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六章 拟生之技
    ***************************************************************************************************

    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幸好卡露洁自身的实力强大,已经化解了大部分冰霜之力,否则光是被她这样一抱,我就要变成冰雕了。

    没有被冰蓝水人追上,来一记怀中抱狼杀,反而被自己人实施,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看着死死将脸埋入怀中,不断抽泣的卡露洁,我迷惑不解,但还是下意识的伸手将她抱住,不断轻抚着她的紫色秀发安慰。

    然后,将求救的困惑目光看向爱娃儿,至少得让我搞清楚状况,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无表情的爱娃儿,一副不愿意理我,但是为了卡露洁,还是勉为其难开口的样子,在我注视了她足足三秒之后才解释。

    “在你走后,我们跟了过去。”

    “你是说【你们】?包括卡露洁?她不是应该……应该那个了吗?咳咳。”敏锐察觉到她话里透露的信息,我露出不可思议目光。

    “我也想知道,到底什么药才能让一个准四翼级的战士立刻失去意识晕倒过去,如果真能有做出这样的药的人,我们天使族立刻以礼相待,把它请到天界供奉起来。”爱娃儿冷冰冰的看着我。

    “这个……我到是没有怀疑那么多。洁露卡说能,而且屡试不爽,我就信了。”挠挠头,我苦笑起来,的确是这个理,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哪有那么容易迷倒,真要能这样,人人去做药师研究毒药对付地狱一族得了,还历什么练。

    但是。黄段子侍女也不像骗我的样子啊。和她相处那么久,她哪句话是认真的,哪句话在忽悠我,这一点我还是能分清的。记得她把这药交给我的时候。分明就是一脸郑重的托付:笨蛋亲王。好好干!

    呃,好好【干】……我好像明白了她想表达什么,她到底以为我要来这些药是干什么用的?我像是那种人吗?为何最近总觉得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在不断下滑。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卖节操的关系?

    咳咳,暂时不理会这个,为什么黄段子侍女屡试不爽的药,到了我手中会失效?是我学艺不精,还是漏了步骤,或者其实……

    联系爱娃儿刚才那番话,想到一种最大的可能性,我将怀里哭泣的卡露洁抱的更紧,在她头上抚摸的动作更加温柔。

    真是个好妹妹,乖,乖,不哭,回头我给你去打黄段子侍女的屁股。

    “嗯,大致的情况我了解了,然后呢?你们去做了什么?”口中说着,我隐约猜到了几个可能性,既然卡露洁是装晕的话,那么肯定是……

    “我们立刻去找你了,来到蛆虫巢穴,却发现里面的死亡气息已经散尽,但是取代的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冰寒力量,如果我料的没错,那应该是属于督瑞尔的力量。”

    “你还真有点眼光,然后呢?”

    “然后卡露洁就差点真的晕倒过去。”

    “……”

    好吧,我脑海里似乎已经能把那一幕模拟个十之**出来,以卡露洁的责任心,会出现这样的反应一点也不出奇。

    “她可是发了疯似的冲下坑里去找你,幸好她身上的神器套装,对冰冻之力恰好有强大的抗性,帮她抵挡了大部分伤害,不然刚刚一脚踏入进去,就已经被冻成冰雕了。”

    “真是个笨蛋。”听到卡露洁竟然冲到坑里,我不禁大惊失色,cosplay熊脚尖轻轻一探,整个身体就差点被冻僵了,卡露洁怎么受得了,虽然她进去的时候,冰蓝水人已经被我引开,坑里的冰寒之力没有那么强了,但也不可小视。

    幸好有神器套装保护,想到这里,我内心后怕,把怀里的小侍女抱紧,生怕她会在自己眼前消失。

    “没有在坑里找到你,我好歹劝说,才把她劝回来,在这里等你,你要是再迟个一时半会回来,我怕她就要自杀谢罪了。”

    爱娃儿轻轻叹道,十二骑士的传说,就算是身为天使的她也耳熟能详,但还是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这份忠诚,这种忠诚,和天使对荣耀和纪律和正义的执着有些类似,但是却有股说不清的让她更加感动和向往的东西在里面。

    “原来如此。”我不断点头,满是歉意的凝视着怀里的小侍女,真是辛苦你了,遇到我这样的无良主人。

    “乖,卡露洁,我不是已经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所以不要再哭了。”见卡露洁还在隐隐抽泣着,我柔声的安慰道。

    “真的?真的不骗人?我怕这是梦。”卡露洁紧抱着我不愿意放,声音楚楚柔弱,哪还有平时一分的严肃干练。

    “真的不骗你,我什么时候……咳咳,唯独这一次,绝对不骗你,不信你可以抬头看一看,我是不是真的在你眼前?”

    我索性伸手将她埋于胸口的脸抬了起来,露出在我面前的,是没有平日一丝十二骑士威严的小花猫哭脸,一向板着脸严肃认真的卡露洁,露出这副泪眼汪汪的样子,会让人产生一种巨大的反差萌。

    “你看,我这不是就在你眼前吗?可不是什么幽灵。”朝卡露洁露出最健康,最灿烂的笑脸,我对她说道。

    “嗯。”小花猫卡露洁,嗯嗯的点着头,可是眼眶的泪水却不但没有停止的趋势,反而更加晶莹湿润的涌出,小嘴撇着。随时都要哭出来。

    我忽然想起黄段子侍女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小时候的妹妹卡露洁其实是个爱哭鬼,我以前还怀疑她是在撒谎,这样的卡露洁,和吾王的性格有几分相似的卡露洁,怎么看小时候也不可能和爱哭鬼联系起来。

    可是如今一看,我却有几分信了。

    眼看卡露洁的眼泪停不下来,我只好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一边用拇指抹掉从眼角溢出的柔弱泪光。

    凝视这张脸,朦胧中。让我想起那个让我又气又爱。喜欢爆黄段子卖节操,其实胆小怕生,还有男性恐惧症,被欺负就会露出同样泪眼汪汪的表情的抖m小侍女。

    这张脸和那张脸。似乎逐渐的重叠起来。成为一体。让我开始犯糊涂,分不清姐姐和妹妹了。

    这张哭得像小花猫一样的脸蛋,就是黄段子侍女吧?

    这种念头不断在心里扩大。最后变得无法抑制,在天平中把理智高高翘起,于是,在糊里糊涂中,我下意识像平时安慰黄段子侍女一样,微微低头,往那甜美诱人的樱唇吻了下去。

    “嗯唔~~~”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轻呼,随即,卡露洁的身体迅速僵硬起来,本来因为惊恐担忧而泛白的俏脸,开始逐渐浮起一片红晕,下意识的想将侵犯过来的脸和嘴唇推开,但是动作做到一半,却又放弃。

    在吻下去的第二秒,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慢慢清醒过来。

    不对,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以及甘甜味道……和黄段子侍女有着一丝的差别,还有这生硬的反应,也和那早已经和自己有着各种补魔经验的小侍女不同。

    很快,我才意识到,眼前的是妹妹,不是姐姐。

    我亲了卡露洁?

    这个念头冉冉升起,轰一声在脑海里爆炸开来,让我立刻蒙了,竟然一时忘记要先将卡露洁放开,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抱着她,吻着她的姿势,目光相对,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不知所措。

    逐渐的,卡露洁僵硬的身体开始软下来,似乎有站不稳的趋势,我也找回了几分神,带着一丝本能眷恋的离开她的香唇,却依然紧紧抱着她。

    “不哭了?”

    “嗯。”卡露洁脸红红的,乖乖点头。

    “那个……抱歉。”我吞吞吐吐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许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没……没什么,因为是贴身侍女,这种程度的事情……只要能让殿下……况且殿下也是为了……”卡露洁以比我更加吞吐结巴的声音,低着头,越说越难为情。

    “真是看不下去了,我要走了。”

    见我和卡露洁,就犹如首次相亲的扭扭捏捏小男女一样,爱娃儿冰冷的声音就犹如一盆冰水浇来,把我们两个惊醒几分。

    卡露洁迅速从我怀里离开,忽然,她惊呼一声。

    “咦?”顺着她的目光,我低头一看,哦,原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冻僵了。

    “抱歉,抱歉,殿下,我……”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卡露洁,眼睛又开始湿润起来,她今天是怎么了?爱哭鬼属性全开吗?

    “这种程度,不碍事的,别哭,我可是为了安慰你才变成这样,你现在又哭的话,我岂不是白挨了一回?”

    看到生命值竟然少了三分之一,我暗中咂舌,自己的本体好歹也有伪领域境界啊,在第三世界也是主流级战斗力,竟然被卡露洁身上残留的冰寒之力给冻僵了。

    而卡露洁身上残留的冰寒之力,又只是督瑞尔的一丁点力量的展现,由此可见四魔王的恐怖,想要在百年之内挑战它们,要么有掉下悬崖服用万年朱果获得绝世神功秘籍的奇遇,要么……乖乖的把菊花洗干净。

    “爱娃儿,别急着走,这次让大家受累了,好歹休息一会再说。”回过神来,发现这变态天使真的说走就走,我连忙出声挽留。

    爱娃儿大概只是看不下去我和卡露洁的扭捏姿态,见我们两个已经恢复正常,也就顺水推舟,一起回到了藏身处,燃起篝火取取暖,先把我和卡露洁身上的寒冰之力驱散再说。

    在这期间,我发现爱娃儿身上也受到了一些寒冰之力的侵蚀。这样看来,卡露洁不顾一起的冲入坑里找我的时候,她也没有无动于衷,只是毕竟领域级的实力摆在那,又没有一身神器套装保护,所以没办法做到卡露洁那样的程度。

    想到这里,我对爱娃儿有了稍许的三观纠正,看来她虽然变态冷漠,但其实属于有那么一点外冷内热,口硬心软的类型……大概吧。

    中间也没闲着。我将自己遇到冰蓝水人的事情告诉了二位。当然,那冰蓝水人和小幽灵十分相似,这种细节就隐瞒了没说,连当事人小幽灵自己都想不通。说了也只会让她们莫名其妙。更加迷糊。

    “那应该是督瑞尔的招牌能力之一。拟生之技吧,督瑞尔擅长的是寒冰之力,寒冰之力是水的一种升华属性。而水又是生命的象征,督瑞尔用属于它本源力量的永冻之水,加上一些其他东西,就可以制造出类生命体了。”听我说完后,爱娃儿忽然爆料。

    “拟生之技?督瑞尔还有这种强大的能力?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我一口气问了无数问题。

    “我们和地狱一族对抗了无数年,要是连它们擅长点什么都不知道,那还了得?”爱娃儿摆出一副你太大惊小怪的表情。

    “可是联盟也不知道啊。”

    “是不知道,还是你根本没有去关注过?当然,冒险者联盟知道的信息没有我们天使族那么多,这是肯定的,毕竟你们缺乏直接和四魔王对抗的强者,可以在战斗中获取它们的情报。”

    “……”虽然这番话很伤自尊,但说的确实没错,和天使族打个酱油不同,我们联盟就算倾尽全力,也难以找到可以去获取四魔王的情报的强者。

    “也就是说,冰蓝水人的身体,其实就是永冻之水了?”

    “如果真像你描述的那样,应该十有**是了。”爱娃儿点点头,身体天使,身为皇二代,她能获取的知识不仅量多,而且够黑,够深。

    强烈要求天使族对联盟开放知识库……虽然我知道这种事只能做做梦。

    没办法获得天使族的庞大知识,不过我似乎可以在爱娃儿身上套一套。

    “你刚才说的类生命体,是什么意思?”

    “接近生命,而并非生命,简单来说,就是像傀儡一样的东西,智商并不高,只拥有一些简单的逻辑判断能力。”

    “那岂不是可以智取?”我眼前一亮,脑海中闪过某人的名言。

    一切愚蠢的敌人,都是将主角凡人级智慧衬托成为天才少年德鲁伊的踏脚石。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选择,让我可以多拥有一种能力,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降智光环,只要把整个三界的平均智商降下去,本德鲁伊的智慧也就自然而然能够脱颖而出了。

    “的确可以,只要你能有对付用冻之水的办法。”爱娃儿不咸不淡的瞅了我一眼。

    “永冻之水啊……还真是个大难题。”

    我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之前也说过,哪怕是用三重焰拳轰在冰蓝水人身上,估计也打不起一个浪花,由此可见永冻之水的防御力,就算冰蓝水人是一块木桩,你也拿它没办法,拥有这样的特性,它智商低,速度慢的缺点,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放弃吧,以你现在的力量,还无法撼动永冻之水,或许再过个数十年……”爱娃儿低声劝道。

    “我可等不了这个时间。”摇了摇头,我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那个拟生之技那么厉害,督瑞尔为什么不多制造几个这样的傀儡,有这样的傀儡在,它哪里还需要什么七大领主?”

    “首先,永冻之水作为它的本源力量,并非取之无穷,多了也会伤到自身的实力,其二,想要制造这样的水人傀儡,除了需要永冻之水以外,还必须有其他强大的物品作为中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根据我们对督瑞尔的性格分析,督瑞尔它……懒得这样做。”

    说到最后,就连爱娃儿的语气也变得不可思议,无法理解堂堂一个魔王为什么会那么宅,那么懒。

    “这可真是……”我也无语远目了。

    “你说的强大物品,到底是指什么?”化身问题少年德鲁伊,我继续问。

    “比如说神器,或者和神器同等级别的东西,越强大,傀儡的实力和智商也就越强。”

    “神器?”我先是一愣,随即一双眼瞳变成了七彩钱币状,闪亮闪亮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打败了那个冰蓝水人,至少也能收获一件神器或者类似价值的东西?”

    “确实如此。”

    “干了!”我一拍手心,就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三重拳轰一阵子再说,一拳打你不痛不痒,五拳呢?十拳呢?一天干不掉你,五天呢?十天呢?磨也得把你磨死,为了神器,要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

    还没等我站起来,眼疾手快的卡露洁已经扯住我的斗篷,眼睛再次湿润,布满楚楚泪光。

    这……你还没好啊?

    “我也劝你还是放弃比较好。”爱娃儿说完,就老僧入定的合眼抿嘴,一双洁白的天使翅膀牢牢收拢在背后,仿佛在发出信息,这次我可不管了,你爱咋咋滴。

    两票对一票,我输了,而且真的怕看到卡露洁再哭出来,平日那么坚强沉稳的一个女孩,在你眼前,为了你而哭出来,一而再再而三这样,自己还是个男人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