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 出乎意料的来客
    ***************************************************************************************************

    大闹一通后,这些人总算宣泄了某德鲁伊地狱归来的激动心情,大家难得安静下来,静静喝着水或酒,拉斐尔试图推销她亲手做的伪清神水,未果。

    大家都谁,尤其是萨绮丽,说的低俗点,拉斐尔只要屁股一撅,她立刻就知道她要放什么屁了,哪会不知道这伪清神水是个大坑,心知肚明着,只有不明真相的刚来到第三世界不久的冒险者才会上这个当,每年死在拉斐尔的伪清神水之下的冒险者能绕她的帐篷三圈。

    “对了,小弟这次来第三世界有什么任务吗?可别告诉我,你是特地来和我们见个面,报个平安,庆祝一下我们晋升而特地来的,你的那些娇妻们,大概不会认同这个理由吧。”

    消停下之后,萨绮丽的智商咻咻拔高,恢复到了正常水准,一语就猜破了家里女孩们现在的心理状态。

    我难为情的笑了笑,还真如萨绮丽所说,即便到现在,离我从地狱归来已经足足有四五个月了,女孩们对定位传送的心理阴影还是没有完全褪去,如果不是为了把阿尔托莉雅救出来,有这样的王道得不能再王道的正当理由。她们也是会拉着我,露出舍不得主人离开的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目光,不让我走。

    “我来第三世界的理由,拉斐尔大人没有和你们说过吗?”

    “小小吴,你可别这样说,让大家误会我知情不报可就不好了,我也是前天才得到这个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家。”

    拉斐尔抱着自己亲手酿制的伪清神水,唉声叹气,贼溜溜的目光时不时从我们的杯子上扫过。似乎只要我们稍微一个跑神。杯中就会被她添加一些全新的【元素】,滋味堪比小幽灵的钻石粉末清汤面,小狐狸的咸味地狱便当盒,蒂亚丫头的百虫千蝎万蛇宴。以及贝安沙的腐蚀铁泥的地狱料理。

    顺便一说。第三者其实味道很好。只要不观看烹制过程,尤其是看到那些烹饪前的生猛食材。

    拉斐尔似乎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做清神水的天赋呢?其实我们也不明白呀。明明香料做的那么好,连腿毛仙人都特地来她这里想要顺手牵羊,为什么就是清神水做不好呢?难道这是来自闺蜜的诅咒,在对她说,我做的清神水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你休想抢我的生意!

    “哦,原来如此,的确是这趟来的太仓促了。”我恍然的点头,自己从决定到出发,根本没花多少时间,阿卡拉能在前天就通知上拉斐尔,已经是大触级别了。

    没办法,看来只能我亲口说一遍了。

    我将阿尔托莉雅接受亚瑟王的第二次考验,至今离家出走尚未归来的消息和大家说了,至于小不点王,虽然她的身份还是个秘密,不能对外人公开,但是萨绮丽三人在上一次我们来的时候,都亲眼见到过她,知道她的存在,也无需顾忌什么。

    “原来如此,是为了把小弟的娇妻拯救出来啊,难怪来的如此匆忙。”萨绮丽眯着眼,不断点头。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来出一分力吧。”沙希克干劲满满,另外两人也是附和。

    “真的可以吗?不会耽误你们什么吧?”

    我喜出望外,将这趟来的原因说的那么详细,除了给大家一个交代以外,也是想获得萨绮丽三人的一些协助,她们可是第三世界的地头蛇,有她们帮助会方便快捷很多,比我一头雾水的到处摸索强多了。

    “最近有什么重要的任务非得我们去做吗?”萨绮丽转头看向拉斐尔。

    “到是没有……你们可以帮一帮小小吴,不过不要走的太深,至少两天一次联络要保持,这是最低限度。”拉斐尔歪头想了想,这样说道。

    “那就没问题了,小弟,放心把这件事交给我们吧。”萨绮丽朝我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我们可不比西雅图克那样的可怜虫,连境界都没有稳固下来,我们可是已经顺顺当当的到达了世界初级,早就想出去试一试拳脚了。”图拉科夫喷着浓重酒气,揶揄起了可怜的二师兄。

    “话说回来。”图拉科夫这样一说,沙希克也想起了什么。

    “卡洛斯那事,进行的还顺利吗?他当时走的匆忙,连境界都来不及稳固,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问了拉斐尔才知道的。”

    “嗯,虽然有些波折,但结果还是很完美,这不,他们两已经和我一起来了。”

    “小弟小弟,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卡洛斯又是怎么样把她的天使娇妻给找回来的,和我们说一说吧。”萨绮丽八卦心大起,女人嘛,总是避免不了对这样的事情感兴趣。

    “这个……说来话长了。”我挠挠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那你就长话长说,便是说的晚上,直接举行庆祝宴会就好了。”萨绮丽轻笑一声,把位置挪了过来,抓住我的手臂,满满一股禁锢play的气氛。

    “好好好,我说就是了。”遇到萨绮丽这样的魔女,我也是很无奈,只好顺从的应着。

    “喂喂,不许把我忽略了,身为营地长老我可是很忙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听?”拉斐尔不愿意了。

    “那你就忙去吧。”萨绮丽罢了罢手,随便打发道。

    “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家!”拉斐尔表示不能忍。怒掀了一记心灵茶几:“而且我也想听小小吴亲口详细的说这件事啊,阿卡拉只是把大概的经过和我说了,许多重点根本没有提到,简直就是在吊胃口!”

    “原来你这家伙早就知道经过了,竟然不和我们说!”萨绮丽三人一听不对味,也怒了。

    “好了好了,你们再吵下去,就真的到天黑都说不完了。”我连忙打断,再让这几个人闹下去,我还能不能离开营地?

    “这件事该从哪里说起好呢?非得从头说的话……大概得从我回来以后。带着卡洛斯的女儿卡洁儿。还有我的两个宝贝女儿一起去历练的时候说起了。”

    我捏着下巴,细细的回忆起来,记忆力不好,脑内存量不高。选择性的忘掉一些黑历史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幸这些事件刚发生不久。在脑海里还是记忆犹新,我唯一要担心的是哪些不能说出来,比如说事关精灵族和天使族黑历史的那个秘密地下实验室。

    绕开这个秘密着实废了我一番功夫。不过拉斐尔和萨绮丽她们也是明眼人,一看我吞吞吐吐含糊其辞,也知道是没办法说出口的秘密,到也没有发挥魔女的风格强行要我说出来。

    说起卡洁儿得到项链,再说到她身上的畸形之病,精灵法师们担心小天使命不久矣,大家都身临其境一般捏了把汗,再听到治病需要卡洁儿的母亲前来,也就终于把卡洛斯连境界都顾不上稳定就匆匆回去的前因串联起来了。

    之后就是面见五爷,说到这里,萨绮丽她们又长吁短叹的感慨起来,一般来说,天使除非有事,否则几乎不出现在第一第二世界,而在第三世界,却是比较容易见到天使这些生物,但是纵使如此,萨绮丽她们也没有见过天使族的头头五爷,反倒我们这些后辈先见上了。

    于是,话题就发现了微妙的倾斜,不知不觉间居然变成讨论五爷的光翅膀到底有多神奇了,大家发挥想象空间,说个不停,尤其是图拉科夫,更是开了脑洞一般对五爷的光翅膀做出诸多猜测评点,让人啼笑皆非。

    “我说,你们还想不想继续听下去?”

    “想,想!”这时候才想起正题的众人,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拉斐尔大人,你不用忙吗?”我转头看着宛如琳娅的姐姐一般模样的拉斐尔,好奇问道,阿卡拉是有了琳娅和莱娜两个苦力,最近才开始忙里偷闲起来,你同为营地头头,在这日理万机的大好天气里,就不打算做点什么,让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感受一下联盟或许还能通过吃药挽救?

    “哼,小小吴太小看我了,我是喜欢把所有的事情堆积在一起一口气完成然后再轻轻松松悠闲渡个半天的天才长老。”歌舞双姬大人得意自豪的宣称道。

    “我到是不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好得意的,反倒是很危险吧,万一发生了紧急事件……也罢,随你喜欢。”

    想了想,拉斐尔做了第三世界的头头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她出过什么差错,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我这种门外汉还是别班门弄斧的好,既然她说有时间,我就真当有吧。

    接着和五爷见面,约定赌注,安洁丽尔来到精灵族,然后又是顽固派的偷袭,这次我学乖了,不等这四个喜欢捣乱插嘴的人反应过来,就以秒速十个字的速度,一股脑的全盘托出,喘几口气,喝了三大杯水,抬起头一看,我的小伙伴们都被我的语速给惊呆了。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大家才回味过来,细细吞嚼着我刚才说的话,总算是把前因后果搞明白了。

    “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小弟,你受伤了?哪里受伤了?”萨绮丽担心的对我上下打量。

    “那点伤,早就好了。”我咳嗽几声,哼哼唧唧的说道,就本德鲁伊这恢复力,不是我和你吹,四魔王等级,妥妥的。

    “吹吧,我可是听阿卡拉说伤的很严重,右臂差点就报废了。”知情人士拉斐尔却在一旁揭我的短。

    “真的?”萨绮丽心里一紧,抓着我的手臂不知觉用力了好几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现在没事了,顺便说一句,现在手臂快要被捏废了,我是真的感觉到了。”

    我无奈的看着萨绮丽,虽说你是法师,但别忘记自己是世界之力强者啊,幸好也就我,换成其他普通的伪领域高手,这手臂还真得给你握残。

    “这不是没事吗?小弟的抗打击能力一流,我知道。”萨绮丽脸一红。飞快抽回手。心虚的笑了起来。

    “呃……总觉得小小吴似乎还隐瞒了不少东西没有说。”拉斐尔一个劲的在那低头沉思,想要挖掘出更深的东西。

    “比如说你们见泰瑞尔大人的时候,我记得阿卡拉是有说过经受了它的一剑考验,三人差点就被对半切开了。”

    “这个……这个……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有点丢人。不想说。”我的眼神飘向其他方向。

    “再比如说。你和顽固派天使的那场战斗,好像也说的含糊其辞,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发出那么强烈的一击,差点把右手都给废了,还把那些天使都给杀了,要不是泰瑞尔大人会复活术,这件事可没有那么简单了解,做出这些事情,哪怕小小吴再怎么猪突猛进,大脑充血,也总不至于没有任何理由吧?”

    “对对对,就是。”其他三人反应过来,也连忙点头附和。

    “是有理由,不过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你们就饶了我吧,大不了在宴会上我先谢罪三杯。”我被拉斐尔一个个问题逼的节节败退,心里在做哥斯拉状咆哮,你还好意思说阿卡拉只告诉了你大概经过,这都快差点把我的老底给翻出来了!

    一听我宁愿喝酒也不说,大家都偃旗息鼓了,反正最重要的情报已经到手,沙希克和图拉科夫研究咕噜转着,一看就知道是打算利用这份新鲜**的情报,去对他们的两个可怜后辈做点什么。

    就在这时,卡露洁和塔莫娅回来了,似乎就知道我会在拉斐尔这里般,两人扎好帐篷,又去办了一些其他事情,径直就来到这里找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