将她和阿尔托莉雅一起抱住,下一刻,三人齐齐消失。

    石人王刚反应过来,怒吼一声,看着三人远去的身影,无可奈何。

    它毕竟只是考验模拟出来的存在,没办法脱离考验的规则束缚而选择追击下去,看着敌人消失,它只能回到石人王城,任由迷雾再次笼罩,和石人王城以及巨石山一起消失在虚无的空间之中,等下一次的考验来临时才能再次出现。

    ……

    在不可触及的迷雾深处虚空中,传来一道不屑的轻哼声。

    “蓝拉,这样真的好吗?”另外一道宛如清风般柔和的女性声音,紧跟着轻哼声响起。

    “有什么好不好的,伊莲娜,你也不是同意这样做吗?”和那道轻哼声极为相似的高昂声线,宛如烈火一样蔓延。

    “我可没有同意。”声线柔和的女性声音反驳。

    “沉默就是同意,对吧,雪伦。”

    “驳回,不予评论。”第三道声音,带着极为精致和淡漠的感觉,缓缓出现,紧接着继续说道。

    “但是,蓝拉,无论你怎么乱来,陛下的继承人,我绝对不允许出事。”

    “安心安心,不是有你这个大医师在吗?死不了人的。”

    “我是骑士!”淡漠的声音不温不火的纠正道。

    “是吗?反正在我看来是没什么差别,对吧,伊莲娜。”

    “蓝拉,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呜哇,伊莲娜生气了,真是难得。”

    “那是因为你太乱来了。”

    “哪里乱来了,我这是为陛下把关,你自己看看那个所谓的继承者,竟然轻易被一个魔法阵所迷惑,以为那里就是终点,太想当然了,这种智商怎么配当陛下的继承者。”犹如烈火一样,带着强大侵略感的声音,生气的大喊起来。

    “蓝拉,你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要扮演的角色,这里是陛下亲设的考验,我们是见证者,维序者,而不是陛下的继承者的敌人,你在用你的敌意看待对方,所得出的一切结论都是荒谬的。”

    “所言极是。”冷漠的声音跟着附和。

    “雪伦,连你也这么说吗?可恶,我说不过你,伊莲娜,但是我绝对不会同意让那种人当陛下的继承人,绝对!”

    “蓝拉,我们所剩的力量已经很少了,少的每次考验结束以后,不得不以沉睡的方式保存力量,我……不会再允许你乱来了。”

    “伊莲娜,你在说什么?当初不是说好了,宁愿考验失败,也不会让不合格的继承人通过吗?更何况,既然她已经来到第二次考验,说明我们的计划很有可能已经成功了,陛下已经已经复活了,既然如此,为何还需要继承人,根本不需要!”

    “蓝拉,你……”

    “不用再说了,伊莲娜,我心意已决,我相信,就算是陛下也会支持我的!”

    “哦,蓝拉萝赫,你确定我会这样做?”

    就在这时,一道不应该属于这里的声音,忽然在迷雾之中淡淡传出,冷的宛如刀割,每吐出一个字,就宛如一座巨山压下般,让听者情不自禁的弯腰低头,受其所慑,喘不过气来。

    而在刚才那三道声音的主人的耳中,这道强势出现的声音,更是有着莫大的威力,让她们震惊当场,仿佛被定了身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迷雾缓缓散开,传来整齐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宛如踏在心头似的,伴随着人影缓缓接近。

    那冰冷的,威严的,高贵的,强大的,曾经在暗黑大陆所向披靡,从古至今,被誉为大陆第一强者的身姿,缓缓现身,强烈的存在感顿时充斥天地,所有的事物在她面前仿佛都矮了一截。

    此时,那双本该充满无情和杀伐的蓝紫色眼眸,却罕有的带着复杂矛盾的感情,既有怀念,感动,也有冰冷,愤怒,这些感情,全都倾注在了她对面的三名骑士少女身上。

    当中一名,声如其人,一身火红色的骑士铠甲,让她的身影格外耀目,精致的脸庞上,有着一道两尺长的疤痕,却丝毫不损伤美丽,只是这份美丽中带着太多的进攻性和侵略性,看起来就如同一头时刻燃烧着的猛兽。

    在她的左手边,是一身青色铠甲的骑士,温婉可人,微卷的长发,轻柔的笑意,以及眼眸中的空灵之意,看去来就似一缕柔和的清风。

    右手边,声音较为冷漠,似有着几分三无属性的骑士少女,身材却是最为高挑和丰满,给人满满的反差美,蓝色的连帽披肩将她的上半身遮盖住,帽子戴着,如果忽略下身露出的骑士铠甲,远远看去,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名教会牧师。

    三人呆呆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亚瑟王,发自身体本能的单膝跪下,激动的,用着宛如赞颂一般的高昂声调,齐齐高呼。

    “王啊,您终于回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