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某凡:这个锅我背了!
    ***************************************************************************************************

    我和拉斐尔这样干巴巴的讨论也不是个办法,拉斐尔再怎么睿智,再神机妙算,也不可能看得透一朵如此沧桑忧郁的天使女子的复杂内心。

    结果还是得问一问当事人,搞清楚她想怎么样才行,如果只是想揍我几拳泄泄愤,我就权当被死狗咬了一口吧,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忍一忍,海阔天空,风平浪静,为了联盟,为了部落——德玛西亚!

    糟,你看我这天生吐槽脑,想着想着就溜号了。

    回过神,我朝拉斐尔不断打眼神,用目光传递意思——皇军有令,你滴,去询问滴干活。

    “为什么是我?”拉斐尔也不想当这个苦角。

    “谁让这里就我们几个,难不成还让我或者是卡露洁去问?问出事来,我可不管。”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嚣张神色。

    “好吧,算一个人情哦。”拉斐尔一想也是,但是她不愿意吃亏,死活要让我欠她一个人情才肯去,我是债多不压身,毫不犹豫的点头,扬着下巴,示意她炮灰向前冲。

    “咳咳。”拉斐尔咳嗽几声,神色微微一正。然后流露出亲切笑容,整个人瞬间散发出无比的亲和魅力,将她当年的百族公主强大气场展露无遗,对此我只用一个字来形容——宝刀未老。

    “抱歉了,爱娃儿女士,招待不周,来,请坐吧,我先去给你倒杯清神水。”

    不要啊!!!联盟和天使要开战了!!!

    理由是可怜的族人去找某位万恶的联盟长老讲理,却惨遭内心歹毒的另一名长老用一杯毒水毒死。表情尤为痛苦。喉咙都快抓破了,显然是在死之前遭受了毒药惨无人道的摧残折磨,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幸运的是。不知爱娃儿的第六感各位机警。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或者说,内心充满了森森忧郁的她,根本不受拉斐尔的亲和魅力所影响。也就是说——不打算鸟她。

    拉斐尔脸上如沐春风的微笑,仿佛做给了空气看,只见这位疑似参加比惨王的女天使,将她本来可以打九十五分却因为太阴郁而扣了九十分的苍白脸蛋转过去,和拉斐尔对视起来,慢慢的,拉斐尔的笑容逐渐僵硬,在对方黯淡无比的目光注视下,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拉斐尔大人,忍住啊,千万不要暴走,为了联盟,为了联盟!

    角色调转过来,轮到我在后面暗暗呐喊,希望拉斐尔不要一时黑化,猪突猛进,将百族公主的外衣一掀,露出营地魔女的sm皮衣,直接就把爱娃儿一脚踹出帐篷外面,鞭子猛抽。

    该说爱娃儿的确机警还是怎么的?总之,她有在关键时刻,在貌似拉斐尔要原形毕露的前一瞬间,做出了反应——把手往拉斐尔面前一伸。

    拉斐尔下意识的伸出手,从她手上接过什么东西,然后转过身朝我这边走来。

    在转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亲和笑容瞬间变成了万载寒冰,向我这个因她的变化而瑟瑟发抖的可怜虫充分展现了什么将双面修罗。

    “要是她是我的手下,我立刻送她一份清理营地男厕所十年的大礼。”拉斐尔来到我面前,俏脸寒霜,摆出凶狠的表情,手刀咔嚓的往我脖子上一切,吓的我两腿一软。

    百族公主饶命,我是您的孙女婿,不是外人啊!

    “这是什么?”从拉斐尔手中接过貌似爱娃儿递给她的东西,我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应该是记忆水晶之类的玩意吧,你想要的答案,估计里面会有。”拉斐尔没好气的说道。

    “我知道是记忆水晶,只不过这形象,这外观,怎么看,怎么都有点熟悉啊。”我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道。

    记忆水晶并不需要固定的外观,所以有不少人都自捏形状颜色,以当做是本人的象征,就如同私人印章一样的道理。

    我曾经也想捏十比一的双子公主手办,小黑碳手办,卡洁儿手办,莱娜手办,当做是自己的记忆水晶特有象征,专利权不容侵犯,可惜因为太耗材被法拉老头一口否决,还说我是来捣乱的一脚把我踹出了法师公会,真是岂有此理,喜欢手办有错吗?宅男有错吗?错的是世界!

    “怎么,你认识?”拉斐尔当然也知道这回事,一看我对记忆水晶的形状琢磨起来,好奇问道。

    “嗯,好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咳咳,应该是泰瑞尔大人的记忆水晶。”我不大肯定的说道,能记得还是因为前不久在精灵族的时候才收到过它的记忆水晶,可惜只看了一遍就自动消失了。

    “泰瑞尔大人?如此说来真有可能是它了,天使私下下来,直接找上我这个长老的门,如果没有泰瑞尔大人的允许,是不大可能的。”

    拉斐尔把她那份有琳娅五分之三大的饱满酥胸一挺,做骄傲状,似在告诉所有人,本长老在联盟里也是举重若轻的大人物,地位只逊色于阿卡拉,不是寻常一个小小的二翼天使说找上门,就能找上门来的。

    “小小吴,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刚才好像有一股恶意从的内心里发出。”敏锐的拉斐尔忽然紧紧盯着我。

    “一定是你的错觉。”我一脸肃然,摆出端正威严的国字脸,仿佛刚刚参加完能决定整个暗黑大陆的命运的百族会议。

    “还是快点看一看记忆水晶的内容是什么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这样应了一句后,我连忙拿出最擅长的吴氏转移话题**,大概是五爷的记忆水晶太过诱人,机智的百族公主竟然真的被我成功转移了注意力。

    “好……”见我正想开启记忆水晶,拉斐尔连忙在我手上一拍阻止我的动作。

    “你这笨蛋,去其它地方看,就不怕里面的内容刺激到那位天使女士吗?”努努嘴,她这样说道。

    我一想也是,随便找了借口和拉斐尔,包括卡露洁一起溜到了她的书房里。爱娃儿跟个木头似的。一点也不理会我们的小动作,只是望向窗外,仿佛有说不尽的忧伤,其内心感情之崎岖复杂多变。都快能出一套还珠格格九部曲了。

    在书房里施了隔音结界。我迫不及待就把手中的记忆水晶开启了。只见一道亮光闪过,果不其然,书房的半空闪烁起了五爷那高大上的半透明虚影。背后一双光之翅膀别提有多炫酷,要光效有光效要3d有3d,国产专用unity,自带神器海飞丝,绝对是商城里仅限vip12级土豪玩家购买的顶级时装,没有998,别想买下它,不是富二代,别想把它败。

    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人傻钱多速来的金主,一看到五爷华丽登场,就忍不住也想来一套光之翼套装了,这怎么也得是神器套装吧,五万金币,我砸了!

    “没有料到,竟然能那么快又和你见面。”半空中,五爷的虚影似乎微微一笑,被兜帽完全笼罩的面庞,哪怕是以仰视角也窥不到里面一丝景色,让我暗道可惜。

    这就好比屏幕里的超短裙少女,就算你再怎么把脑袋趴下去,贴上去,横着看,竖着看,仰着看,各种角度看,也不可能看得到里面的小裤裤,我真是蠢呆了。

    “是的,又见到您了,泰瑞尔大人。”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句,忽然发现这只是它的影像,不由的挠挠头,十分尴尬。

    五爷的影像,就好像是真人,或者是投影分身出现在面前一样,那份魄力和气势,根本不是普通的记忆水晶里的影像能够比拟,我怀疑是不是五爷把一丝精神力诸如到了里面,相当于是一个分身,不然怎么可能会流露出一副知道我们现在在说什么,干什么的表情?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联盟的年轻长老,这一次大概又要给你添麻烦了,希望你能看在我之前帮过你们的份上,答应我的这个请求。”

    “这是自然的,只要我能做到,请泰瑞尔大人尽管吩咐。”我低下头,恭声应着。

    说话做事不拖泥带水的风格也是酷毙,要五爷是最终boss的话,我这个主角可就要玩蛋去了,一上战场二话不说直接“biu~~biu~~biu~~”三两下把我干掉,完全无视导演给它安排好的boss死于话多的剧本,轻易实现了反派的逆袭。

    “看到我的影像,说明你们已经和爱娃儿见过面了,如你们所见,她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是的。”我小鸡啄米的点头,何止是不好,简直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她,就犹如连续看了还珠格格三部曲四十三遍。

    “自上次的事件结束以后,她就一直是这样的状况,心不在焉,神不守舍,导致她的小队接连好几次的任务都失败了。”

    我在一边嗯声应着,五爷继续说道:“经过我的观察,她应该是在上次的事件中,也就是和你的那一战中,留下了极其巨大的阴影,才会导致这样。”

    “是……是吗?”我心虚的干笑几声,头低的更低。

    虽然五爷没有明说,但是个明白人都知道,爱娃儿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留下巨大的阴影,还不就是被我撕了一会,不就撕了一会嘛……好吧,我承认,就算换做是我这样的铁血纯爷们,被那样直接残忍的撕成两半,尤其是身体裂开的时候,意识还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体被撕裂的状态,我估计也会有小半个月睡不安稳做噩梦,天天梦到自己被电锯狂魔从上至下锯成两半。

    “我曾期盼过爱娃儿的阴影。能够被时间所治愈,可是如你现在所见,将近一个月了,她的状态不禁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就连她的队友们,现在也没办法和她沟通了。”

    在我心虚的眼神中,五爷缓缓说着:“所以我想,解铃还许系铃人,或许把她送到你那里。会产生什么变化。无论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只要爱娃儿产生了反应,都是一种进步。”

    “原……原来是这样,您的意思我懂了。”我小心翼翼的应着。心里却哭丧着脸。把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我身边。我的感受呢?我的感受呢混蛋!

    “抱歉,我也知道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为难。爱娃儿的情绪并不稳定,让她在你身边,虽然不至于能伤害到你,但是肯定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你完全有权利拒绝我的请求。”

    “泰瑞尔大人说的哪的话,能帮上您的忙,是我的荣幸。”心里念着五爷尽心尽力的帮卡洛斯和安洁丽尔撮合,我和卡洛斯是师兄弟,是战友,也是兄弟,中间还有着卡洁儿这样的羁绊,他的人情,就等于是我的人情,所以就算再怎么不乐意,我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做出这个决定。”

    果然,眼前的影像绝对至少带着五爷的一丝精神力,不然怎么可能对我刚才的回答有所反应,说是记忆水晶的影像,不如说它是以记忆水晶为媒介直接在和我进行对话,幸好我两次都没有做什么失礼的事情,否则面子就丢大了。

    似乎觉得给我添了那么大的麻烦,有必要做出一些相应的解释,五爷少有的斟酌了一下,酝酿着台词,继续开口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