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最珍贵的赌注
    ***************************************************************************************************

    “咳咳,对了,说回刚才赌注的事情。”霍芬格里轻描淡写,似乎一眨眼就把小幽灵出现的事情给忘到后脑勺去了,这份转移话题的功夫实乃让我有棋逢对手的感觉。

    “是的,是的,赌注的事情,霍芬格里大人,还是那句话,我可拿不出和您相提并论的赌注。”我眼巴巴的看着对方,目光掩饰不住的期待。

    “看来我是注定要被敲诈了?”霍芬格里呵呵一笑。

    “哪里的话,我可不是故意想占您的便宜,要不……我们还是不赌了好。”看本德鲁伊一招以退为进!

    “好吧,那就不赌了。”

    “啊?唉~~~”

    “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霍芬格里再次一笑,无奈的摇起了头。

    “算了,不作弄你了,我也没指望能从你身上获得好东西,随便点,什么都行。”

    “那感情是好。”我喜出望外,连连点头,果然不愧是土豪巨龙。

    “那么,霍芬格里大人,赌注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您好像还没有说对吧,可不能坑我,弄个百分之百会输的题目给我。”

    “打嘴,我岂会做那种无赖事情?”霍芬格里带着笑意的瞪了我一眼。温吞开口。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对亚瑟王大人有信心,你对你的妻子有信心,我们就赌这个,赌第二次考验,到底是因为你的妻子能力不足,无法通过,还是亚瑟王大人设下的考验出了问题,才导致这样,怎么样,你敢赌不?”

    “当然敢。”我把胸膛一抬。这种时候怎么能示弱。我对阿尔托莉雅可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很好,等你找到了亚瑟王大人,把你的妻子救出来,到时候胜负自然就分晓了。我很期待。”霍芬格里对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你打算拿什么当赌注呢?”

    “这个……我真不敢献丑。”

    我一副扭扭捏捏的难为情,自己这身装备,除了两件神器和bug小护身符以外。也就能在第一世界冒充一下暴发户了,到了第二世界,那都是平淡无奇,就更别说跟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比较,就更更更别说跟一头巨龙比较,哪怕这头巨龙很穷,那瘦死的骆驼也肯定比蚂蚁大。

    “我没指望你能拿出好东西。”霍芬格里翻了翻白眼。

    “那我就献丑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小小的害羞一下,开始将物品栏里的东西一件件倒出,来来来,要哪件,你自己挑。

    眼看越堆越高的【垃圾】,霍芬格里一脸黑线,这里可是第三世界,这些低级的装备是怎么回事,你忽悠我啊?

    “别误会,我刚来第三世界不久。”见霍芬格里误会了,我连忙解释道。

    “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来了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联盟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要我去完成,我是在领域巅峰境界的时候,才第一次来第三世界的。”

    “你刚才的变身,分明已经是接近世界之力高级境界了,就算是在领域巅峰的时候才来,那也应该有个十几年几十年了,这些年你就混了这么丁点低级装备?”

    “霍芬格里大人,您真的误会我了。”我露出无辜的眼神,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算上在地狱世界呆的时间,我应该是……嗯啊,应该是……两年,不到。

    我把这个数字报了,当时就被霍芬格里一爪子按趴下。

    “你逗我呢?”

    “没逗你,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可以作证!”我声泪俱下,大喊冤枉。

    “真的?”

    两位精灵少女齐齐点头。

    “你……现在多大了?”那只巨大的龙眼,充满见到上帝的不可思议,再次凑了上来。

    “三十六……差不多吧。”顿了顿,我觉得有必要补充一下,以增加说服力。

    “十三年前转职的。”

    “十三年?从一个菜鸟成长到现在?”

    “嗯。”

    霍芬格里抬起头,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我,幽幽说道:“站在族人的角度,我想我应该把你立刻消灭,以免日后成为巨龙一族的威胁。”

    “我能把这番话当做是夸奖吗?”看着霍芬格里不似开玩笑的眼神,我冒了一滴冷汗。

    “哼,算了,我才懒得操这份心。”这样说着,霍芬格里就在一大堆【垃圾】里寻找起来,将未完成的赌注继续下去。

    “咦,这是什么?”

    “噢噢噢!!!”我以惨烈的气势一个恶狗扑食,把装备堆里无意中夹杂的一本书压在身下,然后冲霍芬格里一个劲的憨笑。

    “没什么,没什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平时带在身上,用来擦屁股的。”

    “真的?”

    “当然。”我擦着冷汗,露出北影级的真诚笑容。

    能出现在我物品栏里的书,要么是三无公主系列,要么是阿琉斯系列,反正绝对不能让霍芬格里看到,要不然我三年份的节操就要预先透支了。

    “很可疑,不过也罢。”霍芬格里发挥了它活了三万年的大度精神,不和我斤斤计较,心里大概在想着,有什么东西是我没见过的,就一本书还好意思藏着掩着,当我是谁啊?我可是有知识宝库之称的巨龙。

    如果它心里真这么想,那么我会告诉它。这书你的确没见过,而且里面的内容,完全能颠覆你那三万年份的三观。

    成功保住了节操,我飞快将书收起,眼看着霍芬格里在它眼中的垃圾堆里东挑挑西捡捡,分明一副矮子里面拔高个的模样。

    最后,它眼前一亮,巨大的爪子一指:“就是它了。”

    顺着它的爪子一看,我无语望天。

    “这个……霍芬格里大人,您真打算要这个?”我将狮子布偶捡起来。在它眼前晃了晃。

    “比起一堆垃圾。还是这玩意顺眼。”霍芬格里点头笑道,接着一脸神秘的压低声音,似要透露一个天大的机密给我们。

    “说了怕你们不信,根据祖先们世代流传下来的可靠情报。以冷酷杀戮而让人闻之色变的亚瑟王大人。喜欢的是和狮子有关的东西。”

    全部人:“……”

    “霍芬格里大人真那么喜欢的话……我这还有很多。”嘴角扯了扯。我将大量的狮子布偶倒了出来。

    “这……你身上放那么多布偶做什么?”

    “诱饵,吸引亚瑟王的诱饵。”

    “原来你们已经知道了。”

    “是的,所以现在换还来得及。再选选吧,说不定还有您看得上眼的东西。”

    “不用了,狮子布偶就可以了,再多几只。”

    “好……好的,到时候全部给您也没关系。”

    反正等胜负分晓的时候,这些狮子布偶也没有用处了,看霍芬格里闪闪发亮的眼神,分明就是得到了棒棒糖,准备诱拐小萝莉的怪蜀黍怪阿姨啊,亚瑟王快跑!

    将其余的【垃圾】收好,我抬头看着霍芬格里,用眼神示意,该你了。

    “别急,我早已经准备好了。”霍芬格里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仿佛身怀重大神圣的使命般,小心翼翼的探出爪子,我分明看到了,它的动作有些颤抖。

    别这样啊老大,害我也紧张起来了,你到底打算拿出什么样的东西?

    霍芬格里的表现,让我们一行也跟着紧张兮兮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它慢慢伸上来的爪子。

    终于,龙爪到了眼前,两根锐爪摆出一个捏东西的别扭姿态,在爪尖与爪尖之间,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瓶子,仿佛被两座大山压着的一颗小树苗般,巍颤颤的被送了过来。

    第一眼,我就被这瓶子的华丽造型给镇住了,宛如钻石一样的光泽璀璨外表,再加上巧夺天工的雕刻技艺,哪怕是精灵族也找不到如此华丽的瓶子,果然是巨龙级别的出手。

    “霍芬格里大人,您的赌注就是这个漂亮的瓶子吗?看起来好像很珍贵的样子,我受之有愧啊。”

    结果话刚落音,又被霍芬格里一爪子摁趴下了。

    “你这个有眼无珠的笨蛋!”它发出一声大喝,满满的龙威将我一头清爽的小短发吹成发哥的大背头。

    “看好了,重要的是瓶子里面的东西,和它相比,这个瓶子一铜不值!”

    “瓶子里的东西?”我抹了抹头,表示头可断,发型不能乱,我这满头竖起的呆毛,可是第七感的重要来源,就好比天线接收器一样,岂能擅自更改位置。

    仔细凑上去看,那华丽到了极致的瓶子里面,隔着瓶身,似乎隐隐约约能看到一抹淡淡的红色液体,在里面流淌,看着看着,这抹淡红逐渐深邃,猛然间,一团火焰在瓶子里燃烧起来,眨眼就化作霸道威严的漫天火海,充斥瞳孔,无处可逃,无处可躲,浑身剧烈的灼疼,灵魂也在冒火,整个世界都被火焰所主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别看了。”一声喝响将我震醒,回过神,瓶子还是那个瓶子,里面只能看到一丝隐约的淡红液体涌动,但是身上却是淋淋汗水,衣服湿透,仿佛刚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那股**和灵魂的燃烧灼疼感,还残留在心中化之不去。

    我不敢再多看一眼,连忙转开视线,生怕再次被瓶子里的诡异之物带入到那个介乎于真实和幻境的奇怪火焰世界之中。

    “以你的实力,还真敢盯着一直看啊。”抬起头。霍芬格里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似在说,不知天高地厚,受到教训了吧。

    “您又没提醒我不许多看。”我委屈的看着这头红龙,不过随即,内心的不满就被喜悦所充斥。

    没关系,这点苦头不算什么,瓶子里的东西越厉害越好,这不就意味着如果我赢了,它就是我的东西了吗?

    “霍芬格里大人。瓶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多看几眼就会感觉身体和灵魂燃烧起来了?”

    “那是当然的。”霍芬格里头一抬,露出骄傲的神色。

    “因为里面的东西,可是特蕾西女王大人留下来的。”

    “真的?”我一脸震惊。

    “当然是真的。”

    “红龙女王到底留下了什么?”

    “听好了。”霍芬格里无比肃然神圣的盯着我,一字一句说道。

    “瓶子里面的东西。是特蕾西女王大人的一滴精血。”

    “精血?”我猛地一震。

    “嗯。精血。”

    “那个……精血是什么?”

    碰一声。霍芬格里高傲抬起的龙头重重栽倒在地。

    “你……你这白痴啊!”它怒瞪着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大概心里又在想。我是不是把脑子给练坏了,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等等,我好像记起了什么,记得威克森爷爷……

    “难道说……关系到传承?”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虽然没有猜中,但是距离答案并不远。”再三深呼吸,霍芬格里忍住怒气,仔细解释起来。

    “如果能吸收这滴精血,就意味着得到了特蕾西女王大人的认同,能够让他人获得特蕾西女王大人的一丝力量,你们德鲁伊的巨龙变身不正是因此得来,亏你还是个德鲁伊!”

    “抱歉,抱歉,我把脑子练坏了。”百想千想,我觉得这个理由似乎是最避重就轻的了。

    “霍芬格里大人,您真的打算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拿来当赌注?”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很期待霍芬格里能够拿出点好东西,但是这滴红龙女王的精血,却是超过了我能承受的惊喜,内心反而变得沉重起来,仿佛这不是一滴巨龙精血,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这滴精血一直在我的祖先手中世代流传,现在到了我的手上,再不送出去,恐怕就要和我一起腐朽于龙墓了。”说着,霍芬格里长叹一声,神色沧桑而消沉。

    “如果你能赢,就安心的拿去吧,正好你也是亚瑟王大人的坐骑,虽然我看不怎么靠谱,这或许是天意吧。”

    “这……”咬咬牙,我把头一点。

    “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肩负起红龙女王的这份托付。”

    “不能也得能。”霍芬格里瞪了我一眼。

    “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承受这滴精血,刚才的教训,你自己应该十分清楚,等再强一些,起码也得达到准四翼高级,最好是准四翼巅峰再尝试。”

    “嗯嗯,我知道了。”这些话,我一一牢记在心,转头一想,不对啊,这明明是赌注,怎么霍芬格里这话说的,好像已经注定要落到我手上了?

    我再次沉默了,这一次切实的感受到,这滴精血不仅仅是力量,也是责任。

    “请您放心,霍芬格里大人,我不会辜负红龙女王的心意。”

    “嗯,这话说的才像是勇于承担,敢作敢为的强者。”终于对我满意了一次,霍芬格里不断眨着眼,笑道。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的时间了,快去找亚瑟王大人吧,再迟点,我怕你的女王妻子会出事。”霍芬格里似乎倦了,脑袋趴在地上,微微眯起了眼。

    “我们这就去。”一想到阿尔托莉雅,我立刻就忘记了精血带来的震撼,焦急起来。

    “啊,对了。”看到霍芬格里消沉寂寞的背影,我想起什么,忽然回过头。

    “虽然这个问题很冒昧,但是……这滴血过了数十万年,该不会过期了吧?”

    “滚!!!”霍芬格里忍无可忍的大吼一声,庞大的龙威直接将五人吹成五个小点消失。

    眼看让人心烦的小家伙不在了,霍芬格里愤怒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逐而变得复杂,开始喃喃自语。

    祖先大人,我感受到了命运的脚步声在靠近,或许,我们的使命,到我这里就要结束了,亚瑟王的继承者出现,十二骑士传承者出现,以及,甚至连亚瑟王大人也复活了,精灵族终于要再一次崛起,势不可挡,已经不需要我们继续守护下去了。

    难怪,难怪我们一族生育艰难,而我的祖先们,虽然磕磕碰碰,但总能留下后代继承守护者之职,唯独到了我这一代,却再也没有了后人,这就是命运给出的答案,要是能再早一万年知道就好了,让我白担心了一万年,真是的,命运这混蛋。

    霍芬格里性格再好,也忍受不了白白担心了一万年这个残酷的打击,心里愤愤的骂了好一会儿,它重新将瓶子拿出。

    特蕾西女王大人,莫非,你也是感受到了命运的指引,才把这滴血留下,在数十万年后,落到亚瑟王大人的第二任坐骑手中,以这种方式继续保护亚瑟王大人?

    亚瑟王大人……人类圣女……以及那个让自己匪夷所思的人类……霍芬格里默念着这些人的名字,露出忧色。

    一个个不应该出现的强者陆续出现,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中酝酿,但愿这只是单纯的暗黑大陆即将要崛起的信号,而不包含其他更复杂的信息,暗黑大陆以及精灵族,都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原罪之战了。

    上帝啊,请怜悯这片已经满目疮痍的大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