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八十一章 不要小看我!
    ***************************************************************************************************

    爱娃尔扔出去的深红破魔,恰好落在了天使队长的脚下,帮他把冰封解除掉了。

    干得好,爱娃尔!

    发现不但传了一记好球,而且还用精湛的幻术拖住了对方,天使队长在心里用力喝彩一声,手持深红破魔唰唰两下,帮身边其余两名被冻成冰雕的天使也解了冻。

    剩余的三名天使,加上卷土从来的速度天使加卡纳,四位天使前后不一的展开行动,加卡纳和爱娃尔的举动启发了剩余的天使,让他们产生了天真的幻想,或许,或许继续用这种接力的方法,依靠深红破魔的力量,就能请让那名准四翼天使忙以应付,最后顺利到达安洁丽尔身边,将这对存在即为亵渎天使纪律的母女彻底抹杀。

    为了纪律!为了荣耀!

    心里发出狂热的怒吼,眼看安洁丽尔母女已经近在眼前,天使队长不断在心里默念,爱娃尔,再拖延一点,再拖延一点时间,我们的胜算就会大好几分!

    就在这时,就在全部人都屏住呼吸,全力以赴,连说话的力气也挤出来付诸行动,让千钧一发的战场反而变得寂静无比的时候,忽然。宛如布条被用力从中间撕裂开来一样的“嘶啦”一声,格外清脆的响彻整个封魔领域。

    那种破布的撕裂声,包含着一种血肉粘附的韧劲,带着一种肃杀静寂,毛骨悚然,大脑经过稍微的分辨,就能得出一个很明确的结论,这并非是布匹被撕裂的声音,而是……而是某种血肉,被硬生生撕扯分裂开来的声音。

    大脑得出这份让人惊悚。浑身鸡皮疙瘩泛起的结论后。就连抱着必死决意完成任务的四名天使,都忍不住内心的颤栗,明知道不能回头,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身形。颤抖的回过头。看到了噩梦的一幕。

    他们多年的战友。有着亲兄妹一般深厚羁绊的伙伴,幻术天使爱娃尔,被一名少女纤纤白玉似的双手。穿膛而过,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而后,这双刺穿胸膛的手掌,手背靠着手背向外一撕,宛如撕碎布条般,将爱娃尔从正中间撕裂成两半。

    漫天的血液飞舞,宛如一朵殷红的玻璃玫瑰花破碎四散,爱娃尔被撕成两半的脸庞,依稀还能看出一丝惊愣不信,那半边各一只的白色翅膀,还在轻轻拍打扇动着,仿佛到了这一刻,还没明白过来自己已经死了,且遭到了何等残忍的虐杀。

    那喷泉似的鲜血,宛如一朵凄美的烟花在半空绽放,伴随着撕扯的巨大力量,宛如箭矢般溅射出数百数千米开外,其中几滴飞溅最远的,甚至掉落在另外四名天使同伴呆愣的脸上。

    白色的脑浆,依然在蠕动的鲜活内脏,四散开来,伴随着被撕成两截的尸体,从半空掉落在地,碰啪一声,宛如枯草和败絮。

    其中一名天使下意识的擦了擦脸上的鲜血,张大嘴巴,瞳孔剧烈扩大,从喉咙中发出嘶哑尖细的断续颤抖声,就宛如被人掐住喉咙时的尖叫。

    愣愣的看着地上两截的尸体,天使们脑子还是一片浆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拼命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或者敌人的幻术,因为,就算和地狱恶魔的惨烈战斗,他们也从未见过如此残酷无情的虐杀方式。

    但是,飞溅在脸上的温热血滴,却打碎在这些天使的幻想,爱娃尔死了,被撕成两半残忍的杀害了。

    “爱娃尔!!!”终于从不敢置信之中清醒过来的四名天使,瞠目欲裂,发出嘶声裂肺的怒吼,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来完成任务不错,但是,却绝对不允许被敌人这样虐杀亵渎尸体,这一刻,眼前的敌人占据了他们大脑最优先的击杀顺序,连安洁丽尔母女都可以放在一边。

    “我杀了你这个恶魔!!!”

    速度天使加卡纳和另外两名天使抓狂的吼叫着,正要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拼命,此时,这个散发着皎洁月光之色,圣洁无比的少女,在他们眼中已经变得比恶魔还要残忍邪恶。

    “站住!”天使队长通红着眼,一串串血泪从他眼中流出,握着深红破魔的手被指甲抓破,潺潺流血。

    “任务要紧。”他双血红的看着另外三名天使,说出了有生以来最沉重的话语。

    看到队长这副凄厉的模样,三名天使一愣,稍微清醒了几分,咬紧牙根,流着愤怒的热泪,返身朝安洁丽尔母女咆哮着冲上去,似乎把内心的愤怒,仇恨,转移到了这对母女身上。

    杀了她们,再杀了那个恶魔,为爱娃尔报仇!这是他们心中唯一的念头。

    “真是的,没想到这份憎恨,一直以来以为淡忘了,原来只不过是埋藏的太深而已,老酒鬼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十分记仇的人啊。”

    在天使行动的同时,身后传来少女淡淡的声音,清脆,圣洁,优美,但却透露着一种空洞且毫无感情的冷酷恐怖,即使是内心被愤怒填满的天使,听到声音以后,心里也不禁一秫,眼角余光下意识的撇向身后。

    不知何时被染成血红色的月下,身穿白袍的月亮少女,宛如如雾如梦一般飘在半空,庄严神圣的白袍一大半都被飞溅的鲜血染红,上面还能找到一些破碎的血肉内脏。

    那双还在滴着浓稠鲜血,宛如浸泡在红色染缸之中的纤长手掌。被抬至下巴处,低着头,伸出舌,在手背上轻轻的舔舐着,似粘在手背上的并非浓稠猩红的血液,而是红糖水。

    在血红月光的辉映下,这一幕深刻的铭刻在天使的内心之中,即便是对对方充满仇恨,欲杀之而后快,这些天使也不得不承认。眼角余光看到的这一幕。纯洁和血腥交织,神圣和邪恶共舞,那份凄美,那份妖艳。就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般。要将人的目光和灵魂吸到里面去。

    狠狠收回目光。这些天使忽然发现,在不知何时,他们的双腿已经结上了一层冰霜。和地面连在一起,再也无法向前迈出一步,并且,冰霜还在不断从他们的双腿蔓延而上。

    “可恶,深红破魔,给我破!!!”天使队长大喝一声,手中宛如岩浆一般的神圣长剑刺在脚下,冰霜应声而碎。

    但是还没等他乘机迈出脚步,一层冰霜又悄悄的将他的双足和地面连在了一起,哪怕有深红破魔,亦无法解除这种急速的冰冻力量。

    就在天使们忙于应付脚下的冰霜之时,身后让人毛骨悚然的清脆悦耳声音,再次响起。

    月下的少女,那双占满眼眶的双眸,毫无感觉的看着地面上的两截恐怖尸体,那种眼神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和自己毫无关系。

    “等我杀了贝利尔之后,记得在地狱深渊向它讨回这份人情,就说,我曾经帮你分担过一丝怒火,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丝而已。”

    说完,目光挪移,再也不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转而落到那四名拼命挣扎的天使身上。

    感受到这份恐怖的目光,背后一凉,四名天使的身体忍不住剧烈哆嗦起来,哪怕咬紧牙根忍耐,亦无法制止这份宛如青蛙被蛇盯上一般的本能恐惧。

    “天使族的实力的确强大,泰瑞尔的力量更是举世无双,这一点我承认,相比之下,无论是现在的联盟,还是我,都显得格外渺小,但是……”

    每一个字说出,脚下蔓延的冰霜就往上蔓延一分,除了不断用深红破魔破解冰霜的天使队长以外,另外三名天使脚下的冰霜已经蔓延至腰间,连扭腰都难以做到。

    “但是,我很想问一问,为什么,凭什么,你身后的那些【大人】们,会认为,仅凭你们几个小小的二翼天使,就能予取予求,从我手上肆意杀戮,是因为从来没有把我们联盟放在眼里吗?还是因为,觉得我不敢拿你们怎么样?呐,告诉我答案。”

    天使队长憋足了劲挣扎着,本来心里已经绝望,但是忽然发现对方似乎进入了废话模式,不由的又升起了一丝希望,说不定可以乘着对方疏忽的瞬间完成任务。

    不说有句话叫boss死于话多吗?

    “呐,告诉我,是因为看不起联盟,还是看不起我?”

    “不回答吗?还是说不知道?”

    “没有人可以告诉我答案吗?”

    一句又一句的质问,让天使们额头冒着冷汗,因为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意已经越来越浓,另外那三名天使,冰霜已经蔓延到他们的脖子处,现在就连扭头的动作都做不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霜不断爬上,逐渐的,逐渐的将他们最后的脑袋部分也蚕食掉。

    “也罢,就你们这几个小角色,怎么可能会知道答案呢?我想太多了。”

    对方终于放弃了质问,冰冷的杀气似乎顿了一下,这让其余的天使产生了些许希望,但是就在这时,浓烈暴虐的气息忽然四溢,充满整个驱魔领域,就连天使队长手中的神器深红破魔,光芒也暗淡了好几分。

    “既然没有人告诉我答案的话,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用铭刻在死亡的方式,告诉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使【大人】们。”

    “圣月贤狼的力量,似乎太仁慈了一点呢。”轻声喃喃了一句,忽然,空气中的压力大减,连弥漫的冰冻之力也消失不见,眼看就眼将下巴覆盖的冰霜,竟然开始如同潮水般的退后,消失。

    天使队长将身上的冰霜破开后,再也没有冰冻力量将他冻住,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了。

    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发现,对方竟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最开始的德鲁伊,站在刚才的位置。

    此时,就算天使的脑子再怎么僵硬不知变通,也能想到那个被圣洁月光笼罩的少女,就是眼前的德鲁伊所变,但是,他们已经没时间去惊讶了。

    现在,就是唯一的机会!!!

    天使队长发出激动颤抖的低吼。甚至顾不得解开身边伙伴的冰封。直接持着深红破魔就朝安洁丽尔母女冲了上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机会,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没有枉费自己一直坚持!

    “这。就是你临死前的遗言吗?”一句轻飘飘的男声落入他耳中。声音到最后。竟然变得嘶哑怪异起来,宛如机械野兽。

    而就是这时,一根无声无息的野兽手臂。忽然横栏于天使队长面前。

    “啊啊啊——————给我破!!!”将手中的神器高高一句,用尽全力斩下,深红破魔可不止能破除魔法,物理杀伤力也是一流,甚至附带一定的直接破坏斩杀几率,他要斩断这根忽如其来的手臂,将一切阻拦他的事物统统砍尽。

    “谁!也!不!能!阻!止!我————”

    声音愕然而止,深红破魔斩在这根形似熊掌一样的手臂上,竟然只刺入了半分,就无法再前进分毫,天使族引以为豪的神器,竟然连一根手臂也无法斩断。

    “听说,驱魔领域压制的极限,是世界之力巅峰实力,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逐渐像野兽质变的,让人颤栗的嘶哑声音,再次响起。

    天使队长战战兢兢地的转过头,顺着这根横栏出现的熊臂看去,手臂的主人,竟然就是那个德鲁伊,他的一只人手,竟然化作了熊掌,将自己阻拦下来。

    “怎……怎么可能?”除了圣月贤狼变身意外,天使队长对眼前的德鲁伊的情报,可谓了如指掌,当然知道对方的熊人变身,到底有多可怕,那几乎是不可匹敌的力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