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五章 目的不明
    ***************************************************************************************************

    看我臭着一张脸,拉斐尔也十分的同情,这真是无妄之灾,为什么好端端的偏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我觉得从现在开始,我有点像小说主角了,路上随便教训了一个嚣张的家伙,都是某某大公的孙子甚至是某国王子,然后展开一系列的狗血剧情,仿佛不这样写,主角不一路被追杀,这书就写不下去似的。

    “安心吧,小小吴,不是有我在吗?”这时候,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格外可靠的拍着胸膛,向我伸出了可贵的援助之手。

    “真的能依赖您吗?拉斐尔大人。”我两眼冒着星星的看向她,有大腿可抱的感觉真好。

    “嗯哼哼,不是我自夸,我以前可是有人生的导师之称,不知道拯救过多少无知轻声的可怜虫。”

    “真是这样?”见拉斐尔吹的牛皮都快破了,我开始有点怀疑。

    “真的,比珍珠还真。”

    “但是,刚才爱娃儿貌似不鸟你。”我小声提升她一个事实。

    果然,拉斐尔脸一黑,表情变幻莫测,似在努力思考打开局面的办法,最后忍不住抓狂的把一头柔顺的墨绿秀发抓了抓。

    “反正小小吴以后肯定要被天使族穿小鞋子了。干脆现在把那家伙赶走,立刻!”

    “现在说这个还太早,我可不想被穿小鞋啊!”我对着已经放弃治疗的拉斐尔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又不是给你穿小鞋,你当然不怕,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啊!

    “总而言之,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不说为了自己,就当是报答泰瑞尔大人的人情。”知道拉斐尔在这方面靠不住,我只能自己动手。自力更生的思考起来。

    “总之先出去和对方沟通一下吧。从最基本的对话开始,不然什么都做不到。”我暗下决心,大手一挥,出了书房。看到爱娃儿依然保持着我们离开时的望窗姿势。一动不动。比孟姜女还要孟姜女,那脸上浓郁的忧伤,让我也开始蛋蛋的忧伤起来。

    难怪拉斐尔要抓狂。光是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就已经想打退堂鼓了。

    “咳咳。”首先试一试奶爸光环能不能产生效果吧。

    我重重的咳嗽几声,提着一张凳子坐到爱娃儿的面前,露出和蔼神色,仿佛是她失散多年的父亲……呸呸,那我岂不成了那个啥啥天使长老的儿子了?不行,怎么也得是祖爷爷才行。

    “爱娃儿?”首先吱一声,以表存在感,别老往窗外啊少女,窗外的景色有我这张脸那么平凡吗?有吗?!

    算了,莫名的受到心理打击,我不管了,要回家了!

    望窗天使少女终于缓缓收回目光,转过头,和我对视上,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她脸上和眼睛里飞快掠过复杂无比的感情,但似乎又没有,眨眨眼,她的目光还是那么淡漠,表情还是那么阴郁,仔细一看眼眶还留着淡淡的黑眼圈,能让体质超人的天使脸上留下黑眼圈,她到底是有多少个晚上没睡好觉了,难道是天天梦到电锯狂魔?有可能,但愿那个电锯狂魔不是长着和我一样的脸。

    “你能不能说句话?”见她比无口还要无口,我忍不住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问道。

    “说什么?”果然,直接对话有效,她第一次开口了,虽然声音细微,带着一丝体弱的沙哑,仿佛已经很多天没喝过水了。

    “拉斐尔大人,来杯清神水……啊不,来杯正常的水,千万别加任何东西。”

    我差点就作死了,或者说,难道潜意识里我还想再坑这货一次?真可怕,我的记仇性格真是太可怕了,招惹过我的人都已经死了,连老酒鬼都被我亲手送到了奶牛关受尽苦难,桀桀桀桀!

    拉斐尔被我这句话气坏了,赌气不肯去,还是卡露洁乖巧,我怎么忘记了身边有贴身侍女,早吩咐她不就得了。

    一杯清水端到爱娃儿面前,她看了看,没接。

    “看你应该口渴了吧,喝口水再说,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一说,但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犹豫再三,爱娃儿终于接过杯子,喝了一小口……是瞬间一口喝干啊!

    “再倒一杯吧。”我无奈的对卡露洁说道。

    第二杯,也是一口喝干。

    第三杯,再次一口喝干。

    少女,你到底是有多少天没喝过水了,该不会是天界缺水,你是特地跑来暗黑大陆混口水喝的吧?

    足足五杯水过后,爱娃儿才没有把杯子交给卡露洁,而是放在一边,以示解渴了。

    咕噜噜~~~~

    她的肚子又发出了饥饿的惨叫,当时就把我惊了个呆,天界该不会是发生饥荒了吧,堂堂大长老的亲孙女竟然都饿肚子?

    还是说,这货其实根本就是个吃货?看她刚才喝水的豪壮之举就可窥一二。

    “谢谢。”面对肚子的窘困嚎叫,爱娃儿不以为意,低着头,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声谢,感觉特没有诚意,不过好歹喉咙受到水的滋润,声音变得清脆悦耳了许多,还带着那么一点圣洁气息,甚是养耳。

    “这一趟你来的目的,你自己清楚吗?”见爱娃儿精神好了一丁丁,我才开口继续问道。

    良久,她才沉默着轻轻点头,表示知道自己是特地来这里接受治疗的。

    知道就好,要是不知道可就让人头疼了。万一了解真相后,她觉得自己没有病,不需要电击治疗,翅膀一扬飞走了,我就得准备去缠脚,以应付天使族未来的各种小鞋子了。

    “那么,你知道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有什么不同吗?”摆了一个碇司令的姿势,我继续问道,感觉这问题问的特有水准。真的好像是心理医生在面对问题少女。

    爱娃儿沉默了。沉默即使承认了,否则一定会激烈反驳。

    “既然你知道这次来的目的,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些问题,你还是来了。即是说。你准备以积极的心态来改变自己。回到从前,我说的没错吧。”

    “嗯。”爱娃儿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撇过头。继续望向窗外,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感觉刚才那句自认很有心理医生feel的对话,好像哪里出了问题,这种态度……应该是否认,回避,甚至是不屑一顾吧。

    我头疼的挠了挠头,感觉自己无照经营的心理医生招牌,被对方“哇擦”一声飞脚踢了个粉碎。

    “不管怎么说……我会尽力帮你的,那么接下来,能告诉我你自己有什么打算吗?我会尊重你的意见和建议,绝不强迫。”机智的本德鲁伊,把皮球踢到了问题少女的脚下。

    “我?”她迷茫的应了一声,似在思考,接着很肯定的点头。

    “既然是泰瑞尔首领的吩咐,我就跟在你身边。”

    感情这还是奉旨跟随治疗啊,那我这趟的任务该怎么办,不用做了?

    “嘛嘛,小小吴,先别着急。”这时候,拉斐尔拉着我,来到一角,小声的交头接耳起来。

    “亚瑟王大人的事情,你先不用着急,第三世界那么大,总不可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吧,至少有一丝线索,能确认她在哪个区域也好,我已经让人去打听了,萨绮丽她们也在用她们的关系网四下打听,无论能不能找到线索,这几天之内都会有个结论,这段时间里,你就好好利用一下吧。”

    “几天吗?感觉用处不大的样子。”我心里一想也是,不能盲目寻找,但是只有几天时间,让我开导一个问题天使少女,难度是不是略大了点?

    “至少能有一点点成果吧,你看,她这不是愿意和你说话吗?”

    拉斐尔有点小嫉妒,她刚才亲切的和爱娃儿打招呼时,她可是根本不鸟她,让向来在外交上无往不利的百族公主很是受打击,最犀利的外交官,也拿问题少女没办法。

    “尽量吧……”我小声嘀咕着,心里默默的思考,既然爱娃儿对我刚才所说的,她是积极来前往治疗这句话不置可否,不屑一顾,说明她还是有其他目的的。

    而这个目的,最后可能还是我一开始所提到的,她是借着接受她的爷爷还有五爷提出的前来接受治疗的建议,暗地里却在考虑着伺机报复当日的一撕之仇。

    所幸,我现在在第三世界,维拉丝她们不在身边,身边的卡露洁,塔莫娅,卡洛斯,西雅图克,萨绮丽她们等等,实力都不弱于爱娃儿,我到也不是很担心她孤身一人,举目无亲,能拿出什么手段来向我报复。

    心里越发肯定这个猜测,我嗯嗯的点着头,觉得自己在关键时刻,智商果然还是可靠的,正常的,有保障的。

    “算了,在这里讨论也讨论不出什么办法,我还是先把她带回去看看情况吧,不打扰拉斐尔大人你的工作了。”

    “好吧,暂时就这样。”拉斐尔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叹声点头。

    “小小吴,小心点。”在我转身准备带着爱娃儿离开的时候,拉斐尔小声提醒了一句,看来她也猜测到了,这个问题天使少女,是不是接着前来接受治疗的借口,做出寻仇报复之举。

    甚至,她现在的阴郁状态都有可能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五爷和她的爷爷把她送来这里治疗,从而有接近我的机会,如果这家伙的心机再深沉点,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如果真是这样,面对一个心机深沉,阴险狡猾的天使。我就要更加小心谨慎了。

    “放心吧,我都知道了,心里明亮着呢。”头不回的朝拉斐尔招了招手,我带着爱娃儿潇洒离去。

    在第三世界,和联盟一起对抗地狱的天使,并没有那么珍惜,虽不是随处可见,但是对于爱娃儿的出现,营地的人们也没有表现出异常的热情或者好奇。

    充其量是路过的时候,忍不住多看爱娃儿几眼。第一反应是。这么漂亮的天使可难得一见,第二反应是,这么阴沉忧郁的天使,更是第一次见。

    呜哇。希望她不要把这份阴沉阴郁带回家。传染给其他人才好。丧女好恐怖,丧女天使更是其中的极品。

    “熊塔,这到底是……”塔莫娅习惯性的一大早就出去运动锻炼了。在我们回到帐篷的时候,她正好也回来,见我身后跟着一名死气沉沉的天使,她不由的露出讶然目光。

    怎么一个早上没见,感觉熊塔就已经升级了呢?身后竟然有天使跟随了,只不过她的表情气质是不是太阴郁了一点?完全不像普通天使那般给人带来圣洁光明希望的高大上感觉。

    “说来话长,我随后再给你解释吧。”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我先让卡露洁随便找个房间,安顿好爱娃儿,这可是我的娇妻,精灵女王陛下的帐篷,能住在里面你该感到庆幸,嗯哼。

    自我得意了一番,我才重新面对事实,头疼起来。

    恰逢这时,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来蹭饭了,见到爱娃儿,两人都露出了惊讶表情,最近是不是和天使打交道打的有点多了。

    等早饭过后,我正好一口气和他们两个以及塔莫娅解释爱娃儿的来历。

    “这还用猜吗?肯定是来寻仇的。”西雅图克听了后,怒然一拍桌子,从背后抽出巨剑斧头,本就狰狞的脸庞变得更加吓人。

    “这群家伙,想要加害安洁丽尔不成,现在还有脸有胆跑过来寻死,不行,我老图绝对不能忍,待我去好好教训她一顿,把她打个半死,让她的族人拎回去。”

    说着,这头蛮兽一样的野蛮人就站起来,我和卡洛斯好拉歹拉,才总算将他扯住。

    “瞧你思想阴暗的,说不定人家真的是来接受治疗,不是来寻仇的呢?不要把人想的太复杂。”我风轻云淡的结果卡露洁递来的茶,啜了一口,用着“悟空你又调皮了”的口吻说道。

    其实说出这话,我自己都不信,纯粹是为了稳定西雅图克的情绪。

    “吴师弟。”卡洛斯认真的想了想。

    “抱歉,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有个天使随从跟在屁股后面,我感觉挺好的。”我大咧咧的把胸膛一拍。

    “小心她在后面把你屁股捅穿,到时候是什么感觉,一定要告诉我。”被我揶揄了一句思想阴暗的西雅图克,怪声怪气的报复回来,这家伙,也不是一般的记仇啊。

    “吴师弟,我觉得西雅图克说的还是没错,再怎么想,她都是为了报复你当日杀她之仇而来,一个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接受去曾经残忍杀害过她的人的身边接受开导。”

    “这样一说感觉我是坏人似的。”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不管她抱着什么目的而来,我都不怕,维拉丝她们不在身边,我就没有负担。”

    “所以才喜欢猪突猛进对吧。”塔莫娅在一旁添了句,警惕的盯着我,不好了,武帝大人果然是维拉丝派来监视我的奸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