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 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还不打脸?
    ***************************************************************************************************

    “是谁?”我揉着眼,下意识问道,并随眼一扫,昨天喝酒喝的意识模糊,到底是谁送自己回来,这里到底是哪里?

    目光很快就定格在床边的卡露洁身上,是跟着拉斐尔一起进来的,还是一直就在这里?我想应该是后者吧,这么说来,是她把喝醉的我带回来,照顾了我一个晚上?

    虽然说这貌似本来就是贴身侍女的职责所在,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感激,心里暗暗祈祷自己昨晚喝醉的时候没有做出失礼的事情让她看笑话,不知为什么,好像每次喝醉酒后,总有精确到百分之二十三点五的几率,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树上,这种诡异的现象和概率,都快要成为营地第十大不可思议事件了。

    然后,注意力才落回到拉斐尔上面,也不过是过了那么一两秒的事情,只见她没好气的应着我。

    “想知道就自己去看看,真是的,为什么明明是小小吴犯下的事情,非得我大清早的美梦被惊醒过来呢?”

    “我犯下的事情?”我注意到了一个关键词语,这样说来……难道是寻仇的?不对啊,我这种傻乐观老好人青年。到底和谁有仇?要一大清早的找上门来。

    细细一数,到也不是没有,比如说地狱一族啊,比如说堕落联盟啊,这么算来还真不少,只是如果是这些家伙,拉斐尔早就挥挥手送它们蒙主召唤去了,哪还用得着特地跑过来通知我。

    处处透露着的诡异,让我多了几分小心谨慎,这歌舞双姬……该不会是串通了大家想要坑我一记吧。

    目光再次在她脸上不断扫描。想要找出一丝恶作剧的端倪。可是我失望了,该说是真有这么回事,还是这百族公主的演技太好,反正我是没找到。况且。就算要作弄我。也犯不着连自己的美梦也赔上,一大清早的跑过来骚扰我吧,这种两败俱伤的行为不像是拉斐尔的作风。

    “真是好心没好报。你去还是不去,不去我要回帐篷补觉去了。”拉斐尔打着哈欠,不满的瞪着美目,看出了我的疑心。

    “我去,我去还不成吗?干嘛要这样吊人胃口,老老实实的跟我说到底是谁来找我,让我好有个防备,难道不行吗?”我无奈的从床上挪下屁股,卡露洁则是适时将衣服递了上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睡衣,卧槽,这岂不是说昨晚被卡露洁看光了?

    这么一想,还是有点小害羞的。

    “等我换了衣服洗漱完了还来不来得及?”我盯着拉斐尔,她如果非要我穿着睡衣华丽登场,那我也不怕,反正自己的睡衣很……卧槽,这身布偶狮子睡衣是怎么回事?!!

    机械的转过头看着卡露洁,我很想知道一点真相,这套刚好合身的,充满可爱无比风格,貌似情侣装的睡衣,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陛下以前为了殿下,在房间里准备的。”卡露洁如是说道。

    “哦~~~”我恍然的点点头,明白了,果然是阿尔托莉雅没错,我就说谁有这样的品味,只是很可惜,我每次出来都是带着维拉丝的睡衣,而且足足有十几套!阿尔托莉雅早早为我准备的这套睡衣就一直没有用上,难怪我没见过。

    “嚯呀,原来精灵女王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给小小吴准备了睡衣,这是有多恩爱呀,啧啧啧。”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的拉斐尔,也发出了意味深长的一声“哦~~~”,而后露出暧昧眼神。

    “她是我的妻子,我在精灵族,不去她房间里睡才奇怪吧?”我回头朝她翻了翻白眼。

    “话是这样说没错……只是完全想象不了呢,这样平凡笨蛋的小小吴,和那样高贵威凛的阿尔托……”

    “不是说有客人吗?还去不去见?”这种事我也知道了,而且比你们更好奇,阿尔托莉雅到底是看上了我哪一点。

    “去啊,要不我一大早跑来把你弄醒为了什么?”

    “为了一大早把我吵醒,受和你一样的罪!”

    “嘿嘿,这也能算是原因之一吧。”

    “竟然还给我承认了!”

    “啰嗦,你还是快点换好衣服去梳洗吧,别让人久等了。”

    “明明是你挑起话题在浪费时间好不好?”

    “快快快~~~”

    “能不能劳烦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真是麻烦,不就是男人的身体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拉斐尔小声嘀咕着,转身离开了帐篷。

    “那啥……卡露洁,也能麻烦你离开一下吗?转过身去也没问题,被这样盯着……还是有点难为情。”

    “是吗?那干脆让我来帮殿下换吧,本来就该这样。“卡露洁的心思很单纯,既然被我盯着换衣服难为情的话,那就换种方法,我亲自帮你换上不就好了?

    “这样就更难为情了。”我欲哭无泪,觉得比起洁露卡,和卡露洁有点难以沟通,这对双胞胎两姐妹,性格走了相反方向的极端,一个整天黄段子不离口,奥斯卡奖实力派候补者,一个性格正经过头,心思单纯到了极点,要是两人能中和一下,大概就离正常人不远了。

    “我知道了,那么我去为您准备洗漱用具。”卡露洁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离去,我这才松口气,连忙把布偶熊睡衣一拖。以飞快的速度换上外服,想了想,回头把睡衣叠整齐放在床上,才接着跑去梳洗。

    等出来的时候,时间才过了两三分钟,拉斐尔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把我一拉,就急急忙忙的朝着她的帐篷方向跑过去。

    “拉斐尔大人,到底客人是谁,现在能和我说一说了吧?”一路上被牵扯着。我一边好奇问道。至少有个心理准备,知道对方是谁,来要什么债。

    “天使。”好一会,才从拉斐尔口中硬生生憋出这两个字。

    天使?

    我眉头一皱。最近和这些家伙打交道打的不少。难道是为安洁丽尔事件而来?五爷不是都已经把被我杀掉的天使复活了吗?而且本来就是他们有错在先。这事就这么了结了,对大家都好,何必如此阴魂不散。又把事情闹大呢?

    难怪拉斐尔一脸的不情愿,在美梦被惊扰的情况下,一大清早的跑来找我,原来是这帮天使,这就能说的通了,在和地狱一族的战斗中,我们联盟始终在享受着天使的恩惠,这一点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最能体会到,所以拉斐尔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没办法对这些天使发火。

    “我说小小吴,你等会可得冷静点,如果只是被揍个一两拳,也就算了,忍一忍,为了联盟着想。”拉斐尔的眉头也是拧在了一起,想了想,用商量的语气对我说道。

    “好吧,我忍就是了。”

    “答应的那么爽快?”率先提出的拉斐尔反倒惊讶了。

    “不是说为了联盟吗?难道我在你眼中是那么不顾全大局的人?”

    “呃……如果在小小吴没有把那些天使赶尽杀绝之前说这句话,我会信你,现在嘛……”拉斐尔想了想,不大确定的应了一句。

    看来,果然是那时候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一些误会,让大家以为我对天使有意见,天地良心,我除了一开始来到暗黑大陆,很中二的把bug剑取了个斩杀天使之剑的名字以外,对这些鸟人是没有任何的恶意,当然,好感度也不是很多,到是最近因为五爷的热心帮助而上升了一大截。

    “你信不信都好,反正我不会乱来。”我无奈的叹一口气,表明态度,想了想,转过头看向紧跟在后面的卡露洁。

    “到时候你也别出手,知道吗?”

    卡露洁是个隐患,得提醒她一下才行,这心思单纯的贴身侍女,大概不会考虑那么长远,见我被揍了,肯定拔剑一斩,以她世界之力级的战斗力,加上十二骑士的神器套装,准得有人要悲剧。

    “知道了,殿下。”卡露洁用力的点点头,把手中的夕月之剑默默收好。

    其实我很好奇这把夕月之剑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第一任朝阳之露骑士兰丝,在自己的朝阳之剑下留下了一句十分文艺的祝福,想必夕月之剑上面也有吧,同为双胞胎之剑。

    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连忙摇摇头,继续紧缩眉关,思考着等会到底要被揍几拳才开始暴走。

    “嗯,看到你现在的表现,我相信了。”见我特地提醒卡露洁,拉斐尔这才相信我的决心,脚步加快一分,很快,她那顶小帐篷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站在帐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才跟随在拉斐尔身后,掀开帐门,堂堂正正的大步跨入,然后,正想来一记尔康的招牌动作表情,高喊一句“紫薇是我,别打脸”。

    目光一扫,我惊呆了,原本做好的准备,酝酿好的台词,统统扔到容嬷嬷那去了。

    在拉斐尔的帐篷里,我想象中的大阵仗,数十名准四翼天使二字排开,把我摁倒在地五堂会审的光景并没有出现。

    相反,阵容寒酸至极,寒酸到简直有看不起我,看不起我身后的联盟之嫌,我说天使们,你就打算派这么个人来打我的脸?能不能打疼都还是一回事。

    出现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天使,还是一个只有二翼级别的天使,静静站在那里,在我进来的时候回过头,四目对上,她的表情说出的冰冷,漠然,恨?好像有那么一点,不过也不是太强烈。就像是看到曾经咬过自己一口的恶狗……大概是这种程度吧。

    这是要闹哪样?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准备这个天使小妞?

    “拉斐尔大人,情况不对啊。”我连忙凑到拉斐尔身边,小声的附耳问道。

    “说好的恶客呢?说好的打脸呢?”

    “感情你还有点期待啊?”拉斐尔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似乎终于知道我的抖m属性……不对,什么叫似乎终于知道,应该是误会才对!

    “说正经的,拉斐尔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小小吴,你真的不认识她了?”拉斐尔做了一个卖萌的歪头动作。好奇问道。

    “认识她?”我再次抬起头。上上下下,十分无礼的对眼前这名女性天使打量了一眼。

    虽然只是个区区实力只有二翼级别的天使,不过样貌却是四翼级别的,脸蛋比安洁丽尔还要姣好漂亮几分。只是缺少那份成熟风情。大概年纪不会很大。相当于人类二十左右的样子吧,身材也不错,啧啧啧。

    “我让你看看她是不是很眼熟。不是让你给她的模样打分。”拉斐尔察觉到我评委式的目光,暗中敲了我一记。

    幸亏拉斐尔提醒的早,我刚才差点就对她脱口而出:“少女,你以前有什么悲惨的遭遇,为什么要来参加比惨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