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为了和好一起睡吧
    ***************************************************************************************************

    “不幸啊……”夜晚,我躲在卡洛斯的家,这女儿控骑士看起来挺郁闷的,脸上的表情似在说,你们就不能好好让我一个人安静下来享受安洁丽而回来的喜悦吗?

    “卡洛斯,现在轮到我犯愁了,你说我该怎么回去?”我丝毫不把大师兄的感受考虑在内,只一个劲的发泄。

    “没有那么严重吧,只要好好和大家道歉的话。”卡洛斯温和一笑,就算再怎么不乐意,他还是尽心尽力的帮我排忧解难。

    “你不懂……我打个比方,如果你跟安洁丽尔说外出见个人,很快回来,等回来后,却被她知道你是去见一个随时可能要你的命的人,而且还真发生了命悬一线的事故,差点就没命了,你说安洁丽尔会有什么反应?”

    “这个……”卡洛斯迟疑一声,很认真的在想象,然后朝我露出怜悯目光,说了一句。

    “吴师弟,你节哀。”

    “对吧,就是这样吧,都怪西雅图克那个大嘴巴。”我愤愤说道。

    “其实也不能怪西雅图克,对她们有所隐瞒的吴师弟,不是也有错吗?”卡洛斯轻摇着头。

    “或许。这才是她们还在一直生气的原因,因为吴师弟你把过错都归咎到了西雅图克身上,根本没有反省自己的行为。”

    “说的也是,不过,我也是不想让她们担心嘛。”被卡洛斯这样一说,我的三观稍微得到纠正,不过还在小声抗议。

    “你让她们担心的事情还少吗?多一件少一件也没什么所谓吧,虽然她们理解你的温柔,但是,这种被隐瞒的感觉怎么说都不好吧。你刚才让我设身处地的去想象。为什么不自己设身处地想象一下呢?假如维拉丝她们偷偷瞒着你跑去进行十分危险的历练,为了不让你担心没有告诉你,你会不会生气?”

    “必须生气!”我毫不犹豫的把头一点。

    “你看,这就对了。别太大男子主义。维拉丝她们已经很迁就你了。”

    “好吧。我真的错了,但是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回去。老老实实,真心实意的道歉。”

    卡洛斯瞬间化身爱情专家,一脸戚戚然的提点道,难道他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比如说被安洁丽尔罚跪过洗衣板什么的?

    “说的好,我这就回去,向她们道歉。”我将酒杯重重一顿,心中充满了气势,首先,在膝盖上绑一层棉布……

    卡洛斯不断点头,为能顺利解决吴师弟的家庭问题之余,心中未免也带着一点小小私心,那就是——你快点给我滚蛋,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仔细回味一下和安洁丽尔的爱情史!

    “卡洛斯,我们来喝酒了,高特听说事情成了,怎么也要来庆祝一下,真拿他没办法。”远远的,西雅图克的大嗓门穿了过来,顿时让卡洛斯老脸一黑,就想拔剑斩客了。

    “咦,我说过这样的话吗?”高特傻乎乎的声音跟着响起。

    “说过说过,刚才在酒吧里,一边在木桌上做着托马斯回旋一边大声说出。”

    “我还这样做了?”

    “你都已经忘记了吗?”

    “当……当然没有了,哈哈哈哈,对了,我记起来了,已经完全记起来了,的确是一边做着托马斯回旋一边大声说要找卡洛斯喝庆祝酒了。”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喝醉。”

    “那是当然,我高特的酒量,全村第一,杠杠的。”

    说着说着,两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线中,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虽然经过卡洛斯一番劝解,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是并不能代表就这样轻易原谅西雅图克这厮了。

    “西雅图克,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我怒吼一声,张牙舞爪的朝大个子野蛮人飞扑过去。

    “吴师弟,有话好说。”西雅图克一见是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把高特推过来,自己侧身一闪。

    “好说个屁,是谁害我现在无家可归!”

    “那还不简单,可以先去我那睡一晚。”

    “我才不睡你的狗窝,看我撕了你这大嘴巴。”我愤愤的朝西雅图克追上去,他轮开两条大腿,跑的飞快,哧溜一下就来到卡洛斯面前,打算拿他当挡箭牌。

    “你们……”

    “卡洛斯,别阻止我,就算是上帝站在我面前,我也要跨过它的尸体,让这口无遮拦的大嘴巴好看。”我一脸的遇神杀神,魔挡杀魔,法律是什么东西?上帝都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你们都给我滚蛋!!!!!!”大师兄化作哥斯拉,怒掀茶几,发出一声来自灵魂的震撼咆哮,眼看老实人发火了,我们脚底抹了油似的,跑得飞快。

    只可怜高特大猩猩,被西雅图克骗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莫名其妙的又随着我们跑路了。

    发现卡洛斯没有追上来,我才松了一口气,回过神,立刻凶神恶煞的寻找西雅图克,发现这狡猾的野蛮人,在刚才跑路的时候早就二重脚底抹油,又从我这跑了。

    没关系,他跑不了,只要碧丝掌握在我的魔爪之中,还愁这酒鬼不乖乖就范?想到得意处,我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等等,总感觉刚才那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总之先不管那家伙。回去老实道歉吧,我缩了缩脖子,步步迟疑的回到家,才在家门口,就在夜色之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维拉丝。”

    “大人。”

    我耷拉着脑袋来到维拉丝面前,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就像考了零分的天才少年野比大雄。

    “维拉丝,对不起。”

    “大人知道错在哪里了?”小狗狗用温柔无比的声线,轻柔问道。

    “嗯,知道了。不该怪西雅图克。是我自己的不对。”

    “正解,做错了事不要紧,没办法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才是最让大家生气的事情哦。”维拉丝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将低着头的我轻轻抱住。小手温柔的似母亲一般摸着我的头。

    “乖,乖,大家都没有在生气了。”

    “真的吗?”

    “真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是没有资格生大人您的气的,如果我们能再厉害一点,能多为大人分担一点,大人也就不用这样做了,只是,想到在我们以为大人很快要回来的时候,大人却在经历生死一线,这种强烈的后怕恐惧,还是不由自主的让我们任性起来,忍不住生大人的气,让大人为难。”

    “说什么有资格没有资格的,我们是夫妻,不是吗?”我抬起头,责怪的看了维拉丝一眼,这话也太生分了。

    “嗯,是夫妻。”维拉丝嫣然幸福的一笑。

    “所以说,大家即便是任性一点也没关系。”

    “大人,要是这样宠我们的话,我们以后会更加任性哦。”

    “没关系,再任性一点也没关系。”

    “真的可以吗?”

    “嗯啊,当然了,大不了,我就拿出一家之主的身份打你们的屁股。”我忍不住笑道。

    “大人真是的……”果不其然,维拉丝脸红了。

    “维拉丝……”我缓缓的低下头,向着她的俏脸靠近。

    “不行……大家……大家都还在屋里呢。”小狗狗细弱蚊吟的说着,小手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推着,但是,这点抵抗力又怎么能阻止得了我呢?

    稍微有些强硬的,加快速度把头一低,就已经找到那如花瓣一样优美的娇唇,吻了上去。

    “大人……”从唇与唇重合前一刹那漏出来的叹息低吟,让我更加不可自拔,将这温顺可爱,温柔善良的小狗狗搂在怀里,宁愿就这样,一辈子也不松手。

    等我拉着脸红红的维拉丝回到家时,面对所有女孩的目光,维拉丝低着头,更加害羞,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大哥哥又在欺负维拉丝了?”莎拉萝莉有点小腹黑的凑上来,看看我,又看看维拉丝,好奇问道。

    “咳咳,谁说的,没有的事,你说对吧,维拉丝。”

    低着头的小狗狗,飞快点头,脸蛋却更加羞红了。

    “维拉丝那么善良,就算被欺负了一定会默不吭声,真是可怜,一定是已经遭到了吴大哥的魔爪欺负了。”

    “琳娅,你在说什么,欺负人的是你们才对。”维拉丝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小声的抗议道,然而她这软弱无力的反抗,只会更加激起大家的欺负**而已。

    于是女孩们你一句,我一句,就连塔莫娅也凑了一分,在维拉丝快要害羞的晕倒过去时,才意犹未尽的停止。

    看来欺负可爱害羞的小狗狗维拉丝,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一大娱乐了。

    “说正经的。”将维拉丝护在怀里,做出一副不让大家再欺负她的表态,我咳嗽几声,脸色一正。

    “这一次隐瞒了大家,还知错不改,把责任怪到别人头上,是我的不对,我想向大家郑重认错道歉,以后尽量不会再犯了。”

    抬起头,女孩们眼眸中带着盈盈笑意。

    “其实,维拉丝刚才说的话,也是我们的心里话,这一次,大人虽然有错,但是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我们没办法帮吴大哥分担这些事情,才让吴大哥事事顾忌,不想让我们担心。”琳娅也露出了认真之色,代表所有女孩说道。

    “所以,吴大哥向我们道歉。我们也要向吴大哥道歉,任性的生了你的气,不会责怪我们吧?”

    “外面的对话你们都听到了?”我抹着鼻子,不好意思的问道。

    “又没设隔音结界,就在家门口谈情说爱,想不听到都难,对吧。”琳娅俏皮一笑,维拉丝噗一声额头冒烟羞倒下去。

    “那么,我对维拉丝说的话,还用重复一遍吗?”搂着瘫软的维拉丝。我笑看着琳娅。温柔说道。

    “我到是很想再听一遍,不过……”琳娅看了周围的女孩们一眼,有害羞的,有尴尬的。似乎。并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接受。毕竟她们不全是后宫党。

    “说的也是,以后悄悄给你说好了,还有莎拉。”我深情的看一眼身边的小萝莉。

    “凡凡!”蒂亚立刻布满的瞪过来。

    “嗯啊。反正该说的一定会说。”我抬头望天,难为情的说道,这小公主才满意一笑。

    真是的,沙漠女孩的热情真是让人吃不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