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大师兄和二师兄的黑历史
    ***************************************************************************************************

    “卡洛斯这家伙,这几天大概把一辈子分的泪水,都哭的七七八八了。”

    从库拉斯特传送阵出来,西雅图克便迫不及待的吐槽一句,这个性格硬朗的野蛮人,最看不得这种柔软的场面,必须得说点什么插科打诨一下,以免受到感染。

    “等着吧,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我嘿嘿笑看着西雅图克,想象他有一天如同卡洛斯这样,为情所动,哭的稀里哗啦,不禁十分期待。

    “等等等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西雅图克怎么可能变的像卡洛斯那家伙一样,那么柔弱。”大个头野蛮人不乐意了,或许他在心目中对自己的定位是世界第一的硬汉。

    “哼哼哼,这种幼稚的话你也只能现在说一说,感情这种东西,最是捉摸不透,等你找到你的肌肉线条完美的另外一半,可就身不由己了。”

    “真有那么奇妙?”西雅图克有点不安了。

    “那是,你认为卡洛斯平时软弱吗?虽然他是老好人没错,但心里的高傲可是一丝也不逊色于你,他变成这样,你也好不了哪去。”

    “那还是算了,果然结婚这种东西。爱情这种东西……”西雅图克抱着他的酒坛,不安的摸了摸,似乎只有里面荡漾的美酒才是他心灵的最终归宿。

    “我还是安安分分当个单身酒鬼算了,妻子也不是必需品,反正有女人街什么的……”这样嘀咕着,他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以掩饰对未知事物的警惕不安,看的我直想偷笑。

    爱情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可不是说你想遇到。就能遇到。也不是说你想不要,就能不要,万一发生那种一见钟情的事件,可就有趣了。真是期待呀。

    “对了。说起来……”眼看西雅图克闷声喝酒。不想我和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我只能切一切,换一个。

    “西雅图克。你见过安洁丽尔大嫂吗?”

    “见过,怎么可能没见过?”一提起这个,西雅图克忽然放下酒坛,眉飞色舞起来。

    “当时我和卡洛斯都很年轻,还在卡夏老师那里学习磨练,我可是亲眼见证过这家伙和安洁丽尔的相遇相知相爱,整个过程。”

    “在河边或者哪里偶遇到一名陌生的美丽天使少女晕倒在路上,然后好心卡洛斯把她带回家休养,最后摩擦出爱情的火花?”

    我一听,八卦精神顿时燃烧起来了,说起来,卡洛斯的罗曼史我还真没打听过。

    “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还是说骑士小说看多了?”西雅图克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怎么,不是这么回事吗?”

    “当然不是了,卡洛斯和安洁丽尔,或者说我和卡洛斯,和安洁丽尔的相遇,才没有那么平和。”

    “平和?莫非还能轰轰烈烈不成?”

    “轰轰烈烈……或许还真能这样说吧,嘿嘿。”咧嘴一笑,西雅图克露出了缅怀之色,仿佛又回忆起了那段青葱岁月。

    “别光顾着一个人回忆,快点和我说说。”我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一瓶萨克水晶酒。”这酒鬼毫不犹豫的开出价格。

    “成交。”我是谁?财大气粗的精灵亲王,为了打听卡洛斯的黑历史,说不定还要算上西雅图克一分,这点小小的代价算什么。

    “可恶,总觉得要少了。”见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答应的那么爽快,西雅图克满是吃亏,不过他也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于是沉思了一会,就缓缓说了起来。

    “那时候我和卡洛斯还年轻,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还在接受卡夏老师的特训,虽然没有转职,但是我们却已经自信自己的实力不逊色于那些刚刚转职的冒险者。”

    “哦?有底气。”我感叹一声,没转职竟然就有这样的想法,果然是天才少年的成长史么?

    “你还听不听?”西雅图克被打断回忆,怒了。

    “听,继续说,说吧。”我适时的拿出萨克水晶酒塞给西雅图克,让他继续说下去。

    有美酒相伴,这酒鬼野蛮人顿时咧开大嘴,小心啜了一口,陶醉的哈出一口浓郁酒气之后,继续说道。

    “那时候,我和卡洛斯可谓是心比天高,整个训练营已经找不到比我们更出色的学员了,就连马拉奶奶也亲自来见过我们,夸我们是联盟的未来。”

    马拉奶奶?哦,对了,那时候阿卡拉同样是年幼无知的少女一枚,大概比卡洛斯西雅图克大不了多少,马拉奶奶才是联盟的大长老。

    “我,还有卡洛斯,被当成联盟的新星,至于阿卡拉和拉斐尔,则同样也是终点培养的新星之一。”

    “那么说来,你和阿卡拉奶奶她们老早就是熟人了?”

    “熟人算不上,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吧,毕竟她们培养的方向和我们不同,交点较少,不过……”

    西雅图克忽然神秘兮兮的靠近过来,压低声音:“她们以往的一些所作所为,我那时候到是有所耳闻,怎么样,想知道吗?”

    “想,想。”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阿卡拉和拉斐尔的黑历史,光是想想都觉得兴奋,不好,我该不会被道格那厮的八卦之魂传染了吧?

    “不过现在还是说说你们和安洁丽尔大嫂的事吧。”

    “也对。”一路坐传送阵赶向精灵王城,西雅图克带着些许缅怀的声音也不断响起。让我终于了解到了那段不为人知的黑历史。

    为什么说是黑历史,不是罗曼史呢?

    因为,卡洛斯和安洁丽尔的邂逅,并不是浪漫的邂逅,更不是一见钟情的偶遇,而是……不打不相识。

    那时候,两人都是心高气傲,卡洛斯还没有眼下这份沉稳成熟,以训练营老大自居,自认为实力不属于转职冒险者的天才少年们。某一天。忽然惊闻在营地外,迷雾西河附近时常出现一名少女,实力很是了得,于是跃跃欲试。想去挑战一番。

    听到这里。我才发现。这不是骑士小说的展开,是武侠小说的展开啊。

    自然,这名少女就是从天界下来的安洁丽尔。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傻帽懵然不知,傻乎乎跑去挑战,结果被打的满头包回来,或许是那时安洁丽尔隐藏了很多实力,让两人以为只要再努力一点,下次就能赢回来,于是就开始了不断的挑(作)战(死)生涯。

    天使一族,到了十岁左右就普遍能够拥有库拉斯特冒险者级的战斗力,二十岁左右则是在心境境界和伪领域境界之间,所以那时候,安洁丽尔的实力高出两人何止一大截,简直就是一根手指头虐杀的剧本。

    就这样一来二去,春去秋来,忽然有一天,西雅图克觉得不大对劲。

    怎么最近卡洛斯都没来找自己去挑战那河边少女了啊?等观察几天,这野蛮人才目瞪口呆的发现,感情这两个人已经好上了,而且已经好上半年之久,难怪不愿意打了。

    听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西雅图克对感情的迟钝,实在不愧为野蛮人一族。

    “那时候你们知道安洁丽尔的天使身份吗?”

    “不知道,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还是安洁丽尔被天使族抓回去,卡洛斯开始寻妻之旅,我才知道一直和我们打架的安洁丽尔,竟然是一名从天界偷偷跑下来的天使,卡洛斯这小子,太不讲义气了,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我一肚子的闷气,所以那之后就老是去找卡洛斯的麻烦,互相切磋切磋嘛。”

    西雅图克咧嘴一笑,笑的森然,很显然,他口中的切磋切磋,绝对没有字面表达的那么温和,估计离生死交战都不远了,这也是性格使然,平日在训练场的时候,这两个人练习对战起来也是如同杀父仇人一般,各种大招甩个不断,有时候看得我都心惊肉跳,生怕两人一个刹不住手,同归于尽了。

    “感情你和卡洛斯,是被安洁丽尔一路揍着长大的呀,的确算得上是轰轰烈烈了。”知道这段黑历史后,我自然得好好嘲讽一番。

    “这有什么好丢脸的,天使天生的起点就比我们高,我和卡洛斯还年轻,不是她的对手很正常,不过风水轮流转,现在可就说不定了。”西雅图克嘿嘿笑着,仿佛这一趟旅程,也饱含着他想要报回昔日一箭之仇的打算。

    “还是算了吧,不是我小看你,实话实说,现在你十有**依然不是安洁丽尔的对手。”我摇着头说道。

    虽然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步伐飞快,当年被安洁丽尔调戏着玩的两位无知少年,在不知不觉间,在境界上已经和她平起平坐,不过根据小道消息,安洁丽尔应该是在一两年前就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和西雅图克现在刚刚突破,境界不稳的境况比起来,显然还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西雅图克明显也是知道这一点,他气愤的咂了咂嘴:“等着瞧吧,再过三年……不,再给我一年就行了,到时候我非得再找安洁丽尔战一场。”

    “你就不怕愤怒的卡洛斯乘机爆你菊花?”我瞟了他一眼。

    “怕什么,让他们夫妻一起上好了,我老图接着。”这野蛮人牛x哄哄的仰起下巴应道,忽然换了一副嘴脸,笑眯眯的盯着我。

    “到时候,吴师弟你可得站在我这边才行。”

    “嗯哼,看情况吧,你也知道,没有好处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我搓了搓手指头,就差瞳孔变成金币形状了。

    “啧。果然是卡夏老师教出来的好学生。”

    “我觉得唯独你没有资格说我就是了。”

    一路说话,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精灵王城,黄段子侍女大概算到了我们会匆忙赶来,早就安排精灵士兵等候,不由分说,领着我们来到了水晶之树下的谒见大厅。

    在门口,我们就看到了两排整齐的天使士兵,旁若无人的齐齐刷刷守卫在两边,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暗中翻了翻白眼。

    这里可是精灵族。你们这些家伙守在门口,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到底是要闹哪样,怪不得说天使都是一群古板不通变数的家伙。要是它们能有五爷百分之一的待人处事。形象肯定能再翻一番。

    或许。得建议五爷在天界展开脑际急转弯游戏,给这些大脑堵塞的家伙通一通弯弯道道?

    和我预料的一样,迎接这些天使的只有身为十二骑士的洁露卡。本来按道理说,天使难得莅临,雅兰德兰亲自亲来迎接,也不是什么屈尊的事情,不过这些天使的表现实在太让人失望了,所以只让洁露卡接待,算是意思意思。

    我们精灵又没欠你什么,干嘛一个个摆的跟前来要债的大爷似的,虽然这些天使或许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习惯规矩使然。

    “亲王殿下。”外人面前,这小侍女还是规规矩矩的朝我行了一礼。

    “嗯,它们来了多久了?”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下意识摸了摸洁露卡的头,我大步向前,迎向这些天使。

    “想必你就是联盟的午饭长老阁下了。”看到洁露卡对我的态度和称呼,当头一名天使朝我微微行礼。

    “正是,辛苦诸位了,远道而来,为何不进去喝一杯茶,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

    “抱歉,职责所在,我们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这个……职责?又不是押送犯人,何必如此谨慎?”我干笑一声,状似随口问道。

    摇了摇头,这名领头的天使,用着稍微迟疑的语气回答:“虽然泰瑞尔大人没有明言,但是在我们看来,其实和长老阁下说的也差不了多少。”

    我无语半晌,感情它们还真把这趟任务,当成是押送犯人啊。

    “虽然泰瑞尔大人的决定,我们都会无条件的服从,但是让天使和人类尝试接触……这种从未有过的事情,还是让我们无法适从,抱歉,我的话太多了,安洁丽尔大人就在里面,请进吧,长老阁下。”

    “嗯。”看到这名天使,用着类似送货山门的快递员口吻说出这样的话,我不禁为安洁丽尔的处境感到担忧,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抱着卡洁儿,和西雅图克一起穿过了两边并排守卫的天使士兵,进入里面。

    景色略暗的大厅里,只有一个人静静的侧对着门口坐着,一身洁白衣裳,散发出淡然纯粹的圣洁气息,轮廓完美,侧脸如画,金色的绚烂长发,在肩上的位置被一根朴素的黄色缎绳简洁挽着,自然垂落,一股女性的优雅成熟风情,自然而然的扑面而来。

    本来被我弄醒过来,和卡洛斯道别后,又渐渐陷入熟睡之中的卡洁儿,在这时候忽然睁开双眼,似发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小嘴一扁,忽然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她天使一般可爱的脸蛋上滑落下来。

    “叽叽叽~~~~~~~~~~”发出一声急促的叫声,她瞬间挣开我的怀抱,扑向那名安静坐着的金发成熟女性。

    “是卡洁儿吗?我的宝贝,我的女儿,我好想你,呜呜~~~”

    似在发呆,沉浸在某份记忆之中,在听到卡洁儿的声音后,这名女性忽地站了起来,由一开始如同画卷般的恬谧安静,眨眼间声线就带上了泣音,踉跄几步,将扑过来的女儿一把搂在怀里,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她脸上滑落,滴在怀里的卡洁儿身上。

    西雅图克拍了拍我的肩膀,朝门外努努嘴,我会心的点头,和洁露卡一起出了门外,将空间留给这对可怜的母女。

    里面断断续续的泣音,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逐渐停止下来,又是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传来一道温婉似水的声音。

    “是西雅图克和吴凡阁下吗?给你们添麻烦了,进来吧。”

    “安洁丽尔,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客气了?”西雅图克闻言,二话不说迈开脚步踏了进去,以相视了数十年的老熟人的口吻,瓮声瓮气问道。

    “真是失礼,我可是想来都是这样。”跟随在西雅图克后面进入,我看到了那名金色女性,依然紧紧抱着卡洁儿不放,满脸的幸福,脸上还带着泪痕,正冲着我们温柔微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