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 想要温柔和圣洁?嗯哼!
    ***************************************************************************************************

    这场长谈几乎延续到深夜的时间,多亏了有西雅图克的大嘴巴帮忙,我们才能将这些年来,发生在卡洁儿身上,发生在卡洛斯身上的事情,杂七乱八的说出来,安洁丽尔感叹最多的便是这么一句话。

    “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吗?”

    圣洁无暇的脸蛋上,一直洋溢着恬静祥和的笑容,金色的睫毛微微眯起,让人感觉到她在仔细聆听着我和西雅图克讲述的每一个细节,不放过任何一个字眼,这份专注和无声的热情,顿时就让我们更加卖力的将一些小事挖掘出来,说个不停。

    “谢谢你们,和我说了那么多卡洁儿和卡洛斯的事情,让我终于感觉到自己离这两个人并不是那么的遥远了,这些经历,在我的心中如同历历在目,和她们一起渡过般。”

    最后,安洁丽尔轻轻合上双眼,回味着我们的述说,似在将女儿和丈夫的每一段经历,都铭刻在心中,不断在脑海里想象真实的场景,而后化作自己真实记忆的一部分。

    如果换成是别人,我肯定要吐槽一句脑洞太大,不过看到安洁丽尔这样做。我心中只有怜悯,数十年的天与地相隔,让她只能通过这种方法了解丈夫,了解他的一起,重新找回那份心灵贴切感。

    由此,从侧面也能看出来,这些年来安洁丽尔在天界是如何的消息闭塞,受同类所警戒,不然以她和卡洛斯相差不大的年龄,能达到准四翼境界。按道理来说。在天使之中也是天才级人物,如果没有这段禁忌恋情,断然不会遭受如此待遇。

    这些年,卡洛斯过的苦。安洁丽尔看来也好不到哪去。

    我和西雅图克在心里暗暗感叹一声。为这对苦命的夫妻感到心疼。

    “奇怪了。为什么吴师弟和西雅图克要唉声叹气呢?这样可不行,在我这个当事人还没有露出沮丧表情前,你们可不能先我一步哦。”

    眨眨眼。安洁丽尔的目光落到西雅图克身上,忽然娇笑一声:“西雅图克,当年我记得你可是以男子汉自居,自称从来不会掉一滴泪水,怎么这些年过去,忽然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或许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更值得我感兴趣哦?”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多愁善感了,真是好心没好报。”西雅图克大囧,愤愤的嘀咕了一句,撇过脸不看安洁丽尔,仿佛闹别扭的孩子一样,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威猛的大个子野蛮人如此姿态,不由的放声大笑起来。

    “笑笑笑,扯烂你的嘴巴。”西雅图克恼了。

    “好吧,我不笑了。”我连忙止住笑声,两三秒之后,再次大笑起来。

    “不行了,你还是扯烂我的嘴巴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好胆,看本大爷撕了你的嘴!”西雅图克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我当然不会乖乖就范,眼看就要上演一出奥特曼大战小怪兽的戏码,结果安洁丽尔轻飘飘的眼神看过来,那双淡蓝色的眸子,虽然失去了强大的力量气息,却格外有一分成熟知性的威严,就好像是文盲土包子天生对知识分子的崇尚敬畏那般感觉,顿时让我们浑身一个激灵,安分下来。

    “好不容易才把家打扮好,你们可不要胡闹哦。”

    “是……是的。”

    “更重要的是,你们这样做回吧卡洁儿吵醒,真是的,吴师弟,好歹卡洁儿也叫了你一声啪啪,你可要多顾着她点才行。”

    “我错了。”看到安洁丽尔怀里的小天使,我惭愧的低下头,的确有点得意忘形了,虽说卡洁儿很难被吵醒,但是像刚才的打闹,尤其是西雅图克的气息,对她而言比较陌生,无法信任,所以还是有可能让这只小天使警觉惊醒。

    所以说,总而言之都是西雅图克的错就是了。

    “对了,你们似乎忘记了,还有最后一段故事没有说哦。”见我西雅图克还在大眼瞪小眼,安洁丽尔小手轻轻一拍,柔声笑道。

    “哪段呢?”

    “对啊,是哪段?该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

    忽然间,我们两个就变得默契无比,矢口否认起来。

    盖因知道,安洁丽尔说的那一段,绝逼就是我们去见五爷那段,五爷那一剑,的确是把我们给吓怕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真的要让我指出来吗?”安洁丽尔却并不打算理会我们的【苦衷】,眨眨眼,那仿佛会说话的眸子,露出更深的笑意。

    “不用了。”我们齐齐叹气。

    “西雅图克师兄,你说吧。”

    “不不不,吴师弟,还是你来说。”

    我们两个,忽然之间就变得孔融让梨般的关系融洽,一口一句敬语。

    你正我让,最后还是决定一人一句,也免得有人乘机夸大事实,故意抬高自己贬低它人。

    就在我们说到五爷一剑劈下,没有伤害到我们,而后问了一个问题时。

    没错,就是即将要问那一句“卡洛斯,你后悔吗?”

    我的目光落到安洁丽尔身上,忽然想知道,如果是她的话,答案到底是什么。

    “安洁丽尔大嫂,接下来你可千万别怪我唐突,在说出这样的话,我想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哦?到底是什么问题,说吧。吴师弟,你可不像是个吞吞吐吐的人。”

    一个晚上的讲述,凡是关系到卡洁儿的事情,大多都和我逃不了关系,再加上西雅图克这大嘴巴老是想在安洁丽尔面前揭我的短,所以连带的,连我的许多故事都被挖掘出来,被安洁丽尔所知,让我们原本如同陌生人一样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是这样的。我想问……安洁丽尔大嫂。你后悔吗?”和卡洛斯在一起,如果有一次机会可以重来,你还会选择这条路吗?”不顾西雅图克在一边拼命朝我打眼色,我正色问道。

    “原来是这个问题啊……”安洁丽尔脸上的平静笑容微微一脸。神色恍惚起来。时而悲哀。时而幸福,时而后悔,时而坚定。看来我这个问题,对她的触动很大。

    但是,并没有考虑多久,她就回过神来,重新露出淡淡笑容。

    “嗯,说实话,有点后悔了。”

    我和西雅图克面面相窥,竟然是和卡洛斯一样的答案,不过应该还有下文吧。

    “如果,如果没有以后,没有卡洁儿,如果还在我刚刚爱上卡洛斯的时候,有人对我说,假如我爱上了他,今后将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使得饱受数十年分离之痛,使得我们的孩子……卡洁儿她……因为我和卡洛斯的任性,遭受如此罪孽。”

    轻柔拍打着怀里熟睡的女儿,安洁丽尔一脸平静而淡然的说道。

    “或许,那时候,我真的会放弃,选择另外一条路,为了不给我们彼此,不给卡洁儿带来如此痛苦。”

    “但是呢?”我和西雅图克异口同声问道。

    “你们两个啊……”她轻轻摇头,就仿佛是看着孩子调皮的无奈母亲,随即露出更加温柔的神色。

    “但是呢,竟然这些我都已经经历了,已经成了内心最宝贵的回忆,无论是卡洛斯,还是卡洁儿,都是我最珍贵的宝物,那么,我是断然不会舍弃,无论再给我多少次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这一条路。”

    “果然夫妻。”

    “和卡洛斯的答案竟然一模一样。”

    安洁丽尔的话落音,我们震撼了好一会,才纷纷竖起大拇指,露出羡慕的目光,这对夫妻,哪怕是分别的数十年之久,依然还能给人心心相印的感觉,夫妻相十足,实在让人羡煞,不过我有维拉丝她们,自信我们的感情不会输给卡洛斯夫妇,所以到也不是那么向往。

    西雅图克就不同了,看他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样子,看样子是真的开始认真考虑要去找一个肌肉线条完美的高大威猛的女野蛮人,来段轰轰烈烈的哈洛加斯爱情故事了。

    “卡洛斯……他也这么说过吗?”听到赞叹,安洁丽尔神采奕奕的问道。

    我们立刻将之后那段五爷的问答,说了出来,听的安洁丽尔眼眶微红,湿润晶莹,差点就流出了泪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喃喃着,她脸上露出了浓浓幸福和思念之色,仿佛整个人沉浸在一股浪漫陶醉的粉红色调之中。

    “好了,安洁丽尔,时间也不早了,你今天的情绪大起大落,应该也很累了,还是早点休息为好,别忘记,你现在可不是准四翼天使了,说不定会生病。”

    “虽然力量被封印了,但我也不至于柔弱到那种地步,就算是无翼天使,最强的也相当于是你们大陆的心境境界冒险者。”安洁丽尔好笑的看了西雅图克一眼,随即站起来。

    “不过,这份好意我就笑纳了,时间真的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去休息吧,我还要一个人好好的抱着卡洁儿,感受女儿回到身边的幸福。”说着,这位母亲将脸幸福的埋在女儿的胸口,陶醉不已。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早就深知安洁丽尔的性格,西雅图克不以为意,招呼也不打,大咧咧的就抬脚迈开离去。

    “啊,对了,还有卡洁儿的床。”我将物品栏的玫瑰花床取出放下。

    “卡洁儿还要依赖这张床,才能睡得下吗?”看到玫瑰花床,安洁丽尔露出心疼内疚之色,更加温柔的将女儿搂紧。

    “嗯,不过现在好多了。以后会更好,不是吗?”

    轻轻一愣,安洁丽尔的笑容嫣然绽放:“谢谢你了,吴师弟,没想到你那么懂得安慰人,难怪能娶到如此优秀的妻子们。”

    “咳咳咳,安洁丽尔大嫂,您就别打趣我了,走了。”

    翻了个白眼,我恨的咬牙切齿。都怪西雅图克那家伙。把我后宫长老的外号爆了出来,让我好不容易塑造出来的真三国割草无双猛将男吴凡的形象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

    在安洁丽尔的目送下离开,沐浴夜色,很快我就追上了西雅图克的步伐。

    “你怎么跟上来了?”他回头诧异的看着我。

    “怎么。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不能跟着?”

    “那到不是。只是想去精灵族的酒吧看看,我已经好久没来过这里了,真怀念啊。这份飘荡在空气中的淡淡酒香。”西雅图克猛耸着鼻子,陶醉说道。

    深夜是绝大部分人休息的时间,却不包括酒吧和酒鬼们,对于他们而言,夜晚才是真正的好伙伴,一醉天亮的大有人在。

    “我怎么没闻到。”

    “这就是凡人和酒者的区别。”

    “是酒鬼和正常人的区别吧。”

    “你还是快点回去找你的小侍女吧,不然她又要生气了。”西雅图克这厮,亏长得如此狰狞的一张大脸,挤眉弄眼起来也是如此猥琐,不堪入目。

    “我和洁露卡怎么了?我们可是正当关系。”我立刻反驳道,贴身侍女的职责就包括了暖床和侍寝,这可是卡露洁说的,所以主人和贴身侍女滚床什么的,而且还附带了正经八百的补魔这样的理直气壮理由,怎么看都是正当关系没错。

    “我又没说是她,你那么急着不打自招干什么?”西雅图克一句吐槽,呛的我咳嗽连连,失策了。

    就在这时,怀里的项链忽然亮了起来。

    “看来你今晚可不止要伺候一个,我先走了。”

    西雅图克笑的更加猥琐,接近三米的个头大步一迈,眨眼间就消失在无影无踪,估计明天早上酒吧又要多一个趴在桌子上,被人抬着扔出大门的醉鬼了。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我又看了看不断闪光的胸口,忽然就想到了某个设定,内心不禁涌起心血来潮的感觉。

    双腿并拢,身体挺直,抬头望月,左手握拳,曲于太阳穴位置,右手呈握状,竖直高高举起。

    “超人,变身!”

    恰好,小幽灵随着一道白光出现在眼前。

    “……”

    “……”

    无语的对视着了好一会,她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线球,往不远处一扔。

    “小凡汪汪,快点去叼回来。”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无语的看着小幽灵,依然还保持着刚才超人变身的姿势。

    “一个寂寞的快要把自己玩坏掉的男人。”

    “谁寂寞了?!”

    “小凡。”

    “竟然回答的铿锵有力,坚定无比!”我震惊了,难道自己真是一朵忧郁寂寞的美男子?

    “先不说这个,快把线球叼回来。”

    “我才不玩这种游戏!”

    “明明更傻更寂寞的游戏都玩了,竟然不愿意陪本圣女玩?”

    “我是童心未泯,不是抖m觉醒!”

    “真可惜。”

    “一点都不可惜!!!”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真失策,没想到竟然被这只毒舌小幽灵给看到了,看来以后得做的更隐蔽一些……等等,不对,我干嘛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想继续玩这种游戏,我可是东罗格第一男子汉啊魂淡,到底是谁在企图篡改我的设定?!

    “你啊,要是能再温柔一点对我就好了。”我摇头叹气道,明明刚遇到她的时候,是一个里外都是圣女范的淑女,到底是哪个禽兽把她变成这副性格?

    “怎么个温柔法呢?”小幽灵好奇的看着我。

    “比如说……嗯,安洁丽尔大嫂那样的?”我想了想,随口就近的找了一个参考对象,不愧是天使人妻,安洁丽尔性格上的成熟温婉,加上那股纯粹美丽,让人心安神宁的圣洁气息,让她所散发出的温柔感觉,是维拉丝和琳娅她们所不能比的,和丽娜大姐那份爽直感又有所不同,在我心目中,似乎只有人妻骑士能超过。

    “刚才那个被封印力量的天使?”

    “你都知道?”

    “我一直在装睡,偷听你们说话,嗯哼。”

    “竟然还理直气壮了!”我表示不能忍,你出来打个招呼会死呀,不愧是孤僻自闭型圣女。

    “那还不简单。”小幽灵轻松自信的打了个响指。

    “小心别把牛皮吹破了。”我撇撇嘴,一个人的气质岂是那么容易改变……

    这句话还未完全冒出,下一刻,我就目瞪口呆,揉起了眼。

    在我话刚落音的一瞬间,小幽灵身上就散发出了更加耀眼,更加浓烈,却依然柔和圣洁光辉,一双能量形态的美丽天使翅膀,也在背后慢慢舒展开来。

    她的神色气质,在转眼间便从调皮狡黠,变成了宛如圣母一般成熟,亲切,神圣,这份温柔与圣洁,温暖与包容,是万年沉淀下来的产物,比之安洁丽尔更加强烈不知多少。

    她的声线,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仿佛一首安抚灵魂的圣乐,如同轻风般拂过心灵。

    “孩子,过来吧,回归我的怀抱吧。”

    我傻呆呆的看着小幽灵,一步一步走过来,来到她身边,被微微浮起的她抱在怀里,轻轻摸头。

    “乖孩子,真是乖孩子。”

    随即,这份圣洁温柔气息忽然消失,让我眷恋的闷哼一声,忽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像撒娇的小孩一样被小幽灵抱在怀里,脑袋枕着她的高耸酥胸。

    西……西马达!我太大意了,竟然忘记了这小圣女有两种形态,别人做不来的事情,对她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