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 来自五爷的忠告
    ***************************************************************************************************

    “诶嘿嘿~~~”小幽灵低头冲着我直乐。

    “诶嘿嘿你个头!”恋恋不舍的从她怀里离开,我一个弹指敲在她额头上。

    “哇!小凡恼羞成怒了。”这小圣女捂着额头,不忘吐槽。

    “胡说,我怎么可能会恼羞成怒,我刚才是计谋,对,没错,就是计谋,故意上你的当,然后埋首在你怀里占尽便宜,是为了这个目的,是你吃了亏而不自知。”

    “本圣女吃亏了?”小幽灵歪着头,那困惑的样子说多萌就有多萌。

    “对对对,吃大亏了,胸部被我尽情的揉蹭了。”我拼命点头。

    “小凡不喜欢我刚才的模样?”这小圣女继续问道。

    “咳咳,怎么忽然问这个,完全不是同一个话题好不好,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被迷得神魂颠倒。”

    “也就是说,果然还是喜欢对吧。”

    “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对天吹着口哨,被小幽灵狡黠的目光盯着有点不好意思了。

    “嘿嘿,如果小凡真的那么喜欢,本圣女可以考虑一下哦。”

    “考虑什么?”

    “考虑以后变成那个样子。”

    “变成刚才温柔圣洁的圣女形态?”我一愣。

    “没错哦,如果小凡喜欢的话。我到是没什么所谓。”

    “这个……”我迟疑了起来,虽然很喜欢小幽灵的温柔,但是那样的她,还真是我最熟悉,最喜欢的那个她吗?

    答案是否,不调皮毒舌咬头撞人的小幽灵,不是好圣女。

    “还是算了,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哇!小凡果然是抖m。”小幽灵发出标志性的惊呼。

    “别说的好像你能吃定我似的,谁欺负谁还说不定。”我故作恶狠狠的盯着她。

    “小凡是骑士佣人,本圣女是主人。主人欺负佣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错。不想逆袭主人的佣人,不是好骑士。”

    “我觉得你有必要向全天下的佣人和骑士道个歉。”

    “啰嗦,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过上自暴自弃的骑士佣人生活,以欺负圣女为乐。”我信誓旦旦的指天说道。

    “放在一万年前教廷还在的时候。说出这句话的小凡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了。”

    “哼。那我就灭了教廷。也要把你这小圣女抢到手,尽情的欺负。”我额头抵上去,轻轻和小幽灵的额头一碰。和她鼻子顶着鼻子的咬牙切齿说道。

    “忽然就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高手风范了。”小幽灵嘴里吐槽着,却将那双银色眼眸之中的温柔和满足笑意,隔着仅一分的距离完完整整的传达到我的眼中,让我心里暖洋洋的。

    “才不是莫名其妙,我本来就很有高手气势好不好,平时都隐藏起来了。”

    “一定是隐藏在斗篷上面了。”

    “为什么是斗篷?”

    “因为斗篷才是小凡的本体。”

    “真想看看到底是谁把你教成这副德性。”

    “是啊,本圣女也想好好看一看这个人呢。”

    “你睁大眼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

    “骗人!”

    有小幽灵的地方,必定会有吐槽,大深夜的,还能互相斗嘴斗的那么开心,我们两个果然都是寂寞的家伙啊。

    “话说回来……”眼珠子一转,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

    “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了,既能保持你现在的恶劣性格不变,又能让你将圣女的一面尽情施展出来。”

    “说的一副好像真的是为了我好的样子,那就说说看吧。”

    “你可以在这时候……这时……那时候……把你刚才圣女那一面展露出来xddd~~”我一边流着口水一边附耳说道,至于这时那时到底是什么时候,那当然是……你懂的。

    “哇!我才不要。”不出意料,这小圣女一口否认了。

    “为什么?”我觉得我这个办法挺好,小幽灵满足了,我也会很开心。

    “要是按照小凡那样做的话……”小幽灵害羞的瞪了我一眼。

    “那小凡肯定会趴在我身上做些奇怪的事情。”

    明明我说的那么隐晦,这小幽灵竟然单刀直入了,果然不愧是h圣女。

    “怎么会呢,趴在你身上也不一定会做奇怪的事情。”我厚着脸皮笑眯眯说道。

    “哇!一点也不打算否认想趴在我身上这个目的。”

    “换个姿势也不是不行,你说了算……”

    小幽灵:“……”

    “小凡啊。”她叹了一口气,宛如老师看着调皮好玩不成器的学生。

    “你是圣女骑士,可不是骑圣女士。”

    “莫非我创造了一门新的职业?”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的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不过是个很容易被咬头咬死的职业哦。”

    “说的莫名有一股真实感涌上心头。”

    我看了看小幽灵的樱唇,如此美丽诱人之物,里面竟然隐藏着大杀器,正应验了一句话,越美丽的东西越有毒,然后再摸摸自己的头,莫名感到头皮一凉。

    “嗯哼,知道害怕的话就尽快收手,现在还来得及,本圣女会考虑原谅小凡以前的过错。”这小圣女极其骄傲的挺着胸膛说道。

    “那怎么行呢,我想要赎罪。所以以后换成你骑我好了。”我低着头,宛如跪在忏悔间的虔诚教徒般,一脸的谦卑。

    “咬你!”面对我这个死不悔改恬不知耻的骑士佣人,小幽灵忍无可忍,凶巴巴的扑上来在我肩膀上就是一咬,轻轻的,温柔的,而后又用湿滑软绵的香舌,在上面舔舐了几下。

    喂喂喂,你这是咬还是诱惑?

    “嗯哼。让你知道厉害。”在我被小幽灵挑逗的血脉喷张时。她却带着一连串的娇笑钻入项链里面。

    “偷听了一天的对话,本圣女累了,小凡就好好一个人发情到天亮吧,这就是欺负本圣女的代价。”项链里传来小幽灵清脆得意的声音。让我气的咬牙切齿。考虑是不是睡着了也不要紧。待会把她直接抖出来给睡【哔】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干……咳咳,我什么都没说。绝对没说。

    心虚的把项链藏好,我左右瞧了一眼,确认没有人窥视自己的心声,才迈着孤单的步伐回到水晶之树。

    “亲王殿下,贵安。”刚拐过弯,夜色中黄段子侍女的身影冷不防的出现在眼前,吓了我一跳。

    “那么晚了,你还没去睡吗?难道是特地躲在这里为了吓我一跳?”我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

    “是呢,和殿下玩躲猫猫的游戏真有趣,我在拐角处等了一个晚上,终于将深夜归来的风流亲王吓了一大跳,好开心,感觉这辈子已经值了,死而无憾了。”

    黄段子侍女眼神冰冷,却用食指将两边的嘴角勾起,强行露出一副笑脸,用着天真浪漫无邪的可爱声音说道。

    感觉这个世界上已经找不到比这还要假的笑容和回答了。

    “说的我好像是始乱终弃的坏人似的。”

    “怎么会呢,殿下可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博爱男人,只不过是分不出时间而已,绝对没有故意冷落人家。”黄段子侍女捏着鼻子,又用假的要死的语气瓮声瓮气说道。

    “我不拿出一点主人的威风,你还真无法无天了!”见这小侍女处处反讽,我大喝一声,二话不说就将她搂在怀里,在她尖尖可爱的精灵耳朵上轻咬一口。

    本来受惊正欲挣扎的小侍女,被这一咬,立刻就软化下来,宛如温顺的小兔子一样趴在怀里不动。

    哼哼,这就是主人对付侍女的可怕手段,看到没有。

    “抱歉,让你等了一个晚上。”

    “哼。”怀里传来一声想要撒娇的轻哼。

    “我这也不是为了让安洁丽尔能够在这里安心下来,和她说了许多,才拖的那么晚吗?”

    “哼。”小侍女还是不满意我的答案。

    “好吧,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吧。”

    “认真的,好好的向我道个歉。”好一会儿,怀里才传来细弱蚊吟,带着一丝得意的娇憨声。

    “对不起。”我放开黄段子侍女,郑重的弯腰道歉。

    “以后我会早点回来补魔,所以原谅我吧。”

    小侍女对我态度很是满意,等一听到后面的补魔二字,脸蛋唰一下通红起来。

    “笨……笨蛋亲王,**禽兽,被一百万匹马踩死好了!”

    “好久没有听到你这样说了。”我竟然有点小感动的擦了擦眼角,真是怀念啊,让马匹来的更加猛烈些吧。

    “鬼畜公爵,受虐狂,被一亿匹马踩死好了!”

    哦哦哦,就是这种感觉!

    “监禁狂魔,地下室的浊白蠕虫,城堡里的乱欲人棍,大陆上的移动喷液管,被十亿匹马踩死好了。”

    “呃……”我摸了摸胸口,感觉一手心的血和泪。

    “今天不好好治一治你这嚣张侍女,你还真上房揭瓦了。”我二话不说,将黄段子侍女拦腰一搂,不顾她的挣扎就牵回了家。

    第二天,接近中午时分,我才懒洋洋的被窗外照入的阳光弄醒,下意识往身边一摸,却发现早已经芳踪了无,只留下满被窝的甜蜜郁金花香,让人陶醉。

    果然还是经常补魔好,和小狐狸相比,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虽然这两种处境对我而言同样的美妙。

    伸着懒腰,不慌不忙的起床,摸到了衣服穿上,洗漱完毕,早餐已经摆在了桌上,细心的用盖子盖着,还带着一丝温度,这口味,这手艺。不用说。一定是黄段子侍女亲手做的,笨拙胆小如她,也只有这为数不多的长处了。

    我心满意足的吃下早餐,正想去安洁丽尔大嫂那里报个到。让她再安心安心。然后就会营地。也让一直焦急等待的卡洛斯安个心,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差不多就完成了。剩下的就是这对夫妻的长相思,我也帮不上太多,谁让始作俑者是五爷呢?那可是翅膀掉根毛都能把我压死的存在,虽然它是光膀五爷大概掉不了羽毛。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昨天那个二翼天使临走前偷偷扔给我的水晶,现在不看,更待何时?

    我拍拍脸,神色郑重的将水晶取出,到底是不是记忆水晶呢?试验一下就知道了。

    按照记忆水晶的启动方式,我往里面注入一丝能量,启动水晶。

    水晶的光芒一绽,随即,五爷那若有若无的半透明高大身影,就出现在了上空,吓了我一大跳。

    不是因为它既然真的记忆水晶,而是里面竟然跑出一个五爷,到底是什么事不能当面和我说,要特地用这种方式。

    “看到这份影像,说明安洁丽尔已经成功到达精灵族了。”紧接着,五爷那中性的,富有魅力的声线缓缓响起,明明只是影像,却依然带着一股庞大的威压感,让我呼吸困难,亚历山大。

    “不管你是谁,接下来的话请仔细听好,因为只有一次机会。”影像中的五爷,继续用着缓和而威仪的声音开口。

    “安洁丽尔能成功到达精灵族,我倍感欣慰,但是,族人的固执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虽然我的决定并没有遭到质疑反对,但是能看出来,一部分固守规则的族人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五爷的声音顿了顿,在我震惊不信忧心的注视中,继续说道。

    “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凡是二翼级别以上的族人,我会多加留意,让它们无法擅自行动,但是,二翼以及以下的天使,数量实在太多,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关注它们每一个的一举一动,所以说,安洁丽尔的安全,并没有得到完全的保障,甚至卡洁儿,或许也会成为目标。”

    说完以后,五爷静静的看着我,给予我消化和思考的时间,仿佛出现在眼前的并非影像,而是真实的存在。

    “没能尽善尽美的把这场赌局设置好,是我的过失,但是,也未尝不是一次额外的考验,如果安洁丽尔能安然度过,我会考虑再放松一些限制作为补偿,另外,请多加小心,千万别因为知道只有二翼以及以下的族人会去找安洁丽尔和卡洁儿的麻烦,就掉以轻心了……”

    说完,在我呆愣的注视中,五爷的影像嗞啦一声变得模糊,破碎,连带手中的水晶也慢慢粉碎,在一阵风的吹拂下,完全消散。

    搞毛呀这是!

    好一会儿,我才理解五爷这一番话的意思,顿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用力一拍额头,我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尽快去确认安洁丽尔有没有出事!

    想到这里,我一阵风似的从水晶之树落下,急急忙忙的跑到安洁丽尔昨晚布置的小家,连门都来不及敲就碰一声推开。

    “怎么了?”屋里面,三双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有醒过来的卡洁儿,有系着围裙,正将一盘切细腌菜端上饭桌的安洁丽尔,还有在饭桌边坐着,喝粥喝的稀里哗啦出声的西雅图克。

    “吴师弟,一惊一乍的想做什么?”擦擦嘴,西雅图克毫不客气的夹了一块还端在安洁丽尔手上的腌菜嚼着,一边大咧咧问道。

    没事就好,我松了一口气,回以笑容:“还不是安洁丽尔大嫂做的粥太香,隔老远就闻到了,忍受不住诱惑冲过来。”

    “你瞧瞧,吴师弟的嘴巴多甜,要是当年一起认识你们,我说不定会被吴师弟的花言巧语骗了去。”安洁丽尔明知道我在口胡,也忍不住开心的说道,谁不想被夸厨艺好?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只会在卡洛斯和吴师弟这边考虑,我就被这样无视了?”西雅图克郁闷说道,虽然安洁丽尔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这样被路人化的感觉很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