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四十三章 考验开始
    ***************************************************************************************************

    “我也来帮忙吧。”见我和卡露洁忙的热火朝天,吾王似乎也技痒了。

    “你?”我撇了她一眼。

    “凡,我从你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不信任。”吾王顿时富鱿凯了。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阿尔托莉雅你那么忙,应该没时间练习厨艺才对。”我连忙摇头。

    “这就是不信任。”吾王带着些许的少女可爱的气呼呼表情,来到我身边,熟练的帮起了忙。

    “陛下以前也是有像殿下一样出来历练,只是时间不多。”卡露洁在一边笑着解释。

    “可惜,手艺没办法和卡露洁相比。”吾王也谦虚的说道,以前手艺的确不行,但是别忘记,在第一次亚瑟王考验的那个冰洞里,她可是仔细读过一整套关于新娘修行的书籍,厨艺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大概……

    “陛下只是没办法把时间倾注在上面学习罢了,说到厨艺,我难得一次要羡慕姐姐,唯独在厨艺以及其他绝少数方面,她展现出了绝大的才华,这便是所谓【外表再平凡的石头也会有能反光的一角】吧。”

    “卡露洁,你对洁露卡要求太苛刻了。她现在已经是个优秀的侍女和骑士了。”阿尔托莉雅在为黄段子侍女说话。

    “是的,陛下,我承认我的确有点情绪化了,姐姐现在其实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尤其是在认识殿下以后。”卡露洁垂头丧气的摇着头。

    “但是,她明明能做到更好,只要能再付出一点努力,就能获得十倍百倍的收获,她放着这样的优势不肯好好去争取,实在让我懊恼。”说着。妹妹将烧火棍往篝火里用力一搅。顿时飞起漫天舞动的火星。

    “说的也是,洁露卡虽然天赋绝佳,但是在努力方面,还有所欠缺。”

    “你也这样认为吗?陛下。你以前太宠溺姐姐了。就算她一个人躲在图书馆里偷懒也不说一声。”

    “我只是……只是觉得太勉强她也不好。”吾王有些犹豫。果然是太宠那黄段子侍女。

    “必须勉强才好,姐姐就是得鞭笞才会继续前进的那种人。”妹妹拳头一握,化身修罗。望姐成龙。

    “是……是吗?看来是我欠缺考虑了,回去以后见到洁露卡,我会多督促督促她。”吾王深思熟虑一番后,点着头。

    “陛下,你每次都这样说,然后一转眼就忘记了。”卡露洁叹气道,突出吾王一个宠溺自己的侍女的王者风范。

    “这次不会了,等回去以后,就这么办吧。”吾王一副决心已定的模样。

    “真的?陛下,不如就现在开始商量细节,到底该怎么督促才好,这也是为了姐姐。”妹妹一听,顿时燃烧起了斗志。

    于是主仆俩就在我面前一边做晚饭,一边商量怎么吊打……哦,不对,是怎么督促黄段子侍女,其中种种特别针对黄段子侍女的性格而定的计划细节,听我的心惊胆战,暗道有最了解她的妹妹在,这次那笨蛋侍女是在劫难逃了。

    “凡,你认为这个计划怎么样?”回过神,忽然发现,吾王和卡露洁正用咨询的目光看着我。

    “这个……我……”我觉得作为这黄段子侍女的主人,我必须为她做点什么。

    “这个计划我觉得很好,就是还是轻了一点,要把她研究那些奇奇怪怪的药瓶药罐的时间和精力,也压榨干了。”我竖起大拇指,满满一个gj的支持。

    “的确,竟然忽略了这个,多亏了殿下的提醒。”妹妹一个警觉,对啊,这笨蛋姐姐,除了没事呆在皇家图书馆以外,还喜欢研究些古古怪怪的药物,号称祖传秘方什么的,我可不记得祖先有流传下来这样的秘方。

    想到这里,卡露洁再次燃烧起了身为妹妹的使命感,和吾王一起,又把完美姐姐养成计划的训练量加重了五分之一。

    天国的黄段子侍女,祝你好运。

    三人一起努力,不到一小时的功夫,满满一桌吾王喜欢吃的佳肴就做好了,卡露洁不愧是三好贴身侍女,她身上带着的食材全都是我和阿尔托莉雅喜欢吃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口味。

    吾王饭量本就惊人,再加上一年多没有吃到卡露洁的手艺,以及自己喜欢吃的菜肴,看着满满一桌,既有些感动,抹了抹眼角后……吃了两个野蛮人那么多的分量。

    我只能说,吾王威武。

    饭后,休息一会,聊会天,我就督促吾王早点休息了,卡露洁站起来,正准备离开,给我们两个一点私人空间。

    “你去哪里?”我好奇问道。

    “殿下,我去外面休息就好了。”

    “外面哪有地方休息,你是嫌弃阿尔托莉雅挖的洞不够好吗?”

    “绝对不是,只是……只是不能打扰陛下和殿下……”

    “说的好像我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卡露洁急了,手忙脚乱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了好了,你也别出外面了,就在这里找个地方睡一觉吧,不碍事的。”看到卡露洁手足无措的可爱样子,我忍俊不禁的罢手说道。

    “可是……”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脸色一变。

    “哪里,那……那我就遵从殿下的意思了。”一副被我欺负了的样子。卡露洁露出可怜兮兮的眨着紫色美目,在洞里面扫了一眼,最终找了一个最角落的地方休息。

    看到这一幕,我无奈摇头,和阿尔托莉雅一起上了洞里唯一的一张床,将她搂在怀里。

    “睡吧,明天可是一场苦战。”

    “嗯。”本来因为我的亲昵举动,还有卡露洁就在不远处,而放不开,有些害羞的吾王。闻言后严肃的点了点头。轻合上眼,不一会儿就陷入了熟睡中,那根活跃无比的金色呆毛,也随之缓缓垂落。

    看着熟睡的阿尔托莉雅。我心里一片温暖。将她轻柔的。紧紧的抱住。

    晚安,我的王。

    第二天一早醒来,怀里只剩下一片余香。揉着眼起床,阿尔托莉雅已经精神奕奕,整装待发,卡露洁则是在准备早餐。

    “凡,睡的还好吗?”见我起床,吾王打招呼道。

    “嗯,当然好了,睡的十分踏实。”我朝阿尔托莉雅眨了眨眼,投去【你懂的】的眼神,想到昨晚被搂在怀里睡,明白我的意思的吾王,又有点小害羞的笑了笑。

    我发现,调戏吾王,看到她害羞的样子,似乎已经成了自己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吃过早饭以后,气氛逐渐变得严肃起来,阿尔托莉雅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胜利之剑,然后将其一挥,在半空划过一道辉煌的剑轨,回过头,冲我们自信满满的轻笑一声,随即带着纯白骑士的威严和华丽,踏着行云流水的步伐,走出洞外。

    我和卡露洁一路跟随,为了不干扰到吾王的考验,在出了洞口以后,就跃上了天空,在空中远远的随着吾王的步伐前进。

    不到半个小时,阿尔托莉雅的脚步忽然停下,她周围的气氛似忽然凝固起来一般,给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往更远处一望,我吸了口凉气。

    石堆,大大小小,漫山遍野的石堆阻拦在阿尔托莉雅前进的方向。

    这些石堆仿佛认出了来着是谁,不像我,只有脚踹到了它们身上,才愤怒的起来攻击,在阿尔托莉雅还隔着遥遥数里的时候,这些石堆就开始变形金刚化,宛如一幅宏伟令人震撼的画卷,数百成千个石堆,齐齐浮空,石块和石块不断碰撞,合体,发出宛如巨兽一样咆哮的不绝撞击声。

    不到数秒的功夫,数百具大小不一的石人,就以其强大的体魄震撼登场,这些石人,几乎每一具都要比我第一次遇到的大,虽然不是很了解石头人这个早已灭族的种族,但是按照眼前的尿性看来,体积越大,实力越强这一特点,应该是跑不了了。

    “嗡嗡嗡——————!!!”

    领头一座足有七八米高,特别巨大的石头人,发出雄浑的不知名怒吼,就宛如冲锋的号角,所有刚刚苏醒过来的石头人一愣,随即也附和的发出嗡嗡怒吼,光是怒吼声所形成的巨浪,就能让实力弱一点的战士两耳震鸣,头晕目眩,效果近似野蛮人的战争狂嗥,还是面积扩大版的。

    阿尔托莉雅似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景象,面对一座一座宛如积木般堆砌起来的石头人,面对它们的怒吼,脸色丝毫不变,仿佛还是那一堆堆石堆在阻路般,惊天的吼声,只能将她洁白无瑕的纯白骑士战裙轻轻拂动一分,让她看起来变得更加威凛和灵动。

    她唯一的举动,就是将一直垂握在手中的胜利之剑,微微抬高。

    下一刻,数里的距离瞬间拉近,消失,阿尔托莉雅的魅影出现在数百座石头人之中,就像一只狮子,以猛然无畏的勇气闯入到了霸王龙群中。

    这些石头人尚未反应过来,一个个还保持着仰天怒吼的威猛姿势,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案上鱼肉,即将任人宰割。

    阿尔托莉雅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冲入到石头人堆中,手中的胜利之剑忽然宛如玫瑰花瓣绽放一样,划过数十道剑芒,瞬间扩散,穿过重重石头人的包围,将同等数量的一些石头人斩落。

    人在空中,俯瞰而下,可以轻易发现。这数十道剑芒攻击的落处,正是数百石头人之中体积最小的单位,近似我那天干掉的家伙。

    这些剑芒嗤的一声,将这些石头人的身体切成两半,连带它们身体中那一颗颗颜色不一,特外显眼的核心石头,也被切成两半。

    轰轰轰数十声,重达数吨的小石头人在内核遭到破坏后,石头身体迅速被一层灰色物质所笼罩,而后化为毫无生命的石块散落在地。

    干的不错。我和卡露洁都忍不住为之喝彩。

    除了要在数百石头人之中。准确的寻找到这些小石头人以外,那些精准的剑芒也是一绝,命中率百分之百,这一点我也能做到。因为这些石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于是处于静止状态之中。

    但是。精准到连体内的核心也一并破坏,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石头人的身躯那么大。当然是个好靶子,可是里面的核心不但被它们的身体遮掩着,肉眼根本看不到,而且只有鸡蛋大小,就算看到也未必一定能命中。

    如此一看,就显示出了阿尔托莉雅这简单一招之中,所饱含的种种技巧和精密计算。

    一年多的磨练,果然没有白费,阿尔托莉雅的战斗力,真的进步了许多,虽然在境界上还未取得突破,但是只是乍一眼看去,我就知道她现在的真正战斗力,要比进入考验之前足足提升了一倍不止,这种提升自然源自技巧和战斗经验的丰富。

    但是,情况并不容乐观。

    虽然在一瞬间就干掉了数十个石头人,看似切瓜砍菜一样轻松,接下来的战斗似乎肯定也会如此一般。

    如果真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阿尔托莉雅这数十道剑芒,为什么要专挑小石头人?如果可以一击斩杀大石头人,为什么它不这样做,先把威胁最大的解决掉不是更好吗?

    阿尔托莉雅没有这样做,只能说明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的剑芒不足以破开大石头人的身体,伤及它们的内核。

    阿尔托莉雅的剑芒有多厉害,曾经和她交战过的我深有人知,连剑芒也没办法破开这些石头人的身体,可见它们的防御有多可怕,你真的确认它们的身体是石头,不是钻石之类的坚硬物体?

    斩杀了小石头人以后,其他石头人终于反应过来,发出更大的怒吼声,齐齐挥拳,那一刻犹如万马奔腾,连天空都被这群石头人的怒火渲染的暗淡了几分,它们的强大拳头,更是在这片空间里刮起了可怕飓风,竟给人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就犹如末日飓风之中的一根飘萍,一片树叶,在风中左右摆动,以不可思议的灵活身形,最小的代价,在无数石头人拳头挥落所制造出来的风暴之中穿行,和刚才对付小石头人的举动相反,这一次她瞄准的目标是最大的那座石头人,足有七八米的身形,再加上石头疙瘩的粗犷外表,给人一种极为强大的视觉冲击力,野蛮人的身高以及一身的棱角肌肉,在石头人面前显得格外弱小,就犹如婴儿和健美先生的对比。

    阿尔托莉雅的身形,时而如同一抹清风,捉摸不定,时而又犹如一道光线,迅猛笔直,在半秒钟的时间,她就穿过了重重障碍,靠近领头的石头人,在高空中飞速旋转,犹如盘旋的猎鹰,最后猛地俯冲突刺。

    石头人的拳头虽然强大,但是它们的速度却是个笑话,在阿尔托莉雅的鹰击长空面前,显得十分无力,眨眼间就突破了拳头的阻隔,胜利之剑仿佛化作一根锐利无比神枪,轰然坠落,笔直插入到石头人的胸口之中,深深没入。

    随即,阿尔托莉雅毫不拖泥带水的用力一跃,重新升起半空,头也不回的掠向其他石头人,只留下身后那座体型最大,却犹如被定了身一样的石头人,保持着怒吼挥拳的动作,一动不动,随即石头身体迅速灰暗,失去生命色彩,和其他小石头人一样的下场,身体分散成一颗颗巨石落地。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从阿尔托莉雅动手,到小石头人覆灭,再到巨石头人身亡,只过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剩下的数百石头人,虽然数量犹在,只减少了十分之一左右,几乎没有影响到它们的战斗力,但是在一眨眼之间,小的死了,老的去了,这样的巨大打击,却比数量锐减十分之一来的更加沉重十倍百倍。

    它们的怒吼声不减,但是隐约却能从声音中听出一丝决然和悲壮,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只是,这些悲壮决然的怒吼,到底是献给眼前锐不可挡的阿尔托莉雅,还是深深铭刻在石头人的灵魂之中,从数十万年前一直延续到现在,是对当年灭了它们全族的蓝拉萝赫骑士的愤怒和畏惧,却已经无从判断。

    部落的种子幼苗全被斩杀,头领又在一瞬间倒下,失去了希望,也失去了指挥的石头人,虽然强大依旧,不肯认输,却已经完全阻止不了颓败之势,在接下来的五六分时间,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一个个石头人倒在胜利之剑下,重新化成一座座石堆,尘归尘,土归土,那毫无生命的石头上面,似刻写了一曲悲壮的挽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