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精灵森林
    ***************************************************************************************************

    薄暮之魂,算得上是库拉斯特区域最让冒险者讨厌和畏惧的普通怪物,没有之一,因为招式是闪电攻击,所以冒险者们给它取了个“爱称”,叫电鬼。

    一般来说,这种攻击属性单一的敌人,是很好克制的,薄暮之魂擅长的不是闪电吗?那我凑齐一套抗闪电装对付它们不就行了。

    是的,可以这么做,的确有效,但是它们电不死你,也能烦死你,因为这些白雾状的家伙身形飘渺,还会一个极其令人发指的技能——瞬移,元素攻击对付这些没有形态的家伙,伤害不高,反到是物理攻击颇为有效,亚马逊的箭术是对付它们的最好手段,前提是能扛过这些薄暮之魂的一波闪电海攻击。

    娜娜公主在前两天遇到过一次这些敌人,知道它们的厉害,而这一次出现的数量却是那次的数倍,且是被偷袭包围的状况,形势大大不妙。

    薄暮之魂可不会让敌人有反应过来的机会,在包围娜娜眼前的人类的一瞬间,它们雾状身体就缠绕上了无数到雷蛇,下一秒,铺天盖地的闪电吞吐而出,宛如刺眼的巨大光球。方圆数百米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觉到令人心悸的恐怖闪电力量,正在四面八方涌来。

    那一瞬间,娜娜公主的身形也化作了一道闪光,仿佛要和这些闪电比快似的,竟然不退反进,朝着宛如巨狼一样拍打过来的闪电海洋冲了上去,要在那一丝尚未合拢起来的电浪缝隙之中穿过。

    闪电与闪光的交锋,速度和速度的碰撞。让这一次突围莫名的带上了神圣感。即便是策划这一场剧本的我,也忍不住屏住呼吸,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场巅峰的较量,拳头不自觉的紧握起来。

    时间仿佛放慢了百倍。无论是闪电的合围。还是闪光的突破。都变得如同龟速,让人将那闪电海的狰狞姿态,以及闪光的一往无前。都看得一清二楚,一目了然。

    眼看闪电海之间的缝隙,逐渐缩小,再小,很快就要合拢在一起,彻底形成包围,到时候,万年公主就算冲了上去,少不了也要被闪电海刮一刮,当然,以她的防御,这种闪电攻击应该是不痛不痒,毕竟这群薄暮之魂里没有太强大的存在,否则我也不会放心让她去踩陷阱。

    但还是那句话,这是能力发挥的问题,也是面子的问题,如果她有这个能力躲开,却没有做到,那就是无能,不光闪电海能不能对她造成伤害。

    闪电海和闪光越靠越近,但是此时,前方的闪电海已经合拢的只剩下一条只有一尺宽的缝隙,按照估算,等闪光迎上去的时候,这道缝隙还要合拢一些,变得只有半尺宽多一点。

    这是连小孩子侧着身也钻不过去的宽度,万年公主就更加不可能了,她刚才要是反应能再快一点,哪怕早零点零一秒行动也好,说不定还有机会,眼下是肯定没有了。

    我摇摇头,心里已经放弃,看来她的随机应变能力还是有待于提高,不是说没办法应变,而是应变的不及时,说来说去还是经验问题,这样的事情遇得多了,比如说萨绮丽她们,都不用脑子转动,身体本能就知道该怎么做最好,换成是萨绮丽,就算速度比万年公主慢几倍,但是她逃过闪电海的围杀的几率,却还是要比万年公主高上几倍,应该说,萨绮丽根本就不会轻易被这些薄暮之魂包围,这是个大前提。

    就在我都已经放弃,不看好万年公主这次突围的时候,忽然间,形势突变,象征着万年公主的那道闪光,竟然不断变细,变小,与此同时,看似已经到达极速的速度也再次加速,时间忽然恢复正常,光与光交错而过,在因刺目而眨眼的一刹那,万年公主那优美潇洒的身姿,出现在了薄暮之魂的包围圈之外,犹如破笼而出,展翅高飞的云雀。

    怎么做到的?我惊了个呆,张大嘴巴看着万年公主那一层不染的姿态,吓尿了。

    就算是会缩骨功,也不可能从那么小的闪电缝隙中,毫无损伤的钻出来,难道说那一瞬间,万年公主真的完全化作了一道闪光?好像只能这样解释,但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理解。

    人,怎么可能变成一道闪光?赫拉迪克族的黑科技为何so.diao。

    不仅仅是我,当事人,万年公主自身,在突破闪电海出来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也是惊讶迷惑,似乎搞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为什么在一瞬间就出来了。

    正因如此,她丧失了一次大反击的好机会,等反应过来,现在还在和敌人战斗,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薄暮之魂已经重新调整好了姿态——它们大概是对万年公主这一次诡异的突围,唯一没有觉得惊讶的家伙了,到现在冒险者都没搞清楚,这些雾状的怪物到底有没有感情,唯一能肯定的是它们有智慧,不然怎么懂得阴人?

    发出风啸声一般的奇异怪叫,一道道薄暮之魂身体一卷,忽然消失在原地,仿佛离开了一样,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它们又出现在另外一处,四散开来,隐隐又有将万年公主重新围起来乱拳打死乱电电死的阵势。

    万年公主当然不会再吃这种亏,她的身体再次化作一道光芒,朝着最近的薄暮之魂刺去。根本来不及躲闪,这道薄暮之魂就被刺了个窟窿,雾状的身体惨叫消散。

    是不是给她换一把剑呢?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我摸着下巴想到,这把剑的威力太强大了,导致本子娜“丧失了”许多游戏趣味和挑战性,最好换把攻击命中后能给敌人加血的剑,那才好玩,一个小矮人就可以白天一直玩到晚上,直到玩坏为之,至于到底是谁先被玩坏。我可就管不了了。

    一击成功。万年公主自信大增,身形一转又朝其他薄暮之魂冲去,这一次被锁定的目标学乖了,直到敌人的速度快。早早就把雾状的身体一卷。消失躲开。

    无奈。万年公主只好朝靠近的另外一只薄暮之魂冲过去,这只薄暮之魂也不傻,在万年公主将头转向它的时候就察觉不妙。也是身体一卷,跑路为上。

    这样来来去去,跑了几十回,却只干掉几只薄暮之魂,这些号称电鬼的家伙的狡猾程度,实在令人发指,万年公主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竟然被一群怪物围成圈玩传球游戏。

    我和爱娃儿远远看着这一幕,又开始扶额,惨不忍睹。

    不要去追那些早有准备的薄暮之魂啊笨蛋,要去追那些刚刚瞬移过的,薄暮之魂的瞬移是有冷却时间的。

    不过有句话叫旁观者清,我们这边看的清楚,那边被数十只薄暮之魂逗来逗去的万年公主,可就未必能冷静下来,以上帝视角观察自己的战斗,察觉到突破点。

    菜鸟啊。

    长叹一声,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么看下去了,得做点什么,于是神色凝重的往物品栏里一掏,在爱娃儿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的,缓缓的掏出……一包瓜子。

    “要嗑瓜子不?”女士优先,我将瓜子递到爱娃儿面前。

    爱娃儿:“……”

    “不要吗?还有果酒,放心吧,喝不醉的,正好还有下酒的鱼干……”

    我滔滔不绝的将维拉丝给我准备的小吃拿出来,也不管爱娃儿,盘腿一坐,左手抓着一把瓜子,右手捏着一条鱼干,精神力控制着酒坛倒上一杯碧丝酿的果酒,一切准备就绪,先嗑几个瓜子先。

    捏着瓜子往嘴里一送,咔一声。

    “……”

    我不死心,再一送,还是那一声清脆刺耳的“咔”。

    “……”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较劲一般,我不断的尝试,最终换来的是连续不断的咔咔碰撞声。

    于是,我悟得了一个真理。

    带着面具……果然不能吃东西啊。

    变身圣月贤狼好像有点得不偿失,而且旁边还有个变态天使,变回原形,又怕万年公主发生意外,来不及救援,我呆呆看着眼前的美味小口,一滴悲怆的泪水自面具里面的脸颊缓缓滑落。

    在我为怎么吃东西而发愁的时候,那边的万年公主却忽然找到了窍门,终于将那些烦人的薄暮之魂一个个击杀,娇喘几口,向这边走来。

    我一惊,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连忙迎上去,背着双手,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拦在万年公主面前。

    “做的不错,我还以为你要再晚一点次才能发现窍门。”忍住“菜鸟”二字的真实评价,我用着欣慰的眼神和语气,仿佛万年公主已经能出师……不对,是青出于蓝了。

    感受到了吧,我的和蔼目光,能够面对表现出菜鸟水准的学生,却给予高评价的包容心,像我这样的老师已经不多见了。

    所以,拜托了,别再往前走了,前面是酒池肉林,罪恶的深渊,一脚踏过去就回不来了知道不?

    “是吗?”万年公主面无表情,对我的表扬不置可否。

    “当然是了,我的目光,可是一直在凝视着你成长的身影啊。”一句自觉颇有深度的话脱口而出,我为自己感到震惊,难道说我真是一个急中生智,智深若海的可怕男人?

    “是吗?”

    “当然是了。”

    “我口渴了,想喝果子酒。”

    “这边请,这边请。”

    宛如殷勤的店小二一般,带着万年公主来到刚才观战的地方。看着一地的零食小口瓜子,我的额头上渐渐冒汗。

    “准备的真充足啊。”万年公主面带笑意的看着我,目光里却一丝笑意都没有。

    “这是提前给你准备的庆功宴。”我神色一凛,一股辛勤园丁的气质从身上勃然散发。

    “那好啊,以后每次战斗结束,可都要记得准备庆功宴。”

    “是……是的,当然没问题。”表面上满不在乎,我的心里却在滴血,维拉丝给我开小灶做的可口小吃,要完蛋了。

    ……

    数天后。我们终于穿过庞大湿地。来到精灵森林,在第一第二世界,到了这里,就是精灵族的地盘。

    而在我们身后不远处。换做是第一世界的话。那里有着一个已经变得非常著名的地方。原本是人类和精灵两族联盟后试探性接触的中转站,小集市,后来随着两族的关系越来越好。这个小集市也越建越大,最终……变成了婚纱镇。

    至于为什么叫婚纱镇?不多说,说多了都是泪,我在某方面的三大耻点之一就在这里,不过算是最程度最轻的耻点。

    天色渐黑,我们恰好找了一个荒废的精灵村落,把里面盘踞的怪物清理干净以后,鸠占鹊巢了一会,不对,准确来说,身为精灵亲王的本德鲁伊,是在收复领土,嗯嗯,没错,就是这样。

    夜深,一堆篝火缓慢有力的燃烧着,五只鬼狼在村落边缘自发的巡逻守卫,看起来很是安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