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七章 表现异常的卡露洁
    ***************************************************************************************************

    为了不让卡露洁再哭泣,我连再度去会一会那冰蓝水人的想法都压抑住了,明明是人形自走神器。

    明明是人形自走神器的说……好想再看一眼,如果可以的话能摸一摸就更好了。

    这样的想法,整整萦绕在心头三日也没散去,这时候,我们已经安全的回到了罗格营地,能感觉到,直至看到我们在营地落脚的帐篷,一直精神紧绷着的卡露洁才终于放松下来,整个人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能倒下睡过去。

    世界之力级的强者都能累成这样,我到底是有多让她操心啊。

    摇着头,为了让卡露洁安心休息,我也以路途疲惫为由,回到营地后往床上一趟,呼呼大睡,的确是有些疲惫了,这一趟旅程战斗几乎没有,却是吃惊都吃饱了,吃累了。

    等一觉醒过来,睁眼就瞧见拉斐尔笑眯眯的脸庞,虽然赏心悦目之极,但也吓了我一大跳,好歹忍住没惊叫出来,否则又得惹这营地魔女不愉快,受折磨了。

    “拉斐尔大人,您怎么来了,在百忙之中。”眨了眨眼,我露出无辜神色。

    “小小吴的睡脸真是百看不腻呢。”拉斐尔双手合十,满嘴扯炮。

    “那……您就继续看吧。不妨碍您了。”说着,我两眼一闭,打算再补个觉。

    “虽然百看不腻但是也得看看醒过来的脸调剂一下,所以说……”

    “好了好了,我醒,我醒还不行吗?”无奈的坐起来,我揉着惺惺睡眼,伸着懒腰,真是的,连个回笼觉都不让人睡。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酷刑?

    “听小卡露洁说。你们似乎遇到了奇怪的事情,具体的细节好像只有小小吴才清楚,所以我就过来了。”拉斐尔眨着明媚眼眸,说出了真正来意。

    我就说嘛。来看我的睡脸什么的。吹牛也该有个限度。又不是在圣月贤狼状态。

    小声嘀咕着,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我这时候会醒过来,才特地过来的?”

    “这个……因为我啊。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小小吴,这个理由难道不行吗?”拉斐尔露出让男人迷醉的深情款款目光,天蓝色的眼眸温柔的仿佛快能将人融化掉。

    但是我却不断打起了冷战,牙齿咯咯抖着。

    这魔女……这魔女……要是我不及时醒过来,还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待遇,被扔到冰水里?被挂到烤架上?还是往我身上不断夹夹子?又或者把我带到万米高空玩心跳坠落?

    上帝保佑,幸好我够机警,感觉到了危险及时醒过来。

    这一刻,我只想离这营地女魔头远些。

    “那啥……拉斐尔大人,和你说是没问题,但是能出去等一等,让我把衣服换了吗?”我找了一个正当的理由,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道,模样就宛如被五个裸露上半身胸口长满粗毛的彪形大汉色眯眯盯着的柔弱少女。

    “我来帮小小吴换吧,嗯哼,为了帮我的宝贝孙女拴住小小吴的心,小小吴就把我当成琳娅好了。”拉斐尔不怀好意的笑着,不退反进的朝我逼近过来。

    这算哪门子的理由?就因为你长得像琳……不对,就因为琳娅长得像你?不要,我才不会接受,别过来,雅蠛蝶!

    千钧一发间,我总算想起身边还有一位忠诚可靠的贴身侍女。

    “不用了,我有卡露洁呢,这是她的工作,卡露洁!”

    “殿……殿下,请问……有什么吩咐?”忠诚的贴身小侍女随呼随到,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出现在身边。

    “帮……帮我换衣服吧。”

    “换……换衣服吗?好……好的,殿下……”卡露洁的声音有些结巴,我也没怎么在意,可能是平时她想侍奉我换衣服,被我拒绝,如今却主动让她帮我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吧。

    “切,小小吴已经不爱琳娅了,一定是这样。”露出遗憾表情,拉斐尔带着没有捉弄成功的失望,退出了房间。

    “呼~~~这魔女终于走了。”我松了一口气,今天的自己真是太机智了,大战三百回合终于将万恶的营地魔女打退,这等辉煌战绩,简直可以登上史册,荣耀万年。

    不过,卡露洁该怎么办?

    想了想,我没办法,还是就这么办吧,现在也没办法让卡露洁再出去了,免得打击她身为贴身侍女的责任感,反正在家里维拉丝也经常帮我换衣服,到不是什么新鲜体验。

    挪着屁股从床上下来,卡露洁立刻上前几步,来到我一伸手就能轻易把她抱在怀里的距离,伸出两只玉洁小手,帮我解着上衣的纽扣。

    按道理来说,经常侍奉阿尔托莉雅的她,应该轻车熟路,动作利索才对,可是不知为何,一个纽扣她硬是用了十秒钟才解开,过程磕磕碰碰,笨手笨脚,就宛如从未侍奉过人的千金大小姐。

    “卡露洁?”我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句,她该不会是冒充的吧?不对,就算是黄段子侍女,动作也不可能这么笨拙。

    “是……是的,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殿下,我……”卡露洁吓了一大跳,退后几步,连连弯腰,不断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呢?我只是觉得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在状态,是不是生病了?”说着。我关切的上前一步,伸手摸住卡露洁的额头,探了探温度,不热,没有发烧……不对,热起来了,在我摸上去的时候,忽然就热起来了!

    诧异的低头一看,只见卡露洁已经是满脸通红,两眼转着圈圈。身子摇摇晃晃。似风一吹就要倒下去。

    如此可爱的反应到底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严肃有礼的卡露洁不可能那么萌!

    “卡露洁?”我又试着叫了一句。

    “咦……咦咦?!!!是……是的,殿下,请稍等!”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卡露洁急忙上前。又帮我解起了纽扣。这次动作快了一点。总算把不多的两个纽扣解开,然后将身上的狮子布偶睡衣脱下。

    我:“……”

    难怪刚才拉斐尔笑的那么开心,恐怕我这一身睡衣没少给她提供笑点吧。

    很快。布偶狮子裤子也脱掉了,身上只穿着一条维拉丝亲手给我做的内裤,本来以为卡露洁会拿新衣服给我穿上,不料她却端来一盆洒了花瓣的温水,用湿毛巾帮我擦起了身子,哦哦,原来还有这个步骤,果然不愧是贵族级享受。

    我略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心安理得的让卡露洁擦了,反正男人嘛,身上的禁区少,只要她不擦那里……

    才想到这,就感觉到了卡露洁哆嗦的小手,探到了我的内裤上面,我心里大吼一声卧槽,连忙几个并步退后,慌张的看着卡露洁。

    “这……这里就不用了。”

    “是……是的。”卡露洁就算再怎么单纯,一些最基本的生理常识还是知道的,此时也害羞的不得了,脸蛋早已经羞红的低了下去,不敢看我。

    卧槽卧槽,这新婚第二天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擦干净身子,又是磕磕碰碰的帮换上新衣服,新斗篷,卡露洁才带着满脸的羞红,步伐僵硬的告辞离去。

    呼~~~今天的卡露洁到底是怎么了?可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她,换做平时,她绝对不会那么慌张,因为这是身为贴身侍女的职责,一旦和这几个字眼扯上关系,她就会抛弃掉普通女孩的害羞,认认真真,尽职尽责的去完成。

    今天的卡露洁,十分异常。

    “怎么换个衣服都用了那么久,该不会是?”外面的拉斐尔等的早已经不耐烦了,见我出来立刻抱怨,还用疑神疑鬼的目光看着我,以为花了那么多时间,是因为我对卡露洁做了一些没羞没躁的事情。

    尤其是卡露洁刚刚慌张害羞的从我房间离开的样子,更添了几分说服力。

    “先不说我和卡露洁是不是这个关系,就算真的是,也没有必要饥渴到这个程度吧?”我无力的辩驳道。

    “这可难说,毕竟卡露洁也是个魅力十足的女孩,就算比我家小琳娅差,也差不了太多。”看着刚刚侍奉了我穿衣服,又在厨房里忙乎的卡露洁,拉斐尔露出赞许目光。

    “你应该相信琳娅的魅力,在琳娅的魅力熏陶下,我的定力怎么可能还像普通男人一样?”

    “说的也对,毕竟小琳娅是我的宝贝孙女。”

    “那可不是嘛。”我笑着一记马屁拍上,总算让拉斐尔不在这件事上寻根问底了。

    “对了,你们在蛆虫巢穴里到底遇到了什么?”话题终于来到正轨上,拉斐尔喝着卡露洁泡好的百花茶,好奇问道。

    “卡露洁没有和你说吗?”

    “我到是想直接和她打听,只不过你的小侍女十分谨慎,不知道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能说,我只能找你了。”

    “原来如此。”我晒然一笑,难怪拉斐尔好奇心那么旺盛,恐怕是从卡露洁的身上,闻到了秘密的味道吧。

    知道情况的只有卡露洁和爱娃儿,卡露洁不愿意说,爱娃儿对拉斐尔并不怎么感冒,这反而让拉斐尔更加如同隔靴搔痒,迫切想知道我们这一趟到底遇到了什么,有没有找到小不点王的线索。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大致情况和拉斐尔说了一遍。

    “督瑞尔的拟生之技?”百族公主殿下瞪大美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知道?”

    “是有一点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不过记载的不是很清楚,督瑞尔至少有千年以上没有使用过这一招了。”拉斐尔露出沉思之色。

    “不好办啊,虽然督瑞尔制造出来的类生命体,实力并不是很强,毕竟它也舍不得用十分好的东西来制造这样一只没有生命,不可发展的傀儡,但是那一身永冻之水却是个大麻烦,不仅是大杀器,也是难以摧毁的坚固堡垒。”

    “一点都没错。”我深有认同的点了点头,那简直是最强的矛和最强的盾的结合体。永冻之水的威力。哪怕是圣月贤狼也无法接近,而其坚固程度,又是cosplay熊的三重焰拳都奈何不了。

    不过,联盟应该还有不少比我更强的前辈吧。如果让他们去。估计可以试一试对付那只冰蓝水人。

    我可不会忘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更是不联盟no.1,自己现在只是勉强达到世界巅峰实力而已,而联盟的世界巅峰强者。起码也有十个以上吧,或许还有可能存在着像腿毛仙人那样的超级强者,我还是安心的缩起头,夹起尾巴,当好自己的新人小弟角色。

    “对了,你说的那个冰蓝水人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显著的特征?”拉斐尔想着,忽然问了一句。

    “显眼的特征?”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想到冰蓝水人的模样长得很像小幽灵这一点,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问题?不可能,拉斐尔问的绝对不是这个。

    于是,排除掉这个可能性,我冥思苦想,随即一拍手心,终于记起来了。

    咳咳,因为那啥,因为冰蓝水人有着小幽灵等级的饱满酥胸,所以嘛……你也知道,男人嘛,目光不由自主的就会多在上面逗留几眼。

    而正是这几眼,让我记起了一个值得一提的显眼特征。

    没错,就在冰蓝水人高耸的胸部正中心,白色外袍上,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有一个金灿灿的徽章图案,面积恰好将里面那两座团高高耸立的玉峰覆盖起来,当时我只顾着将它和小幽灵比较,自动把这个应该很显眼的图案给扔到后脑勺去了。

    我将这个特征和拉斐尔一说,她立刻两眼冒光。

    “根据那一丁点遗留下来的资料记载,这个特征,十分有可能和傀儡的中枢之物有着某种联系。”

    “你是说它体内的神器,或者和神器一样强大的东西?”

    “没错,让我想想,徽章图案,金色的徽章图案……”拉斐尔喃喃自语起来,在脑海中想象着和其有关联的东西。

    “对了,我又想起来了。”在神器的刺激下,我智商爆表,瞬间上升了一个档次,又记起了似乎十分关键的线索。

    “说起那个金色徽章图案,我一直觉得很眼熟,现在仔细回忆,那个徽章的模样和造型,可不就是这玩意吗?”我在物品栏里掏了掏,找出一根项链递到拉斐尔眼前。

    这根蓝色项链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属性平平,装备等级更是只有二十多级,是冒险者常见的装备,将它保留在身上,是因为它是女儿们在精灵历练区域爆落的第一根项链,被女儿们以纪念礼物的形式送给我,我才一直保存在物品栏里当宝物。

    只是现在,它起到了大作用,因为项链上面的金色五边形徽章挂坠,正是和我在冰蓝水人胸口上见到的金色图案一模一样,只是放大了数倍而已。

    “你真的确认是这玩意?”

    “绝对错不了,当时我就觉得那图案挺眼熟的。”

    “那么很有可能,作为冰蓝水人中枢的物品,是一根项链类型的神器。”拉斐尔一拍手心,下定结论。

    “真的?仅凭那个图案就能确认?”

    “天知道,根据那丁点资料的说法,是这么回事,姑且信之吧。”拉斐尔无奈耸肩,表示她也没有办法。

    “可是……”可是爱娃儿没有和我说有这回事啊,天使族的相关资料应该更加完整,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为什么……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大概她是怕说出来了,我又按耐不住一颗蠢蠢欲动的内心,才隐瞒不说吧。

    “可是什么?”

    “嗯啊?没什么,没什么,既然有可能是一根神器项链,那就好好调查吧。”

    我摇着头说道,已知的神器项链并不多,再加上造型各异,因此根据现在的线索,起码可以将范围缩小到其中三两件上面。

    “我立刻让人去调查一下,应该很快会得出结论。”拉斐尔笑着点头,仿佛终于解开一个大谜题般,结束了这个话题后,她朝厨房里喊了一句。

    “卡露洁,早餐还没有做好吗?”

    “……”

    我现在都分不清她真正的目的,到底是来询问情况,还是借着询问的名义来蹭早餐了。

    卡露洁这两天表现的很不正常,简单形容,那就是心不在焉,偶尔还笨手笨脚的,仿佛一下子从完美万能的贴身侍女,降级到了黄段子侍女等级。

    难道是有什么心事?我好几次询问,都被她矢口否认,然后慌张的离开。

    莫非……是前些天那一吻的后遗症?

    ***************************************************************************************************

    虽然知道效果不大,但还是得说一说,民那桑,订阅能否再给力一点,小七不求增加,只要保持住不下滑就够了,还有月票,这个月各种意义上的不妙呢,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