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一十章
    ***************************************************************************************************

    看到阿姆露迪娜对摸摸头的反应开始变大,我见好就收,将手从她头上缩回,身后那些家伙可都是人精,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她们看出端倪,也只有旁边的卡露洁比较憨实。就算看到一分异样也不会想歪。

    说时迟那时快,从我伸出手到缩回手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在我面前恭顺低着头的阿姆露迪娜,被没有让人看到她脸蛋上泛起的潮红,那一声细不可察的娇吟,就算被听到了,也只会被别人当成是对我忽然摸头这种突兀行为的惊呼声。

    毕竟不是小孩子了,阿姆露迪娜的年纪说不定比我还要大一点,又不是十分亲密的,诸如夫妻兄妹的关系,摸摸头什么的,实在有点太唐突,太无礼,还羞耻了,哪怕阿姆露迪娜是我的手下,不过当事人没有发表抗议,大家也不好说什么,权当看戏。

    “对了,你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我忽然想起,这群人貌似是浩浩荡荡一起朝我杀过来,害我狠狠吃了一碗水饺,莫非有阴谋?

    “我是在路上遇到阿姆露迪娜以及萨绮丽大人们。”卡露洁在旁边率先回答,是我的错觉吗?她好像恢复正常了。

    无暇深思。我又将好奇的目光落到阿姆露迪娜和其他人身上:“那你们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别告诉我是一时兴起组成临时队伍跑去历练了。”

    “小弟这番话可真让我们伤心透了,明明那么辛苦的在为你收集关于亚瑟王大人的消息。”萨绮丽故作委屈,但是眼角那一抹娇媚笑容骗得了谁?

    “是是是,万分感谢大家的帮忙,那么,消息呢?”

    萨绮丽,沙希克,图拉科夫相视一笑,齐齐指向我面前的阿姆露迪娜。异口同声。

    “这不就是吗?”

    “阿姆露迪娜?”我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骑士少女。她?她算什么消息?

    “难道说你知道关于亚瑟王大人的消息?”瞬间,我想通了,急忙问道。

    “嗯,虽然不知道对殿下有没有帮助。但是属下的确在前段时间见到过亚瑟王殿下。”阿姆露迪娜肃然点头。

    萨绮丽她们这样说。我还有几分怀疑是不是在忽悠我。既然阿姆露迪娜也这样说了,就绝对跑不了了。

    “真的?那小不点王在哪里?”急切之下,我也忘记了对小亚瑟王的尊称。直接这样说道,幸好没有人注意。

    “喂喂喂,将我们这么帮助者落到一边,在大路上就迫不及待的问起来,这样不合适吧。”图拉科夫不乐意了。

    “要知道,我们为了打听消息,可是五个区域都快找遍了。”

    “想要蹭午饭就直说好了。”我无奈的看着这群人,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你们心里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透。

    “知道就好,新人小弟你可要好酒好肉侍候。”大家哈哈一笑。

    “对了。”我眼珠子咕噜一转,刚才在拉斐尔那被欺负的不惨,我得找点场子回来。

    “倒不如去拉斐尔大人那庆祝吧,门前空地大,人多也热闹。”

    “小弟所言极是,就去那。”和拉斐尔天生不对头的萨绮丽,立刻领悟了我的意思,连连点头,至于沙希克他们,都是一群吃货,哪里不重要,有吃有喝就行了。

    “卡露洁,午饭就劳烦你准备一下吧。”

    “是的,殿下,刚才去了一趟市场,材料恰好已经有了。”卡露洁恭敬应着,将手中的篮子微微提了提,只是下一刻,她愣了起来。

    篮子……空空如也,哪里来的什么材料。

    “抱歉,我立刻就去准备。”脸一红,卡露洁开足马力杀,咻的一声消失在我面前。

    “真少见呢,卡露洁也有失误的时候。”萨绮丽好奇的看着卡露洁飞奔而去的身影,露出困惑目光。

    “属下也是第一次见到卡露洁大人这样,一直以来,只要是卡露洁大人做的事情,都是尽善尽美,从未出过差错,是我等骑士的楷模。”阿姆露迪娜也表示了惊讶。

    “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我心虚的笑着,咳嗽不断。

    ……

    “你……你们这群家伙啊,是和我有仇吧,是和我有仇对吧!”拉斐尔的帐篷里,传出了主人抓狂的咆哮。

    “知道我有多忙吗?知道吗?知道吗?”

    “在忙也要吃饭,身体第一。”我用语重心长的语气关切道。

    “少在那装模作样了,小小吴,是你吧,是你的阴谋吧,我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打算把这几天的事务统统处理掉,然后呕心沥血,任劳任怨的巡逻一遍整个营地,顺便去小小吴那一趟蹭个晚饭,作弄一下小小吴。”

    我:“……”

    就冲你这句话,我觉得没有白来。

    “拉斐尔大人,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应该多交流交流,来……卡露洁,对吧,把烤架架在那个地方,开始烧炭火吧,塔莫娅,把食材处理一下,洋葱切厚点……”

    “不!要!无!视!我!”拉斐尔强势插入我的视线里面,愤愤的嘟嚷起来。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和你们一起野餐了,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

    “这样啊,也是呢,毕竟拉斐尔长老可是日理万机的。”萨绮丽美眸轻轻一转,笑了起来。

    “既然长老大人那么忙。没有时间和我们一起野餐的话,那就去忙吧,我们自己来就行了,放心吧,会给你留一串香喷喷的烤大蒜。”

    “混蛋,明知道我最讨厌吃大蒜既然还敢说出这种话!而且怎么能允许你们在快乐我一个人在受罪!”拉斐尔朝死对头瞪过去。

    “挑食可不好。”我咳嗽几声,又是语重心长……

    “天诛!”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总之,为了庆祝午饭,为了庆祝萨绮丽一行归来,为了庆祝小不点王的线索出现。为了庆祝成功的打乱了拉斐尔的步调。我们举行了一次欢快友好的野餐,虽然很想邀请百族公主殿下歌舞一曲助兴,可是她似乎不大高兴。

    “咕~~~”摸着肚子,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卡露洁。

    “卡露洁。能把今天晚上的水饺提前兑现吗?”

    “是的。殿下。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卡露洁抿嘴笑着走向厨房。

    为了报复我的馊主意,野餐中,拉斐尔宛如强盗头子一样。凡是我烤好做好的东西,都被她抢了去吃,连卡露洁和塔莫娅她们给我做的,也被她毫不客气的夺走,任由萨绮丽如何嘲笑她脸皮厚,任由肚子饱的连连打嗝,拉斐尔都不愿意让我吃上任何一丁点食物。

    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啊?

    “那么……阿姆露迪娜,拜托了,把你知道的关于小亚瑟王的消息告诉我,我现在急需找到她。”回过头,我露出严肃表情。

    “是!殿下!”端正行了一礼,犹如汇报军情般,阿姆露迪娜一五一十的将关于小亚瑟王的情报说了出来。

    自从得知我沦陷地狱世界以后,阿姆露迪娜深感实力不足,没办法为我做点什么,知耻而后勇(她是这样形容自己)的阿姆露迪娜,奋发图强,拼了命的历练提高实力,于是酒吧民间开始流传出关于盾娘骑士传说,那英(简)姿(单)飒(粗)爽(暴)的战斗风格,纷纷让冒险者为之倾倒。

    在拼了命的修炼下,阿姆露迪娜的实力不知不觉间也到达了领域高级,她的步伐,也从罗格营地,途经鲁高因,最后落足在库拉斯特区域。

    第三世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坚持在罗格营地历练的冒险者,为勇士,坚持在鲁高因历练的冒险者,为智士,坚持在库拉斯特历练的冒险者,为猛士,坚持在群魔堡垒历练的冒险者,为烈士,至于坚持在哈洛加斯历练的冒险者……这是病,得治。

    显然,一脚踏入猛士行列的阿姆露迪娜,已经离病入膏肓不远了,而且还是一个人,虽然她是特殊职业,兼之天赋也未必输于十二骑士传承者,比一般冒险者要强很多,但是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历练还是有点……怎么说呢?我只能说阿姆露迪娜殿威武雄壮,盾娘之魂永垂不朽了。

    咳咳,话题跑偏了,基于自身是精灵族的一员,对库拉斯特的原始森林有着特殊的感情,阿姆露迪娜就在库拉斯特落脚下来,准备安安分分的进行她的作死历练计划,而是某一天,十分突兀,又似顺其自然的,她见到了小不点王,两人还聊了几句,我仿佛能想象到小不点王故作一副老气横秋模样和阿姆露迪娜说话的萌萌姿态。

    “就这样吗?小不……咳咳,亚瑟王有和你说她想去做什么吗?”线索意料之外的简短明了,让我如同隔靴搔痒一样欲求不满。

    “没有,亚瑟王殿下没有说,属下也不敢擅自过问她的行动,虽然属下恳请跟随侍奉,但是不出所料的被亚瑟王殿下拒绝了。”

    原来如此,这小不点手办王,还真是不嫌让人操心。

    我心里无奈嘀咕着,又问了她遇见小不点王的时间。

    “大概在半个月以前吧。”阿姆露迪娜想了想,很肯定的说道。

    “半个月啊……”我算了一下,小不点王大概是在二十多天前,在遥远绿洲的蛆虫巢穴里干掉了沙虫女王,如果情况属实的话。

    这样算来,她干掉沙虫女王后,也快就杀到了库拉斯特,并没有在鲁高因逗留多少时间,这让我暗自庆幸,幸好没有在蛆虫巢穴那浪费太多时间,不然就算找到小亚瑟王的线索,那也是白找了,因为她已经离开鲁高因了。

    只是,从各个区域之间转移,少不了要用到快捷方便的远程传送阵,可是联盟却从来没有在传送阵里捕捉过她的身影,到底是小亚瑟王能力莫测,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使用了传送阵,还是这小不点铁血纯爷们,硬生生用两条腿跨越了双子海,从西部王国【偷渡】到库拉斯特。

    算了,这些先放到一边,可以不理,得搞清楚小不点王到底去库拉斯特做些什么,她又会在那里逗留多久,别到时候我们跑去库拉斯特拼命找,她却又跑去别的区域,瞎忙活了。

    还有,干掉沙虫女王,到底是她一时兴起,还是有别的目的,这似乎也是个线索。

    食指轻敲,沉思片刻后,我抬起头看向塔莫娅。

    “塔莫娅,能麻烦你再去打扰一趟拉斐尔大人,让她传个信息去第一第二世界打听打听,看看那边的库拉斯特区域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动,尤其是那些知名的魔王领主,有没有遭到毒手。”

    “嗯。”武帝大人应了一声,干脆利落的走了。

    “再然后……”想了想,我苦笑起来,线索似乎就是这些了,再然后,就是真刀实枪的干了。

    “小弟,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吧。”见我露出愁容,萨绮丽她们连忙请缨。

    “这怎么好意思呢,拜托你们打听情报已经够麻烦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是有一定的危险。”我为难的看着她们,打冲心底不愿意把大家拖下水。

    “这种时候,还说那么见外的话干嘛。”

    “就是就是,管吃管喝就行了。”图拉科夫表示管饱就行。

    “哼,真是肤浅,你的脑子里大概也装着胃吧,这是男人的友情,友情懂吗?”骚包的沙希克又在不知何时叼起了一朵新鲜玫瑰,整张脸仿佛在闪闪发光。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莽夫,听不懂吗?”

    “装,让你装,看我打烂你这张脸!”

    说着吵着,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已经扭打起来。

    差点忘了,和拉斐尔萨绮丽一样,这两货也是一对死对头。

    “小弟,安心安心。”无视地上扭打的战友的丑态,萨绮丽来到我身边,从身后弯腰搂住我的脖子,脸蛋凑上来,呵气如兰的开口说道。

    “因为我们也很无聊嘛,想找点事情做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