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六章 有BT啊!!!
    ***************************************************************************************************

    “大家都别争了,或许她也不是那么有心机的人,呃……从刚才的饭量上看来。”回过头,我对还在争执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道。

    如果说刚才表现出来的吃货属性,也是她故意制造出来,以软化我对她的怀疑,那我只能说,这家伙对我实在太了解,并且心机深到没边了,绝对是阿卡拉那个级别,可如果真是这样,当初她就不会给我撕了。

    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我心里越发迷惑。

    “吴师弟,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肯定有问题。”

    “对对对,抓起来吊打一顿,让她把真话说出口不就行了?”西雅图克化身狗头军师,尽出些馊主意。

    “我看你是想和天使干一架,才老是怂恿我对她动手吧。”我看破了二师兄的险恶用心,忍不住揭发。

    “嘿嘿,被识破了吗?没错,差不多就是这样,谁让上次你一个人把战斗包办了,让我好不容易期待的和天使一战化为泡沫。”西雅图克摸着大光头,竟然厚颜承认了,我和卡洛斯都是无语。

    “吴师弟,别听这家伙的,别轻易引起联盟和天使的争端。”卡洛斯深吸着气。瞪了西雅图克一眼,怕我被怂恿成功,连忙说道。

    “放心吧,反正我是已经和天使战斗过了,知道了她们的手段,西雅图克有没有,可与我无关,我才不会为了他而去对爱娃儿怎么样。”

    我险恶的笑看着西雅图克,气的这大光头野蛮人连连对我发出威胁怒瞪,一双牛眼瞪的跟铜铃似的。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吧。先让她留在我这。静观其变,以静制动,我到要看看她能弄出什么幺蛾子。”大手一挥,我一锤定音说道。目光落到塔莫娅身上。

    “塔莫娅。反倒是你这边更要小心点。说不定她看到没法对付我,会把目标落到你和卡露洁身上。”

    “我知道了,放心吧。熊塔,这个世界上想要背后偷袭我的人,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武帝大人把娇小而有力的秀拳一握,铿锵有力,气势十足的说道。

    嘛~~~那到的确也是,武帝大人可是继承了艾鲁法西亚酱的衣钵,再加上天生的战斗体质,对气机特别敏感,甚至不逊色于莎尔娜姐姐,有些类似于当年我的地狱格斗熊无法从背后攻击,否则返身踢教你做人,想暗中偷袭她,世界之力级强者也难以做到。

    另外,塔莫娅的实力也是很强的,看她当初能以低一个阶段的实力,和卡洛斯西雅图克他们战的难解难分就知道,另外实力提升的也飞快,当年刚刚把她召唤到身边的时候,才是领域初级,通过我的召唤增幅,才能达到领域高级。

    而现在,只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在周围同是天才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卡露洁,莎尔娜姐姐,阿尔托莉雅之流的刺激下,她已经突破到了领域高级,如果再经过我的灰熊召唤增幅,实力妥妥的领域巅峰,凭着她天生的战斗体质以及艾鲁法西亚酱的熊灵融合,战斗力非同一般,颇有我当年地狱格斗熊的**分无敌气势。

    至于卡露洁,我就不多说了,十二骑士神器套装一穿,我都不敢说能够轻易战胜她,至于万年公主,虽然平时藏着掩着,一副深藏不露,深不可测的样子,但是在本德鲁伊的火眼金睛下却无可遁形,她也是快要突破世界境界的强者,领域境界里几乎没有敌手,现在也就塔莫娅能够和她啪啪啪,我指的是练习过招。

    这人偶公主,虽然没有塔莫娅那样的天生战斗体质,但是她的身体,却在巅峰的魔法和机关技术的制造下,有着不逊色于cosplay熊的恢复能力,当年被我打塌了半个脑袋还能若无其事的恢复原样,简直就是史莱姆化身。

    另外,还有巨龙一样的强健体魄,天使一样的全能,精灵一样的轻灵秀巧,亚马逊一样的敏锐五感,简直就是把所有强大物种的优势集于一体的人造完美身体,难怪会成为当年赫拉迪克族崩溃的诱因,绝不是没有原因,这样一具完美昂贵的机关身体,光是里面的一个零件,差不多都快要抵上半件神器的价值了吧?真是败家啊,当年我用跟木头给她雕刻的木头人身体,不也一样用的顺溜么?唯一的区别只是不能啪啪啪而已,这很重要么?反正和我是没关系,嗯哼。

    又往各处细节想了一遍,确认爱娃儿找不到可乘之机,我才安心。

    “吴师弟,这一次……真的很对不起。”卡洛斯张大嘴,想说什么,却没办法说出口,最大一个问题是就算他想背这个锅,爱娃儿肯定不愿意跟他走,说再多也是白搭。

    因此,纵使明知道语言已经没办法表达内心的愧疚之意,他还是只能这样说,这样做,光是自己的妻子,就已经给吴师弟添了不少麻烦,最后还让他躺在床上许久,如今引发的后遗症,还得由他来承担,这份恩情,真是的一辈子也偿还不了。

    “说的什么话,我们师兄弟谁和谁?是吧,西雅图克师兄,换做是你,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就算要戒酒,要留一头刺猬头,也会鼎力帮助卡洛斯师兄对吧。”

    “当然当然,老图我的义气二字,还用得着证明吗?等等,我总感觉你刚才那番形容有点不对劲。戒酒和留头发关拯救卡洛斯什么事,你是明里暗里在揶揄我对吧。”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干笑着,心里暗啧一声,这野蛮人,看起来五大三粗,第六感却格外敏锐。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别操心了,快点去稳固你们的境界吧,什么时候把境界稳固下来,再来担心我的事情也不迟。”我连推带攘。将脸上还带着担忧之色的大师兄和二师兄送出了家门。眼下他们最要紧的事情是稳固境界,而不是操心我的问题。

    回过头,我开始考虑爱娃儿,给我的时间不多。否则我绝对会先对她施行放置play。等过十几天再说。看她会不会先等的不耐烦,而露出什么马脚。

    现在,我只能蛋刀……不对。是单刀直入了。

    回到帐篷,爱娃儿又在那望窗外,长忧伤了,真是看的我蛋疼,我要是她爷爷,我直接将她从窗外塞出去,让她看个够。

    我决定要和她进行一次深入交流,或许会触及到当日那一战的禁忌话题,为了防止这家伙暴走,我让卡露洁准备一个房间,准备单独拷问……不对,是one~to~one的心理辅导,啧,要是一个运气好被我治好了,我得向五爷和她那顽固爷爷提一提医药费的问题,再给我来件神器什么的,比如说深红破魔啊,比如说碧蓝怒火啊。

    当然,要是五爷愿意送我一套它那套超炫酷的光之翼时装,我也会却之不恭,说不定五爷衣柜里整齐摆列着几十套,每天换一套月月有新装呢,毕竟是三界第一高富帅or白富美,和我这样的穷逼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心里暗自yy了一番,我将爱娃儿带到精心准备的小黑屋……哦不,是网瘾治疗教室,面对面坐下,等卡露洁奉上茶具和水之后,招招手,让她关好门出去后,我脸色一正,努力让自己的气势变得高大上,伟正光,一如小学校长,初中主任,美高女老师。

    “爱娃儿,来,先喝口水,我想要好好和你聊一聊。”首先,起手牌为“母亲味道的浇盖饭”,可惜我没有,只有一杯水,只好勉为其难了。

    爱娃儿二话不说,一口气举杯把水喝光,杯子重重一放,低头继续神游物外。

    这副类似闹别扭的举动,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爱娃儿,其实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愿意来我这里接受开导,毕竟……那啥,到底是因为我,你才会变成这副模样,说我是你的心里阴影也不为过,来我这里岂不是更加糟糕吗?”

    见爱娃儿一副懒得和我墨迹的态度,我就知道啰啰嗦嗦的嘴炮技能对她是不可能起效的了,于是干脆直接切入主题,好奇问道。

    “是我主动提出来的。”她抬起头,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想把我看透般。

    “呃……”竟然还是她主动提出来,不过也对,如果不是她自己提,以五爷和她爷爷的智商,怎么可能会想到把她送到造成她心理阴影的家伙手中接受治疗呢?这就好比让受害者去找杀人犯接受开导,怎么想也不合理。

    除非是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对我产生了阴影,所以才要强迫自己来见我,以期超越内心的恐惧,突破自我,打碎阴影,第二种……报仇。

    我干笑几声,怎么想都是第二种理由居多吧。

    “其实你这种举动,在我看来……怎么说呢,怎么看,都像是来找我报仇的可能性居多,按照正常推理的话。”我推了推鼻梁,深深注视着爱娃儿,要把她接下来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看在眼里。

    可是我失望了,她没有露出任何被揭破的惊骇或者颤抖,该说演技太好,还是真的另有目的呢?

    这阴郁天使,只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有我之前感受到的不屑一顾,仿佛在说,你这人真无聊,脑残吧?

    呃……我挠了挠头,难道自己真的找错方向了?

    不对,现在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这一切,说不定都是她做出来的,让我放松警惕的举动!

    我心里猛地一惊,如同浇了一盆冷水般迅速清醒过来。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还是五爷说的对,只要能让她有所反应,最好是剧烈的反应,不管是好的反应,还是坏的反应,都是一种进步,至少打开了她的心防缺口,能看到她内心最真实的一面,这样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问题是,怎么让她有剧烈反应呢?换句话说。什么东西。对她的刺激最大。

    关于这一点,就算是我凡人级的智商,也没用太多时间就想到了结果——圣月贤狼,这个曾经把她撕裂的身份。肯定是刺激她的终极武器。

    虽然有点难为情。不过为了甩掉这个大麻烦。为了以后不被天使族穿小鞋,我还是下定决心。

    下一刻,房间里闪烁起如梦似幻的光芒。眨眼间,温柔而清冷,皎洁而朦胧的月光,就层层地荡漾开来,将小小的房间填充满溢,仿佛一下子来到了月亮之上。

    圣月贤狼形态,我学着拉斐尔那般,轻轻翘起二郎腿,嘴角微翘的看着爱娃儿,深深注视她的一举一动,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当月光荡漾起的一刹那,果然不出所料,爱娃儿蹭的一声,从原本死气沉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就好像一只装死的麻雀乘着猫儿离去,忽然振翅高飞,就算有了心理准备,她的剧烈反应还是小小的吓了我一跳。

    抬起头,爱娃儿死死的盯着我,这份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存在的压迫力目光,让我心理一紧,要动手了吗?要对我这个杀害她的凶手动手了吗?

    只见她离开椅子,上前两步,正当我暗中准备招架,防止她随时的袭击时,这家伙……这货竟然……噗通一声,单膝跪地,仿佛见到泰瑞尔一般,向我行了最隆重的跪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