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安洁丽尔
    ***************************************************************************************************

    “啊,不说这些,有事和你商量。”

    “忽然就一本正经起来了。”卡洛斯被我变脸似的态度转换给吓了一大跳,明明刚才还是一副失忆失落失魂的落魄文青嘴脸,眨眼间就变成了一脸严肃的国字脸打杂长老了。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来你家门口寻找丢失的记忆吧?”我一脸的残念。

    “难道不是这样吗?我都以为自己这变成了寻找新人生的旅途起点了。”一日不见,卡洛斯也变得格外毒舌起来。

    “为什么我非得来你这寻找新的人生不可,还有为什么我非得寻找新的人生不可?我对现状并没有什么不满。”

    “是吗?明明才一副失忆的可怜模样,任谁都以为你要开启一段新生。”

    “你的错觉罢了。”我扯了扯嘴角,忍住怒掀茶几的冲动,今天的大师兄是怎么了?难道是心情好,昨晚做梦梦到了安洁丽尔大嫂,所以连平时老实谦虚的嘴巴也变得伶俐起来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吗?”卡洛斯大概不想在这个话题纠结下去,切回到刚才的正题问道。

    “关于安洁丽尔大嫂的事情啊。”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精灵族那边不能接受她?”卡洛斯脸色大变。

    “为什么精灵族不能接受安洁丽尔,卡洛斯师兄。你今天的思维有点天马行空啊?”

    “我这不是关心则乱么,那到底是什么要事?”卡洛斯老脸一红,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我看你不但是关心则乱,而且已经脑子糊涂了,现在是伸懒腰迎接一个清新早晨的时候吗?”我古怪的看着卡洛斯,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为什么不能?好不容易等到安洁丽尔回来了,虽然还无法相见,但至少让我小小的放松一下总该可以吧。”

    “不不不,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安洁丽尔就快要到了。”

    “这么快?你收到精灵族那边的消息了?”卡洛斯的表情一僵。随即失声的急着问道。

    “没有。但是以五……咳咳,以泰瑞尔的行事风格,你也不是没有见识过,从来就不拖泥带水。它说在这几天会让安洁丽尔大嫂下来。那就绝对不会延迟。只会提前,按照我的猜测,很有可能就是今明两天了。”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我怎么就给忘记了呢?”卡洛斯呆愣了好一会,忽然就急得团团转起来,和刚才置身于清新美好的早晨中的闲逸文艺青年判若两人。

    “冷静,冷静,现在可不是让你团团转的时候。”

    我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有些能理解他的表现了,这几天的大起大落,苦盼了数十年的愿望一朝实现,巨大的情绪冲击下,就算换成是阿卡拉,怕也没办法在一时半会冷静下来思考问题,所以出现智商掉线的情况很正常。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卡洛斯显然还没把智商找回来,竟然求助于我这个一脸愚蠢的凡人师弟,等等,我干嘛又吐槽自己?

    幸好我早有准备:“在我看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两件。”

    我比出了两根指头,得意洋洋道。

    “可是你比的是三根指头。”卡洛斯一脸的呆萌。

    “闭嘴,还想不想听?”我怒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用得着在意这种细节吗?你让某只根本没有手指的蓝色狸猫如何面对人生?

    “请说,吴师弟,来,先坐下,慢慢说。”事关妻女,卡洛斯当即扫尽大师兄的威严,化作小二招呼起来。

    “第一件要做的事呢。”坐在卡洛斯殷勤搬来的凳子上,接过他递上来的甜果酒,润了润喉,我接着说道。

    “第一件事,就是准备点东西,让我们带给安洁丽尔大嫂?”

    “不是说不能传信吗?”卡洛斯把眉头一皱。

    “笨,我又没说让你写信,承载了你们的爱情的信物啊什么的,随便拿一件给我们送到安洁丽尔大嫂手上,先用这个解一解思愁,不是也挺好的吗?别告诉我你身上连件信物都没有。”我表示十分无奈,大师兄你这智商下降的也太厉害了吧。

    “想法到是不错,可是,那时候也没有说能不能传递信物,万一不允许,我们这样做了,惹泰瑞尔大人发怒,收回一切,岂不是因小失大?”

    “所以说,卡洛斯师兄,你太正直了。”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并非他的智商下降,而是性格因素使然。

    “先别说以泰瑞尔的性格,会不会在意这种小细节,就算到时候追究起来,我们只要说,这是我们送给安洁丽尔大嫂的见面礼,不就行了吗?”

    “泰瑞尔大人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大恩情,如此钻漏洞不大好吧……”有着骑士正直性格的卡洛斯还是有点犹豫。

    “那你做,还是不做?”

    “做!”虽然是个正直的骑士,但更是个爱妻子的好丈夫,卡洛斯毫不犹豫就点头了。

    “那好,信物呢?还有顺便传几句话吧。”

    “信物吗?等等,让我想一想,有了。”卡洛斯沉思片刻,忽然从胸口里拉出一条绳索,上面挂着一颗……呃,一颗黑色的小石头。

    “哦?这就是你和安洁丽尔大嫂的定情信物?”我好奇的盯着这颗除了比普通石头圆润光滑以外没有任何起眼之处的黑色石头,问道。

    记得的确有好几次。看到卡洛斯一个人在摸着这颗石头独自发呆。

    “定情信物?大概是这样吧,它承载了我们许多的回忆。”卡洛斯温和一笑,笑容里洋溢着满满的缅怀和幸福。

    “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好像也和这颗石头有关。”我似乎回忆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哦?你这样一说,我也记起来了。”

    十多年前,在鲁高因的街上,一个卖石头的小摊子,因为一颗和卡洛斯胸前这颗石头相似的黑色石头,我们第一次相遇。只不过那时候卡洛斯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也无法确定他的身份,只是匆匆一眼晃过而已。

    “第二次相遇,就是在沙漠了,那时候面对你。输的可真惨啊。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我逐渐想起了这些古老的回忆。想着想着,想着想着……

    “算了,果然还是不帮你好了。”站起来。转身欲走。

    “等等,吴师弟,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对那场战斗依然怀恨在心?”

    “怎么会呢?我可不是那么记仇的人,呵呵~~~”

    卡洛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卡洁儿喜欢吃的玫瑰糖果,制作方法教你。”

    “成交!”我精神一振,这女儿控骑士,可是把玫瑰糖的制作方法列为机密,一直不许我窥视,没办法,糖果已经是他和卡洁儿仅存的连接点了。

    “对不起,我的女儿哟,爸爸出卖了你。”卡洛斯满脸坎坷悲痛,仿佛是被旧社会地主压榨的贫农般,无力跪倒在地。

    “别这样嘛,振作起来,等安洁丽尔大嫂回来以后,以她和卡洁儿的感情,或许很轻易就会让卡洁儿认同你,玫瑰糖果这样的媒介,已经不需要了。”我拍着卡洛斯的肩膀安慰起来。

    “但愿如此吧。”想到这种可能性,卡洛斯打起了一分精神,不再纠结。

    “好了,这颗石头我收下了,到时候会转交给安洁丽尔大嫂,除此之外呢?泰瑞尔可是允许传话,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

    卡洛斯呆了呆,良久才低声说道:“安洁丽尔,我很想你,照顾好卡洁儿,我等你们回来。”

    “就这样行了?”

    “嗯,行了。”卡洛斯用力的把头一点。

    “感情真是好啊。”我不禁感叹,默默把这句话记下。

    “接下来第二件事情,就是卡洁儿了,去精灵族的同时,我肯定也会把她带走,虽然在治疗的过程中,不是不可以偶尔抽空把她带回来,见一见大家,但那时候你未必在营地,卡洁儿也不能久留,总而言之,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变得少得可怜,直到卡洁儿身上的隐患治好为止。”

    “是啊,看来我高兴的太早了。”卡洛斯黯然苦笑一声。

    “不过这样也好,卡洁儿有安洁丽尔照顾,我很放心,可以全心全力的投入到历练之中,提升自己,在未来,想要保护好她们母女两个,没有强大的实力可不行,就和你一样。”

    “没那么夸张,要是维拉丝她们当中有一个像安洁丽尔大嫂那样的世界之力级强者,我会安心很多,不过,努力提升实力总归是好事,坏不了,你能这样想就最好。”

    沉默片刻后,我忍不住问上一句:“就不想再去见见卡洁儿?或者看一眼她长大以后的模样,多记几眼也好。”

    “这……”卡洛斯很是心动,但却带着一丝彷徨,越是见面,越是思念,分离的时候也将越发痛苦。

    “她现在还在睡觉,可以看到她安安静静的睡姿。”我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好。”女儿控骑士一拍桌子,以十头牛也拉不回去的气势大步迈出。

    “如此这般……”家里,我将刚才和卡洛斯的对话和女孩们大略说了一遍,然后指了指卡洁儿的房间,示意大家不要去打扰这对父女,这或许是他们唯一能够和平相处的时间。

    “爸爸,笨蛋洁以后去了精灵族,就不回来了吗?”西露丝和艾柯露拉着我的手,眼中满是寂寞不舍。

    “怎么会呢?只是在彻底治好之前。没办法经常回来了。”亲吻着公主们的额头,我笑着安慰道。

    “真那么想见她的话,去精灵族见不就好了?”

    对呀,去精灵族见不就好了?受限制的人只有卡洛斯,其他人想见卡洁儿,随时都可以去精灵族,想到这里,双子公主眼前一亮,开心了许多。

    “爸爸别误会,我们可不想见到笨蛋洁。更不会在乎她的状况怎么样。只是觉得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了,少了一分乐趣而已。”

    只有面对冤家死对头卡洁儿的时候,双子公主才会爆发出满满的傲娇属性,此情此景让我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让她们两个羞红了脸。匆匆离开。

    “大人。卡洁儿不会有事吧?”目送双子公主离开,维拉丝走过来,担忧问道。

    “没事。这是好事,卡洁儿又可以和妈妈重逢了,只是苦了卡洛斯,连女儿都没办法轻易见到,不过用不了多久,她们就能一家团聚了,所谓苦尽甘来大概就是如此。”

    我欣慰的感叹着,快则两三年,迟则十年八年,对于冒险者而言,也并不是一段特别长,特别难熬的时间,往往外出历练个几次,就已经是一年半载过去了。

    “嗯,那样就好,但愿卡洛斯大人的苦没有白吃,希望他们能尽快一家团聚。”善良的小狗狗,真诚的合拢双手,为这一家人祈祷祝福起来。

    就在这时,卡露洁忽然出现。

    “咦?卡露洁,你不是去了蒂亚那里吗?那么快就回来了?”

    “亲王殿下,有消息了。”卡露洁迈着沉稳而快捷的步伐来到我面前,低头禀报。

    “哦?”我心里一动,莫非……

    “我那不肖姐姐,传来了消息,天使族……来人了。”

    果然如此,知道五爷的动作快,但是我还是低估了它雷厉风行的作风,大概在天使族里,它也是威望无双,一声号令,无敢不从,才能在短短时间就安排安洁丽尔下界。

    这份出乎意料的快捷,到是打乱了我原本的计划,让我迟疑起来。

    就在这时,卡洁儿的房门打开了。

    “你都听到了?”我苦笑一声,看来不用自己做决定了。

    “嗯,听到了,安洁丽尔来了,对吧。”卡洛斯恢复了以往的沉稳,只是说话间,这份沉稳中带着如同火山爆发前的隐忍激动。

    “听消息应该是没错了,只是……”我犹豫的看着卡洛斯,说道。

    “再等等也没关系吧,等到卡洁儿醒过来,亲自和她道别,或许再让你看一眼她长大后的样子……”

    “不用等了,快点去迎接安洁丽尔吧,拜托你们了。”我话还没有说完,卡洛斯就摇着头一口拒绝了,比起和卡洁儿道别,他更担心安洁丽尔那边。

    毕竟,安洁丽尔和精灵族可是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面对这样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想必精灵们也会不知所措吧,而联系这两者的唯一枢纽,就是我这个精灵亲王了,卡洛斯这是迫不及待的要我出发,免得让他的宝贝妻子在精灵族受到冷清待遇。

    “其实雅兰德兰奶奶……”我还想说点什么,又被卡洛斯焦急的打断了。

    “以后又不是真的一点见到卡洁儿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拜托了,快点出发吧,当我求求你了,吴师弟。”

    “好吧,好吧,我这就出发,卡露洁,麻烦你去通知一下西雅图克。”看着瞬间由女儿控骑士变为妻子控骑士的卡洛斯,我叹了一声,扭头对自己的贴身侍女吩咐道,有她这个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在,找到西雅图克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应了一声是,知道卡洛斯内心焦急的卡露洁,无声无息的快速消失,等我来到卡洁儿的房间,将熟睡的她从玫瑰花床里轻轻抱起,顺手把床也塞到物品栏里,和大家一起走出家门口的时候,卡露洁就已经找到了西雅图克,和他一起赶过来了。

    我该说她的行动力强,还是营地太小呢?

    “那么快?”西雅图克一脸的惊讶,心里还不大敢相信。

    我默默的在心里回了一句:五爷威武。

    一行人匆匆来到传送阵,甚至连通知其他未在场的女孩的时间都没挤出来,不过也罢,又不是什么久别,以后想见卡洁儿,随时可以去精灵族看望,苦逼的只有卡洛斯一个,再次为他默哀。

    站在传送阵里,看着外面挥手目送的卡洛斯,我还是没忍心,悄悄用了一点小手段,让熟睡的卡洁儿醒过来,虽然卡洛斯一再强调让我别这么做,不要打扰卡洁儿睡觉。

    “卡洁儿,快点,和爸爸道别哦。”传送阵的白光逐渐泛起,我连忙对她说道。

    “叽?”卡洁儿大梦初醒,意识还有点模糊,可爱的叽叫了一声,顺着我的指引看到了传送阵外拼命挥手道别的卡洛斯。

    下意识的,她也举起了纤细稚嫩的小手,朝卡洛斯挥了挥。

    那一瞬间,卡洛斯的眼眶里再次不可抑制的涌出泪水,他大声喊着什么,可惜传送阵的白光已经完全遮掩了他的声音,下一刻,我们一行消失。

    卡洁儿还是认可卡洛斯这个父亲的,只不过童年所遭遇到的痛苦,让她十分记恨自己的父亲,在她最需要一个父亲呵护,在妈妈最需要一个丈夫安慰的时候,卡洛斯并没有出现在她们母女身边。

    在刚才,迷糊醒过来的刹那,这份对父亲的记恨,暂时被卡洁儿忘到了一边,看到卡洛斯,看到她心里承认,却不愿意相认的父亲,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让她下意识的抬手道别。

    这一瞬间,这一个看似微小的动作,所传达出来的重要信息,被卡洛斯敏锐的捕捉到了,正因如此,他才忽然失声痛哭,那是感动欣慰的泪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