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抱错人
    ***************************************************************************************************

    有……有有有……有变态啊啊啊!!!

    我惊骇欲绝,下意识就想挣扎,从这种舒服但是让人毛骨悚然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但是就在这时,大脑稍微冷静下了一点,转而一想。

    不对,我要冷静,千万不能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这说不定是一场耐性的考验,对方已经豁出一切,不择手段,要是在这种时候,我挣扎逃离,不就等于承认了她是变态,而不是来找我寻仇的复仇天使了?

    心机,这家伙太有心机了,我不能输给她,绝对不能就此低头,我倒要看看,她能将这份怒火和仇恨忍耐到什么时候,做到什么程度。

    想通这一点,我瞬间就完全冷静下来,眼睛里的慌乱失措逐渐变得清明,冷静,犹如冷眼旁观一样,低头看着爱娃儿的精湛演技,以及可怕耐心。

    只要把她想象成一个为了复仇,连这种举动都能做出来的家伙,那么,所有的感觉都褪之而去,就好像你绝对不会为一个冥河女妖在舔你的脚而感到兴奋。

    爱娃儿的剧本还在逐步上演,把五个脚趾吸吮的干干净净。沾满了晶莹滑溜的口水后,她微微抬头,满足的看着我。

    就是这道目光,满足之中,一定隐藏着阴沉的窥视,想要看到我的破绽,可惜,我现在冷静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高傲的翘起,一定很让她失望。哼哼哼。快暴露吧,撒,快暴露你的真面目吧愤怒的小麻雀!!!

    见我不为所动,爱娃儿似乎打算加大演技输出力度。那满足的目光。窥到我脸上高傲冰冷。不屑一顾的表情后,不知为何变得更加陶醉,喃喃自语起来。

    “啊~~~为什么被大人这样的目光看着……身体……身体好燥热……好像要……好像快要燃烧起来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好像……好像我变成了一个不得了的不知廉耻的女孩了……不管了……只要能被大人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变成什么……已经无所谓了……”

    说着。她继续俯下头,低得比刚才更低,且把另外一只膝盖也跪了下去,变成双膝下跪的姿态,伸出粉嫩诱人,宛如第一次从洞穴里探出头的粉色幼小兔子般可爱胆怯的香舌,生涩的,笨拙的,舔舐起来,似要将津液里里外外的涂满这只玉足的每一寸地方,涂个三五遍,八遍十遍般,以无比的热情,无比的虔诚,继续她的【赎罪】之旅。

    在她开始动作的一瞬间,我脸上冰冷的表情动摇起来,变得越发僵硬。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

    从她身上,从骨子里,从灵魂里散发的热爱……甚至可以说是狂热般的痴迷态度,是如此的熟悉,就好像当年为了最喜爱的手办而大费周章的自己一样,而且爱娃儿这股劲头更加猛烈和炙热,疯狂到我都有些害怕了。

    这种态度,真的能用演技来形容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越来越糟糕了。

    我内心不断的动摇,身上开始逐渐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这时候,爱娃儿已经完成了第三遍,热情不减,反而狂热有加的吐着粉舌,准备再来一遍。

    我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从爱娃儿的手中把脚抽回,第一次抽还没能从她怀里抽出,看似捧的温柔,其实却牢牢禁锢,惊仿佛将全身的力气用上了,直到第二次,连带把爱娃儿整个甩开,才成功回收自己可怜的,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小足,二话不说就窜出了房间,总算理智还没有完全崩溃,在开门的一瞬间取消了圣月贤狼变身。

    “有……有变态……有变态啊!!!”我踉踉跄跄的把几张椅子踢倒,四处寻找着谁,希望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可是不知为啥,本该在外头等候侍奉的卡露洁消失不见,屋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出了帐篷,正好看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走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发出受伤的小兽一样的呜呜悲鸣,扑了过去,埋首在她的怀抱里就是紧紧一抱。

    “有有有……有变态……变态在屋子了里……”

    丰满柔软的怀抱中,这股幽香似曾相识,很快就让我的大脑下了一个判断——经常闻到,只是不曾亲密接触。

    卡露洁?不对,她要经常侍奉我,接触的次数要多一些。

    塔莫娅?也不对,武帝大人身上的幽香不是这种味道,而是更凛冽,更幽远,就宛如哈洛加斯连绵的雪山。

    难道是……我的神色呆滞住了。

    下一刻,一记干脆利落的拳头,嘭的一声击在了我的小腹上,强烈的气流从背后贯穿而出,让我的身体弓成一只大虾般,捂着肚子,缓缓滑落。

    nice一拳,这力道,这角度,错不了,绝对是那货。

    抬起头,那张熟悉的,沾满了红晕的羞愤面庞,出现在视线之中。

    本子娜……心里刚刚冒出三个字,我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你这只色情猴子,快点给我起来,别装死蒙混过关,要是不好好解释理由,我就用这把细剑从你的屁股里刺进去,再从嘴巴里钻出来。”

    万年公主蹲下来,不断捏着某德鲁伊的脸,发出能让人菊花一紧的威胁之语。

    “瞧瞧你,还是个女孩子呢?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无法忽视这份威胁。我只要不情不愿的起身,本来打算用装死和这万年公主两清,我误抱了她一记,她也揍了我一拳,大家和和气气收场不是很好么?

    “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到猴子,自然得用对付猴子才有效的说话方式才行。”万年公主微微眯眼,十分满足于把我骂的体无全肤。

    “我还以为你会说【见猴子说猴子话】,真可惜。”我十分惋惜的叹了一声。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也给她弄个母猴子的外号。这人偶公主,太机警了。

    “哼哼,别想转移话题,快点说清楚原因。我再考虑原谅不原谅你。否则的话。就乘你睡着,在你身上贴满色情猴子的纸片,再把你扔到罗格广场那去。”

    “你折腾人的办法还真多。能做到再说吧,我又不是猪,会让你肆意妄为,算了,我就简单解释一下,从你昨天去了赫拉迪克族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我头疼的摁着太阳穴,将今天早上拉斐尔传话,天使找上门来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至于刚才发生的事,因为太匪夷所思,我怕说出来了,这只对我抱着满满不信任态度的人偶公主,反而会反过来以为我是变态,或者脑洞大开,妄想力爆炸,再说还关系到圣月贤狼,所以还是算了。

    “你刚才喊着有变态有变态跑出来,做出连色情变态猴子也觉得羞耻万分的举动,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了那么多,万年公主却没打算就此放过我。

    “你得相信。”我满脸的无奈:“就算我真的是色情变态狂,正常状况下也绝对不会扑到你的身上,变态也有变态的尊严,不是见个女人都会抱上去。”

    “你这只牙尖嘴利的猴子,明明做了错事竟敢还……还那么嚣张!”万年公主当然听得出我话里的讽刺,柳眉一扬,气的牙根直咬。

    “哪里哪里,区区一只人偶不是也挺牙尖嘴利的吗?真想看看这份嚣张,到底是从哪里零件里制造出来的。”我头一抬,不甘示弱。

    正当气氛剑拔弩张,我暗中做好准备,只要万年公主一个发飙,立马转身撒腿跑路的时候,身后传来声音。

    “亲王殿下,娜娜公主,你们这是怎么了?”

    “熊塔,娜娜,你们两个又吵架了?”

    回头一看,原来是卡露洁和塔莫娅回来了。

    “哈!”就在这时,我露出破绽的一瞬间,对面传来万年公主类似于“姨妈大”的娇喝。

    下一刻,两眼一黑,我捂着双眼满地打滚。

    嗷嗷嗷————!!!我的狗眼!我的钛合金狗眼!你这混蛋人偶,竟然敢用双龙夺珠如此卑鄙的招式!

    看到满地打滚的德鲁伊,以及得意洋洋的拍了拍手的万年公主,卡露洁和塔莫娅都无语了,这对欢喜冤家,到底要打闹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果然还是应该把能阻止两人的蒂亚带过来比较好。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熊塔,你不是应该在开导那位天使吗?怎么跑出来和娜娜吵架了,娜娜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塔莫娅一连串问题问道。

    “我刚刚回来。”

    “我是有原因的,这开导工作,做不下去了。”我揉着眼起来,恶狠狠瞪了万年公主一眼之后,才说道。

    “怎么了?”卡露洁和塔莫娅好奇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之前还自信满满,怎么一回头就自暴自弃了?

    “一言难尽……”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好,爱娃儿是个变态?证据呢?好像光凭我一张嘴,根本没办法让她们相信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哪怕就是最相信我的卡露洁和塔莫娅,也会以为我被害妄想症发作了。

    “总之……对了,刚才你们去了哪里?”

    “嗯,我和塔莫娅商量了一下,乘着殿下开导的功夫,出去买了一些粮食,虽然维拉丝大人给我们准备了一些,昨天又购置了一些,可是多了一位天使,感觉不大够了。”卡露洁宛如女管家一样,精打细算的说道。

    “……”她一定是看到了爱娃儿的饭桶属性,才临时做出这个决定。的确,以家里现有的食物,如果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也来蹭饭了,如果连这段时间废寝忘食的钻研神圣驱魔领域的小幽灵也出现,那么还真不够一天吃的,饭桶属性的食客实在太多了。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先回去再说吧。”我揉了揉太阳穴,内心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帐篷,想着帐篷里的人。

    她真的只是个单纯的。被圣月贤狼姿态所迷住的变态?不是为了复仇而来?

    刚才把她那样羞辱的甩开。她心里又会怎么想?说不定阴郁症会变得越来越重,甚至真正对自己产生怨恨。

    我打了一个冷战,平生第一次产生了不想回家的念头。

    不过,在卡露洁和塔莫娅的注视下。身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的万年公主。我却不得不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帐篷,小心翼翼的掀开门……

    爱娃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出来。坐在之前的位置上,满脸阴郁消沉的抬头望着窗外,一切和我将她带到房间开导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让我产生错觉,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最近脑洞开太大,意识模糊了?

    “好像一点进展都没有。”看到这样的爱娃儿,卡露洁和塔莫娅摇头叹气。

    “抱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总之我是下意识的道歉了。

    “这么漂亮的天使……”万年公主看了爱娃儿一眼,神色顿时变得疑神疑鬼起来,瞪着我缓缓说了一句。

    “难道说百族面首的禽兽之路又要开启了?”

    “瞧你说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她心里说不定恨着我恨到极点呢,再说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就算真是也和你无关,别摆出一副臭脸,去去去。”我挥手说道。

    “我可不会去操心笨蛋猴子的魔爪又伸向谁,我只是在替蒂亚盯着你。”万年公主继续气呼呼的瞪着我,做闺蜜做到她那么称职,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那你以后是不是还要替蒂亚帮我生孩子?”我翻了个白眼。

    “你……”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一转眼又吵起来了。”蒂亚不在,塔莫娅只好无奈的肩负起了打圆场的重任,把我们两个分开。

    “算了,我再也不管这只笨蛋猴子了!”万年公主大概是被我刚才那句话给气坏了,气冲冲的甩下一句话,就回到了房间里不出来了。

    “熊塔,你是男人,要让着一点娜娜哦,心胸狭窄的人,我可不喜欢。”塔莫娅回过头,温柔对我责备道。

    “这次的确是我说过了一点,不过她老是一口一个笨蛋猴子也着实让人不爽。”我挠挠头,主动承认错误。

    “娜娜只是比较害羞而已。”武帝大人看着我,一字一句说道。

    “害羞?哈?”我理解不能,大脑当机了,能把“用剑从你的屁股里刺进去再从嘴巴里钻出来”这种话说出口的本子娜,会……会感到害羞?

    我感觉自己已经被时代,被潮流,被世界观所抛弃,这个世界,又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了,这份寂静,是何等的冰冷,孤独,可怕。

    咦,为什么我会……

    摇了摇头,我觉得智商有点不够用了,比起想这些,爱娃儿的事情似乎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于是,上前几步,朝她招招手说了一句:“来吧,继续我们的开导课程。”

    说完,便带着格外寂寞的背影,先一步进了房间了。

    “熊塔……好像有点伤心寂寞?”塔莫娅歪着头,不敢确定的问道。

    “是错觉吧?”卡露洁微微一愣。

    “算了,熊塔那么乐观开朗,就算真的是,很快也会没问题的。”

    “嗯,午饭做丰盛一点吧,抱歉,塔莫娅,能帮一帮我吗?说起厨艺,我的确比不上我那个笨蛋姐姐。”

    “嗯,好的,只不过我的手艺也是一般般,完全比不过维拉丝她们,你可别抱太大期待哦。”

    “大家一起勉励吧。”

    “嗯。”

    女孩们欢声说着,走入了厨房,另外一边,我则是重新和爱娃儿面对面坐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