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 天使型家庭主妇
    ***************************************************************************************************

    精致整齐的金色睫毛,唰唰的眨了几下,里面一双淡蓝瞳孔波光流转,忽然将目光落到我的身上。

    “想必您就是吴凡长老阁下了。”

    “没错没错,在比武大会的时候不是见过一面吗?我是卡洛斯师兄的好兄弟,安洁丽尔大嫂你别那么见外。”见她用上客气尊敬的语气,我不敬挠头说道。

    不过说实话,虽然这段时间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和安洁丽尔有关,但是仔细想想,我和她唯一见过的一面也就是那次比武大会领奖的时候,却连话也没说上一句。

    她在天界,因为和人类恋爱,估计处处会受到限制,消息不会太灵通,对于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对于我的存在,了解得并不多,或许在她眼里,我还真是个只见过一面,没说过话的陌生人。

    “是吗?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那么,应该怎么称呼你好呢?”安洁丽尔嫣然一笑,宛如一朵圣洁的鲜花怒放,让整个大厅都明亮了许多。

    “干脆和我和卡洛斯一样,叫吴师弟不就好了。”大咧咧的西雅图克随口说道,或许对于他来说称呼只是个代号。顺口好记就行了。

    “那老酒鬼岂不是多了一个便宜学生,我怕她教不起。”我笑了起来。

    “是卡夏大人吗?她过的还好吗?”安洁丽尔显然也是认识老酒鬼的,听到我和西雅图克的对话,立刻关切问道。

    “这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总而言之还是那个样子吧,往好听点说,就是已经寻找到了新的人生。”

    “是吗?看来卡夏大人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了,那些年见到她,虽然性格开朗。但是却能轻易看到一股灰暗和颓废笼罩着她。让她的人生似乎变得了无生机。”听到我这样说,安洁丽尔很是高兴的点点头。

    “等等等等,安洁丽尔,你什么时候和卡夏老师那么熟了?”西雅图克大叫一声。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和卡夏老师认识。还在认识你和卡洛斯之前呢。”

    安洁丽尔有些狡黠的朝西雅图克一笑。女儿在怀,刚才一进门见到她时身上的那股忧伤感,已经单薄了许多。整个人也变得开朗起来,越发像是天使一样灿烂耀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你回到天界以后才知道你的天使身份也就罢了,为什么连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西雅图克一副世界末日般的表情,抱着大光头痛苦悲鸣道,就好像是被班里所有人排挤和孤立的熊孩子。

    “你脑子笨罢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按照你之前所说的,当年安洁丽尔大嫂住在营地附近的河边,实力那么强,马拉奶奶能放心得下才怪,肯定是让人试探了,甚至知道了安洁丽尔大嫂的天使身份,不然以她的年纪有这份实力,马拉奶奶还不卵足了劲把她劝诱回来当苦……咳咳,当未来的新星,哪还轮得到你和卡洛斯。”

    我忽然之间智商爆发,完爆了机智的西雅图克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阿卡拉的感染,感觉自己看到每一个有潜力的人才,脑海里下意识的,第一个浮起的念头也变成了“苦力”二字。

    “说的到是有道理,不过吴师弟,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西雅图克挠着大光头,损了我一句。

    “咳咳,那当然是为了在安洁丽尔大嫂面前留个好印象。”我自豪的挺了挺胸膛。

    “别白费心机了,今晚我就把你这些年的【光辉】历史都给安洁丽尔说了,想必她一定而已很好奇吧。”西雅图克奸诈的冲安洁丽尔一笑,对方则回以“还是西雅图克你了解我”的目光。

    “看来你们是打算合伙起来欺负我了。”我故作咬牙切齿,眼珠子一转,忽然朝安洁丽尔怀里的卡洁儿招呼起来。

    “卡洁儿,卡洁儿,过来这边。”

    “叽~~~”小天使眷恋不舍的从妈妈怀里抬起头,茫然的看了我一眼,见我做着抱抱的动作,她吮着手指,露出为难之色,小小的脑袋,不断在我和安洁丽尔之间转来转去,最后还是抵不过母女重逢的感情爆发,拒绝了我的召唤,重新把小脑袋埋在安洁丽尔怀里尽情撒娇。

    “哈哈哈,你这是自取其辱。”西雅图克拍着一脸丧家之犬模样的我的肩膀,笑的肚子都疼了。

    “奇怪了,卡洁儿竟然会那么亲近其他人?”但是这一幕,尤其是卡洁儿刚才犹豫的表情,在安洁丽尔眼里,却有些不可思议。

    一直孤僻的,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也没办法亲近的女儿,竟然有一天,会在自己和别人面前犹豫一下,最后才选择自己,这还是占了久别重逢的优势,若非如此,卡洁儿还真不定会被召唤过去。

    “看来,这些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西雅图克,以及……吴师弟,不介意我真的这样称呼你吧?”

    “你不介意让老酒鬼多一个便宜学生的话,我更不会介意。”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自己已经是各种称呼,各种外号了,正所谓债多不压身。

    “嗯,能劳烦二位和我说一说这些年来,卡洁儿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我的真的很好奇,看起来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其实变化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就是了,只不过是针对某一个人而已。”西雅图克不断用眼神瞄我。不言而喻。

    “那我就更加好奇了,吴师弟,可以吗?”

    “当然,不过可不是现在,怎么说也得先打发掉那些人再说吧。”我回过头,偷偷看了一眼门外。

    “现在的确不是时机,不过,还请吴师弟不要太为难他们,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而已,并没有为难我。”安洁丽尔有些黯然的说道。毕竟身为天使族的成员。受到这样的待遇,换做是谁都会伤心难过。

    “嗯,知道了,再说我可不敢为难他们。怎么说也承了泰瑞尔大人那么大的人情。”

    “那样我就安心了。可惜最后还是没能见到泰瑞尔首领一面。亲自道谢,这一次能下来,能陪在卡洁儿身边。都是多亏了泰瑞尔首领开恩。”安洁丽尔满是感激的说道。

    “喂喂,我们也是帮了很大的忙,还差点就被它斩了。”西雅图克不乐意了。

    “是是是,我都听说了,英勇的西雅图克大人,毅然挡在泰瑞尔首领面前,挡下了一剑,对吧?”

    “那是,哦,别忘了还有吴师弟,虽然吓的两腿发抖脸色发白但好歹还是跟着本大爷一起挡了。”

    “我什么时候两腿发抖了?到是不知道谁,在大难不死之后往身上乱摸,生怕被斩成了两半,怕的要死。”

    我和西雅图克互相揭着对方的短,看的一旁安洁丽尔抿嘴直乐,轻轻拍打着怀里的女儿,脸上的神色无比满足安详,这大概是她这些年来,和卡洛斯分开以后最快乐,最安稳的一天了。

    随后,门外传来的动静立刻让我们安分下来,只见先前和我说话的那名天使走了进来。

    “长老阁下,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疑问,如果没有,那么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嗯,没有了,请待我向泰瑞尔大人致以最真诚的道谢。”我微微行一礼,怎么说他们也是将安洁丽尔一路安全的送来了。

    “如果有幸能见到泰瑞尔大人的话。”这名天使也谦和的微微点头,目光落到安洁丽尔身上。

    “安洁丽尔大人,祝您平安……”他的话迟疑了一下,似乎有还有下文,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辛苦诸位了。”准四翼天使的安洁丽尔,在天使族应该还是有一点地位的,至少在这些二翼天使面前,她轻轻颔首,柔声道谢。

    “我们还要回天界复命,先告辞了,长老大人,安洁丽尔大人。”

    “让我送一送诸位,薄以谢意吧。”

    本以为对方会拒绝,但是他迟疑了一下,却点了点头,一路气氛诡异无比,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一直走到水晶之树的覆盖范围之外。

    “长老阁下,送到这里就行了。”见一个个天使展翅高飞,我才恍然,感情这些家伙根本不用坐传送阵,而是用其他方法直接回到天界。

    “走好,不送。”我微微颔首。

    “长老阁下……我们告辞了。”这名天使又是迟疑了一下,忽然在转身之间,弹过来什么东西,见他如此小心,我也尽量以细微的动作接下,不露声色的朝对方点头。

    似终于完成了最重要的一件任务般,这名天使松了口大气,转身振翅一飞,眨眼间,和其他十多名天使一起消失在天际之中。

    直到确认他们已经离开,我才展开手心,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块水晶,露出困惑之色。

    这玩意……有点像记忆水晶,到底在搞什么?

    左右看了一眼,稀疏路过的行人让我没办法当即观看里面的信息,只能按捺住心思,带着这份疑惑掉头走回。

    “那些家伙已经走了?”刚刚跨入门口,西雅图克的大嗓门就已经响了起来,只见他和安洁丽尔面对面坐着,显然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已经聊了不少话题,但愿别胡乱爆我的黑历史,否则让你这酒鬼野蛮人好看。

    “嗯,都已经走了。”我看了安洁丽尔一眼,寻思着要不要把刚才那名天使怪异举动说出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看了水晶里面的内容再说,话说回来。这玩意真的是记忆水晶吗?别是什么窃听器就好了。

    暗自吐槽了一句,我大步流星的来到两人面前,防止西雅图克偷偷说我坏话。

    “终于解放了,安洁丽尔,高兴吧。”西雅图克眉开眼笑道。

    “是啊,终于能够和卡洁儿,能够和卡洛斯团聚了,做梦都在梦着的事情实现了,只不过……还是有点不舍。”安洁丽尔愣愣的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露出复杂之色。

    毕竟她是一名天使。做出这个抉择。便意味着今后要告别天界,完全褪去天使的身份,以一个人类生活下去,甚至可能一辈子再也没办法回天界看一眼了。

    “世事两难全。安洁丽尔大嫂。不妨多想一想以后一家人团聚的打算吧。”见安洁丽尔一脸忧伤。我安慰了一句。

    “说的也是。”我被提醒了一句,她重新打起了精神,看着怀里的女儿。脸上的愁容逐渐被安稳和幸福所代替。

    “对了,从刚才开始,我就有一个疑问。”西雅图克忽然开口,疑惑的看着安洁丽尔。

    “安洁丽尔,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感觉到……没感觉到一丝的力量气息?”

    西雅图克这样一说,我顿时也反应过来。

    虽然一个人有可能隐藏住自己的气息,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实力,但是这种做法,通常只能隐瞒实力比自己低的人,若是相近或者同等级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能感应到一点,可是安洁丽尔现在身上透露的气息,却弱的像一个普通人,难道她的隐匿功夫十分厉害?

    “很遗憾,我现在已经不是天使了。”嘴角浮现一抹复杂笑容,安洁丽尔轻声说道。

    “在离开天界前,泰瑞尔首领已经把我的力量完全封印,包括我的翅膀,都已经无法展露出来,除非有一天我能回到天界。”

    “那家伙,果然留了一手。”我和西雅图克一听,顿时愤愤起来,对五爷的感激也淡了许多。

    “不能怪泰瑞尔首领,它承受的压力也不小,这毕竟是天使族一直延续下来的规定,它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尽力了。”

    “没有其他解开的办法吗?”西雅图克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泰瑞尔首领下的封印,岂是常人能解,不过,如果是能和卡洁儿,能和卡洛斯团聚,付出这样的微小代价,我十分乐意。”

    安静的,满足的轻轻拍打着怀里睡觉的女儿,安洁丽尔露出一抹金色的耀眼笑容,随即俏皮的朝西雅图克眨了眨眼。

    “抱歉了,西雅图克,我知道你是想挑战我,找回以前输掉的面子,对吧,你这个人就是这么死心眼,只不过这一次不能如你愿了。”

    “谁……谁说的,我老图岂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这种事情也只有吴师弟才能干得出来。”

    西雅图克老脸挂不住了,重重咳嗽几声辩驳起来,那一脸咬到了半个苍蝇的憋闷,看的我和安洁丽尔都笑了。

    等等,什么叫这种事只有我干得出来!!!

    一路和西雅图克吵吵闹闹,我们离开了谒见厅,这里毕竟是招呼贵客的地方,从今以后,安洁丽尔就要在这里长住下了,得找个合适的落脚地才行。

    本来,我是打算安排她在水晶之树上面住下,以我亲王殿下的面子,这种要求精灵族断然不会拒绝,可是安洁丽尔似乎深知居住水晶之树的意义何等重大,说什么也不愿意这样麻烦我,最后拗不过她,选了一个靠近皇家魔法研究所的住处,让她们母女长住,以后也便于治疗卡洁儿。

    在水晶之树范围内,再加上有我暗中叮嘱,就算安洁丽尔的力量被封印了,她们的安全也无需担心。

    刚刚落脚,安洁丽尔就迫不及待的忙里忙外收拾起来,为了打扮未来的居所费尽心思,忽然就从高贵的天使变成了一名精打细算的日常主妇,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这种巨大变化让我和西雅图克都目瞪口呆,暗道看不懂女人的心思。

    乘着这段时间,我们也给卡洛斯传了个口信,免得他一个人在营地干着急。

    足足忙到傍晚,这个临时的家已经焕然一新,外表还是精灵风格,但是里面已经变了个样,简洁,干净,整齐,处处洋溢着一股幸福小家的气息,安洁丽尔又为我们准备了一顿晚餐,手艺也不错。

    看到她哼着小调收拾餐具的背影,我和西雅图克面面相窥。

    看来,她已经完全抛弃了天使的身份,打算做好一名普通的贤妻良母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来来来,西雅图克,还有吴师弟,快点坐下,这一次你们可要好好的,好好的和我说一说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了。”忙完后,安洁丽尔倒了两杯热水递到我们面前,然后在对面坐下,满满一副要促膝长谈,秉烛夜谈的兴奋。

    只是不知为何,我和西雅图克都隐约能感觉到,在她的笑容背后还隐藏着一份让人心疼的辛酸,有背井离乡的彷徨,有对未来的不安,有为女儿身体隐患的忧心,安洁丽尔,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如果卡洛斯这时候能出现在她的身边,给她一个有力的肩膀依靠,那该有多好。

    ***************************************************************************************************

    食指被割伤了,刚好在指节处,贴着创可贴打字各种不便,差点就悲剧了,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