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强者之心
    ***************************************************************************************************

    参天茂密的森林中,三道身影快如闪电,不断在数十米高的枝头上跳跃,眨眼间身影就已经掠出百米远,宛如林中魅影。

    当前一道身影,在保持高速移动的同时,还不忘记东张西望,仿佛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显得心不在焉。

    “怎么,还在心疼刚才的精英小矮人巫师?”另外一道身影追了上去,肩并肩的一起行动着,只不过嘴角露出的幸灾乐祸笑容,似乎却和两人相当默契的行径路线相悖,好像乐于看到对方吃瘪的样子。

    她可是知道对方罗格第三吝啬的大名,错过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精英怪物,他的心情想必跟从身上割掉一块肉差不多。

    “有点。”一身白袍,带着面具的身影,没好气的应道。

    “心疼你就杀啊,没人不许你杀。”少女露出明媚笑容,对方的苦脸,就是她的笑脸,把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面,这种感觉真好。

    “少啰嗦,不要挑衅我,我不是那种不顾全大局的人。”面具男语气凛然,配合他身上庄重的祭祀白袍,到是颇有几分吓唬人的气势。

    冷着脸,企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的面具男。心里却在满地打滚,泪流满面。

    混蛋,混蛋,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以为我是为了谁?那可是香喷喷的烤鸭子啊,只要自己稍微动根手指头就能取来,接近领域巅峰实力的精英小矮人巫师,就算再怎么寒酸,相对于自己的爆率来说,一件金色装备肯定逃不了,运气爆棚的话。甚至有可能出个绿装暗金什么的。就算没有,来个高级符文之石也是件美事。

    可惜,偏偏能看不能吃,你这本子娜。以为我是为了谁。为了谁?!

    这个表面冷酷。维持着妖月狼巫的高大上形象,心里却在撒泼打滚痛哭流涕的家伙,正是区区不才。本德鲁伊是也。

    老实说,我绝对不是一个当老师的好料,尤其是万年公主想要学的并不是技巧,而是历练战斗经验。

    这种东西,我在老酒鬼,腿毛仙人,威克森爷爷,人妻骑士这些人身上,都没有学到过,她们教我的统统都是一些技巧,什么?想要历练战斗经验?如果我对老酒鬼提出这样的荒唐要求,她肯定会笑眯眯的露出诡异表情,然后拎着不断挣扎的我,扔到三魔神的老巢里——你不是想要历练战斗经验吗?我这就满足你。

    我到是很想对本子娜如法炮制,自己也能轻松些,可惜她现在的实力……该怎么说呢,至少在我眼里是高不成低不就,把她扔到第二世界的三魔神分身老巢里吧,她凭着碾压性的实力,绝对能杀个七进七出,毫无压力,毫无锻炼意义。

    把她扔到第三世界的三魔神真身老巢里嘛……我自己也得赔上,买一送一,三魔神肯定要乐的嘴都笑歪了,这年头,就没见过那么傻乐呵跑来送死的蠢蛋。

    再说了,我不比老酒鬼,既然本子娜叫了我一声老师,至少作为老师的那份节操,是绝对不能掉,将她带到小矮人部落里随手一指,然后躺在旁边酌酒看戏,这种无良的老师形象只有老酒鬼才能做出来,或许还要算一个腿毛仙人。

    所以,我想到了一个笨方法,既能提供魔鬼式训练,又不妨碍我们赶路,朝庞大湿地进发,寻找小不点王的任务。

    这份魔鬼训练的初级阶段是——连续五天五夜,不眠不休,连续奔走作战,用这种最原始,最机械的方式,通过人的条件反射学习,加速将战斗经验烙印在灵魂里面,成为自己的一种本能。

    这种方法无疑很有效,但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很累很累,几乎是个人都能想到可以利用这种方法来磨练自己,但是切记小命只有一条,在疲惫中战斗很容易出现破绽,人一死,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在训练营的时候,教官们就一再强调,冒险者首先要学会的不是战斗,而是该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所以想到和去做,明明是因果关系,看似如影随形,但是有时候也遥远的如同天堑一般,能想到,却一辈子永远不会去做,还是那句话,人作死,必定死。

    万年公主却有作死的资质,她的身体结构和人类不同,虽然也会疲惫,但是事实上,这具看似纤柔的娇躯,却隐藏着庞大的动力,说白了,她的体力耐力以及恢复能力,要远远比一般冒险者强百倍千倍,甚至不逊色于地狱格斗熊。

    如此一朵耐槽的纤纤细女子,不让她用身体亲身感受一下地狱格斗熊曾经做过的事情,那简直就是浪费——可曾记得,地狱格斗熊和再生妖塞尔森持续了几天几夜的高强度战斗?所以我才说,现在五天五夜的长途奔袭加连续作战只不过是初级阶段,以后还有得你受,最好早点放弃,乖乖让我嘲笑你一番,否则……哼哼哼。

    至于刚才提到的精英小矮人……想到这里,我又是肉疼不已,却没有办法,既然决定了给万年公主打造一个魔鬼式训练的场所,我就没办法乱来了。

    以我的实力,精英怪物是好杀,但是一旦开了杀戒,森林里的精英怪物逐个遭到击杀,势必会引起地狱巨头们的注意,我不是龙傲天,远没有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地步,就算是在这个蜘蛛森林里。或许都有不逊色于我的强者,更别说如果引起了身处遥远的古代库拉斯特的议会成员们的注意,会是什么下场,想都不敢想。

    所以,没办法,只要夹起尾巴做人了,只求魔鬼式训练能够顺顺利利进行,长途奔袭也是考虑这一点,既能考验一个人的耐力,也能迅速淡出一片区域里的怪物的注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绝对不搞三光政策,别闹出太大的动静,让那些隐藏在深处的强者不至于注意到有群小偷在它们的眼皮底下偷偷摸摸搞训练。

    为了增加说服力,身为老师的我以身试法……不对。应该是以身作则才对。也亲自加入到这场训练之中。尽管这样的训练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除了能收割点经验值以外。

    老师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能要求学生去做?我的想法很简单。果然,万年公主虽有抱怨,但在我的软硬兼施之下,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要结束这种无聊训练的话,甚至产生了一丝较劲心理,真是愚蠢,你以为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好好回想一下吧,已经过世的再生妖塞尔森临终前一个月所说的话。

    不过,我们这种训练法,似乎有人躺枪了,没错,是爱娃儿,身为队伍的隐形人,她不得不跟着我们一起跑,倘若是正经的历练,她还可以乘着我们战斗的时候打个盹,可这是长途奔袭,一个地方战斗不过十分钟,又要前往下一处,她哪有机会休息。

    可怜这位高贵的天使长老之孙女,在天界从未受过这样枯燥漫长的训练,仔细想想,这种训练对从无到有,一步一个脚印提升上来的战士而言,根本就毫无意义,只有万年公主这种实力强大却严重缺乏战斗经验的奇葩存在,才会如饥食渴的在训练中吸收学习。

    在爱娃儿的印象中,似乎也只有当年号称天使族第一勇士的衣卒尔,才喜欢不断用类似的魔鬼式训练来锻炼自己,三天两头就跑去地狱大闹一番,快把那当家了,简直就是作死的典范,要不是这样,也当不成第一勇士吧。

    只是这个第一勇士,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概率学的魔咒,在无数次高喊着“德玛西亚”将死神一脚踢开后,终于倒在三魔神的诡计下,从第一勇士变成了第一烈士,这个例子也深刻沉重的告诉了所有的天使,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天使,都只能作死成功一次。

    在严酷的连续奔袭战斗训练之中,爱娃儿不得不咬紧牙根跟上,一天一夜尚且没什么关系,但是到了第二天,她就开始偷偷打起了小哈欠,只是不知为啥,并没有出言抗议,大概是因为妖月狼巫变身,让她体内的抖m属性觉醒了几分吧,身体很疲惫,精神却慢慢在亢奋,好可怕,妈妈,这个变态天使好可怕!

    训练持续到第三天,就连快把自己的性能夸上天,差一步就成永动机的万年公主,都面露疲色,看的我暗地里直摇头。

    以她的身体素质,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就露出疲色,看来,她对身体的潜能挖掘的还远远不够,更没有学会如何在持续战中尽可能的保留以及恢复体力,一些小而实用的技巧。

    当看到她也忍不住跟爱娃儿学坏,打了一个小哈欠后,我叹着气,三天以来第一次停下训练的脚步。

    “累了?”

    “没有,还早着。”万年公主不出我意料的倔强应道。

    “可惜,你跟错人了,说到经验,说到教人,萨绮丽,图拉科夫,以及沙希克,这三人任何一个都要比我强百倍,早知如此,当初应该把你交给她们才对。”

    这样说完,本以为万年公主会附和着说一些“是啊,没想到跟了最没用的笨蛋猴子,我的运气真是差”之类的话,没想到,这家伙却用倔强的目光看着我,抿着嘴,不说话。

    这……这是什么目光?我被看的有些心虚。

    “已经打算放弃了吗?”盯了我许久,她缓缓开口。

    我一愣:“开什么玩笑,我只是想说,你跟着她们训练会更好,表达这个意思而已。”

    “那就少废话,既然选择了你,我就不会后悔。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敷衍了事,诚心认真的教导,无论是什么训练,枯燥,疲惫,残酷,甚至无用,我都愿意学。”

    “呃……”虽然万年公主的语气很冲,但说实话。我却被小小感动了一番。这莫非是想表达对我这个老师“不离不弃”的意思?

    和万年公主默默对视了数秒,我转身一跃。

    “那还等什么,前方不远就有一个小矮人部落,先说好了。五天五夜。绝对不会少一秒。也不会停顿一秒,做好受死的准备吧。”

    “求之不得。”倔强的笑着,宛如欺霜傲雪的梅花一般绽放。下一刻,万年公主追至身边,将手中的细剑紧紧握住,目光似已经穿过无数障碍,落到这一次的敌人身上,心无旁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