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衣服
    ***************************************************************************************************

    回去的路途一路顺风,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我稍微有点不死心,又在沿途布下无数陷阱……不对,是无数诱饵,希望能将某只小不点引诱到笼子里面。

    万年公主的修炼,也到此暂时告一段落,我想我的任务应该结束了,回去以后,无论是萨绮丽,还是图拉科夫,或者沙希克,甚至连塔莫娅,或许都比我更适合当万年公主的老师,想想有点可惜,当然,不是因为没办法再当这货的老师了,我一点都不稀罕。

    我稀罕的是那一声老师,怎么说魔鬼式训练也陪她一起练了那么多天,结果到头来貌似除了万年公主这段时间对我的态度比以往要好一点外,只换来了一声最初那时细弱蚊吟的“老师”称呼,怎么想都觉得亏大了,是近几年来最吃亏的一笔买卖。

    带着这份沮丧不甘,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路,最后还是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星期才回到库拉斯特海港,真怀念第一第二世界的区域传送站啊,有传送站的话,可以足足节约十倍的时间。

    回到出发前找到的落脚旅馆,大家各自分开。反正我是美美的洗了个澡,大吃一顿后,倒床就睡,在第三世界,就算是我这个世界之力强者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神经一直处于半紧绷状态,到是爱娃儿和万年公主,没心没肺,当做了旅游。

    二十天的奔波,精神上的疲倦。让我吃饱以后顾不得忆苦思甜。这一睡就是睡了将近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起了床。

    伸着懒腰在旅馆楼下补了顿丰盛的午饭后,我陆续见到了卡露洁,阿姆露迪娜。以及万年公主。终于爱娃儿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玩起了隐身。反正当她不存在就好了,嗯嗯。

    “绮丽阿姨和塔莫娅,还有图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他们回来了吗?”见女孩们似乎要比我早醒来很多,随意打了招呼后,我立刻问道。

    “殿下,我们昨天问过旅馆主人了,绮丽大人和沙希克大人他们尚未回来。”卡露洁习惯性的站到我身后侍奉,这个举动,以及一身的侍女服,将她的侍女身份烘托得淋漓尽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看来绮丽阿姨和沙希克大叔他们,到是比我们还要认真负责。”轻轻一笑,我开玩笑道,若不是遇到霍芬格里,从它那里得知小不点王来过,但是已经离开,我们一行也不可能那么快回来,说不定现在还在精灵森林里四处放布偶狮子,寻找废弃城镇呢。

    如果不在精灵森林,那小不点王到底会去哪里呢?第三世界的精灵都城,应该是她寄以厚望的地方,在那里没有找到她的阿瓦隆剑鞘,她接下来会去哪里找?还是说暂时放弃?如霍芬格里说的那样,去寻找迷失的人生道路?把以前的重要记忆找回再说。

    对了,我想起来了,前些年,那小不点王硬是跟我们回了一趟罗格营地,然后整天神秘兮兮的闹失踪,有时候一去就是许久,也不肯告诉我们去了哪里,难道说,她是去了红门奶牛关里,带着和莎尔娜姐姐相同的目的,去找母牛之王的麻烦,想要找回一些前世的记忆?

    越想越有可能,我嗯嗯的点头,被自己的机智惊呆了,可是随即一想,就算真是这样,知道这些,对接下来她的行踪猜测也无济于事,于是一张脸又苦了起来。

    低头想了又想,我发现自己实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料,还是等我们的军师大人绮丽阿姨回来后再做商议吧,或者回营地找拉斐尔商量,看她那边还打听到了什么线索,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总之自己一个人绝对是什么都做不到,这是智商上的差距。

    “算了,多想无益,我们还是等绮丽阿姨她们回来再说吧,再等等,要是她们这两天没有回来,我们就先回营地,找拉斐尔大人去探探消息,看能不能再做点什么。”

    微微沉思后,我这样对女孩们说道,萨绮丽她们要等,但是也不能干等,万一她们十天半月后才回来呢?虽然出发之前约好了这趟的行动尽量压缩在一个月时间之内,但是在第三世界这种地方,谁也不能担保会不会出现一些小意外,有可能提前几天回来,也有可能延期几天回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这个决定中规中矩,大家似乎也拿不出更加漂亮的做法,于是都点了点头附议。

    “唉,也不知道阿尔托莉雅怎么样了……”想到吾王现在可能在第二次考验里,经历重重危机,九死一生,我们却只能在这里焦急的等待,再等待,我就感到烦躁不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大概,我在地狱世界的时候,维拉丝她们的心情,也是像我这样吧,那半年的时间,苦了她们了。

    重重叹了一口气,我趴在桌上,睁着眼,脑子里尽是维拉丝她们担忧不安的身影,合着眼,脑子里尽是阿尔托莉雅伤痕累累战斗的身影,屁股下面就如同架了一堆烧红的火炭似的,不安分的挪来挪去,感觉越发的焦躁不安。

    “殿下。”这时候,一双温柔的小手,轻轻按在我的两边太阳穴上揉着,那熟练轻巧的动作,让我舒服的哼哼唧唧几声,内心平静了许多。

    “不错嘛,卡露洁,原来还有这一手。”

    “殿下喜欢就好。”站在身边,弯下腰帮我轻揉太阳穴的小侍女。呵气如兰的轻笑道。

    “女王陛下处理公务的时候,也时有头疼,我不懂这些,无法在公务上帮助陛下,只能尽这一点点绵薄之力,为陛下舒缓忧愁。”

    “辛苦你了,看来阿尔托莉雅还离开了你还真不行,至少我不放心。”

    我意有所指,虽然不指望一句话能够让卡露洁放弃牺牲自我继续传承下去的顽固念头,但是偶尔松松土。说不定会有奇效。

    卡露洁轻柔一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我那点小心思。

    如是帮我按了将近半个小时,我感觉好了许多,虽然心里还是有股焦躁不安。但是脑袋至少没那么涨疼了。

    “可以了。卡露洁。感觉好多了。”

    “殿下若有需要,随时吩咐就是了。”卡露洁轻轻弯腰,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不愧是三好贴身侍女,和黄段子侍女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换做黄段子侍女,刚才的对话立刻就会变成推销过期避孕药,声称配合按摩效果更佳,那小侍女,就是屁股欠打,抖m一个。

    想到卡露洁的不肖姐姐,我又是哼哼唧唧一阵,恨不得立刻把这小侍女抓来欺负一番,以发泄心头的焦躁,这样一想,黄段子侍女也并非完全废材,至少还是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嘛,哈哈哈。

    自认幽默的在心里大笑三声,看看其他女孩,我眼睛一转,想着怎么猜能打发焦虑的时间。

    暗黑大陆也没什么娱乐,尤其是在第三世界更是没有,不如……逛街吧。

    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要打发时间,我怎么会立刻想到去逛街?这是女人才会有的反应啊,不对劲,这剧本很不对劲啊导演,总感觉冥冥中有一张黑色大手,正千方百计的试图把我的某种重要东西扭曲掉。

    虽然心里极度抗拒,但还是抵抗不了生理上的需求……等等,这种说法也很不对劲,台词,要改台词啊导演!难道你就是幕后黑手?!

    总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带着女孩们出门了,卡露洁也就罢了,她是我的侍女当然要跟上,阿姆露迪娜做为属下,没什么事干的时候一起陪同,那也是可以理解,隐身的爱娃儿无视。

    问题是万年公主,本以为她肯定不会答应和我这个天生死对头一起去逛街,所以我嘴贱的假惺惺随意一问,满脸的虚伪,就差将“你一个人玩泥巴去吧”写在额头上。

    结果这本子娜也不知道脸皮怎么长的,竟然一口答应了,我的下巴当时就差点脱臼,拉长掉在地上。

    这不魔法啊教练!

    没办法,在卡露洁她们的睽睽注视下,我覆水难收,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四人走出旅馆,面对两边茫茫而萧条的街道,均是露出迷茫目光,宛如迷失了人生道路。

    要去哪里好呢?作为一个冒险者,作为一个纯爷们……

    我一拍手心,当然是去冒险者交易市场了。

    兴冲冲问了交易市场所在的平台,我们坐着一叶轻舟,不到片刻的功夫就来到了交易市场,第三世界果然不愧是以冒险者为中流砥柱的世界,库拉斯特海港其他地方都是一片萧条,包括西区的交易市场,唯独这里的冒险者交易市场,才能找到一分喧哗热闹的感觉。

    受气氛影响,我三步并做两步,随意来到一个最近的摊子,蹲下开始翻找起来。

    “这位小老弟,你很眼生啊,刚来库拉斯特吗?”摊主热情的招呼起来,开始熟练的向我推荐一些适合这里的装备。

    “如果你想去蜘蛛森林混,那一身抗毒抗火的装备肯定是少不了,大家都是过来人了,那些大蜘蛛的攻击属性,不用我多说你也清楚……”

    滔滔不绝,滔滔不绝,这家伙比小狐狸还能说,偏偏生得一脸憨厚耿直,简直就是天生奸商。

    “大叔,这件锁子甲怎么卖?”我随意拿起一件火抗属性极高,堪称小极品的蓝色钻石锁子甲,问道。

    别看名字里带着锁子甲两个字,就以为它是低端货,钻石锁子甲可是锁子甲的精华品。光是白板需求就高达74级,简直灭绝人性,不让我这种低等级人士混了。

    那么高等级,我自然用不上,问个价值只是为了探一探这里的行情。

    “眼光不错,这件钻石锁子甲虽然只是蓝色品质,但是抗火属性那叫一个高,也是小极品一件,所以嘛,价格上嘛……这个。”

    一脸憨厚的摊主出价可不憨厚。商人意味十足的做了几个专业手势。幸好我也曾是奸商一枚,能够看懂。

    左手比划的是数字,右手比划的是宝石等级,金币?你想在第三世界用金币买装备?这绝对能列入本年度十佳笑话之一。

    本来第三世界的冒险者。连低级一点的宝石都不稀罕了。可是自从出现了合成回复活力药剂的伪赫拉迪克方块之后。大家的心思就活跃起来,能够成为冒险者的人,智商基本不低。都能想到,合成药水的盒子有了,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合成宝石的伪方块。

    于是宝石的价格也就水涨船高,连最低级的碎裂宝石都有了一定的市场。

    我摇了摇头,回以手势,摊主眼前一亮,摇摇头,又做了一套,于是你来我往,最后价格固定在一个差距比较小的数字,见对方已经咬的很死,很难再低多少了,我拍拍屁股站起来。

    “谢了哈大叔,我再去看看其他行情,要是没有更适合的就倒回来。”

    “去吧,去吧,我这个价格可是很厚道了,你在交易市场转上一圈就知道。”摊主也知道这群人刚来,不可能在第一个摊位上就立刻下手,于是一脸笑眯眯的点着头,仿佛算定了我们会倒回来。

    这样想你可就要失望了,我根本没有买那件钻石锁子甲的打算。

    心里对摊主大叔说了一声抱歉,我带着卡露洁她们继续深入交易市场,准备仔细的逛上一圈,打发打发时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