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四重!
    ***************************************************************************************************

    忽然,cosplay熊仰头,挺胸,做了一个向天挥拳的气势磅礴动作。

    二重……

    “嘭”的剧烈一声,空气剧烈颤抖,哀鸣,里面的天使全被一股澎湃的力量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三重……

    更加剧烈的“嘭”一声,空气开始扭曲,以cosplay熊为中心,呈漏斗状的坍塌,龟裂,如同乌龟一样四肢贴地的天使们,口鼻开始渗出触目惊心的鲜血,一双眼球不自然的凸起,仿佛要脱眶滚落。

    啊啊啊——————还不够!还不够啊啊啊!!!

    以cosplay熊为中心,方圆数公里的空间继续开始坍塌,越发扭曲,立体的空间,仿佛变成了无数个纵横交错的曲线平面,这些平面不断交织冲突,宛如激流碰撞,形成一个个空间漩涡、巨浪,哪怕一粒灰尘进入里面,也会瞬间被撕碎蒸发。

    cosplay熊那欲朝天挥击的熊臂,开始不断变粗,变大,上面的肌肉盘虬,根根突起爆裂,宛如一根由无数肌肉条块扭曲而成的手臂,哪怕肌肉最凹凸强壮的野蛮人,看到这根手臂也要自卑。

    忽然间。这根手臂似乎到了极限,雾状的鲜血从紧撑欲裂的肌肉缝隙中喷出,上面凝聚的力量从巅峰不断开始枯萎下去。

    就在这时,背后的鲑鱼剑化作一道白光,缠绕在这根手臂上面,在皮肤的表面形成一道道诡异的暗金色花纹,手臂上的血雾瞬间止住,并且继续膨胀,凝聚的力量超越巅峰,越发的狂暴和恐怖。

    终于……

    四重。焰拳!!!

    从cosplay熊的獠牙之中。缓缓吐出这四个模糊不清的字眼,那根已经变得比身体还要粗大两倍不止的手臂,以诡异的速度,诡异的角度。似遭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巨大阻力。如同蜗牛一样慢吞吞的朝天空之上前进。但是在下一瞬间,这只缓慢无比的拳头忽地模糊,等反应过来。已经笔直挥了出去,谁也没能看到拳头的轨迹。

    这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静止,只剩下这一根手臂,这一只拳头在挥出,整个世界都在为这一击而颤栗……

    天使大人们,想要找我的麻烦,想要小看我,想要从我的手下伤人,行!但是,至少得找个承受得起这一击的人才行啊啊啊!!!

    全部的力量,全部的意志,以及全部的愤怒,统统凝聚在这一只拳头上,内心咆哮着,不顾一切的将拳头挥出去时,我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

    只隐约看到,整个空间开始失去控制,向外碎裂,那些天使,早已经在无尽的空间扭曲中化作一团血肉,只是时候我也顾不得他们,心里担忧的是失控的能力和空间,会不会对周围造成巨大破坏,安洁丽尔和卡洁儿是不是足够机灵,早早跑远了,还有远方的精灵王城……

    意识,逐渐的……逐渐的发白……就在这时,模糊之中,我似乎看到血红色的,几近破碎的天空上方,忽然一只圣洁的手心,从虚空中无声的探出,视四重焰拳的威力为无物般,突破层层阻碍,直接轻按在我那挥出去的拳头上面。

    这只掌心如此渺小,和自己巨大化的手臂相比,就像是一只蚊子,阻挡在大象面前似的,但是偏偏,随着这只掌心按在拳头上,时空的四重焰拳,以及坍塌的空间,似乎都得到了一种莫名的安抚,无法控制的暴走能量消散,支离破碎的空间重新弥合……

    这只小小的,散发着淡淡圣洁光芒的掌心,自从出现以后,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如此神奇,几乎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终于,力量完全消弭,空间再次恢复平静,带着不知是不是做梦的惊讶表情,我的意识也随之一黑,彻底和外界失去联系。

    焦黑发臭的废土,以及猩红流淌的岩浆,在这个数公里范围的巨大深坑遍布,将原本景色优美的地方变成一片地狱光景,废土之上,那只手心的主人,缓缓从虚空中走出,一道道如梦似幻的光之翅膀,伴随着它的身影出现。

    “没想到,只不过是十多个二翼的族人,也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看来我还是失望了。”看着脚底下的一片焦黑废土,泰瑞尔那非男非女的中性柔和声音响彻起来。

    它的目光忽然落到受波及之地以外的地方:“安洁丽尔,连我也要躲吗?”

    远方,安洁丽尔抱着卡洁儿的身影出现,来到泰瑞尔面前,深深的恭敬低下头。

    “泰瑞尔首领,好久不见了。”

    “你原本是备受我期待的天才,可惜了……”兜帽阴影中,泰瑞尔一向平静的目光竟有些唏嘘。

    “让您失望了,泰瑞尔首领。”安洁丽尔把头低的更低。

    “怪我把你的翅膀封印,将你的天使之名剔除吗?”

    “泰瑞尔首领这是为了我好,若非如此,我将遭受到更加苛刻的对待,智商削去天使之名,能让许多族人心里好受些。”

    “你明白就好。”轻轻点头,泰瑞尔的目光再次落到脚下废土,以及倒在焦黑大坑中心的某德鲁伊身上。

    “我原本以为,只有十多名二翼战士,就算有两件神器相助,这一次袭击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小打小闹,没想到……这个人。果然能够轻易的将小麻烦变成大麻烦。”

    安洁丽尔低头不语,心里有些紧张,不过,似乎能感受到泰瑞尔首领并没有生气,语气里甚至有一丝笑意,她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也罢,这次是我失算了,只能自咽苦果了,安洁丽尔,你带着他回去吧。以后不会再有族人骚扰你了。”

    “遵命。泰瑞尔首领。”

    说完这句,泰瑞尔颔首不再言语,只见他背后的光之翅膀忽然一展,一个巨大的圣十字架自虚空出现。无数飘渺的半透明天使飞舞。围绕着这个巨大圣十字架高唱颂歌。伴随着庄严宏亮的圣歌,一道道圣光从天而降,一道。两道,三道,直至十多道。

    奇迹出现了,每一道圣光下方,一个个天使的虚影竟在缓缓凝结,仔细一看,这些天使都十分面熟,不正是那些操纵神圣驱魔领域,加上另外五名直接行动的二翼天使吗?

    这些天使,在四重焰拳中尽数被压成了肉酱,却在此时身体重新凝聚,复活,就连被某德鲁伊残酷撕裂成两半的爱娃尔,都在圣光之中,那两截焦黑尸体重新结合,在乳白色的圣力修补下,逐渐得以还原,最终苏醒过来。

    等天空上方的巨大圣十字架散去,地上已经多了十多名活蹦乱跳的天使,他们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似乎还搞懂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等他们抬头,看到天空上方无言的注视着他们的泰瑞尔,这些天使心里一惊,冷汗嗖嗖,两腿一软跪了下去。

    “泰瑞尔大人!”

    “你们也算走运,刚死不久,且灵魂尚未遭受破坏,否则我也救不了你们,随我回去再说吧。”施展了群体复活术后,哪怕强如泰瑞尔,似乎也有些乏力,他淡淡的扫了这些天使一眼,说道。

    “遵命。”

    天使们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不敢有丝毫违背,他们知道,这一次回去,等待的将是严厉的纪律处罚。

    “爱娃尔!”天使队长,以及速度天使加卡纳等另外四名天使,看到自己的亲密伙伴死而复活,不禁喜极而涕,这一刻,他们心中坚定无比的【神圣使命】,早已经被抛到一边,只剩下伙伴重逢的喜悦。

    带着这些戴罪之身的天使们,将地上的深红破魔收起,泰瑞尔转身径直离去,接下来,似乎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它去做。

    目送着泰瑞尔以及其他天使的身影离开,安洁丽尔才真正放松下来,刚才的复活术她看在眼里,内心震撼无比。

    死亡,向来是一件庄重严肃的事情,想从死神手中救人无比困难,数遍整个天界,也就只有寥寥几位掌握了复活术,但是能同时对复数单位施展,且在**遭受极大破坏的状况下,还能将死人复活,这份能力唯独只有泰瑞尔一个拥有,安洁丽尔只是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份奇迹般的力量。

    怪不得能力敌地狱三魔神,泰瑞尔的强大并非毫无理由。

    来到某德鲁伊面前,看到他倒在血泊之中的身体,尤其是那根右臂,跟被巨石碾压过一样,快成肉酱了,只勉强还连在胳膊上,安洁丽尔内心愧疚无比,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错,连累了吴师弟。

    “叽!!!”一直被安洁丽尔死死抱在怀里,不让她看到外界发生了什么的卡洁儿,这时候奋力挣开母亲的怀抱,焦急的在啪啪身边飞舞着,哭泣的娇喊着,不知所措。

    “不急,我的宝贝女儿,你的啪啪没事,来,我们快点回去吧。”说完,安洁丽尔弯下腰,正要将他抬起,就在这时,远处掠来十多道身影。

    是西雅图克,兰特斯,还有十多名精灵战士。

    怪不得他们现在才赶到,因为从战斗开始到结束,真没经历多少时间,甚至可以以秒计,等他们反应过来,大老远的支援过来,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了,一点也没磨叽拖拉。

    “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西雅图克看到眼前的惨烈景象,不由大惊。

    “别顾着大惊小怪了,快点把吴师弟送回去吧。”有西雅图克这头蛮牛在,安洁丽尔自然将任务交给了他。

    “有什么回去再说。快,你先把吴师弟送回精灵族治疗。”

    “我知道了。”看到某德鲁伊的惨象,只比当年大战痛苦蠕虫好一些,西雅图克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连忙点头,背起一身是血的德鲁伊,抡开大步往回冲,眨眼间就消失了。

    满心担忧的安洁丽尔,抱着卡洁儿,也跟在后面。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现场很快就只剩下兰特斯一人,他看了一眼底下的焦黑废土,猛然间,一丝丝绿意竟然从看似如同地狱一般恐怖的废土中钻了出来。

    那是泰瑞尔的复活术的余波。滋润了这片本该破坏殆尽的土地。让它重新唤起了生机。

    默默看了几眼。仿佛从这废土中,从这一丝绿意中,看出了点什么。兰特斯的目光微微一凝,转身消失。

    空气中,留下他那淡漠的声线。

    “看来,我也得努力了……”

    无穷无尽的黑暗深渊中,忽然,眼前一道亮光吸引了我,飞过去,拨开重重雾气,一把插在雪山之巅,只露出半截的剑让我无语了好一会。

    “明明在梦之境界里见到你这家伙已经够烦了,为什么还非得再以这种方式见面。”我忍不住指着对方大骂一声。

    “你以为我想看到你这张熊脸!”艾芙丽娜毫不犹豫的反击。

    “熊脸怎么样了,你还没有呢!”我怒了,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不能看不起熊,熊是无辜的!

    “你有病,我没有,是不是我也得羡慕?”艾芙丽娜似朝我翻了一个白眼般说道。

    “……”

    最近,这把咸鱼剑越发牙尖嘴利了,到底是谁把它变成这幅德性,以前多好欺负啊,随便吐槽个一两句这家伙就抓狂。

    “虽然我也不想见到你,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少年,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吧。”

    “好吧。”我一想也是,于是拍拍屁股正准备坐下,忽然觉得不对,这家伙怎么可能那么好心。

    回头一看,我当时头皮炸了,原来自己的脚跟后面是雪山边缘,深不可见底的悬崖,这要是一坐……

    “啧,可惜了。”

    “可惜你妹,我跟你拼了!”我悲愤异常,不顾一起的张牙舞爪冲向艾芙丽娜。

    意料之中的被弹飞下场,并没有出现,等我一脚踏入艾芙丽娜三米范围内时,两人都愣住了。

    “是啊,我都差点忘记了,你好歹也是个准四翼的小喽啰了。”艾芙丽娜忽然做状一拍掌心,回忆起了一些远古设定。

    “好像的确是说过……”以前靠近艾芙丽娜被它弹飞,它的确是说过等我到了世界之力境界才有资格靠近它。

    “也就是说……”我阴测测的看着眼前这把老神在在的咸鱼剑,终于,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撒,让我把你拔出来,看看你下半截剑身到底藏着什么玩意吧,到底是一把锤子,还是一条咸鱼尾巴,现在给你二选一的坦白机会,待会就来不及了。

    “嗯哼。”艾芙丽娜还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在朝我发出嘲讽。

    “受难吧,你这把咸鱼剑!”我大步一迈,大手一抓,然后,整个人又飞了出去。

    “艾芙丽娜你阴我!”

    “我只是说你可以靠近,可没说能碰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