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烦恼的侍女
    ***************************************************************************************************

    卡露洁这几天表现失常,我才体验到身边有个完美侍女和冒失侍女之间,有什么不同,比如说三餐,偶尔会有那么一道菜,或者太咸,或者太甜,或者本来应该是咸的却变成了甜的,又或者说反过来。

    总之,这几天的一日三餐,让我又回忆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玩扫雷那种一步一惊心的感觉,又没办法不让卡露洁做,连带塔莫娅和万年公主也受了罪,每次踩雷都会不约而同的瞪向我,让我倍感无辜,没想到亲一口卡露洁的代价竟然那么大。

    另外就是,比如说一觉醒来,发现床头边已经准备好了穿着的衣服,正感动于卡露洁的细心周到时,却忽然发现,这些整整齐齐的叠成豆腐块一般的衣物,是阿尔托莉雅穿的。

    我:“……”

    还有比如说外出逛街,逛着逛着,我停下来,身后跟着的卡露洁依然呆呆的继续走,稍一个不留神她就会玩失踪。

    一个吻,就能让一个完美侍女变成一个完美的冒失侍女,简直神奇。

    在我为卡露洁的变化而感到头疼时,拉斐尔那边传来了消息,如同及时雨。让我立刻放下碗筷,擦擦嘴,飞快的跑去拉斐尔那去避难,虽然那里也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基本上,只要自己放机智点,还是不那么容易被拉斐尔作弄到的。

    “小小吴小小吴,找到了,找到了!”刚到帐篷,就看拉斐尔欢天喜地的一个劲惊呼。似要和我分享这份喜悦一样迫不及待道。

    “冷静点。拉斐尔大人,到底找到了什么?”我比了一个冷静的手势,坐在她的对面,好奇问道。

    深呼吸一口气。拉斐尔眼眸里的狂喜逐渐被清明取代。重新变成处事不惊的联盟长老。百族公主,歌舞双姬,她盈盈一笑。没有立刻开口,先是若无其事,热情好客的给我倒了一倍清神水。

    “……”刚冷静下来就打算作弄人了么?真不该提醒她。

    我也若无其事的偷偷把清神水倒掉,从水囊里倒了一杯清水,喝了一口,明显看到拉斐尔将脸撇过去,在我看不到的角度暗地里切了一声,好阴险,这百族公主超阴险,你那么叼你的宝贝孙女知道吗?!

    “是你上次去蛆虫巢穴的收获,终于确认可以确认到底是什么了。”

    “哦?”听到拉斐尔终于说,我躺下去身子不由的坐直,露出好奇目光。

    “说的是冰蓝水人体内那跟神器项链吗?到底是什么项链?”

    “小小吴你猜猜看?”拉斐尔却打起了哑谜。

    “这个……我不知道。”我挠了挠头,还真不好猜,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已经有了神器项链,所以不知不觉间对这根神器项链就冷淡了许多,也免得小幽灵说我喜新厌旧,然后以此为借口又狠狠咬我一顿。

    “再猜猜看,猜中有奖。”

    “奖什么?”我精神一振,有奖可就不同了,对于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来说。

    “美丽无双的百族公主殿下的一个飞吻。”

    “还是算了,我回家直接去找琳娅亲嘴不更好。”我失望的将身子懒洋洋躺了下去。

    “呜!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小小吴,真不讨人喜欢。”拉斐尔见诱惑失败,不由的盯来不怀好意的目光。

    “好吧好吧,我猜就是了。”前些天的一件事告诉我,不要轻易被女人惦记上,尤其是拉斐尔这种魔女,危险度比小幽灵还要高,不能轻易招惹。

    “说到神器项链的话……我记得是……呃,唉,我似乎只记得套装里面的几根项链,难不成还是塔拉夏套装里的那根?”

    我本来是打算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没想到拉斐尔却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我。

    等等,难道我真的猜对了?不可能,一定是她故意露出这副表情,打算引我入坑。

    抱着警戒心,我等待拉斐尔回过神,只见她像瞅怪物一样盯着我,凑上来,从上看到下,从左看到右。

    “拉斐尔大人,你在看什么?”我终于忍不住出声。

    “我在看眼前的小小吴是不是假冒的,不然的话,为什么智商会忽然上升了那么多。”

    “虽然我也知道我的智商不高,但是听到你这样说还是觉得很伤心。”做出被万箭穿心的痛苦表情,捂着胸口,我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也罢,看来是我想多了,总是在不该机灵的地方特别机灵,这不正是小小吴的一贯作风吗?”

    “谢谢夸奖……话说这真的是在夸我吗?”

    “姑且算是吧。”

    “好勉强,回答的好勉强!”

    “总而言之……难道我真的猜对了?”回到刚才那个话题,瞅见拉斐尔的反应不像是故意误导我的样子,要真是那我只能说她的演技太好了。

    “没错,虽然还没法完全肯定,但十有**应该跑不掉了。”

    “真的?”我震惊的大脑轰隆隆作响,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呆若木鸡,连拉斐尔偷偷往我杯里加清神水都没看到,等回过神一口气喝下,打算压压惊,当时就掐着喉咙倒在地上满地打滚,差点又见到了天国的奶奶在朝自己慈祥招手。

    “我做的清神水,没有那么难喝吧。”见我反应那么夸张,杀人未遂者反而先兴师问罪了。

    “非要我形容的话。仿佛一下子品尝到了一百年份的人生辛酸痛苦,在这舌尖上尽情的释放,在胃袋里不断的酝酿,最终如火山喷发一样直冲大脑。”我痛苦的捂着头,表示你的清神水已经是灵魂攻击等级了。

    拉斐尔像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转过身背对着我不和我说话,喂喂,我说你到底是百族公主还是百族小屁孩?给我成熟一点好不好,昔日百族公主的气场到底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不可能啊,塔拉夏的神器套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四魔王的手中?”等对话重新进入正轨。我喃喃自语,一脸的不可思议。

    前两件塔拉夏神器,还有迹可循,有理可述。一件是在塔拉夏的妻子墓地石棺附近找到。可以理解成是塔拉夏对妻子的纪念。一件在塔拉夏的学生赫拉森手中,也可以理解。

    另外几件,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当年带着复仇的怒火找上门来。把塔拉夏分尸封印的三魔神所瓜分,正因为如此,为什么会出现在四魔王督瑞尔的手中,这一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很惊讶对吧,其实我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小小吴还要惊讶,后来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并非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拉斐尔在我对面坐下,微微翘起二郎腿,将百族公主的高贵优雅气质尽展无遗。

    “最大的可能性,是四魔王从三魔神那里抢过来的。”

    “抢来的?拉斐尔大人,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虽然我也知道四魔王的战斗力很强大,已经达到了魔神境界,但总归和无论是实力或者是境界,都真正达到魔神的三魔神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拉斐尔这样说,等于是告诉我一头二货哈士奇从纯血藏獒口中夺了块骨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千年前四魔王不是坑过三魔神一次吗?虽然那次阴谋重重,也不大确定三魔神到底是真被坑,还是故意被坑。”拉斐尔耸耸肩,如是说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它们之间进行了某种交易,这枚徽章就是交易品之一,总之细节不必理会。”

    “总觉得你还有什么话瞒着我,算了,就当做是这样吧,只是,你真的确认它就是塔拉夏套装里的项链?”

    “啊啊啊,小小吴啰嗦死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多天才得出结论,我可是亲自让人去蛆虫巢穴确认了一遍。”

    “让人去确认了?”我脑海中瞬间闪过一道身影。

    “是宓瑟雅吗?”

    “你的鼻子,还挺灵敏的,该不会是和小宓瑟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拉斐尔仔细凑上来,盯着我问道。

    “有可能吗?我和她一共也没见多少面,她是你的王牌侦查员,我才这样猜的。”我无奈白了对方一眼。

    “那可说不定,比如说在孤儿院里因为共同的志向,摩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拉斐尔大人,你去当吟游诗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吧是吧,毕竟我可是歌舞双姬。”

    “我不是在夸你……算了,回到正题吧,既然是塔拉夏套装里的项链,那可不能忽视了,一定得想办法取回来才行。”

    想到塔拉夏的托付,我露出沉思之色,如果把项链也拿回来,那任务就算完成一半了,虽然另外三个部件很有可能在三魔神手上,想要回收的难度不是高,而是几乎不可能。

    “虽然我也很想这样做,但是一时间也拿那个冰蓝水人没什么办法啊。”拉斐尔皱着眉头,无奈叹气。

    “联盟就没有能打败它的强者吗?千万不要告诉我,我已经是联盟第一强者了。”

    “是哦小小吴已经是了。”

    “所以接下来打算把最高难度的任务指派给我对吧,我才不会上当呢混蛋!”我愤而摔杯……当然,只是在心里想想。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小小吴的实力连前十都排不上,还差得远呢。”

    “你这样说我又有点伤心……”

    “我们联盟现在,到不是找不出能够击杀冰蓝水人。最大的问题是,冰蓝水人是又督瑞尔的永冻之水构成,我们无法确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的话,督瑞尔会不会真身降临。”

    “那到也是。”听了拉斐尔的忧虑,我认同的点着头。

    永冻之水是督瑞尔的本源之力,冰蓝水人是由永冻之水构成,我们去干掉它,就等于是在督瑞尔身上挖块肉,它就算再怎么宅也不会置之不顾。所以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乘它降临之前跑人,这样才算作战成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等想个办法对付永冻之水才行,这件事暂时放一放。反正神器项链就在冰蓝水人身上。短时间内也跑不了。我已经让人时刻盯着蛆虫巢穴的动静了。”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在我和拉斐尔密谋对付冰蓝水人的时候,另外一边,卡露洁却有些神色恍惚的提着篮子走在回去的路上。

    这两天的自己很不对劲。不光是身边的人察觉到了,卡露洁自己也能察觉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会给殿下造成困扰,而自己身为侍女的职责,也会失败的一塌糊涂。

    明知道是这个理,可是卡露洁就是控制不住的老是走神,无论是做菜的时候,还是给殿下准备衣服的时候,甚至是……此时此刻。

    完蛋了,现在的自己,已经连训斥姐姐的资格都没有。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卡露洁心里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而答案,也被聪慧的她早早得出。

    是那一吻……不对,那只是诱因而已,并非根源。

    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侍奉亲王殿下?轻按胸前,卡露洁合上双目,在脑海中不断的梳理,寻找。

    难道不是因为殿下是陛下的丈夫,是精灵族的亲王,是自己的主人,所以理所当然的侍奉吗?

    没错,这是一开始的原因,因为殿下是殿下,所以必须侍奉。

    后来察觉到了,殿下给予了姐姐身为女人的最大幸福,完成了自己最大的心愿之一,这份侍奉中,又戴上了感激报恩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