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五爷的礼物
    ***************************************************************************************************

    醒过来的时候,睁眼就看到小狗狗维拉丝正趴在床边睡着,看向窗外,是深夜时分,看来自己醒的不是时间,都怪艾芙丽娜那家伙,老想把我赶走,让我多呆半天研究一下它作为咸鱼剑的生态系统组成部分会死吗?

    迅速检查了身体一遍,还行,比以前和痛苦蠕虫战斗那次所受的伤轻多了,唯独右臂一点知觉都没有,该不会是没了吧?

    我吓了一跳,迅速扭头看了一眼,虽然被被子盖着,但还是能看到右臂的轮廓,这让我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苦笑起来。

    因为被子下的右臂轮廓,足足比左臂大了一倍有余,我都不忍心掀开被子去看了,生怕看到一条超特大号香肠连着肩膀,那怎么一个惨字了得。

    疼疼疼疼!!!

    刚想挪动一下身体,无意间拉扯到右臂,本来一点知觉都没有的地方,却忽然传来剧烈痛楚,让我倒抽冷气,咧起了嘴,死死忍住声音,生怕将维拉丝吵醒。

    可惜,虽然声音是忍住了,但是那一丝丝动作,却把这只处于时刻待命状态中的小狗狗给吵醒,揉了揉眼。睫毛轻颤的睁开目光,和我无辜的眼神对视了几秒,维拉丝忽然就激动起来了。

    “大……大人,你醒过来了?”

    “我没醒,我还在睡,我只是梦游。”我立刻闭上眼,配合的打几个呼噜。

    维拉丝半晌没有回应,我睁开眼,看见这只小狗狗眼眶湿润,无声的抽泣着。

    “怎么了怎么了?我只是开个玩笑。怎么就哭了。”我立刻慌张了。

    “因为大人是笨蛋。”维拉丝擦了擦眼角。哽咽的说道。

    我:“……”

    从不擅长撒谎的维拉丝嘴里说出这话,那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连我都无法反驳。原来我真是个笨蛋。

    “好了好了。我是笨蛋。我是笨蛋行了吧。”我又是哄着,又是伸手摸维拉丝的头,幸好她在床左边。要不然我只能干瞪眼了。

    “明明约好了不能乱来,为什么大人就是不遵守约定,每次每次总是要这么乱来,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呢?”我不安慰还好,一安慰,维拉丝的抽泣声反而越演越烈,越来越委屈了。

    “我……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忙着抹掉维拉丝眼角的泪水,擦了左边擦右边,恨不得能多长出一双手帮忙。

    “骗人,大家都知道了,明明大人是可以以更轻松的方式保护安洁丽尔姐姐的。”维拉丝一边哭,一边用没有丝毫威慑力的生气瞪着我。

    “这个……这个……话是这么说……”在维拉丝脸蛋上擦着的手,改为在自己头上挠了挠,我总不能告诉维拉丝,那个女天使nozuonodie的把我给刺激黑化了吧。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的确是冲动了点,我指的不是把女天使撕成两半,也不是指强行使用四重焰拳这件事,而是在使用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是在第一世界,四重焰拳的威力已经相当于世界之力巅峰级别,第一世界怎么可能承受得了,万一波及到了安洁丽尔和卡洁儿,或者是精灵王城,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安洁丽尔和卡洁儿没事吧?”想到这里,我连忙问道。

    “她们都很好,就是大人已经完全坏了,快能扔到垃圾桶里去了。”维拉丝气呼呼的瞪着我,有点蛮不讲理的架势,这样的维拉丝也是别有一股反差萌,可爱极了。

    “没事就好。”我松了一口大气,看来安洁丽尔还是很机灵的,否则,四重焰拳的破坏力波及到她身上,以她被封印的状态,加上一个卡洁儿,肯定有十死无生,想到这里就我一阵后怕,黑化不要紧,黑化杀人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波及到不该波及的人,我以后一定要多多主意,否则必定悔恨终生。

    “精灵王城也没事吧?”想想,我又问道。

    “没事,都没事,大人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吧。”

    见我一个劲的问其他,却从为问一句和自己身体有关的问题,维拉丝不禁气乐了,这只平素温柔善良的小狗狗,平生第一次胆大包天的生起了欺负人的【歹念】,伸手捏起了我的鼻子。

    “兀日历了愣里朗朗,撸乐力来路了老拉?”被捏着鼻子,我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也是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我揉着脸的小幽灵说话时的感受,那真是——棒极了。

    不好,好像又有谁想篡改我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属性,企图将莫须有的抖m属性强加到我的头上,谁,到底是谁?!

    回到正题,总之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还不了解吗?

    维拉丝不愧是和我多年的奸夫……咳咳,不对,是老夫老妻,说成这个样子她也听明白了,深得我和小幽灵相处时的精髓,可是正因为听明白了,她才更加生气。

    “大人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努力的睁大乌黑眸子,想要释放出根本不存在于身上的威慑力恐吓我,一边说道。

    “那么,大人试一试动动右手?”

    “这个……”我张大嘴巴,眼珠子一转。

    “这个,咳咳,维拉丝啊,我最近在练习一门绝学,叫黯然**掌。”

    “大人是笨蛋!”

    “……”

    你看,和不懂得槽点的人对话。就是麻烦。

    “我的手还有救?”我可怜兮兮的看着维拉丝,尽可能的挤出几滴泪水,希望能换来一些同情。

    “没救了。”维拉丝把头一撇。

    “哦,原来还有救。”我松了一口气,因为维拉丝不擅长撒谎,所以无论怎么回答,总都能从她身上得到正确答案。

    “大人真是……只有欺负我才显得特别机灵。”维拉丝眼眶又红了起来。

    “不哭,不哭,来,让我抱抱。”

    “讨厌。才不是小孩子。”维拉丝擦着眼。拒绝道。

    “啊~~~啊啊啊~~~我的右手好疼,止疼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抱着你,抱着你就不会疼了。我该怎么办?”我故作惨叫。

    “又欺负人!”维拉丝气呼呼的瞪着我。明知道我在撒谎。她还是忍住害羞,轻轻俯下身,主动的趴在我怀里。

    伸出唯一能动的左手。轻轻将这小狗狗搂住,陶醉的深吸了一口这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幽香,绕过她小腰的手,摸到了她胸前那块环状发束饰品,轻轻把玩着。

    维拉丝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怀里,错不了,这份触感,这份温暖,这份香味,是真实的存在。

    这一刻,幻术残留在心中的最后阴影,被怀里的维拉丝驱散的一干二净,心里暖洋洋一片,安心,满足,幸福,宁愿就一辈子这样抱着维拉丝不放。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这小狗狗上了床,将身体也紧紧靠了过来。

    “呐,维拉丝。”

    “嗯~~~”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维拉丝娇憨的用鼻子轻哼了一声应着。

    “唱首歌听听吧。”

    “都这时候了……”

    “好啦,唱嘛,我想听。”

    “就算大人你向我撒娇……”

    “啊啊啊~~~手臂又开始剧烈的疼起来了,封印在里面的可怕事物就要破开封印了,不行,不能把它放出来祸害世间,必须用歌声才能镇压住。”

    “好吧,我唱。”面对中二度全开的我,维拉丝妥协了。

    “唱什么好呢?”

    “就哼你平时在厨房里哼的小曲,我觉得挺好听的。”

    “呜~~~我才不要,好丢脸。”

    “那来首激昂点的,听完后我去找西雅图克干一架。”

    “大人又在欺负人了。”维拉丝低头想了想,温软的娇躯往上挪了一分,可爱诱人的小嘴,正好对着我的耳朵,然后轻轻的,开始哼唱起来,静谧而空灵的音符,宛如一首摇篮曲,迅速的让我眼皮打架,逐渐睡去。

    又是几天过后,我完全生龙活虎,可惜右臂还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总算有了一丝直觉,但是因为这样而开始鬼畜般的抽疼起来,让我恨不得把它直接砍掉。

    托这个的福,我一天二十四小时依然躺在床上,哪也去不了,什么也干不了,当然,要说真的什么都干不了也是骗人的,比如说补魔啊,又比如说补魔啊,亦或者说的补魔啊。

    随着女孩们的到来,卡露洁自然而然的也一起跟了过来,雅兰德兰身边的侍女迅速的换了人,当然,这也不是说黄段子侍女就能闲着到处去甩卖积蓄已久的让我羡慕嫉妒恨的大量节操了,阿尔托莉雅一天没有回来,她就闲不下来。

    只不过,总算是能乘着女孩们不在的时候,偷偷跑过来迅速给我补一记魔,对此,我只能用五个字来形容。

    乘骑最高!

    没有比看到一旦进入正戏状态,就会从无节操模式迅速转变为害羞胆怯模式的黄段子侍女,忍着剧烈羞耻主动进行补魔的姿态更让我赏心悦目了。

    咳咳咳,闲话暂时说到这里,平安无事的安洁丽尔母女俩,在我醒来的第二天也过来探望了,小天使担心我担心的快没边,一直腻着我不肯离开,连母亲的话也不管用,要不是后来忍不住困意睡着,被带了回去,这可爱的小家伙就要一直抱着我抱到天荒地老了。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卡洁儿似乎更喜欢我,更腻着我了。虽然我是很开心,但是总觉得要是让卡洛斯知道,那一张帅绝人寰的脸庞就要拉成马脸了。

    他这个正牌父亲,何时才是出头之日?我觉得有点悬。

    除此之外,安洁丽尔还告诉了我一些当日我意识模糊后发生的事情。

    比如说,我那一记四重焰拳被五爷接下了,没有酿成大祸,若是那天它没有出现的话,指不定会造成多严重的事件,所以对于它的出现。我心里还是感激成分居多。

    原来那个凭空出现的手掌。并非是我眼花产生了幻觉,而是真的,是五爷的手,尽管安洁丽尔尽力避免提到我那天连刚吃下不久的东西都快憋出来。来施展出来的四重焰拳。是何等风轻云淡的被五爷接下。以免打击到我的自信心,从此从一个乐观向上的五好贫穷救世主变成遛鸟纵犬的混吃等死富二代。

    但是,其实五爷探出那只手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意识的,知道自己和五爷之间的实力差距,这种差距,就好比自己一咬牙将搬砖十年攒下的钱去了一趟三星级酒店潇洒了一晚,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走出来,遇到一个刚从四星级酒店走出来的骂骂咧咧家伙,说这辈子就没住过这么差的地方,连自家的狗窝都不如。

    哦,顺便一说,导演,请务必让我当那个遛鸟纵犬的混吃等死富二代。

    安洁丽尔顾忌我的面子没说,我自然也不提,接着又说到了五爷的群体复活术,我当时就惊了个呆,不过随即想想,这种能力发生在五爷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氪金穷三代网游玩多了,感觉一个三十级的小牧师,不练个群体复活术都不好意思下副本了。

    好吧,先放下复活术不说,这种设定太高大上了,我暂时还触及不了。

    主要说说,那十多名参与任务的天使,都在五爷高大上的设定下复活了,包括那个善使幻术的女性天使……叫什么来着,爱饭岛?

    说到这里是,安洁丽尔变得小心翼翼,大概,虽然她不清楚我为什么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将这今天没吃药感觉萌萌哒的家伙撕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仇大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