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猎物出现
    ***************************************************************************************************

    安洁丽尔在思考,我也在思考,到底用不用这个办法好呢?

    我心里所想到的一个办法,就是由我自己来扮演安洁丽尔,抱着卡洁儿去当诱饵,以圣月贤狼的神圣气质,估计就算那些天使长了一双火眼金睛,也休想分辨出真伪,所以这方面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但是这样一来,安洁丽尔和卡洁儿就得分开保护了,如果是由安洁丽尔和卡洁儿直接当做诱饵,虽然很危险,但却可以集中力量保护。

    两种办法有利有弊,我一时之间也没什么主意,毕竟是凡人级智商,没办法,能想到让自己用幻术去假扮安洁丽尔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我把这个方法和安洁丽尔说了,当然,说的只是自己的妖月狼巫可以冒充她,可没傻到直接暴露女性之身的圣月贤狼,西雅图克这厮还在一旁,红b也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躲着偷听,我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当着这些人的面自曝羞点。

    “能变成卡洁儿吗?”面对我提出的办法,安洁丽尔想了想,却是这样问道。

    她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顾着女儿的安全。所以宁愿让我冒充卡洁儿,这份母爱着实让人感动,可是这个要求也着实让人为难,以圣月贤狼的幻术来说,变成卡洁儿当然毫无问题,但是能不能骗得过那些天使就难说了,毕竟我和卡洁儿的体型相差甚大,还得制造出安洁丽尔自然而然的抱着我的假象,人工添加的东西太多了,容易被识破。

    “那还是算了。就让我亲自走这一趟吧。”看到我面有难色。安洁丽尔毅然坚定的说道,她还是担心女儿,无论如何也想在女儿身边,亲自照看保护她。哪怕在关键时刻用自己的身体给女儿当盾牌。

    “这样也行。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怎么做才能将那些家伙骗出来。”

    安洁丽尔轻摇摇头:“骗是骗不了的。我那些族人也不是笨蛋,肯定能看出端倪,无需想太多。做太多,直接用阳谋就好了,我和卡洁儿一起外出游玩,只要离开王城一段距离,想必它们就会安奈不住了。”

    “这个办法到也不错,不过选择的位置得仔细斟酌斟酌,既不能让无辜的人受到波及,也不能离王城太远,万一到时候发生什么意外,或许还来得及支援。”我在一旁补充说明道。

    “那就这么办吧,我去打听一下附近有什么合适的地方。”简简单单的商量好之后,我就去找黄段子侍女了,说到打听消息,非这情报头子最擅长莫属,不过听到我们的计划,这小侍女却一个劲的埋怨我们太乱来。

    虽说如此,第二天,她还是乖乖的把我需要的消息弄到了手,在王城五六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有一片地势平坦,景色优美,土地肥沃,偏僻无人,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焚尸灭迹皆宜的地方,正好适合骑骑马,踏踏青,杀杀人,埋埋尸。

    地址选好了之后,我就立刻回去跟安洁丽尔说了这事,一开始的时候,还和西雅图克兴致勃勃的商量,要不要请皇家魔法研究所的法师们,在那弄十百个魔法阵陷阱,等着那些天使来自投罗网,瓮中捉鳖。

    可是安洁丽尔否决了我们的计划,天使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别忘记,在魔法造诣方面,就算是当年鼎盛的赫拉迪克一族,也只敢自认暗黑大陆第一,至于三界第一是谁?反正不是天使就是巨龙,你要说恶魔也成,毕竟创世之初,天使恶魔本就是一家人,反正轮不到爹不疼娘不爱的暗黑大陆。

    天界的魔法造诣如此之高,想要设下陷阱,而且还是百十个陷阱等着天使自投罗网,你只能祈祷那些保守派派来的天使个个都是瞎子或者是魔法白痴。

    安洁丽尔解释到这里,我和西雅图克也就打消了这份心思,乖乖的按照原来的计划开始行动,尽量准备的充足一些,有我,有西雅图克,还要加上一个红b,而且精灵族这边也蓄势待发,可以随时增援,我就不信了,就算那些天使个个手持神器,我们三人还坚持不到援兵的到来。

    有了这份充足的准备,三天之后,我们睡饱吃足,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踏上了野外游玩之旅,从精灵族那里借来了几匹叫兽……不对,是角兽,模样和独角兽差不多,名字差了一个角字而已,那一背整齐随风飘舞的鬃毛,如云如墨的飘逸长尾,以及宛如大理石一样的肌肉线条,即便是西雅图克看了也心痒难耐,想要骑一手。

    结果悲剧的是,他被角兽拒绝了,原因是这厮个子太大,就算脱了全身的铠甲,将背上的武器收起来,那整个重量也达到半吨有余,跟头双脚直立的犀牛似的,起码得找头巨兽才能将这货驮起来。

    叫你投胎野蛮人,骑在角兽背上,我看着一脸憋闷的西雅图克,笑得那叫一个开心,两腿一夹,有模有样的喝一声,就想驾着角兽绕西雅图克一圈,好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结果身下的角兽鸟都不鸟我,继续低头啃草。

    再看看安洁丽尔那边,早就骑着角兽飞驰起来了,指哪去哪,毫无障碍。

    我寻思着,是不是要变身圣月贤狼,让胯下的角兽知道本德鲁伊是可以变成比安洁丽尔更带感的女性,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何必和一头牲畜计较?早知道带小甲来就好了,除了个头憨大了点,模样蠢了点,背上的篮筐土不拉几了点,这货还算是匹合格的坐骑。

    无奈,我只好和一脸幸灾乐祸的西雅图克,一起卖力的抡开双腿,跟在安洁丽尔和飞驰的角兽背后跑着,那模样,就跟游牧美少女骑着马在遛狗。说多苦逼就有多苦逼。

    安洁丽尔有点过意不去。想下来和我们一起走,但是她的力量被封印了,走不快,数十公里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让她走着去太花费时间了。我们没答应。

    话说回来红b呢?真想见一见这货被遛狗的苦逼模样。我四处东张西望,却没有感觉到他的丝毫气息,第六感却又分明的知道他就在附近时刻紧盯保护着目标。不由的对这家伙的隐藏功夫倍感佩服,我要是能学上几手,节操起码能少丟一半。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我们就来到了黄段子侍女所指的地方,的确是个景色优美,且足够偏僻之所,换成是我,我都想在这里做点平时羞于做的事情了,比如说脱光光沿着附近那条清澈小溪无拘无束的自由奔跑飞翔……等等,我什么时候被高特那厮给传染了?

    安洁丽尔到是很入戏,不对,不知道该说她入戏,还是已经完全忘记了作为诱饵这件事,反正她是很开心的陪卡洁儿玩耍起来,时而去溪边戏水,时而去丛林边缘摘那一簇簇的野果,时而又在茂密的草丛里和女儿一起打滚,满满一股天伦之乐的气氛,让人难以插足。

    我和西雅图克找了块溪边干净的石滩,席地而坐,这酒鬼立刻就拿出几坛酒和十多碟下酒菜,自饮自酌起来,感情准备最充足的竟然是这厮!

    红b依然不知身在何处,莫非像忍者一样,躲在了水底下,靠着一根芦苇呼吸?想到红b在水深不足齐腰的小溪里,艰难的蹲缩着,努力的仰起脖子,口中含着一根芦苇,憋红了脸拼命呼吸的模样,我就笑的肚子抽筋。

    自然,无论是开小差的我,还是饮酒作乐的西雅图克,都把七分精神留在了安洁丽尔身上,看似一身轻便简单的野外游玩打扮,却可以在瞬间穿上所有装备,手握武器迎接敌人。

    可惜直到傍晚,敌人还是没有出现,我们只能打道回府。

    “会不会是我们做的太明显了?”回到安洁丽尔的家,我们三人在开反省大会。

    “反正我们也没打算隐藏自己的意图,也就无所谓明不明显,应该是其他原因。”安洁丽尔摇了摇头,一脸的沉思。

    “一定是老图我实力太强大了,这身板儿,看的那些娇小可怜的天使们心头发憷,不敢上前。”西雅图克砰砰砰的拍着他那钢板一样坚硬的胸膛,脸不红气不喘的吹起了牛。

    骗鬼去吧,三人里面就你的实力最弱,天使会被外强中干的家伙给吓跑?被德鲁伊的救世主之光镇住了还差不多,对于西雅图克的振振有词,我表示了严重的嗤之以鼻。

    “其实西雅图克说中了一点点,我想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我们这边的实力组合太强大了,它们就算有神器在身,也不敢发出袭击。”安洁丽尔在一旁沉吟说着。

    “就算保守派再怎么着急,哪怕自我牺牲也要对付我这个异端,但是,如果连一分的机会都没有,反而白白暴露行动,让泰瑞尔首领可以插手,它们也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保守派也知道机会只有一次?”

    “嗯,它们肯定知道,泰瑞尔首领的风行雷厉作风,你们又不是没见识过。”

    “所以说,不但十万火急,而且要一击必杀,对吧?”

    “嗯,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以逸待劳,敌人忍耐的越久,雷霆一击之势,势必越强,尽早将它们引诱出来,让泰瑞尔首领找到理由插手,结束掉这场闹剧,也是我们所希望的。”

    听她这样说,我暗暗叹了一声,安洁丽尔始终还是太心软了,哪怕族人现在要对付她和她的女儿,她也仅仅是用一场闹剧来形成这次的事件,显然是不准备对来犯的天使下重手。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那些天使还在准备中,尚未开始行动,我们这一整天的布局都做给了天看。”

    “那得没心没肺到什么程度,才能将行动拖延到现在?”听安洁丽尔这么一说,我忍禁不俊起来,若是保守派都是这样一些呆萌的家伙,可就好对付多了。

    最后一种可能性明显无限趋向于零,我们就当听了个笑话,不过摆在眼前的问题还是得解决。

    “那现在怎么办好呢?”

    “没办法。只有减少护卫的力量。进一步诱使它们出现了,我有一个设想……”安洁丽尔的淡蓝色眼眸里,时不时闪过睿智的光芒,将她进一步的猜想和计划。压低声音向我和西雅图克全盘说出来。听的我们点头连连。不愧是卡洛斯的妻子,郎才女貌,郎貌女才。都给这对夫妻占足了。

    “那么减少谁比较好?”

    我和西雅图克同时看向对方。

    “要不要比试一下拳头,谁输了减少谁?”我冲西雅图克露齿一笑。

    “你这家伙……给我等着瞧吧。”深知现在不是我的对手,也不是战斗的好时机,西雅图克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用怨念十足的目光死死瞪着我。

    “那就这么办吧,下次就拜托你和兰斯特大人了。”看着斗鸡似的互相瞪视的我们两个,安洁丽尔笑的十分开怀。

    又过了几天,我们一如既往的去那里踏青,只是比起第一次,这次少了一个人,一个在安洁丽尔家里满地打滚满脸不甘的野蛮人。

    可惜这一次,天使还是没有出现。

    回到家,第二次轰轰烈烈的反省大会再次展开。

    “看来十有七八是那件东西了。”安洁丽尔目光坚定,心里已经有了底。

    “你确认,万一不是该怎么办?”

    “总是要赌一赌,总比它们万事俱备,主动袭击的境况要好一些,不是吗?”安洁丽尔一句话堵住了我们两个人的嘴巴。

    “那么我和红……我和兰斯特,到底谁比较好呢?”这一次我不敢大意了,论起保护人,红b无疑比我更在行,实力方面,我现在也不敢说能胜过他,但是让我呆在这里负责支援,我又放心不下。

    “吴师弟,你和兰斯特大人的实力,孰强孰弱?”安洁丽尔也知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直截了当的就问了出来。

    “这个……相差不大。”我迟疑了一下,说道,至于是我相差他不大,还是他相差我不大,那就只有真正比试过才知道了。

    “那就吴师弟你来好了。”安洁丽尔很肯定的指着我。

    “为什么会选择我?”我脱口问道。

    “忘记了吗?如果它们拿的真是那件东西,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能发挥的作用会比兰斯特大人要大一些。”

    “说的也是,如果真是你所说的那件东西,的确是我比较占据优势,就算不是,我也有自信带着你们逃跑就是了。”安洁丽尔这样一说,我稍微考虑了几秒,点了点头。

    第三次的诱饵行动无比紧张,可以陪我聊天,减轻我的压力的西雅图克不在身边了,实力强大,比我更胜任保护工作,可以让我安心的红b也不在身边了,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要保护两个几乎手无寸铁的人,我要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点也不似之前那两次那么轻松,一路上,我早早的穿着好装备,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的细节都没有放过。

    数十公里下来,我竟是像已经和敌人大战了一场般,额头上流下了细密汗水,好歹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就在这时,一道圣光从天而降,在半空忽然如同水滴落地一样四溅开来,化作无数道整齐的光束抛落,这些刚刚落地的光束,立刻就散发出一层乳白色的薄膜罩,相互衔接,形成一个鸟笼状的封闭空间,把我们三人关在里面。

    紧接着,五六道身影穿过鸟笼,来到我们面前,一身洁白无暇的轻铠甲,背后白色的羽翼轻轻扇动,带起一圈圈的圣洁光晕,和自身的力量气息互相辉映,让其身姿变得更加朦胧神秘,更加高大神圣,宛如天使莅临……不对,它们就是正牌天使。

    “人类,这件事与你无关,只要你不插手,我们不会伤害你。”一进来,领头的一名天使就将目光挪到我身上,以胜券在握的口吻淡淡说道。

    “怎么就这几个?”我不理会它的话,而是看着安洁丽尔问道。

    “其他天使应该在维持神器的运作。”安洁丽尔将怀里的女儿抱紧,重重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样应道。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它们用了这件神器,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了,吴师弟,但愿你不像西雅图克那么爱吹牛,否则我们母女今天就在劫难逃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才说出不信任的话,不是已经太迟了吗?”

    “我这不是想用一用激将法吗?”

    我和安洁丽尔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气氛似乎缓和了许多,但是天空上的天使们却不高兴了……

    ***************************************************************************************************

    提前了差不多十分钟上传,一直卡着,进入作者专区用了几分钟,上传用了几分钟,发布用了几分钟,差点就悲剧了,点娘,你这样的服务器质量,真叫人失望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