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零四章 凡跑跑
    ***************************************************************************************************

    拉着爱娃儿和卡露洁一路狂奔数十里,我才疑神疑鬼的停下来,回头张望一眼,确认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后面跟上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古代无魂之卡那家伙,我们暂时还惹不起,奇怪了,它不是在赫拉迪克古墓,担当督瑞尔的亲卫队长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恐怕,和沙虫女王的死有关吧。”

    “似乎也只剩下这个理由了,毕竟沙虫女王也是督瑞尔手下的七大领主之一,被干掉了,就算是督瑞尔亲自出来看一眼都不出奇。”

    说到这里,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自己还是太大意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若是刚才在沙虫巢穴的强大存在,换成是督瑞尔,或许在我们还没有感知到它的存在时,它就已经杀上来,轻轻松松用那把虫族大镰刀把我们三头小猪收割打包了。

    不过,沙虫女王被干掉的时间,应该是在接近二十天之前,卡片兄和督瑞尔就算要来看一眼,那也应该早就来了,不可能等到现在才来,或者说一直呆在这里,督瑞尔不是宅虫一只吗?怎么可能离家那么久,小心我这个宅委会会长把你剔除出核心人员名单哦混蛋。

    至于卡片兄。听说也是绝大部分时间窝在古墓里的准宅一只,难道它还会掐指一算,算到半个月后有人会来侦察,所以特地在这里守株待兔不成?

    越想越觉得可疑,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会不会刚才感受到的死亡气息,只是卡片兄残留下来的,它人已经早离开了呢?

    对,这种可能性最大,当初督瑞尔在地狱世界留下一条冰痕。过了不知多久。我踩上去依然被冻结了,甚至依靠着这条冰痕的力量晋升,由此可见,一名真正的强者。它留下的痕迹是很难被时间所消磨的。

    卡片兄的实力当然没办法和督瑞尔相比。但是我想它的气息保留个十天二十天。也不是什么问题。

    要不,再倒回去看看?我心里蹦出一个作大死的念头。

    不行不行,必须好好计划一下。至少不能带着她们两个,看了站在左右爱娃儿和卡露洁一样,我摇起了头。

    万一真的遇上了卡片兄,我一个人打不过它,逃跑应该问题不大,卡片兄实力再强,应该也强不过魔王血肉复生者吧?充其量在伯仲之间,再加上它类属巨型木乃伊物种,速度肯定不是它最擅长的,我想在它手上逃命问题应该不大,但是爱娃儿和卡露洁就不行了。

    “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计划计划。”心里这样想着,我嘴上却说了这样一句,想要说服卡露洁让我一个人去冒险可不容易,她接受了塔莫娅的托付,现在是间谍二代,比平时盯的更紧了。

    没办法,继续挖地洞吧,经过我的教导,卡露洁也帮了上忙,本来就不是什么很难学会的东西,只有爱娃儿,那份天使的高傲还是那么冷艳不可侵犯,身心都在拒绝干这份脏活,只在一旁看着我们挖。

    好吧,你大爷,等找个机会变身圣月贤狼,看我不玩坏你……

    藏身处挖好,我不急着说,为了赶路,大家午饭都没吃,所以我今个特地下厨,煮了一大锅白饭,做了一盆热乎乎的牛肉浇汁,淋在白饭上面,完成了。

    吴凡的妹控浇盖饭

    功能:使人心情平和

    备注:因为有妹控二字自然让人联想到莱娜,被记忆中的她那股恬静气质所影响,心情理所当然就平和了,大概……

    用温暖的目光,目送着坐立不安,仿佛正在接受警察叔叔审讯的卡露洁,把浇盖饭吃下去,我才嘴角一勾,内心闪过四个金色大字:计划通。

    然后,带着自信十足的笑容,将刚才想到的计划一口气倒出来。

    “我不同意!”

    “是吧,那么就这么决定了。”

    “殿下!”卡露洁把俏脸凑了上来,和我面对面,距离近的能感觉到从她那传来的体温,一双紫色的,美丽的,带着坚决之色的眼眸,在我眼中无限放大。

    “我!不!同!意!”

    “……”

    是……是啊,妹控的浇盖饭什么的,果然不行呢。

    沮丧的垂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卡露洁,我试图用自己无往不利的嘴炮驯服……哦,不对,是说服她。

    “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只是担心卡片……咳咳,担心古代无魂之卡还留在里面,所以才打算一个人去看看,以我的实力,虽然不是它的对手,但是想从它手中逃跑,绝对不成问题,但是如果带上你们……”

    “是的,如果是殿下一个人,即使是遇到古代无魂之卡,说不定真的能逃掉,我们去了也只是累赘,这一点我同意。”

    “谁,谁说你们是累赘了?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还得靠你来救我呢。”

    我眨了眨眼,做讨好状,身为妹妹的卡露洁,虽然不像姐姐那么嚣张,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贴身侍女类型,但正因为这样,她固执起来的时候,要比黄段子侍女难说服十倍不止,我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这么说来,你是同意我去了?”

    “不同意。”果不其然,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你不是已经同意我刚才的说法了吗?”

    “只是同意了说法而已,却没有同意殿下去冒这个险。”

    “为什么?”

    “因为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宛如严肃的老师一样。卡露洁正襟危坐,恭敬却又严格的紧盯着我。

    “殿下,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是想做什么?”

    “想从蛆虫巢穴里,看能不能找到亚瑟王的一丝痕迹,确认是不是她干的好事。”受到卡露洁的气势影响,我下意识的端正坐姿,乖乖回答道。

    “是的,只是来确认亚瑟王殿下的痕迹,不说蛆虫巢穴里还有没有留下亚瑟王殿下的痕迹,就算真的有。也未必能从痕迹之中找到和亚瑟王殿下相关的线索。说到底,这一趟旅程,我们的收获十有**都是微乎其微,只不过是因为实在没有亚瑟王殿下的其他线索。才不得不紧抓住这一丝线索前来。希望能出现奇迹。这样形容也不过分,我说的对吧,殿下。”

    “是的。”我老实的低下头。和正被老师训斥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但是,殿下却要为了这样一丝微乎其微的线索,去冒这个险,和我们暂时无法匹敌的古代无魂之卡面对面交锋,哪怕古代无魂之卡还留在蛆虫巢穴的可能性只有十分之一,而殿下能从它手中逃脱的可能性,又有十分之九,我也认为不值。”

    “可……可是……”我抬头看了卡露洁一眼,这小侍女,果然和黄段子侍女不同啊,说话做事一板一眼,有理有据,没有任何死角破绽,让人完全无法反驳。

    若是换成黄段子侍女,她肯定狠狠毒舌我一顿,然后再用无限的补魔温柔乡把我缠住,把我内心那颗小小的冒险种子完全消磨掉。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的确为了这一丝不起眼的线索,去冒险不大值得,但是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若是不看上一眼,总觉得很不甘心,不是吗?”

    “这种危险的想法,正是亲王殿下喜欢不顾一切的冒险,也正是维拉丝大人她们担心的缘由所在。”

    “是……是的,我被卡露洁老师训斥的两眼发黑,抬不起头。”

    “卡露洁,貌似……你很擅长做这种事?”

    “嗯啊,因为陛下外出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身为陛下的侍女和骑士,不努力,不提高警惕可不行。”

    果然是因为吾王么,拥有同样的吸引麻烦体质,让她和我一样总是能发生各种意外,卡露洁已经习惯做这种事情了,我这真是撞到了枪口上。

    “没办法,这次就放弃吧。”在卡露洁强而有力的说服下,我决定妥协。

    “殿下能够理解,真是太好了,抱歉,刚才用了逾越的语气和殿下说话。”卡露洁的语气这才柔和下来,立刻道歉。

    “哪里,哪里,你都是为了我好,来,说了那么多,口渴了吧,喝下这杯水吧。”我殷勤的向卡露洁老师倒了一杯水,恭敬的递了上去。

    “怎么能让殿下给我倒茶呢?”卡露洁立刻手忙脚乱,不知该不该接好。

    “难道要辜负我一番诚意吗?”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左右为难,卡露洁还是接过了杯子,或许是不想辜负我的好意,或许是真的渴了,她一口饮尽。

    然后身体一歪,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倒了下去。

    计划通!

    打了一个响指,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黄段子侍女给的东西,还真是好用呢,果然卡露洁一喝就倒。她也是经常用这招将可怜的妹妹弄晕,然后绑起来塞到衣柜里头,接着冒充妹妹的身份做各种不得了的事情,比如说第三次神诞日的时候,本来是卡露洁陪吾王一起来参加的,结果狡猾的妹妹就是用这种手段把可怜的姐姐取而代之。

    将倒下去卡露洁扶起,交到目瞪口呆的爱娃儿手中:“咳嗯,帮个忙,照顾好她,我去去就回。”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自由皿煮的空气就是好,到处都能挖到油纸包。

    事情来的太快,等爱娃儿回过神来,某德鲁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愣了半晌,爱娃儿的目光落到怀里的卡露洁上面。

    “人已经走了。不用装了。”她忽然说道。

    “看出来了吗?不愧是天使。”本应该晕倒的卡露洁,忽然睁开清澈的紫眸,那有一分晕沉的模样。

    “因为我擅长的是精神幻术。”爱娃儿淡淡说道。

    “抱歉,真是失礼了。”卡露洁缓缓坐起来,露出苦笑,轻叹一声。

    “你是个优秀的侍女,也是个好姐姐。”

    爱娃儿一路虽然不说话,也露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某德鲁伊和她的侍女的对话,她都听在耳中。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冷漠高傲如她,也不禁发出感叹。

    “不,我只是个无法尽职的侍女以及妹妹而已。”一边站起来,卡露洁一边摇头说道。

    “终究是没有说服殿下冒险。要是我再成熟一点。再能干一点就好了。姐姐也是,要是我能再挤出时间多陪陪她,她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

    “别把所有责任都堆积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不好。”面对神色坚定的卡露洁,爱娃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误会了,我并非在后悔什么,虽然希望殿下能多压抑一下冒险的想法,也希望姐姐能多拿出几分干劲,但是,我并不讨厌自己现在所扮演的角色,要是姐姐忽然变得能干了,或许我反而会困扰迷惑,为它人而活着,也没什么不好。”

    “我说不过你。”爱娃儿无奈的摇着头,见卡露洁忽然铠甲加身,那轻灵的甲翼,流畅线条,华丽的花纹,让身为天使的她也不禁发出赞叹。

    一把散发着静谧光泽的细剑,被牢牢握在卡露洁身上,让她显得如同湖之精灵一般灵动,飘逸。

    “你打算跟上去?就算去了也会成为累赘,这一点那个人到是一点都没说错。”

    “我会在不成为累赘的情况下,尽职尽能的侍奉殿下。”露出自信之色,卡露洁郑重说道。

    “也罢……”爱娃儿也站了起来。

    “你也要去?”

    “嗯,放心,我也会在不成为累赘的情况下,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天使少女露出同样郑重的脸色,如是说道。

    “我还是不大明白,你去的理由。”

    “为了……某个人吧,其实我自己也不大明白,算了,不想那么多。”

    说着,两名少女相视一眼,齐齐掠出藏身处,往蛆虫巢穴的方向赶过去。

    ……

    其实我一直觉得,在偶尔的偶尔,我也是蛮天才,蛮急智的。

    比如说刚才在离开蛆虫巢穴的时候,百忙之中还不忘记留下标记,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地图还在卡露洁手中),准确无误的回到这里。

    沙漠,这可是沙漠,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冒险者,也经常会在无边无际的黄沙海中迷失方向,我却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迷茫的找到了正确方向。

    哼,真想将这一幕录下来,让那些老是说我路痴的家伙看看,把这个莫须有的污名彻底洗干净。

    靠近蛆虫巢穴,重新感受到那股纯粹而强大的死亡气息后,我露出慎重目光,心里不敢再分神吐槽了,打起十二分精神后,在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这两个变身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cosplay熊。

    因为一个人,不需要用到木牌了。

    小心翼翼的靠近目标,速度慢的像是正常人散步一样,越接近中心,死亡气息越浓烈,已经到了普通怪物光是走到这个距离,就会被死亡气息至死的地步。

    不过,对cosplay熊还没什么威胁,真正有威胁的是这股气息的主人。

    数公里的距离,我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完一半,而后脚步就停了下来,瞠目的看着眼前一片死亡荒芜的景象。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浓烈的死亡气息,来源是眼前一个直径上千米,深不见底的巨坑,巨坑里面的死亡之气,要比外面强烈数倍以上,绝对错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愣了,感觉智商不大够用。

    起初,我以为这股死亡气息是从卡片兄身上散发来的。它可能还停留在这里,可是眼前的大坑却完全否决了我的猜测。

    眼前这个大坑,分明就是被受到攻击破坏后所形成,而里面的死亡气息,则是那股强大的攻击力量所残留下来的气息,也就是说,如果这股死亡气息的主人真的是卡片兄,那么这个大坑也是它所造成的。

    再联系到蛆虫巢穴,就在这个大坑范围,我是不是可以推测。其实干掉沙虫女王的人是卡片兄。而不是小不点王?难道说是督瑞尔的手下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亦或是沙虫女王背叛了督瑞尔惨遭卡片兄灭口?

    呃……不对,一定是我宫斗片看多了,才会生出这些奇怪的想法,按照万年公主的说法。当初蛆虫巢穴坍塌毁灭。沙虫女王死亡的时候。分明就不是这样的场景,否则如此明显的死亡气息溢出,那个赫拉迪克人一定能感觉到。不,如果真是卡片兄的话,那位赫拉迪克仁兄早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去告之这个消息。

    有可能是得知沙虫女王死去的消息,卡片兄赶来,看到满目疮痍,想到兄弟姐妹阵亡,震怒之下大手一挥,于是一个大坑就这么形成了。

    虽说这种猜测有点小白,但却最为合情合理。

    不过,我现在最该操心的事情不是这个,无论原因是什么,哪怕沙虫女王就是卡片兄干掉的也好,都和我担心的事情无关。

    确认卡片兄还在不在这里,才是重心。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毕竟那是督瑞尔手下的亲卫队长,实力或许不逊色于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超级强者,一个不留神,小命真的会玩完。

    一步,两步,我小心翼翼的迈着比刚才更缓慢,更谨慎的步伐,终于踏入到眼前的巨坑之中,要一探究竟。

    然而,就在我一脚踏入巨坑之时,忽然,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从脚上传来,cosplay熊引以为豪的皮粗肉糙,无论对物理攻击还是对魔法手段都有着极高防御的一身熊皮,在这股寒冷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眨眼间,那只踏入巨坑之中的脚就被冰冻起来,根本不给我反应缩回的机会,并且,这股冰冻还一直从脚部蔓延而上,想要将我这个冻结。

    这一瞬间,我心头大乱,无数念头蜂拥而出。

    糟糕,中计了?

    开什么玩笑,这股刺骨冰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明明刚才还感觉不到分毫,在这股冰寒面前,弥漫的死亡气息简直就像是一层伪装,一层掩饰比它强大十倍百倍的力量的伪装。

    督瑞尔?是督瑞尔在这里?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如堕冰窟,是的,没错,这股强大的寒冷之中,有一种属性的感觉,和我在地狱世界里所走的那条冰径是何等相似,只不过眼前这股刺骨寒冷,要来的更加直观和直接,就好像这股力量的主人就在附近一样。

    完蛋了,如果真是督瑞尔,那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我还有那个自知之明,虽然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世界之力巅峰,但是面对已经超越了世界之力的四魔王,我在它们面前来动弹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不对,如果是督瑞尔在,那在之前,以它的实力,就应该察觉到我们三个人的气息才对,怎么可能会在那时候放过我们?

    这些纷杂的念头在脑海中飞快闪过,仅用了一瞬间,让我的脸色五彩缤纷,变个不停。

    大脑虽然还一团乱麻,但是作为战斗种族的cosplay熊的身体,却已经本能的对脚下这股冰寒做出反应。

    没办法摆脱,以cosplay熊的力量,没办法摆脱这股来源于督瑞尔的恐怖冰寒。

    但是,圣月贤狼可以,毕竟在地狱世界曾经接受过这股力量的洗礼,拥有较强的抵抗能力。

    所以在刹那间,我的身体就做出了反应,不等大脑下命令,擅自由cosplay熊直接转变为圣月贤狼。

    脚下的冰封,在变身圣月贤狼的那一瞬间发出脆响,应声破裂,我连忙把脚缩回来,惊魂未定,再也不敢踏入深坑半步。

    就在我把脚收回的下一刻,整个大坑的黑色死亡气息忽然翻滚起来,紧接着,似被撕裂一样直接消散于无形,露出坑底下的一团碧蓝之水,那股恐怖冰寒的源头,就来自这潭深蓝之水中。

    说好的墨绿色毒液潭呢?赫拉迪克人你坑我!

    内心满满被坑得死去活来的哀嚎,我不断撤退,想要逃离现场,光是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就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更何况是那团碧蓝之水的本体,小命要紧,再次风紧扯呼。

    就在这时,巨坑最深处那团碧蓝深寒之水,也开始涌动起来,如同一只史莱姆般,不断变化,最后竟然逐渐化为人形,让我看的目瞪口呆,差点忘记逃跑了。

    不好,它冲上来了。

    感受到深寒力量的迫近,我吓得魂飞魄散,二话不说,一跃而起,化作数百分身幻影,向四面八方逃窜。

    你发现不了我,你发现不了我。

    暗自嘀咕着,我悄悄躲在幻影大军之中,以不是最快也并非最慢的速度,毫不起眼的偷偷溜走。

    悄悄回头一看,我又是吓的两腿发软,那碧蓝水人竟然无视其他幻影,直接朝我的真身冲了过来。

    幻术无用,只能靠两条腿了,圣月贤狼的速度可不是吹的。

    咬咬牙,所有幻术消散,我以最快的速度,留下一连串的残影,眨眼间就掠出了十多公里,等离远一点,再换回cosplay熊,使用无限瞬移,让你抓不到我的小尾巴,这样一来就能顺利跑掉了。

    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我惊呆了。

    别误会,不是那碧蓝水人的速度太快,不逊色于圣月贤狼,已经追上来了,而是……而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慢许多,眨眼间竟然被拉开成了一个小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