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卡露洁的心思
    ***************************************************************************************************

    “现在该怎么办?”我面有苦色,同时愤愤的瞪向小亚瑟王。

    “哼哒,本昂又没有做错什么哒。”小家伙还嘴硬,坚持不肯认错,我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不单止是找人的问题,还有辛辛苦苦在神罚之城掀石翻泥钻墙角的冒险者,如果还有蚂蚁洞,我估计他们都会整个挖出来探个究竟,完美宝石的吸引力就是如此之大。

    可是现在,小亚瑟王却告诉我,考验场所不是在神罚之城,而是在火焰之河,坑了我不要紧,问题是把群魔堡垒的冒险者越坑了。

    等我们从火焰之河里救出阿尔托莉雅,不用脑子想都能猜到冒险者心里会想些什么,怨念有多重,说我耍他们,明明是在火焰之河却让大家去神罚之城找,分明就是想让大家白挨雷劈。

    还有,可以肯定的是,罗格第三吝啬之名会更加闪亮,甚至超越老酒鬼和法拉老头。

    虽然我不在乎能有多好的名声,但这不等于我想恶贯满盈啊混蛋,出了这样的糗事以后你让我怎么在联盟混,以后大家还相不相信我说的话?

    小亚瑟王虽然蛮不讲理,但毕竟是当过王的人。可能比我还清楚丧失信用的后果,所以她在沉思,顿了顿,说道。

    “为今之计,只有像大家坦白哒。”

    “说的轻松,又不是你去坦白,你当然不用担心。”见小亚瑟王用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说出这种话,我没好气的应道,不过除了这种办法,似乎也没别的了。

    “坦白之余。加大奖励哒。让冒险者感受到坐骑的诚心哒。”

    “这到是一个好办法。”我一拍手心,的确,这群冒险者本来就是冲着奖励来的,如果能加大奖励力度的话。想必会淡化他们对之前错误情报的怨念。

    “最好是人人有奖哒。无论有没有找到。只要参与了就有奖励哒。”小家伙说话不怕闪了腰,还以为她是那个统治大陆,坐拥无数资源宝物的精灵王。

    “你说的轻巧。一千多冒险者,我拿什么来奖励。”我瞪了瞪眼,道。

    一千多……一千多……除非是每人一千枚金币奖励,再多的话,金币我也拿不出那么多,谁没事会存这么多金币,早就拿去融合成宝石了。

    可是一千枚金币,只相当于一颗碎裂宝石,对于第二世界的冒险者来说,相当于毛毛雨,也就能忽悠一下菜鸟新人,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拿得出手,拿出来只会更加坐实罗格第三吝啬之名而已。

    恢复活力药剂呢?除了金币宝石,我身上最多的玩意就是这个了,以前老是自夸都能用来洗澡了,可是现在一算,我才发现,能拿来洗澡有个屁用,还是不够发。

    “坐骑真素没用哒,穷酸,穷酸之极哒,不说本昂当年一口气奖励十多万有功战士的壮举,就素特蕾西,也能轻易拿出那么点东西哒。”

    “你们一个是精灵王,一个是红龙女王,我只是个穷酸打工长老!”我怒掀心灵茶几,来跟我炫富是不?区区一只手办王,小心我对你扔大师球!

    “殿下……”卡露洁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了。

    “殿下是我们精灵族的亲王殿下,这点奖励,我们族里完全可以拿得出来。”

    “这怎么可以呢?说到底精灵族现在资源也不是很多,虽然底蕴庞大是没错,但是这些年雅兰德兰奶奶和阿尔托莉雅大刀阔斧的改变精灵族的现状,花费了不少,而且这样的动作说不定还要持续数十年,上百年,不在其他地方省着点怎么行。”

    我一挥手拒绝,因为黄段子侍女的情报头子身份,再加上也经常参与族务管理,这些状况都是闲聊的时候她告诉我的,当然,其实这只是个借口,精灵族再怎么砸下重金发展,也不差这一千多个人的奖励,我只是单纯不想依赖精灵族而已。

    “真素拿死要面子的坐骑没办法哒。”见我嘴硬,小亚瑟王无奈摇头,一副很神气的,“看来这笨蛋坐骑果然只能靠主人我,离开了主人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嚣张模样表情。

    “没办法哒,本昂就特别支援乃一下哒,说到底,这件事本昂也有一点点责任哒。”

    不是一点点,是大部分好么!我再次怒掀一记茶几,接着却呆了起来。

    只见小亚瑟王不断抖出许多闪闪发亮的东西,宝石,装备,药剂,应有尽有,而且看样子还都是精品,为什么我会一眼看出来?因为在里面,我就没见到一枚金币,甚至是完整级以下的宝石都没看到,可以想象,肯定是这高傲的小不点王不屑去那些捡【破烂】和【垃圾】。

    装备堆中,我甚至看到了好几件暗金和绿色装备,当时就两腿一软,忽然悲从中来。

    自己十多年的暗黑大陆奋斗史,从怪物身上爆落出来的装备,好像还没有眼前这一堆那么多。

    “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惊讶的张大嘴,结结巴巴问道,莫非这小家伙在数十万年,死之前留下一笔宝藏,等着复活去取?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应该更豪华才对,数十万年的亚瑟王那是谁?动根手指头都比现在整个联盟要更富有,大概完美宝石她都能拿来砌墙,做一栋亮瞎狗眼的城堡了。

    “哼哒。”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小亚瑟王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骄傲的那根金色呆毛笔直竖了起来,不断高速打转。

    “在坐骑陷入地狱世界的时候哒,这些都素本昂的战利品哒。”

    “不可能。”我看了一眼,发现暗金装备竟然有不少是精华级的,还有十多颗完美宝石,以及高级符文,顿时就跪了,内心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哀。

    “这样的好东西,起码在魔王级怪物身上才有。你这小不点。以及能斩杀魔王级怪物了?”我不断捅着小亚瑟王的脸蛋,质疑问道。

    以亚瑟王的战斗力,说她能在领域境界打败魔王级的怪物强者,那我是一百个相信。但是打败和斩杀却是不同一个概念。我以前说过很多遍。达到魔王级别的怪物,多少都会有一两个保命能力,你以为它们混到魔王境界容易么?起码得有个好几百上千年。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了?

    “无礼之徒哒,嚣张无礼的坐骑哒,本昂的实力不容置疑哒,脸蛋也不素随便能碰哒。”见我怀疑她,还敢随便捅她的高贵脸蛋,小亚瑟王一剑刺来,愤愤大嚷。

    “谁说我随便了,我可是很严肃的在碰。”我一脸正色。

    “严肃也不行哒,本昂没说行就素不行哒。”

    “那什么时候你才会说行?”

    “不行哒,一直都不行哒。”小亚瑟王又被我欺负的泪眼汪汪了。

    “那可不行,这么软绵绵的可爱小脸蛋,一天不捅,我一天都睡不着。”

    “不许说本昂可爱哒,本昂不可爱,本昂很有威严哒!”小家伙终于忍无可忍,提着剑就把我追杀了七大圈。

    “好了,说正事,你这些东西,我也不能拿。”打闹完了,我立刻摆出国字脸。

    “为什么哒,为什么哒,本昂的东西,赏给坐骑,坐骑不能不要哒。”小家伙不乐意了。

    “听我说,你这些东西,价值不一,怎么能同时赏给一千多人呢?有人拿到一颗完整宝石,有人拿到一颗无瑕疵宝石,你说前者会不会心理不平衡?不患寡而患不均,身为王的你,这么浅显的道理应该懂吧。”

    “呜哒,本昂当然懂哒。”小家伙委屈的低下头,小小的睫毛湿润泛雾,虽然道理她懂,但是被坐骑拒绝了却很难受,大概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我已经想好了,你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吧。”

    见小家伙不情不愿的把东西收起来,表面上,我风轻云淡,一副宠辱不惊,心里却是抱着柱子拼命撞墙,撞的头破血流,撞的脑浆四溅。

    我这该死的要面子,我这该死的大男人主义,平时不是挺会卖节操嘛?平时不是一毛不拔,雁过拔毛嘛?么怎么今个忽然就深井冰了,那些极品装备给我我也穿不上,但是跟小不点王要几颗完美宝石和符文也好啊!

    总结一句话,做男人好累,我还是变身圣月贤狼吧——开玩笑的。

    说心里有了腹案,到不是在吹牛忽悠,的确想好了要拿什么,还是回复活力药剂,我身上没那么多?没关系,跟拉斐尔借吧,第三世界的仙贝们早已经用上了能合成回复活力药剂的山寨微波炉,身上都有了一定存量,平时也用不了那么多,收个几千瓶,绝非难事。

    回复活力药剂对于还没有普及山寨微波炉的第二世界冒险者来说,也是好东西,不算掉价,至少会让他们感到物有所值,没有白帮忙。

    难就难在这是借,有借得有还啊,想到拉斐尔那小恶魔的个性,我就一阵菊紧蛋疼,累感不爱,死而无汉。

    没办法,这事还得通知一下马大欧大叔,让他去处理,想办法通知所有还在神罚之城转悠的冒险者,不可能让我去挨个通知吧,那得多浪费时间?

    这个任务又被卡露洁接下了,身为忠心耿耿的贴身小侍女,她这些天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雷劈而没有办法,心里不知道积累了多少自责感,因此一旦有了她能做的事情,她都会抢着去做。

    对于卡露洁的速度,我还是很有信心的,也没有拒绝。只是将一些具体的事项告诉她,让她别忘记提醒马里奥大叔。

    吩咐完以后,卡露洁无声无息的掠去,我则是带着小亚瑟王钻到了通道里休息,既可以躲避神罚之城的雷劈,也不至于被火焰之河的浓烈硫磺味呛鼻。

    只等了约莫两个小时,卡露洁就带着好消息回来了,说马大欧大叔已经答应下来,至于他怎么去通知那些还在神罚之城游荡的冒险者,我可就管不着了。

    通过长长的石梯甬道。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火焰之河,那刺目的暗红色熔浆,扑鼻的硫磺臭味,以及弥漫的邪恶气息。会让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地狱世界。

    作为过来人。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对方,地狱世界可比这里凶险多了,这里最多只能算是地狱门外的一个小花园。

    早已经知道火焰之河是什么景象。我自然风轻云淡,小亚瑟王却惊了个呆,再次露出愤怒之色,不过这次只是暗中嘟嚷些什么,估计她也知道,即便再怎么气势汹汹的挥舞牙签剑,凶手也不会乖乖束手就擒。

    这一次我可以很认真,很确定的告诉小亚瑟王,将这里变成地狱景象的凶手,绝逼是三魔神之一大菠萝错不了,错了把我的头砍下当球踢我都没意见。

    “迪亚波罗……”亚瑟王喃喃着这个名字,眼中凶光一闪,竟然让我也打了个冷战。

    不过随即,她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

    “不行哒,如果素它,本昂不会去找它麻烦哒。”

    “为什么?”我好奇了,这暴君竟然能忍?

    “因为本昂说过,无论三魔神,还素四魔王,都素你和阿尔托莉雅的猎物,也是整个暗黑大陆必须面对的难关,本昂身为再生之人,即为局外之人,这个世界,这个大陆,这个时代,都已经不属于本昂,不再素本昂的舞台,因此不能参与进来哒,本昂复活后,唯一的目的素重新打造理想乡,将昔日为本昂而牺牲的十二位骑士复活哒。”

    小亚瑟王难得一本正经的露出肃然之色,这样说道,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却无法忽视的威严,让我将原本的玩笑之语收了回去,沮丧垂头。

    我记起来了,小家伙以前好像的确说过这样的话,说她是局外之人,并不会真正参与到这场战斗之中,或许是不想破坏某种平衡?

    想到平衡二字,我心里忽然一阵莫名明悟,隐约有些了解小亚瑟王的难处。

    似乎……她也并非那么绝情,说自己是局外之人,就真的完全不帮,精灵王国毕竟是她一手开创,多少也会有几分感情,帮个一两下也没什么。

    不是不帮,而是不能帮,至少在她有那个实力之前不能,因为有人不想打破这个平衡,如果小亚瑟王凭借超然的力量加入到这场战斗之中,怒刷四魔王,恶斗三魔神,那么势必会引起各种隐藏力量的出手,到时候,单纯的暗黑大陆与地狱一族的战争,就会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不可收拾。

    想必阿卡拉和雅兰德兰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哪怕小亚瑟王复活,她们也没有在小亚瑟王身上寄托太多的期望,依然还是把拯救大陆的重任交托给我和阿尔托莉雅。

    想明白了这些,我再看向小亚瑟王,忽然从她那张严肃的脸蛋上,看到了一丝隐藏的无奈和不甘。

    强如她,霸道如她,也没办法随心所欲,不是不想这样做,而是不能,小家伙虽然蛮横无理,杀人无数,暴君属性满满,但是心里头却很清楚,什么事情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以雷霆风暴之势解决,什么事情必须忍耐再忍耐,直至逆袭的一刻到来。

    她上辈子……一定很累吧,我心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双手不自觉的就伸了过去,将小亚瑟王捧在手心,然后将她放到自己的头上。

    没记错的话,我应该还是第一次主动将她放到头上坐吧。

    “坐骑,乖乖哒。”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安慰之意,小家伙神色柔和下来,伸出小手在我的头上轻柔摸摸。

    “好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咱们出发。快点找到阿尔托莉雅要紧!”

    “出发哒,坐骑出发哒。”小家伙也忘了是谁把自己开辟的世界变成一片地狱,兴奋劲来了,挥舞着牙签剑,威风凛凛的往前一指,小小王者气势十足。

    因为熔浆之海的相对稳定,少有波动,因此,火焰之河上遍布着由熔浆岩所形成的平台通道,宛如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分布。延伸不知几许。哪怕到现在,都还有冒险者尚未探索的未知区域。

    而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些未知区域,既然小亚瑟王说了不是正常人能找得到的地方。那么肯定是隐藏在这些地方没错了。嗯嗯。我真特么的机智。

    没过一两天,火焰之河也陆续来了冒险者,看来马大欧大叔的工作效率不低。阿卡拉的目光更是不错,硬是从全神贯注于铁匠事业的马里奥大叔身上发现了他的其他才能……打杂的才能,呃。

    在火焰之河,没有烦人的闪电,我可不会轻易让这些冒险者发现自己,一旦遇上,少不得又是一通官方措辞,严重浪费时间,估计冒险者也不想听我毫无技术含量的唧唧歪歪,正好大家都省事。

    来到火焰之河的第三天,终于熬不住侵蚀了整个世界的暗红刺目熔浆,找了个不刷怪物的熔浆岩平台,帐篷一扎,往里一钻,圣月贤狼的力量气息只需微微散发一丝,那便是一台环保节能的人形自走空调机,整个帐篷顿时冰凉一片,在火焰之河这种鬼地方,简直宛若天堂,难怪小亚瑟王这几天喜欢往我怀里钻。

    夜深人静,熟睡的卡露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

    入目是一抹绝赞的美景,在火焰之河这种形如地狱的地方,是不可能有美景的,所以出现在卡露洁眼中的并非景色,只不过是人如画,画如景而已。

    那是圣月贤狼完美的姿态,哪怕在熟睡之中,身体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让人心旷神怡的柔和月色,甚至让卡露洁忘记了这是在火焰之河,仿佛置身于如诗如画的静谧林中。

    殿下是在出发之前向自己透露身份的,因为为了修炼,实在是没办法隐瞒下去了,这样想来,当初在第三世界寻找亚瑟王大人的时候,殿下不让自己在同一个帐篷休息,以便侍奉,反倒把爱娃儿叫了进去,当时自己还很是的暗中伤心了一把,甚至……甚至有些吃爱娃儿的醋,如今回想,大概也是因为爱娃儿直到殿下的秘密,殿下把她叫入帐篷里,为他掩饰吧。

    想到这里,卡露洁心里好受了许多,原来殿下并没有讨厌自己,并没有疏远自己,不过,她心里还是有点微妙的吃味,毕竟自己比爱娃儿还要迟知道殿下的这重变身,爱娃儿是在第三世界刚刚认识的吧,而自己和殿下……

    不行不行,身为侍女,怎么能有这种冒犯想法呢?卡露洁连忙摇头,清纯绝丽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绯红,

    在透露身份之前,殿下一再吩咐自己不要吃惊,当时还觉得有点大惊小怪,等真正看到殿下这副模样,才知道所言不虚,竟然……竟然能变成这个样子。

    目光再次落到圣月贤狼的身上,脸上,卡露洁忍不住发出赞叹。

    精灵,天生对美这种事物,有着比其他种族更苛刻,更热烈的爱好,哪怕是卡露洁也不例外,而精灵所追求的美,已经不再是肤浅的外形,而是深入于气质,于精神,甚至是神形合一。

    如莎拉大人,她的外貌绝世无双,至今为止还没有见过在外貌上能战胜得了莎拉大人的人,但是,如果非要以卡露洁心中对美的定义,进行比较,卡露洁反倒觉得女王陛下比莎拉大人更美,这个结论没有丝毫的徇私,同时也是一种无法以数据和语言形容的比较,女王陛下输的只是外貌,但是在气质,气势,意志,精神方面,却比莎拉大人强大许多。

    但是……

    同样,眼前的殿下,这副模样的殿下,或许在外貌上,要输给那些绝色倾城的少女们,但是……但是,该怎么形容好呢?在卡露洁眼中,这是一种完美无缺的完美,更胜于陛下。

    ***************************************************************************************************

    ***************************************************************************************************

    ***************************************************************************************************

    ***************************************************************************************************

    ***************************************************************************************************

    ***************************************************************************************************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