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三十八章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

    卡露洁在地上跪了许久许久,她想偷偷抬起一点头,仔细看一看眼前这位真正的亚瑟王,不仅仅是北影,而是她的全部。

    可是或许还没有适应亚瑟王身上那股强大的压迫力,堂堂世界之力级强者,竟然在这份气势面前,脖子僵硬的一动也不能动,头死死低下,不敢有丝毫不敬的小举动。

    这就是亚瑟王啊,女王陛下和她相比,差的距离真的很大很大,还有许多方面要追赶……最后,卡露洁心悦诚服,放弃了抬头观察的念头,这只是第一次,如果亚瑟王允许,她一定还有机会,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机会。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在卡露洁完全放弃想法,恭谦的低头下跪,静静等候时,身前传来亚瑟王的轻叹,每一个字句,明明清脆悦耳,年轻动人,却似充满了岁月沧桑和威严。

    可不是嘛,这可是跨越了数十万年,饱经感情的感叹。

    “也罢……”在这声轻叹的尾音刚刚落下时,卡露洁忽然感到全身忽然一轻,下意识的抬起头。

    已经恢复成迷你手办模样的小亚瑟王,一蹦一跳的从对面迎来。落在卡露洁的肩膀上。

    “回去哒,卡露洁,回去哒,有坐骑凉凉的身体,舒服哒。”

    强烈的反差,让卡露洁一时呆愣,但是依然残存在小亚瑟王身上的那一丝威严压迫感,却让她在两者之中找到了联系,反应过来,恭敬的点了点头。

    “遵命。亚瑟王大人。”

    “还有一件事哒。”小家伙看了她一眼。

    “请亚瑟王大人吩咐。”

    “本昂。并不想对乃们十二位传承者隐瞒,也不想对自己的继承者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哒。”

    “是的。”

    “但素……但素,暂时不想告诉坐骑,乃知道本昂的意思吗?”

    “知道了。我会为亚瑟王大人保密。除非殿下问起。否则我绝对会守口如瓶。”卡露洁肃然应道。

    “乃……”小亚瑟王紧紧盯着卡露洁,卡露洁虽然敬畏,却毫不回避对方的目光。

    “身为侍女骑士。乃合格哒,合格哒。”好一会儿,小家伙忽然满意的点着头:“要牢记哒,乃现在的主人素阿尔托莉雅和坐骑哒,身为侍女骑士,如果连主人都搞不庆祝,那便素完全失格哒。”

    “是的,大人的教诲,卡露洁铭记于心。”

    “本昂哒,那时候也素和身为侍女的兰丝黛丝最亲近哒,每次本昂生气的时候,都有她们两个在身边安慰本昂哒。”小亚瑟王说着,露出缅怀伤感之色,看了卡露洁一眼,忽然又笑了笑。

    “不过,姐姐兰丝的性格像乃哒,沉稳,冷静,靠得住,妹妹黛丝的性格像洁露卡哒,比较调皮,有时候连本昂也敢作弄哒。”

    “兰丝大人和黛丝大人吗?”卡露洁露出神往之色,她继承的是妹妹黛丝的传承,姐姐洁露卡继承的是兰丝的传承。

    “其实这样也好哒,本昂一直觉得夕月之湖这个称呼,更适合卡露洁乃这样的人哒,冷静,沉着,典雅,犹如湖中映月,朝阳之露骑士更适合洁露卡,性格阳光,热情,灿烂,宛如朝阳,不拘小节哒,黛丝和兰丝两个,明显素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哒,或许素因为黛丝演技好,在外人面前比兰丝还要沉默寡言哒。”

    “原来如此,真是难以想象,而且我那姐姐,真的能称得上阳光热情灿烂吗?”卡露洁哈哈苦笑几声,回忆起了和亲王殿下相遇之前的姐姐,那简直就是一个没事终日混在皇家图书馆足不出户的……嗯,按照殿下说法,就是标准一宅女,和阳光什么的完全无缘。

    不过现在,想到姐姐,卡露洁不禁溢出幸福笑容,多亏了殿下,姐姐变了许多,或许现在的她,勉强能和阳光联系上一点点,没有丟兰丝大人的脸吧。

    只要姐姐能够幸福,我就……

    “亚瑟王大人,能恳请您再多说一些兰丝大人和黛丝大人的事情吗?虽然二位大人的事迹多有流传,但是关于她们的性格,关于她们的日常生活,却只有只言片句,身为继承者,我想了解更多一些。”

    “当然没问题哒,有时间本昂就和乃说说哒,其实那两姐妹也不素乃想象的那么高高在上,不食烟火哒,就素正常人两个哒,也有喜怒哀乐,也会撒谎骗人,在最后骗了本昂,素一对大骗子姐妹哒……”

    说着说着,小亚瑟王伤心的低下头,不言不语。

    卡露洁见此,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生怕再次触动到小亚瑟王的伤心处。

    她隐约知道,小亚瑟王说的“在最后骗了她”,就是牺牲自我将十二骑士的力量传承下去的事情,这件事,唯独只有亚瑟王一直反对,在最后,十二骑士还是瞒着她进行了传承仪式。

    正是因为如此,带着这份强烈的遗憾和不甘,如今获得新生的亚瑟王大人,才那么奋不顾身的要重拾当年打造理想乡的目标,将自己的十二位伙伴复活,弥补这一遗憾。

    那么……自己呢?如果自己和姐姐,以及另外十位姐妹,也要继续将这份延续下去,那么女王陛下会不会像亚瑟王大人一样,带着终生的遗憾离去呢?

    不行,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已经约定好了,已经发誓了,唯独这件事情,要对女王陛下说一声抱歉,无论陛下怎么阻止,也打消不了决心。

    卡露洁握紧拳头,心里暗暗想道,和另外十一位骑士继承者一样,她早已经做好了决心和准备,唯独放心不下的只有陛下以及……姐姐。

    如果姐姐能留下来该有多好。明明那么幸福……

    “乃心里也在想十二骑士传承的事情哒?”小亚瑟王头一偏。看到卡露洁若有所思的表情,立刻便猜测出来了。

    “是的,大人。”

    “本昂觉得乃们这一次绝对不会成功哒。”小家伙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们的决心已定。”卡露洁淡淡一笑,并没有正面回应。

    “阿尔托不素数十万年前的本昂。这一次。阿尔托有本昂。还有笨蛋坐骑,雅兰德兰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乃们孤立无援哒。孤立无援哒。”

    小家伙说着说着,兴奋的把牙签剑高高一举,或许她已经没法弥补当年十二骑士的遗憾了,但是至少现在,还能阻止她们的笨蛋继承者们,继续将傻事干下去。

    “那也只有四个人,我们可是十二个哦。”卡露洁难得的开了一记玩笑,不开玩笑也不行,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嚣张哒,嚣张哒,卡露洁,乃和那嚣张坐骑呆久了,也染上了一丝嚣张性格哒,本昂一个就可以顶乃们十二个哒。”小亚瑟王嚷嚷起来,却并没有生气,她虽然是高高在上的王,但也需要这样的,充满温情的对话。

    “抱歉,是我失礼了。”

    “乃啊,性格到素和兰丝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真的没有搞错?乃真的不素洁露卡的姐姐?”

    “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过,很遗憾,虽然我也希望是这样,有了姐姐的身份,可以更加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教导妹妹,可惜,姐姐的确比我早一点点诞生。”

    “我觉得乃现在教训起卡露洁,那也素堂堂正正,理直气壮,一点也没问题哒。”小亚瑟王这样嘀咕了一声。

    两人还要说点什么,那出熔浆岩上的小帐篷却是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相视一笑,仿佛形成了某种默契,小亚瑟王和卡露洁不再继续聊天,纵身一跃,进入帐篷各自睡觉去了。

    “总感觉……”

    第二天,我抱着一丝疑问,看看小不点王,又看看卡露洁。

    “虽然没办法解释清楚,但是总感觉你们一夜之间,关系好像变得比以前要好了。”

    “笨蛋坐骑哒,本昂和卡露洁的关系本来就很好哒。”小亚瑟王奶声稚气的哼着不知名小调,闻言两只小手立刻在我头上拔草式的抓了起来。

    “别拔了,别拔了,我知道了,你们的关系本来就很好,是我误会了还不行?”对于这野蛮的暴君亚瑟王,我还能说什么?

    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随着我们逐渐深入到火焰之河的未知区域,怪物也变得密集起来,各种进化版的怪物,什么深渊恶魔(凝肥兽的最终形态),洞穴之王啊(巴罗格的第二形态),冥河夜叉(血肉复生者的第二形态),以及扼杀者(厄运施术者的第二形态),地狱骑士,一股脑的蜂拥而上。

    还有沙虫的第三形态——吞噬者,似乎也适应了火焰之河的恶劣环境,竟然在这里扎根了,这些吞噬者到处下蛋,培养起一群一群的小沙虫,看着都恶心。

    更恶心的是,如果它们和血肉复生者勾搭在一起,那才叫蛋疼,血肉复生者擅长的也是诞下一只只血肉野兽,和小沙虫混合在一起,那真是铺满了一地,密密麻麻,连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要是有那么一点密集恐惧症,看到这一幕,吓也要吓死。

    对付起来就更麻烦了,小沙虫和血肉野兽当敢死队,吞噬者沙虫在后面吐毒液,若是再配合上地狱骑士,简直无解。

    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相对于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而言,至于我们一行嘛……我只知道五只鬼狼和卡露洁一直在眼前上演着割草无双。

    不过,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开始担忧起来。

    自己能想到考验之地有可能在未探索的区域。其他冒险者自然也能想到,他们随后也会一窝蜂的涌过来,这些怪物对我们造成不了威胁,在他们眼里可就是大敌了。

    必须再快一点,得再快一点才行,不然迟早会出现伤亡,这是我和阿尔托莉雅都不愿意看到的。

    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想法,鬼狼们杀戮的速度更快,甚至连原本不屑于出手的小雪也上场了,就是为了一个速度。众人所过之处。怪物的尸体都快堆砌起来了。

    到了这里,小亚瑟王也没办法提供更多的线索,毕竟昔日的景色已经完全消失,这里变成一片熔浆之海。不再是她所开创的那个熟悉的世界。

    就是我内心的焦虑逐渐累积。不安越发强烈的时候。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果然不是盖的,我们一行以普通冒险者十倍百倍的速度寻找。竟然还是先被那些冒险者找到了疑似的地方。

    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更不是在意一颗完美宝石的时候,能顺利找到,比什么都要好。

    很快,我就在透露消息的冒险者的带领下,来到发现地点,一路在熔浆岩平台上左弯右拐,我突然发现,咦,不对劲啊,这路……好像在往回走。

    和卡露洁对视一眼,她也察觉到了,紫色的眼眸里满是迷茫。

    莫非我们找的路不对?

    等到达地点后,我们全部完全彻底的无语了,你猜我们到了哪里?

    冒险者带我们最后来到的地方,竟然是神罚之城前往火焰之河的甬道口啊啊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