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很敏感?我试试
    ***************************************************************************************************

    说干就干,尤其以兴致勃勃的双子公主,和第一次尝试,怀着满满期待的蒂亚这三个人,最是积极,忙上忙下,不一会儿,大厅里的家具就被摆放到一边,中间被清理出一大片地板,地上先铺一层干草,再铺垫棉被。

    整整一排过的棉被,显得十分壮观,从厅的这头延续到那头,我数数看到底有多少人,维拉丝1个,莎拉2个,琳娅3个,莱娜4个,西露丝艾柯露5个,小黑碳6个……呃,总之很多就是了。

    各自回房换上睡衣,出到大厅,我发现这里已经完全被女孩们清脆的欢声笑语所充斥,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这样的粉红色香香甜甜软软糯糯的理想乡,我这样的臭男人真的可以踏入吗?

    西露丝和艾柯露最是调皮,刚刚换上衣服,就迫不及待的躺在棉被上面,滚来滚去,从这边滚到那边,从那边又滚回这边,见我慢吞吞的出来,两个小公主迫不及待的飞扑上来,左右搂住我的胳膊,来到正中央的位置。

    “爸爸就睡这里。”

    “好好好,我的公主殿下们,你们说怎么着那就怎么着。”身为一家之主。我觉得睡正中间的位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没有推迟,就这么顺着可爱女儿们的拉扯,躺了下去。

    等躺下把被子一盖,我才发现不对劲,等等,怎么就我一个人先睡上了?其他人呢?忽然察觉到一双双目光盯过来,我顿时如同动物园里被围观的猴子,浑身不自在。

    “怎么。有什么好看的?”

    “的确想看看熊塔睡觉的样子。会不会滚床,会不会踢被子呢?”塔莫娅眨着她那深蓝中带着一抹淡淡紫色的明媚眸子,轻笑道。

    “真那么想看,你睡在吴大哥旁边不就好了?”在她身侧的琳娅。将脸凑了上去。咬着耳朵做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模样。但是说话声却谁都能听到。

    “还是算了,这个……这个有点太……”威风凛凛的武帝大人,忽然露出小女人的羞涩姿态。一脸绯红,简直萌呆。

    “这样不公平,总感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给大家围观看戏似的。”我正欲坐起来抗议,却被西露丝和艾柯露按住。

    “爸爸别生气哦,大家只是在害羞而已,不知道该谁哪个位置。”两位绝色公主殿下,朝我俏皮的眨了眨眼,这一句话说出口,到底有多少女孩脸红?这是个问题。

    “咳咳,西露丝艾柯露,你们在胡说什么呢?谁在害羞了,只是觉得为难而已,为难,知道吗?因为大家都不想靠大色狼太近,被他占便宜。”小狐狸觉得必须站出来表态,不能让那坏蛋太得意忘形了。

    “是吗?”双子公主睁大纯真无暇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小狐狸,里面荡漾着的清澈水光,仿佛能看透人心。

    “当……当然是这样,本天狐可从来没撒过谎。”小狐狸有些心虚的把头轻轻一撇,朝着我娇哼了一声。

    的确,你没撒过谎,只是总是傲娇嘴硬罢了。

    “没办法,看来爸爸在大家心目中的信用不高呢,既然这样,就让我们来决定吧。”两个小公主的狡黠目光重新落到我身上。

    “咳咳,西露丝,艾柯露,可不能连爸爸都作弄哦。”我重重咳嗽几声,提醒道。

    “安心吧,西露丝(艾柯露),可是最喜欢爸爸了。”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睡在爸爸身边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果然独占爸爸是不对的。”

    双子公主你一言我一句,宛如说绕口令似的,绕的我头有点晕,到底想怎么样,快点给我个痛快吧,我的宝贝公主殿下们。

    “所以说……”抬起头,双子公主的目光准确无误的捕捉到躲在角落里的小黑碳。

    “莉莉斯,快点过来,有好东西要给你哦。”

    小黑炭欲哭无泪,她本来是想等大家都睡下后,找个不起眼的边缘位置躺下,没想到姐姐们却把嘴惹眼的位置塞给了她。

    屈服在姐姐们的淫威之下,小黑炭不得不慢步走过来,心里暗暗祈祷着那最后一丝希望,但愿她们所说的好东西不是那两个位置,虽说很想睡在爸爸身边,但果然还是太瞩目了,如果没人看着就好了。

    小黑炭很快就绝望了,姐姐们把她拉着躺在了爸爸身边,可怜的小家伙,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整个娇小的身子都蜷缩起来,害怕的瑟瑟发抖。

    “小黑炭,没事吧,不用怕,有爸爸在你身边。”发现小黑碳的状况,我微微侧身,将她抱了起来。

    “嗯。”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小黑炭的身体,就宛如在寒冬之夜行走了半宿,忽然遇到一个温暖的火盆一样,飞快的,紧密的贴上来,抱上来。

    果然……只有爸爸身上的味道,才能够令自己安心啊,稍稍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小黑炭心里的紧张慢慢缓和下来,有爸爸依偎着,那些目光也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见小黑炭安心的躺了下去,双子公主把目标放到其他人身上,并且很快就锁定了其中一位,看来这两个机灵的公主殿下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定计。

    “莱娜姐姐,就是你了。”说着,公主们拥簇着莱娜躺在另外一边。

    “真的可以吗?把你们最喜欢的爸爸霸占了。”莱娜轻轻眨眼,面带恬静轻笑的好奇问道。

    “如果是莱娜姐姐的话。绝对没问题。”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这位未来大长老的接班人,落落大方的躺了下去,一脸的坦然,丝毫不在意大家的目光,这份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冷静和从容,不愧是我能干的妹妹。

    “哥哥,第一次【这样】一起睡呢,不是吗?”耳边传来莱娜轻柔的呵气声,她那熟悉的幽然体香也紧跟着传来。

    “第一次……严格来说的确是。”我乐呵呵一笑。以前和莱娜聊着的时候。也经常钻上她的床,一起相拥睡过好多次,但是这样正式的一起睡,到还是第一次。所以莱娜才在【这样】二字面前。稍稍加重语气。

    “哥哥该不会想占我的便宜吧?”侧脸看着我。莱娜忽然轻笑问道。

    我立刻剧烈大声的咳嗽起来。

    “在说什么呀,笨蛋妹妹,少听那只笨狐狸瞎说。我可是正人君子,从来不乘人之危。”

    “那样我就安心了。”

    “安心吧安心吧。”

    “那样我就可以安心的占哥哥的便宜了。”

    我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被调戏了,竟然被莱娜调戏了。

    一脸幽怨的看着莱娜,让她感受到我内心的纠结和气氛,刚认识莱娜的时候,她是多么文静害羞的一名少女,现在到好,跟阿卡拉学坏,连调侃哥哥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了。

    “抱歉,抱歉,不会再作弄哥哥了。”

    “哼,已经太迟了。”

    “那么……最喜欢哥哥了。”莱娜迟疑了一下,脸蛋靠近过来,轻轻在耳边说道。

    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侧过脸,一脸严肃的看着莱娜。

    “莱娜,请务必更多的,更多的作弄我吧!!!”

    看到这一幕的女孩们无语远望,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句话。

    这无可救药的死妹控。

    “嘿嘿,才不会轻易的作弄哥哥。”莱娜说着,侧着身子抱住我的胳膊,在棉被下,将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了过来。

    “接下来终于轮到我们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相视一眼,跟着在莱娜和小黑炭旁边躺下,安排到了这个份上,其他位置也就没什么所谓了,女孩们带着轻快的笑容,一个接着一个的睡下。

    “等等。”我忽然抬起头,目光落到某个穿着红白巫女服的家伙身上。

    明明大家都换上了睡衣,就只有她还是平时的打扮,若非如此,我还注意不到她,真可怕,这家伙和三无公主学的无存在感气息已经青出于蓝了吗?

    “你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刚才一直没看到你?”

    “兀,真是失礼呐,我可是一直都在兀的身边。”

    “胡说八道,我根本没瞧见你。”

    “没有胡说,就在兀身后隔着一厘米的地方站着。”

    “你是背后灵吗?!”我全身一个冷战,想想一直有个人紧贴在自己的背后却没有被发现,这已经是鬼片的剧本了。

    “话说回来,你也喜欢凑这样的热闹吗?”惊悚了一阵,我不敢再想象下去,连忙转移话题。

    “正解,从很久很久以前,倒不如说一出生开始,我就喜欢热热闹闹的和大家一起睡。”

    “说的好像神社里有人陪你热热闹闹一起睡似的。”

    “兀的舌头,还真是特别的毒呢。”

    “彼此彼此。”

    “其实还是有的,而且是数以千万计。”红白公主一脸正经,丝毫让人察觉不到在撒谎的说道。

    “陪你睡的小伙伴是黑蚁还是白蚁还是食人蚁?”

    “普通的黑蚂蚁。”

    “意外的老实承认了。”

    “没什么好羞耻了,那些蚂蚁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尤其是小弗朗基斯,小哈莱姆特,在神社一粒米也找不到,我饿的快要发晕的时候,特地把一条菜虫送过来。”

    “听起来蛮可怜的,但我怎么总觉得是它们恰好抬着一条菜虫从你身边经过,想要搬到蚂蚁洞里储备过冬。被饿晕了头的你拦截下来夺走一口吞下去呢?”

    “这一定是你的错觉,小莱因哈特和小朗努基斯可是我生死与共的好朋友。”

    “名字变了吧!和刚刚不一样了吧!”

    “可怜的小弗朗基斯,小哈莱姆特,被我连着菜虫不小心一起吃下去了。”

    “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该可怜你,还是可怜小弗朗基斯和小哈莱姆特好了。”

    头疼的摁了摁额头,和这无节操公主对话,果然很费脑细胞,算了,不能再说下去,要不一不小心节操就会悄悄漏掉。

    “还有你。”目光一转。落到另外一边的万年公主身上。

    “和我这样的人一起睡真的没问题吗?”这家伙。一直猴子猴子的叫我,看不起我,今天是怎么了?

    “错。”万年公主面无表情的比了一个叉。

    “是和你这样的猴子,想若无其事的把自己的物种所属改掉。门都没有。”

    “你这木头人偶!”我咬牙切齿。

    “笨蛋猴子。”“充气娃娃!”“白痴猴子!”“本子娜!”“色情猴子!”“肉丝娜!”“蠢蛋猴子!”“劳模娜!”“变态猴子!”“工口娜!”“全天候发情精虫上脑下半身动物猴子!”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从各自的棉被里钻出来。宛如斗牛一样,额头顶着额头,谁也不让谁。

    “好吧。你说说看,既然我们彼此不对眼,为什么还要留下来,乖乖蜷缩到像棺材一样的人偶盒子里睡觉才是你的归宿不是吗?”

    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男子汉精神,我放弃了这种幼稚的斗嘴行为,撇撇嘴,居高临下的说道。

    “就算真的睡棺材,也比和无脑猴子一起睡好,我忍辱负重留下来,正是为了防备你这只猴子,要是在夜里敢对蒂亚伸出魔爪……不对,敢对任何一个女孩伸出魔爪的话,就准备一辈子活在铁笼里头吧。”

    “愚蠢的人偶哟,我就算想这么做,就凭你还能发现得了?”我一脸的蔑视。

    “你可以试试看,我这双耳朵可是特别制作的,为了适应各种恶劣的环境,十分敏感。”万年公主一脸的骄傲。

    “真有那么敏感?”我好奇的凑上去。

    “嗯哼。”这人偶公主,更加得意的双手抱胸,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骄傲的不得了。

    “那我就试试看吧。”

    “尽管试吧。”

    “啊~~~我咬。”说话间,我已经一口咬上万年公主的白皙耳垂,软软的,温温的,白皙剔透,跟真的女孩没什么两样,甚至要更加……更加的精致诱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咬了耳朵的万年公主,仿佛电脑当机一样呆愣了起来,从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呆滞声。

    下一秒,噗通一声,以惊人的气势,从这人偶公主头顶上喷出大量白烟,她的白皙俏脸也在转瞬间变得通红,从脖子根到耳垂,均是红的发紫,比维拉丝害羞晕倒时的表现还要夸张十倍,这果然是只有人偶才能做出来的反应吗?

    我以探索永无止境的学究精神,观察着人偶公主的有趣反应,冷不防,腰间一紧,随即天和地就调转过来了。

    这熟悉的feel是……德式拱桥摔啊啊啊!!!

    发出最后一声惨叫,伴随着剧烈的“咚”一声落地,某德鲁伊头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再起不能。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一只白痴到不能再白痴,色情到不能再色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嚣张猴子,竟然……竟然对淑女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

    娜娜公主一个德式拱桥摔后,还不解气,抬起脚又是踩了某德鲁伊几下,眼眶里含着羞涩无比的泪光,愤愤骂道。

    “好了好了,娜娜,我想凡凡并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哦。”蒂亚一如既往的为这一对冤家打着圆场。

    “真是这样才好,如果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话……”说着,娜娜公主的脸蛋又通红起来,咬着一口贝牙,死死瞪着对方,似在考虑如果真是那样,到底该怎么惩罚这只笨蛋猴子。

    “嘛嘛,其实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可不是谁都能让凡凡无意识的做出这种亲昵举动哦,说明凡凡还是很亲近你的。”

    “谁……谁要这只猴子亲近了,蒂亚,不要在那里胡说!连你也要作弄我吗?我回去了,不管你了,真是的!”

    脸蛋更加通红的娜娜公主,脚一跺,眼中带着楚楚泪光,近似落荒而逃般的消失不见。

    “没想到平时一脸严肃的娜娜,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就是就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哦,娜娜应该多笑一笑,多害羞一点,才更有女人味。”

    随着娜娜公主的离去,女孩们的窃窃私语紧跟着响起,至于某德鲁伊,依然以惨烈的姿势躺在地上,复活不能,谁让他又犯了错,这样的小小惩罚是必须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