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九章 今晚给我……一碗水饺
    ***************************************************************************************************

    告别拉斐尔,从她的帐篷里走出来,一路上,我深思不断,整个人透露出股思考者的气质,宛如忽然智商暴涨了一百点,给人不明觉厉的感觉。

    冰蓝水人那档子事很明确了,永冻之水不是我现在能应付得了,督瑞尔之怒更非任何一名联盟强者能够承受,虽然塔拉夏的神器项链很诱人,但是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对这位近万年以来的人族第一强者说声抱歉,身体不舒服,改日再谈。

    我操心的是卡露洁,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下去吧,自己到是没什么所谓,身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那些嚣张的,不肯好好侍奉主人的侍女,多卡露洁一个也不嫌多了。

    我担心的是卡露洁,她的责任感自尊心那么强,说不定再过了三两天,若是还没有办法改变,回到从前那个她,内心一个绝望,在我面前自杀谢罪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思来想去,觉得女人心海底针,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可能摸得到,于是虚心请教项链里的圣女大人,希望她可以给点建议。

    “本圣女很忙。”小幽灵还在玩着她的【五阶魔方】,不亦说乎。

    “塔拉夏的神器出世了。属性也不知道怎么样,要是能弄回来,换一根戴戴也不错。”我自言自语道。

    于是下一刻,白光一闪,小幽灵从天而降,咬住我的头不放。

    一连串的惨叫响彻天空,许久许久,我才将这小圣女制服,把她牢牢地搂到怀里亲上一口。

    “不换项链,不换项链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小幽灵打了胜仗。得意洋洋的在怀里把下巴一抬。

    “换个圣女……”我嘴里又嘟嚷。

    于是下一刻。熟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不换!我什么都不换!”人作死,就会死,此时泪流满面的我,无比深刻的体会到这番话的意思。

    “好了。不要捣鼓这可怜的铃铛了。都快给你的手汗弄生锈了。”我将小幽灵手中的神圣驱魔领域抢过来。皱着眉头。

    “胡说,胡说,本圣女才没有手汗。小凡大笨蛋才是满身臭汗。”事关少女的声誉形象,小幽灵大声反驳。

    “哦,是吗?光你说可不行,得检查检查,来,脱了衣服让本德鲁伊在你全身上下闻一闻,嘿嘿嘿~~~”我露出电车上的痴情汉子眼神,盯着小幽灵。

    “咝~~~色狼小凡真是色透了,比禽兽公爵还不如。”小幽灵紧抱身体,愤愤的看着我。

    “你这样说我,我可不乐意了,有个故事,一男一女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躺在同一张床上,女孩在中间放上一碗水,对男孩说,你要是越过了这碗水,那就是禽兽,结果男孩安分守己,一整夜一动也不动,第二天早上,你猜那女孩说了什么?”

    “【你这混蛋,是小凡派来的逗比吧】这样?”小幽灵故作迷糊。

    我:“……”

    为什么这小圣女就是不肯老实安分的照着我的节奏走呢?还能不能愉快的对话了?

    “咳咳,总之,我想说的就是……”我双眼湛清,一脸认真的看着小幽灵。

    “我,是禽兽。”

    “……”

    等……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我好像被自己挖的坑给埋进去了啊混蛋!

    最可恶的是,小幽灵到这时候还不放过来,给了致命一击,只见她用怜悯的语气叹息一声:“小凡,不是本圣女说你,就算想做一名合格的禽兽,也是需要一定的智商,你还是回炉重练一下吧。”

    腐郭达!富鱿凯!

    “咳咳,我是想和你谈正经事。”咳嗽几声,我若无其事的把这个尴尬话题推到了一边,为了避免小幽灵再次吐槽,我机智的不等她说话就继续开口。

    “关于卡露洁,这几天表现很不正常,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没有哦,本圣女又没有穿女人的衣服,也没有吃她做的菜,怎么可能会发现。”

    “……”你这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么。

    “所以说,有什么办法能让卡露洁恢复正常?”

    “就算你这么说,想做点什么,至少得找到小卡露洁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啊。”小幽灵又在装糊涂了,明明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是不前些天那……咳咳,那一吻。”我小声说着,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啧啧啧,小凡只说对了一半。”忽然化身爱情专家的小幽灵,肃然的推了推鼻梁,一脸的专家嘴脸,朝我投来高深莫测的目光。

    “请大仙指点迷津。”我得承认,我被她这副模样唬住了。

    “首先,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小凡吻了小卡露洁。”

    这不废话吗?我开始怀疑眼前的周大仙了。

    “但是,直接原因是因为,小凡只吻了小卡露洁。”

    “什么叫做只吻了?”我糊涂了。

    “意思就是说,如果当初小凡你直接把她推倒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只是吻了一下,反而让小卡露洁患得患失,神不守舍。”小幽灵叹着气,似在为我的情商哀悼。

    “好像懂,好像又不懂。”我一脸的不明觉厉,第六感觉得小幽灵说到了点子上,但是仔细琢磨下来,却还是想不通。

    为什么卡露洁要患得患失,神不守舍。她不是连随时侍寝的准备都做好了吗?我毫不怀疑,只要我有这样的需求,跟她说了,不需要下命令,她就会主动给我暖床。

    为什么现在只是一吻,却让她变得如此。

    “所以说啊,做事只做半吊子,是最要不得的,要么不做,要么一口气做了。只做那么一点点。不干不脆的,反而让双方都难受。”看着我苦恼困惑的样子,小幽灵宛如资深爱情专家,深夜情感咨询电台女主播。一句好女人就是我。我就是爱丽丝红遍大江南北。

    “算了。这种事情先放在一边不管,告诉我,该怎么让卡露洁恢复正常就行了。”摇摇头。我打算来个直捣黄龙。

    “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

    “哪里?”

    “只要直接把小卡露洁推倒了,她立刻就会恢复正常。”

    我:“……”

    这……我会不会被她一剑刺成熊串?

    本来以为卡露洁就算是侍寝也能随时做到,可是这一吻过后,我对自己的人格魅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说不定……其实卡露洁很讨厌我,或者说很讨厌我的某一方面,只是因为是我的贴身侍女,她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啊啊啊,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小凡不是要直捣黄龙吗?”小幽灵不耐烦的嚷嚷道,她想回去玩魔方了。

    “总觉得从你口中说出的这些话,很不靠谱。”

    “感情你一直在消遣本圣女是吧?”小幽灵柳眉一竖,眼睛一瞪。

    “我信,我信还不成吗?”

    “对,就是这股气势,顺着这股气势做下去!”

    “哦哦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从内心涌起了一股熊熊气势,势不可挡,力拔山河兮气盖世!”我做超级赛亚人状,整个人都燃了。

    “小凡的性格我最了解,一旦这股气势弱了,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真的?”我一脸震惊。

    “天底下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下凡?”小幽灵做不可一世状。

    “好像真的没有。”

    “那就对了。”

    “所以说我现在要这么做?”

    “乘着这股气势,一股气找到小卡露洁,要求她立刻侍寝!”

    “好直接,好粗暴,但是好像很有效!”

    “那当然了,保管小卡露洁第二天就会变得正常。”

    “但是会不会太直接点了……”我有些迟疑,心有不安的捂了捂节操瓶口,总觉得一个不留神就会失去点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难道那一丁点的节操,比让小卡露洁恢复正常更加重要吗?难道小卡露洁在你的心目中,就连这么丁点节操都比不上吗?”

    小幽灵荡气回肠,器宇轩昂的在我耳边发出晨钟暮鼓,让人震醒。

    “不,这么可能呢?”我慢慢的松开了节操瓶口,露出被人污蔑的悲愤之色。

    “节操,对小凡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小幽灵继续在我耳边敲响钟声。

    “不,不重要!”我握紧拳头,大声喊道。

    “告诉我,小凡的节操,值多少钱一斤!”小幽灵高举拳头。

    “五金……不,五铜币一斤!”我热血沸腾了,节操什么的,如同杂草一样,割掉就是了,反正还会重新生长出来,根本不值钱。

    “错,错,错,是根本不值钱,一铜币都不值!”

    “是……是吗?”我无力跪倒在地,原来自己一直珍视的节操竟然如此廉价,大概白送都没人要。

    “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节操,每个人的节操一天时间就能回满,这样满大街都是,人人都有的东西,可能值钱吗?”小幽灵继续发出灵(洗)魂(脑)的呐喊。

    “混蛋,一点都不值钱,节操一点都不值钱!原来我一直被骗了!”

    我拼命捶地,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从我出生开始,周围的人就给我布下了一个节操骗局,让我以为节操很宝贵,拼命的把它攒起来,乘着这个时候,这些人就开始大量的挥霍节操,然后暗地里用嘲笑怜悯的目光注视着把杂草当珍宝的我。

    “我不服!”

    “不服的话,从现在开始拼命的甩节操吧!”

    “对。我也要开始甩节操了!”

    “小凡加油,小凡必胜!”

    “哦哦哦哦!!!但是该怎么做呢?”

    “难道小凡已经忘了吗?要让小卡露洁恢复正常。”

    “没错,甩卖节操的同时,让卡露洁恢复正常,一举两得。”

    “就这样走到她面前,指着她,用精灵亲王的身份命令她侍寝!”

    “没错,就这样做吧,那副光景,光是在脑海里模拟一下。就觉得全身的节操要掉光。”

    “一滴不剩。”

    我和小幽灵相视一眼。露出千里逢知己的会心微笑。

    然后不知为什么,小幽灵心虚的哧溜一声钻回到项链里去了。

    算了,细节无需在意,现在紧要的事情是找到卡露洁。

    说曹操曹操就到。我脚步还未迈出。就看到了卡露洁的熟悉声音。正朝这边走过来。

    姨妈大!

    甩卖节操的时候到了,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我大步迈前。和卡露洁拉近距离,深呼吸一口气。

    “卡露洁,今天晚上,给我……”

    侍寝二字尚在喉咙,我僵住了。

    在她身边,还有另外一道身影,然后在这两道身影后面,还有数道身影。

    导演,主编,这剧本不对啊,说好的只有卡露洁一个人呢?说好的浪漫告(侍)白(寝)呢?

    “殿下,今天晚上怎么了?”卡露洁带着往常的淡淡微笑,两只小手交叠至于腹下,在我面前盈盈行了一礼,那份恭敬姿态,让我觉得就算真的说出让她侍寝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答应。

    问题是……其他人……

    我僵硬的转动脖子,目光落到卡露洁身旁之人身上。

    “阿姆露迪娜,拜见亲王殿下!”目光包含崇拜,尊敬,仰慕,仿佛将所有的英勇赞美之词,通过她那热切思慕的目光,统统赋予到了我身上,让我如此镀了金一样金光闪闪,身影伟大。

    在阿姆露迪娜眼中,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但是,此时此刻,这个人却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求他的贴身侍女给他侍寝。

    我张大嘴巴,目光无意中又落到两人身后,萨绮丽她们正伸长脖子看好戏。

    咽了一口口水,我伸出去的手无言的落到卡露洁肩膀上。

    “今晚,给我做一碗水饺。”

    项链里忽然传出只有我能听到的小幽灵的爆笑。

    小幽灵,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把你的脸揉成面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