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带着天使回家家
    ***************************************************************************************************

    “话说回答哒……”小亚瑟王忽然凑上来,小狗一样耸着鼻子在我身上闻来闻去。

    “坐骑变化好大哒,连散发的味道也变了哒。”

    “哦?”

    “变得香香了哒,更接近特蕾西的味道了哒。”小亚瑟王满意的点点头,似乎在说,这才是本昂坐骑应该有的味道,而不是臭男人的汗味。

    我一愣,然后从后面拎起小亚瑟王,咻一声,一个振臂投掷,将小亚瑟王从窗外扔了出去,看得身后的爱娃儿一愣一愣,随即小脸吓的煞白。

    “无礼之徒,无礼之徒哒,竟然敢把本昂扔出去,死罪哒。”

    片刻之后,小亚瑟王愤愤的化作一道白光掠回来,出手就是牙签剑一刺,可惜我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我,轻松侧身,就躲过了她的锐利攻击,然后再把这小不点如同小猫一样拎起。

    “不许再说香香的之类的话了,知道吗?不然还把你扔出去。”对着手舞足蹈,不断叫嚷无礼坐骑的小亚瑟王,我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好了,爱娃儿,你先告退吧。”回过头看爱娃儿还愣在那边,我瞥了一眼。道。

    “是……是的。”爱娃儿一个激灵,单膝跪下,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后,飞快的离开房间,她知道,房间里的气氛已经容不下她。

    “那个奇怪的天使为何而来哒?”不知何时,小亚瑟王挣开了我的手,落在肩膀上,和我齐齐看着爱娃儿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问了一句。

    “这个嘛……来给我问安。”眼睛一转。我随意找了个理由。

    “骗人哒。骗人哒,问安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哒,坐骑和天使有一腿哒,有一腿哒!”小亚瑟王蹦蹦跳跳的又落到我头上。结果一个打滑落下。被我接在手心。

    “什么叫有一腿。说的真难听。”我皱了皱眉,这小不点王有些不好忽悠,不是说她是爱情白痴吗?

    “就素有一腿哒。那样的姿势,一定素在商量什么重大阴谋哒。”站在手心上的小亚瑟王,把牙签剑挥舞着,语气十分肯定。

    “……”

    原来【有一腿】在她眼里是这样的意思,真想见识一下教她用这个词的家伙,到底和早死的语文老师长得有多像。

    “是是是,是有一腿,我们是在商量着一个可怕的阴谋秘密。”

    “什么秘密哒,快点说哒。”

    “都说是秘密了,自然不能轻易告诉人。”

    “混账哒,坐骑的秘密就是本昂的秘密哒,本昂有权知道哒,坐骑有义务告诉本昂哒。”小亚瑟王霸道的把下巴一仰,做状不可一世。

    “你到底还谁不睡觉,我可是困了,话说回来,你那么快回来,该不会是根本没洗澡吧?”我忽然疑神疑鬼的看着小亚瑟王,按照时间计算,她不可能那么快回来才对,要不然也不会撞见我惩罚爱娃儿的一幕。

    “胡说哒,本昂可素有好好洗,才不像脏脏的坐骑哒。”小亚瑟王心虚的把身子一转,背对着我,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

    “真的?也罢,我闻一闻就知道了。”

    “无礼之徒哒,不许闻,本昂可不素拿来闻哒,戳乃的鼻子哒。”小亚瑟王闻言,顿时紧张起来,将手中的牙签剑挥舞的密不透风,无论如何都不让我靠近去闻。

    “……”

    这笨蛋,小幽灵一句大傻王还真不是白叫,以妖月狼巫的鼻子,还用靠近闻才能闻到吗?这样说只不过是想作弄你一下而已。

    毫无疑问,这小不点王并没有按照我的话去乖乖洗澡,装作一副被我哄进了浴室的样子,等我离开以后立刻也离开,或许是在旅馆附近随意的逛了一圈,打发打发时间就回来。

    “只有小屁孩才不喜欢洗澡,知道吗?”

    “本昂才不素小屁孩,不素哒!”

    “我只是说小屁孩不喜欢洗澡,可没说你是小屁孩,你看,不打自招了吧。”微微一笑,我指着小不点的脸做羞羞手势。

    “欺负人哒,坐骑欺负人哒……”无言以对的小亚瑟王,眨了眨萌萌的大眼睛,眼眶迅速被一层雾气笼罩,湿润起来,嘴一扁,就要哭了。

    这爱哭包,以前真的是暗黑大陆第一强者,冰冷无情的杀人王?这些称号该不会都是哭出来的吧?

    我无奈,只要将小亚瑟王温柔搂住,和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也罢,看来以后还是得亲自督促她洗澡才行。

    “好了,睡觉吧,明天还得回去,还得救阿尔托莉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总感觉不会那么简单就让我们把阿尔托莉雅救出去,得养足十二分精神才行。”

    “嗯哒,本昂到要看看,到底素谁在作怪哒,饶不了它哒!”前一刻还在泪眼汪汪的小家伙,下一刻就神气傲然的举起牙签剑,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萌了我一脸。

    轻捅了捅小亚瑟王的软软脸蛋,将她放在床头,自己翻身一躺,稳稳的躺了下去,小家伙立刻凑上来,先是在以前的老位置,位于肩膀和脖子的部位蜷缩躺下,转了个身,竟然拉着圣月贤狼的黑长直当蚕丝被子。

    不到一会儿,这小不点王就不安分了,站起来,打算换个位置,她的目标很明确,来到胸前,枕着圣月贤狼的胸部睡了下去。似终于找对了位置般,露出陶醉表情,还不忘记小手一招,让圣月贤狼的黑长直重新覆盖在她小小的身体上。

    我:“……”

    这手办王,到真会享受。

    “软软的,好舒服哒,以前特蕾西也素这样哒。”小亚瑟王发出陶醉的梦呓。

    “以前?你和特蕾西怎么睡?”我一听,好奇心顿时上来了。

    以前的亚瑟王可不是现在的小亚瑟王,身体那么小,红龙女王的本体也是一头巨龙。怎么可能有软软的。好舒服的感觉,暖暖的,火烧屁股的感觉到是可能有。

    “每次在特蕾西身上躺下睡着,第二醒过来的时候哒。不知道为什么。什么时候。特蕾西就从巨龙变成了精灵形态哒,把本昂搂在怀里,枕着她大大的胸部睡哒。虽然一开始本昂有点抗拒,觉得有损威严,但素因为枕头真的很软很舒服,渐渐就习惯了哒。”小亚瑟王一口气说道。

    “……”

    好吧,已经完全确认了,那红龙女王果然是个蕾丝边。

    “坐骑的胸部不逊色于特蕾西哒,无论大小还素柔软度哒,舒服哒。”

    我脸一黑,将小亚瑟王拎起来,作势扔出窗外。

    “坐骑欺负人,欺负人哒,本昂明明素在夸你哒。”小亚瑟王委屈巴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看的我心一软,扔不出去了。

    “都说以后不许说这种话了,我是男人,男人知道吗?胸部什么的,身体香香什么的,都是禁语,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奇怪了,难道你就不会觉得惊讶,为什么我会变成这副样子吗?”

    “虽然坐骑的变化素有点大,但为什么本昂非得要大惊小怪不可哒?”小亚瑟王反过来奇怪的看着我。

    “乃那样说的话,特蕾西从巨龙变成精灵,变化不是更大?体型缩小了百倍不止,模样也完全变得不同了哒。”

    至少她没有从女人变成男人——这句话我硬是没法说出口,不愧是亚瑟王,观察事物的角度就是不同,对于性别概念更是迟钝的惊人,这或许就是她成为爱情白痴的罪魁祸首吧。

    “好了,睡觉吧,晚安。”想了想,我不再纠结,重新躺了下去,任由小不点王枕在胸部,拉着头发当被子。

    她枕的到是舒服,我脑后勺却有个摘不下的面具,硬邦邦的,但愿第二天起来不要失枕……

    带着迷迷糊糊的念头,意识渐渐模糊,黑暗,而后进入梦之境界,继续修炼。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取消变身,于是悲剧的小亚瑟王,她的软软枕头立刻变成了硬邦邦的板床,被这种变化弄醒的她一直用气愤的眼神瞪着我。

    “喲,早啊。”刚下楼,就有人打招呼,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下意识的抬手招呼回应,忽然一惊,反应过来,这声音不对啊导演。

    睁开朦胧的眼皮子,往声音处一看,我顿时喜出望外。

    “绮丽阿姨,你们回来了?”

    “听到小弟的呼唤,我们立刻就赶回来了,怎么样,感动吧,我和小弟果然是心心相印呢。”露出成熟动人的笑容,萨绮丽一大早就很精神的在调戏我。

    看看楼下,塔莫娅正在轻轻挥手微笑,向我招呼。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精神一振,笑着回应。

    “今天凌晨,塔莫娅察觉到了你的焦急内心,所以睡也不睡,连夜赶回来了。”萨绮丽看看我,又看看塔莫娅,一脸揶揄促狭,似在说,你们真是夫唱妇随呢。

    “绮丽姐姐,我和熊塔心心相印是因为召唤技能的关系。”一向淡定的武帝大人,也受不了萨绮丽的揶揄目光,脸色微微泛红的低声辩解道。

    “对对对,哪比得上我和绮丽阿姨您的心心相印来的那么伟大啊。”我连忙插科打诨。

    “还好意思说,小弟真要是和我心心相印,早就该叫姐姐了,你看看塔莫娅多听话。”萨绮丽一脸失望和气愤的瞪着我。

    “叫惯了口,就改不了了,这不是图拉科夫大叔教我的嘛,说我叫他大叔,没理由叫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绮丽阿姨您姐姐。”

    我果断卖队友,将所有过错都推给了图拉科夫。反正等他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回第一世界了。

    “原来是图拉科夫那混蛋……我就说一向听话的小弟怎么会在这种小事上和我作对,都是他的错!”

    果然,萨绮丽咬牙切齿,怒的两条柳眉都快要竖起来了,恨不得立刻就赏图拉科夫几记衰老一指,见此,我只能在心里帮图拉科夫默哀。

    “图拉科夫大叔他们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那两个混蛋,很有可能历练的兴致来了。已经把目的给忘了。当初就不该让他们在一组。”

    愤愤骂了一句,萨绮丽目光落到我身上,脸色柔和下来:“听卡露洁她们说,亚瑟王大人已经找到了对吧。不用等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了。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那我可真的不客气了。”我也是赶着回去救阿尔托莉雅,闻言眼前一亮,暗道萨绮丽体贴。

    “去去去。小弟还跟我客气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萨绮丽将我往楼下一推。

    “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了。”

    旅馆楼下,卡露洁,阿姆露迪娜,万年公主,以及刚刚回来塔莫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爱娃儿也隐身待发。

    等等,爱娃儿可没有定位卷轴,她该怎么回去?

    我心里一愣,想到了这个大难题,当然,对爱娃儿来说是个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也说不定,或许可以借此暂时摆脱这抖m天使的跟随。

    “抱歉抱歉,我好像忘了东西没有拿,这就回去收拾收拾,大家准备出发吧。”

    说完,我连忙上楼回到房间,把门一关。

    “爱娃儿?”

    天使的圣洁身影逐渐在眼前浮现,爱娃儿神色淡漠的看着我。

    “我们要回第一世界了,你怎么回去?如果实在回不了的话,那只能劳烦你在这里等等了。”我一脸的假惺惺,显得万分遗憾,其实内心乐翻了天。

    “没问题,我有回第一世界的手段。”爱娃儿说道。

    我:“……”

    极乐生悲,不外如是,我早就应该想到,天使肯定有在三个世界来回穿梭的能力。

    “我们一族有一件神器,可以借助神器的力量,从天界到达三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不过神器无法轻易动用,并非每个族人都可以任意使用,必须有特定的理由。”

    大概是怕我误会什么,爱娃儿多解释了一句,然而在我听来,她这句话的潜意思无非就是:我是皇二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