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有点坑
    ***************************************************************************************************

    有了目标就好办,我前些年在神罚之城历练刷级的经验不是吹出来的,那简直就是一个任性导航仪,指哪到哪,比老司机还要可靠。

    一行人的速度让第二世界群魔堡垒冒险者叹为观止,他们人影都看不到,只觉得似乎有一阵风从附近刮过,然后,当然还少不了天空上的闪电追随,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骇人。

    这些闪电,竟似一直在追逐着某道身影般,不断闪掠,迟迟不肯消失,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某种事物,被闪电追逐着,可是就连闪电都要费一番劲才能追上。

    直线行走,只花了小半天的功夫,我们就来到了山脉边缘,下了山腰,就完全走出了神罚之城区域,终于可以告别身后穷追不舍的该死闪电了,暂时……

    地势陡然一变,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凉平原出现在眼前,那从未停止过凄凄的冷风,仿佛是这片寸草不生的平原上的幽灵冤魂,不断徘徊,发出痛苦而绝望的惨叫,若非是心志坚定的冒险者,换成普通平民来到这,光是听到这绝望声音,用不了多久,内心也会被绝望所充斥。最后成为平原地下无数骸骨的一员。

    望着这片平原,小亚瑟王的神色更加悲哀愤怒,曾几何时,这里是青草萋萋,流水潺潺,肥沃野趣的绿色平原,而今,或许只有埋藏在深深地底的骸骨,以及眼前的小亚瑟王,还记得这些景色。

    “好了。小家伙。生气也无济于事。”看到小亚瑟王悲愤的样子,我有些不忍,用指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不行哒,本昂咽不下这口气哒!”小亚瑟王挥舞牙签剑。不断嚷嚷。

    “这里对你来说很重要?”

    “不记得哒。但素本昂知道。这里曾经素本昂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领土,从无数强者种族手中抢过来,属于本昂的地盘哒!”

    原来如此。可以理解,竟然有人将这暴君的地盘给抢了,非但如此,还污染成一片绝望之地,要是换成数十万年前亚瑟王实力全盛时,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拎着脖子往死神镰刀上送。

    话说……该不会是当年教廷所为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我擦了一把冷汗。

    “好了好了,凶手以后再说,找阿尔托莉雅要紧,快点看看吧,到底能不能找到印象。”

    机智如本德鲁伊,立刻施展了一招转移话题的绝活,避免帮教廷擦屁股。

    还没有气晕头,分得清轻重的小不点王,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从绝望平原的角度,深深望向眼前的巨大峡谷,以及隔着一条峡谷高高耸立的巨大山峦。

    她忽然眼前一亮,似乎脑海里闪过了灵光,却没来得及抓住,陷入了更深的思考之中,想着想着,脑门竟然开始冒汗。

    “本昂有印象了哒。”忽然,这小家伙一蹦三尺高,兴奋的大嚷大叫起来。

    “真的?可不要想不起,随便找个地方忽悠我们?”我表示严重怀疑,你看这小家伙连汗都想出来了,这真不是心虚的汗水?

    “无礼之徒哒,本昂从来不骗人哒。”结果剑光闪过,我的脑袋上冒起了一条细细血柱。

    你对我撒谎还撒的少?

    我一脸幽幽的看着小亚瑟王,不过现在是她的主场,不能招惹她,为了吾王,我忍!

    “当初为了更好的考验本昂的继承者,本昂特地选了一个正常人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哒。”回过头,小亚瑟王喃喃自语道,目光越发明亮,似记起了更多的东西。

    “你确认是正常人?不是普通人?”我无语了,这一字之差,就代表了很多东西,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情有可原,如果亚瑟王的继承者是普通人,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但是这正常人嘛……冒险者也是正常人,睿智如阿卡拉和雅兰德兰,也是正常人,小家伙的意思难道是说,得思维天马行空,脑门上开了一个黑洞的家伙,才能找到正确地点?换言之……身为始作俑者,你是在暗喻自己不是正常人对吧?

    “嗯哼,素哒,素哒,本昂那么伟大,找的地方怎么能轻易被凡人找到哒。”小亚瑟王没听懂我的隐晦揶揄,还一副很自豪的样子举剑宣称。

    “……”

    改天回去让三无公主写本正常的书吧,小亚瑟王的自传,书名我都已经想好了——亚瑟王系列之我的大脑有黑洞。

    “不管怎么说,既然记起来了,快点之路吧,别浪费时间了。”

    “无礼,无礼,嚣张的坐骑哒。”

    对于我用这种不耐烦的催促语气和她说话,小不点王十分的不爽,稚声稚气的嚷嚷着瞪了我一眼,大概我在她眼中,就如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在我眼中一样,都是一群目无主人的嚣张之徒。

    见我服软,小家伙才心满意足的回过头,在峡谷和山脉之间来回打量,忽然伸出那把小小的牙签剑,指着一条路。

    “本昂记得,就素从这里一条直线前进,最后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哒。”

    “你不是说要找正常人找不到的地方吗?这样找也太随便了吧?”

    我一头大汗,感情原来连数十万年前前的亚瑟王,也是那么不靠谱,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吗?至于这个节到底是节操的节,还是什么节。就只有天知道了。

    “啰嗦啰嗦啰嗦哒,本昂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坐骑管不着哒。”小亚瑟王这次总算听出了我话里的揶揄,不禁愤愤对我挥舞牙签剑,大叫坐骑无礼。

    “确定真的是一条直线?”既然小亚瑟王给出了线索,那么,她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不管她了,桀桀桀桀。

    “不过想走一条直线,也不容易呢。”我又犯了愁。神罚之城那种地方。就算是我这个迷宫杀手,也很难保证自己一直按照直线行走。

    “殿下,请交给我吧。”一直觉得帮不上什么忙,而有愧于心的卡露洁。闻言眼前一亮。站出来向我请命。

    “哦?那就拜托了。”

    “是!”卡露洁肃然领命。来到小亚瑟王刚才直指的方位,忽然拔剑一挥,只听见嗤的一声。地面出现一道细细的,宛如刀切的整齐裂缝,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

    “该不会伤到冒险者吧?”我心里一惊,虽然办法很好,但万一正好有冒险者从这条直线的方向经过,那岂不是……

    “殿下请放心,卡露洁自有分寸,绝对不会伤到别人。”小侍女自信保证。

    卡露洁是个有分寸的人,她这样说了,我就安心了,要是换成不靠谱的黄段子侍女,我二话不说先揍她的小屁股一顿。

    “不过,还真是厉害啊……”看着这条劈出的直线,我不禁感慨。

    换做是我,绝对没可能做到这种精细的程度,还要顾及不伤到冒险者,这到底是什么水平?

    当然,所谓术业有专攻,卡露洁应该是技巧流的,如果让她去制造同样一条当年我以地狱格斗熊之身开辟出来的大峡谷,以她现在的世界之力境界,也未必能做到,就如同一只喵星人,无论再怎么厉害,也永远不会去和一只斗牛犬比拼蛮力。

    “殿下谬赞了,相比殿下,卡露洁还差的远。”小侍女低头恭顺的说道,明知道她是在谦虚,但我还是觉得飘飘然,这又是她和她的废材姐姐的差距了,如果换成是黄段子侍女夸我,我第一个反应会是这避孕药侍女是不是又打算向我推销些过期的祖传药瓶药罐。

    “很好,就沿着这条【线】索走下去吧。”大手一挥,我宛如将军一样下令到,这个动作却引起了小亚瑟王不满,挥舞着剑威胁表示她才是这个队伍里的头头。

    好吧好吧,手办王头头。

    折回绝望平原没一会儿,我身上还没褪去闪电的焦味,又得重新顺着卡露洁劈出的地线再度光临神罚之城,似乎对我刚才【逃跑】的行为十分不屑和愤怒,前脚才刚刚迈入神罚之城,天空上就已经酝酿起了一团雷云闪电,仿佛有一头闪电巨兽躲在云层背后,死死盯着我,暗中大叫“快踏啊,那只脚快给我踏进来啊”,看着都吓人。

    我无奈,示意了卡露洁一眼,她心领神会的把小亚瑟王抱在怀里,然后……冲刺啊啊啊!!!

    于是,前不久那一幕再次出现,一阵风吹过,后面紧跟着咆哮的闪电,只是现在的闪电,似乎比之前还要更加狂暴,剧烈,让人摸不着脑袋。

    有心的冒险者掐指一算,得出一个结论,有凡长老在的神罚之城,其余的冒险者一天遭到雷击的平均次数,竟然比平时少了一般,换言之,神罚之城一半的闪电都冲那位后宫长老去了,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

    隐约察觉到冒险者们的好奇心正在不断酝酿,我只能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加快一分速度,心里恨透了这些闪电,改天要是有空,非得探索一下这些闪电的源头,看能不能掐断它,本德鲁伊脾气是好,准悲剧帝属性的确遭惦记,但你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啊。

    小亚瑟王的指向,未必完全精准,所以说,卡露洁在地面上留下的直线,也不能完全相信,这点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因此在深入神罚之城以后,大家就开始以直线为中心,开始四处搜索起来,有个大致的范围,总比没有好。

    如是数天过后,我心里又开始焦急起来,沿着直线越是深入,偏差值就越大,要寻找的范围也就越大,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

    正当我心里越发不安的时候,小雪它们似乎找到了什么,传来信息。

    我们连忙赶过来,一看,当时就呆了。

    你猜小雪找到了什么?它找到了从神罚之城通往地狱之河的通道路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