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六章 拟生之技
    ***************************************************************************************************

    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幸好卡露洁自身的实力强大,已经化解了大部分冰霜之力,否则光是被她这样一抱,我就要变成冰雕了。

    没有被冰蓝水人追上,来一记怀中抱狼杀,反而被自己人实施,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看着死死将脸埋入怀中,不断抽泣的卡露洁,我迷惑不解,但还是下意识的伸手将她抱住,不断轻抚着她的紫色秀发安慰。

    然后,将求救的困惑目光看向爱娃儿,至少得让我搞清楚状况,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无表情的爱娃儿,一副不愿意理我,但是为了卡露洁,还是勉为其难开口的样子,在我注视了她足足三秒之后才解释。

    “在你走后,我们跟了过去。”

    “你是说【你们】?包括卡露洁?她不是应该……应该那个了吗?咳咳。”敏锐察觉到她话里透露的信息,我露出不可思议目光。

    “我也想知道,到底什么药才能让一个准四翼级的战士立刻失去意识晕倒过去,如果真能有做出这样的药的人,我们天使族立刻以礼相待,把它请到天界供奉起来。”爱娃儿冷冰冰的看着我。

    “这个……我到是没有怀疑那么多。洁露卡说能,而且屡试不爽,我就信了。”挠挠头,我苦笑起来,的确是这个理,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哪有那么容易迷倒,真要能这样,人人去做药师研究毒药对付地狱一族得了,还历什么练。

    但是。黄段子侍女也不像骗我的样子啊。和她相处那么久,她哪句话是认真的,哪句话在忽悠我,这一点我还是能分清的。记得她把这药交给我的时候。分明就是一脸郑重的托付:笨蛋亲王。好好干!

    呃,好好【干】……我好像明白了她想表达什么,她到底以为我要来这些药是干什么用的?我像是那种人吗?为何最近总觉得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在不断下滑。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卖节操的关系?

    咳咳,暂时不理会这个,为什么黄段子侍女屡试不爽的药,到了我手中会失效?是我学艺不精,还是漏了步骤,或者其实……

    联系爱娃儿刚才那番话,想到一种最大的可能性,我将怀里哭泣的卡露洁抱的更紧,在她头上抚摸的动作更加温柔。

    真是个好妹妹,乖,乖,不哭,回头我给你去打黄段子侍女的屁股。

    “嗯,大致的情况我了解了,然后呢?你们去做了什么?”口中说着,我隐约猜到了几个可能性,既然卡露洁是装晕的话,那么肯定是……

    “我们立刻去找你了,来到蛆虫巢穴,却发现里面的死亡气息已经散尽,但是取代的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冰寒力量,如果我料的没错,那应该是属于督瑞尔的力量。”

    “你还真有点眼光,然后呢?”

    “然后卡露洁就差点真的晕倒过去。”

    “……”

    好吧,我脑海里似乎已经能把那一幕模拟个十之**出来,以卡露洁的责任心,会出现这样的反应一点也不出奇。

    “她可是发了疯似的冲下坑里去找你,幸好她身上的神器套装,对冰冻之力恰好有强大的抗性,帮她抵挡了大部分伤害,不然刚刚一脚踏入进去,就已经被冻成冰雕了。”

    “真是个笨蛋。”听到卡露洁竟然冲到坑里,我不禁大惊失色,cosplay熊脚尖轻轻一探,整个身体就差点被冻僵了,卡露洁怎么受得了,虽然她进去的时候,冰蓝水人已经被我引开,坑里的冰寒之力没有那么强了,但也不可小视。

    幸好有神器套装保护,想到这里,我内心后怕,把怀里的小侍女抱紧,生怕她会在自己眼前消失。

    “没有在坑里找到你,我好歹劝说,才把她劝回来,在这里等你,你要是再迟个一时半会回来,我怕她就要自杀谢罪了。”

    爱娃儿轻轻叹道,十二骑士的传说,就算是身为天使的她也耳熟能详,但还是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这份忠诚,这种忠诚,和天使对荣耀和纪律和正义的执着有些类似,但是却有股说不清的让她更加感动和向往的东西在里面。

    “原来如此。”我不断点头,满是歉意的凝视着怀里的小侍女,真是辛苦你了,遇到我这样的无良主人。

    “乖,卡露洁,我不是已经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所以不要再哭了。”见卡露洁还在隐隐抽泣着,我柔声的安慰道。

    “真的?真的不骗人?我怕这是梦。”卡露洁紧抱着我不愿意放,声音楚楚柔弱,哪还有平时一分的严肃干练。

    “真的不骗你,我什么时候……咳咳,唯独这一次,绝对不骗你,不信你可以抬头看一看,我是不是真的在你眼前?”

    我索性伸手将她埋于胸口的脸抬了起来,露出在我面前的,是没有平日一丝十二骑士威严的小花猫哭脸,一向板着脸严肃认真的卡露洁,露出这副泪眼汪汪的样子,会让人产生一种巨大的反差萌。

    “你看,我这不是就在你眼前吗?可不是什么幽灵。”朝卡露洁露出最健康,最灿烂的笑脸,我对她说道。

    “嗯。”小花猫卡露洁,嗯嗯的点着头,可是眼眶的泪水却不但没有停止的趋势,反而更加晶莹湿润的涌出,小嘴撇着。随时都要哭出来。

    我忽然想起黄段子侍女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小时候的妹妹卡露洁其实是个爱哭鬼,我以前还怀疑她是在撒谎,这样的卡露洁,和吾王的性格有几分相似的卡露洁,怎么看小时候也不可能和爱哭鬼联系起来。

    可是如今一看,我却有几分信了。

    眼看卡露洁的眼泪停不下来,我只好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一边用拇指抹掉从眼角溢出的柔弱泪光。

    凝视这张脸,朦胧中。让我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