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 【一次】的提示
    ***************************************************************************************************

    看眼卡洁儿的变化,我大惊之色,安洁丽尔愣了一瞬间后也立刻反应过来,大概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毕竟她这一趟下来的原因,追溯起源,还是卡洁儿获得这根项圈,进而发生一系列的事件。

    还好我反应够快,在瞬间就扬起一张巨大的斗篷,将卡洁儿包裹住,再过下一秒,她的身体便开始不断成长,以令人目瞪口呆的速度,在不到短短十秒内长大十岁左右,变成一名美丽耀眼的天使少女。

    我有点心疼,欲哭无泪,虽然及时在安洁丽尔面前保住了节操,没有让卡洁儿春光外泄,但是她身上穿的衣服可是维拉丝亲手做的,如今不用想,肯定又被撑裂了。

    “卡洁儿,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忽然变身吗?”我叹了一口气,两手飞快动作,将披风完全系在长大后的天使少女身上,虽然各方面都长大了不少,尤其是胸部……咳咳,但是本德鲁伊的披风穿在她身上,还是显得宽敞异常,像一件大了两三号的黑袍,胸部位置的宽敞度到是正好合适,顶多大一小号。

    “叽~~~~~~”看到我生气了,卡洁儿低着头。仿佛满腹的委屈。

    “卡洁儿只是,想要,让啪啪高兴。”她这样说道。

    “你为什么会认为,变成这个样子就会让我高兴?”我好奇问道,这个可得解释清楚,否则安洁丽尔有可能会把我当成色狼。

    “卡洁儿,知道。”天使少女很肯定的点点头。

    “你知道什么,想怎么做?”我继续问道。

    卡洁儿不说话,只是脚尖轻轻一点,身体逐渐浮起在半空。直至高于我。让我刚刚只齐到她胸口的位置才停下。

    然后,在我喷饭的目光中,她拢在斗篷里的一双小手竟然张开,做了一个向我抱过来。要将我的脑袋抱在她怀里的姿势。

    “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我两腿一软。完了。安洁丽尔肯定会以为是我教她这样做的,色狼禽兽的名声肯定跑不了了,回去以后。卡洁儿的天堂丧钟也会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因为,啪啪经常和琳娅姐姐这样做,每次很可怜的样子,这样做了之后,就会很高兴,很幸福。”卡洁儿一口气说道。

    西雅图克的哄笑声顿时爆响,不断回荡在小小的屋子里,让我忍不住老脸一红,虽然解释清楚了但这节奏不对啊教练!

    安洁丽尔依然呆愣中,傻傻的看着卡洁儿,虽然早就知道了这回事,虽然知道项圈可以让卡洁儿的身体长大,但是第一次看到,她还是忍不住惊呆了。

    仔细一看,长大以后的卡洁儿,没有原来那么像安洁丽尔了,约莫只有两三分像,不过还是能从许多基本的特征中发现这是一对母女,这也是正常情况,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再怎么血缘浓厚,也不可能一直那么像,自己的孩子始终要有属于自己的印记和特征,而不是全部从父母那里继承过来。

    “卡洁儿,你真的是我的卡洁儿吗?”见卡洁儿不但长大了,而且还会说话了,安洁丽尔从震惊中醒过来,不敢置信的流起了泪。

    那种惊讶,那种惊喜,那种感动,就如同一个从出生开始就两眼盲症,从未见过这个世界的精彩的盲人,在数十年过后,忽然有一天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一切色彩缤纷。

    “妈妈。”卡洁儿回过头,以饱含感情的语气,清晰无比的叫了一声安洁丽尔。

    “是,我是妈妈,乖孩子,快点过来,让妈妈看一看你。”这一声妈妈,顿时让安洁丽尔的双眼崩溃,大颗大颗泪水宛如泄洪了一般不断涌出,滴落,比昨天母女重逢的一幕还要夸张。

    卡洁儿闻言,乖巧的飞了过去,立刻被安洁丽尔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们出去吧,让她们母女再好好聚一聚。”西雅图克小声朝我示意一眼,我会心的点头,两人一起外出,顺便把门关上,把空间留给这对母女,和昨天是何其的相似。

    “吴师弟,说吧,急急忙忙的赶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冷不防的,西雅图克忽然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赶来?”我撇了他一眼,为这个野蛮人的机智和细心感到惊讶。

    “你刚进来的表情,慌慌张张的,也就能骗刚认识你的安洁丽尔,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不知道你在什么情况下才会露出这副表情?再说了,安洁丽尔做的粥虽然好吃,但绝对比不过维拉丝,你这个借口可真憋足的可以。”

    “你在野蛮人里也不是一般的机智。”见西雅图克夸了一句维拉丝,我心里美滋滋的,随即警觉过来,不好,这是敌人的糖衣炮弹。

    只是……到底该不该告诉西雅图克呢?只是考虑了一秒,我就有了决定,得告诉。

    不仅要告诉他,还要跟安洁丽尔说,和卡洛斯说。

    如果受威胁的是维拉丝她们,我可能会做另外一种选择,偷偷承担起来,不让女孩们担惊受怕,但是,这事关安洁丽尔和卡洛斯,我无权隐瞒,怎么也得先问过这对夫妻的意见才能做出决定。

    于是,我将刚才记忆水晶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西雅图克。

    “真的是这样?”西雅图克的表情早已经凝重无比。

    “我一大早没事特地跑来忽悠你么?”

    “可恶,我就知道这事还没完。泰瑞尔这家伙,一点用都没有,连这点小事都管不好,还口口声声说要和我们赌一场,我怀疑它是故意的。”西雅图克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发泄,一拳狠狠落在空气之中,荡起强烈的拳风气爆。

    “话也不能这样说,或许它的确也是迫不得已,无论如何,安洁丽尔已经回来了。剩下的。就靠我们来努力了。”

    回忆和五爷的两次见面,我暂时还是相信它并不是那么虚伪的人,最重要的是,以它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和我们这种小角色虚与委蛇。换句话说。我们连让它虚伪的资格都没有。

    “说的好,得靠我们了。”西雅图克碰一声重重击拳,铜铃大的双眼燃起了愤怒的斗志。

    “就让我来看一看。这帮天使到底有几两重,本大爷还真没和天使战斗过,已经迫不及待了,但愿它们有这个狗胆,别让我失望才好。”

    “咳咳,别光顾着自己一个人在那燃烧,这事得和卡洛斯和安洁丽尔商量商量再说。”我在一旁拼命翻着白眼。

    “唉?还要和安洁丽尔卡洛斯说么,我们两个爽快的解决掉不就好了。”西雅图克不大乐意了,看似竟然不想有更多人来和自己争对手,这战斗狂,真是没药可救了。

    “算了吧,如果不想看到卡洛斯的天堂丧钟当着脑门砸过来,还是老老实实告诉他们为好,刚夸你机灵,但我可不觉得你有卡洛斯那些细心周到,大家一起想办法才是王道。”

    “区区一些连准四翼实力都没有的天使,用得着那么谨慎?”西雅图克以为我太小题大做了。

    “我可不认为泰瑞尔的警告,只是随口说说,它让我们一群世界之力的,要警惕那些二翼甚至连二翼不到的天使,必然有它的道理在。”

    “好吧,照你说的做就是了,卡洛斯的天堂丧钟,啧啧啧,还真不好挨。”这野蛮人似乎有点心理阴影的轻轻嘀咕一声,莫非它曾经挨过?

    我八卦心大起,正想问个究竟,门里却传来安洁丽尔的声音,让我们进去。

    “不好意思,又让你们看到我失态的样子了。”

    这位天使人妻的眼睛依然通红,而卡洁儿身上,则是已经脱下了斗篷,换了另外一身衣服,应该是安洁丽尔的,长大后的卡洁儿,个子到是和安洁丽尔差不多,刚好能穿妈妈的衣服,就是……就是胸的部位有点……应该说,不是一点两点那么紧,嗯,将就将就吧。

    “瞧你说的。”西雅图克大咧咧的笑了起来,正当大家以为他要说点什么温暖人心的话,安慰一下昔日的老朋友,他牙齿闪过一道白光,竖起大拇指。

    “说的好像以前我没有见过你失态的样子似的,见多了,都已经习惯了。”

    “西!雅!图!克!”安洁丽尔脸上依然面带笑容,眼睛却已经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不过,这样一闹,她已经从刚才的难为情境况中完全走出来,看来西雅图克这大个子,还是有那么一两点打破僵局的手段,虽然比较吸引仇恨。

    “啪啪,过来,过来。”小天使……不对,已经变成天使少女的卡洁儿,漂漂亮亮的眼眸一转,似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不断朝我挥着手,一边飞过来,毫不犹豫的就抱住我的手臂,把我拖向安洁丽尔。

    好奇她想要做什么,我任由她拉着,来到安洁丽尔面前,结果这可爱的天使少女,竟然把我摁在按在安洁丽尔旁边坐下,然后她紧密的坐在我们两个之间。

    虽然没办法以上帝视角来观看这一幕,但是我已经完全能想象出来,这三个人这样坐在一起像是什么,代表着什么意思。

    全家福啊!!!

    我脑门冒汗,仿佛已经看到了卡洛斯面无表情的将天堂丧钟举到我的头顶上。

    “哈哈哈哈哈,卡洁儿,做的好,来,笑一个。”西雅图克还嫌不够乱,竟然想给我们录个记忆水晶,至于是给谁看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卡洁儿,还差一个人哦。”安洁丽尔却是临危不乱。见西雅图克在那煽风点火,她轻轻一笑,指着对方。

    “竟然有了啪啪,那当然不能少一个爷爷,就那大块头吧。”

    西雅图克当时就跪了,我只是长得狰狞了一点,有那么老吗?卡洛斯的便宜老爸,他可不想当,要不然酒吧里不用到第二天,就会流传着西雅图克各种喜当爹的版本故事。

    无奈的在卡洁儿脸蛋上轻轻一捏。感到到我对她的溺爱。天使少女兴高采烈的扑到我的怀里,脸蛋在不断撒娇的蹭着,蹭着,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八爪鱼似的缠上来。竟然很快睡着了。

    “卡洁儿可真是亲你啊。看的我这个妈妈都嫉妒了。”见卡洁儿竟然选择在我怀里睡下,安洁丽尔有些眼红,不像在开玩笑。

    “咳咳。别误会,安洁丽尔大嫂,我想……呃,对了,一定是这样没错,我的胸膛比较宽厚结实,所以卡洁儿才比较喜欢睡在这里。”

    “我就姑且接受这个解释好了。”安洁丽尔轻叹一声,恋恋不舍的看着女儿,很想把她从我怀里夺走,但又怕惊喜卡洁儿,到底还是作罢了。

    “说点正事吧。”见卡洁儿睡着了,我觉得不如打铁趁热,把那事和她说了,虽然她刚见到女儿,心情大起大落,按道理来说不应该那么早告诉她,让她更加混乱,可是那帮天使不知什么时候会跑来作怪,不告诉她,让她有所防范也不行。

    西雅图克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并没有阻止我,等我把泰瑞尔的话转述完之后,小小的屋子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安洁丽尔大嫂,你似乎并不怎么惊讶。”我惊讶的发现,安洁丽尔脸上竟然十分平静,仿佛我的这个消息,已经是两年前的过时信息。

    “其实吴师弟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考虑过了,泰瑞尔首领身在高处不胜寒,或许没办法完全了解天使族的固执,但是这些年里,我的经历,却已经让我深深明白,我的族人到底是有多么顽固不化,哪怕是自我牺牲,恐怕它们也不会允许我这样一个【异端】出现。”

    数十年来在天界受到的不公待遇,全部化作这苦涩的淡淡一笑,让人看了心酸无比。

    “那么,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如何才能防备那些天使的袭击,这里是精灵族,它们应该不敢乱来吧?”我愣了愣,接着问道。

    “那也说不定,如果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的话……我只是担心卡洁儿,这一次,我又连累了她。”安洁丽尔呆呆的看着女儿,凄苦无助的叹着气。

    “安洁丽尔,现在可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想想办法,以你的智慧,一定能想到好办法对吧?”西雅图克扯着大嗓门,焦急出声。

    “办法么……”轻吟一声,安洁丽尔低着头,下意识的做了向身侧抚摸的动作,却落了个空,轻愣了一下,她若无其事的把手放在膝盖上。

    大概,她是想摸自己的翅膀吧,就像鸟儿用嘴梳理翅膀一样,借此专心思考,我想问题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摸下巴,都是下意识动作,可是安洁丽尔的翅膀已经被五爷封印了,她的天使之名,已经不被族人所承认。

    “办法的话……或许泰瑞尔首领已经在话里做了提示。”好一会儿,她微蹙着眉头终于一松。

    “什么提示?”我们迫不及待的问道。

    “如果吴师弟你刚才所说的,都是泰瑞尔首领的原话,那么,其实它已经提示过两次了。”

    “安洁丽尔你就别卖关子了,又不是不知道吴师弟智商低,你这样和他打哑谜只会让他脑袋想爆而已。”西雅图克忽然指着我说道。

    “混蛋,干嘛拿我来说事。”我怒了,明明你也没有想到。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看我们又要打闹起来,安洁丽尔无奈,连忙开口。

    “第一次提示,是它开口的第一句话,【只有一次机会】这句,第二次提示则是后面那句【一次额外的考验】,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西雅图克一拍手心。

    可恶,智商上的差距显现出来了吗?我无奈,一脸求助的继续看着安洁丽尔,好歹让她知道我是个诚实的傻孩子也好。

    “第一次提示比较模糊,第二次提示就明显了,两次提示都强调了【一次】这个字眼,说明,针对我和卡洁儿的袭击,就只会有一次,只要我们能安全度过,以后就安全了。”

    “为什么它会那么肯定只有一次呢?”我挠挠头,还是没想明白。

    “因为有了这个一次,泰瑞尔首领就可以借机更进一步约束族人,如果没有这个一次,它就找不到理由,毕竟当初同意让我下界的表决中,大家都赞同泰瑞尔首领的意思,如果泰瑞尔首领还要多加限制,不就显得它不相信一些人吗?必须有个由头才行。”

    ***************************************************************************************************

    恭喜【胧月夜影】酱晋升本书掌萌,么么头,以后也请继续支持小七哦。

    话说最近接二连三的出现掌萌呢,果然到了井喷期么?要不要给自己定一个新(作)的(死)目标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