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 大嘴巴的逆袭
    ***************************************************************************************************

    等我们回到罗格营地,向阿卡拉汇报好消息的时候,她听了五爷的决定,也是一脸的笑呵呵,如果能治好卡洁儿,让安洁丽尔回来,那么联盟又将多一个准四翼的打手,这头万恶资本主义压榨家老狐狸心里一定在这么想。

    “嗯,这样一来,你们总算也能安心的继续修炼了,不用我这个老婆子多操心了。”

    “抱歉,让您多费心了。”卡洛斯一脸的歉意,不仅仅是面对阿卡拉,还有大家,每个人这段时间都在想着怎么帮助他,围绕着他转,现在事情解决了,回过神一想,卡洛斯才知道大家为此付出了多少。

    “没事,没事,老婆子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你们解决各种大小难题,让你们能够安心下来好好修炼,谁让你们是联盟的未来呢?”

    阿卡拉一脸的笑眯眯,虽然说的任劳任怨,但我怎么总感觉像是在喂猪,一心想让我们吃饱些,然后磨刀霍霍呢?不好,看来她的老狐狸形象已经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不可改变了。

    “其实西雅图克现在也有一个小问题。”我眼珠子咕噜一转,忽然开口说道。

    “吴师弟。你可不能瞎说,我有什么问题,我自己不会和阿卡拉说,要你多嘴。”西雅图克脸色大变,估计猜到我要说什么了。

    我没有理会他,在阿卡拉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下说道:“西雅图克刚才才一脸的感叹,说怎么也得快点找个伴成家,要肌肉线条完美,还要回酿酒,当然第二个条件是次要的。因为可以学。”

    “你这混蛋。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西雅图克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大怒,扑上来想要撕了我的嘴,被机智的卡洛斯拦住了。在阿卡拉的帐篷里打闹。可小心别把这里拆了。

    “哦?让人不省心的西雅图克。终于也有成家的想法了?”

    阿卡拉当时就精神一振,那双泛白的眼睛仿佛闪过了无数的智慧,无数的主意。让人看了心惊胆战,这可怕的热情,看样子好像不仅仅是想给西雅图克找老婆,还顺便想给他开后宫啊。

    根据小道消息,关于阿露卡琪牧师和卡洛斯,这老狐狸似乎也出了不小的力,只是卡洛斯一心惦记着天使老婆,痴心一片,让阿卡拉徒呼奈何。

    现在一转眼,又把主意打到西雅图克身上了,她这是要做什么?

    想想前些年,更准确的说,是我刚来到罗格营地没多久的时候,从维拉丝那时候开始,我和女孩们的一次次相逢,相爱,结合,似乎多多少少都有这老狐狸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影子,分明就是想让我成为百族亲王的节奏。

    当时,我还以为她只是想借由我为枢纽,将各个种族紧密的和联盟联系在一起,可是后来仔细一想,不对啊,至少维拉丝、莎拉她们,又不是哪一族的公主,阿卡拉也那么上心干嘛?

    如今一联想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待遇,我不禁瑟瑟发抖起来,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阿卡拉这是把我们当成了种马,不仅要压榨我们的劳动力,还顺带把小主意打到我们的后代上面去了,或许在她看来,我们几个拥有如此天赋,后代那肯定也是相当的优秀,多生一点,联盟以后就有无数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英雄了。

    这就跟我以前做出的结论一样,初代勇者最重要的使命是什么?不是打败魔王,而是生下更多的二代勇者,这样十多代过后,用人海战术淹也能淹死魔王一家,没办法,谁让人类没什么其他强项,就一个繁殖能力最强呢。

    不过,阿卡拉推波助澜给我弄了那么多后宫和伪后宫,却依然不见开花结果,到是捡了好几个不错的宝贝女儿,这老狐狸心下可能已经对我失望了吧,难怪最近总觉得后宫好多年没有增加了,莫非就是这个原因?

    这个世界果然充满了阴谋和恶意,大人都是一群思想肮脏的东西。

    十分中二的这样一想,其实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不管阿卡拉在背后做了些什么,我和女孩们的深厚感情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或许还得感谢她一番,当然,感谢这种事不能嘴上说说就行,得拿出一定实际行动,决定了,回去以后就和女孩们多多努力做些造孩子的活动,以满足阿卡拉的勇者二代的期盼。

    正在我这边浮想联翩的时候,另外一边的话题却似乎有了些转折,不知道西雅图克用了什么方法打消了阿卡拉的念头,又或者说阿卡拉只是嘴上不提,心里却有了定计。

    “这么说来,那封信也没有用上?”

    “是的,就在这里,请您收回去吧。”卡洛斯恭敬的将怀里的信封拿出来,递给阿卡拉,这一次的事件过后,阿卡拉不留余力的帮助,也真正得到了卡洛斯的感激和尊重。

    “阿卡拉奶奶,上面写的都是什么,让我看看吧。”我厚着脸皮凑上去,打算看一眼,能够让五爷做出一些妥协的信封,让我抱有巨大的好奇心。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看什么信,还不到你关心这些的时候。”阿卡拉尤其有好心朝我挥着手,飞快把信揣到怀里不让我看。

    “没错没错,小孩子家家的,快点回家换尿布去吧。”西雅图克刚才被我阴了一记,此时咧嘴大笑着。迫不及待的报复回来。

    “就算我再小,好歹也是成了家的人,不比某些连个妻子都没有的人,那么幼稚。”我怪声怪气的应道。

    这野蛮人笑容一僵,似被什么呛着一般大声咳嗽起来。

    “好了,别争了,你们两个都是半斤八两,一样的让人不省心,好歹有卡洛斯看着你们,我才能放心一点。”阿卡拉摇头叹气道。

    “说的卡洛斯好像是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的父亲一样。”我不满的小声嘀咕道。

    “这到是有趣。西雅图克姑且不论。以年龄而言,卡洛斯当你的父亲,还正是合适。”阿卡拉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看我。又看看卡洛斯。忽然惋惜。

    “可惜。一点也不像。”

    我顿时就泪流满面了,阿卡拉你是想说卡洛斯究竟得和多丑的女人结合,才能中和他的帅气。生下如此平凡的我对吧,虽然这是事实但太伤人了,我要投奔堕落联盟了混蛋!

    “若是有吴师弟这样的儿子,我压力也很大啊。”卡洛斯乐呵呵的一笑,安洁丽尔有望归来,这个老好人骑士脸上的傻笑就没怎么停过。

    “干嘛老提卡洛斯,其实我的年纪,也很合适做吴师弟的父亲不是吗?”西雅图克晃着他的大光头,忽然插话进来,也想占一占我的便宜。

    “你?”阿卡拉瞟了他一眼,突破天际的吐槽了一句:“你还是快点找个妻子再说吧。”

    这野蛮人的脸顿时苦的能挤出苦瓜汁。

    从阿卡拉的小黑店离开之后,卡洛斯终于也想起了正事,现在还不是完全安心下来的时候,安洁丽尔再过几天就要去精灵族了,他得安排安排。

    可惜,因为这场赌局的规定,他没办法见安洁丽尔,自然也不能去精灵族亲自迎接,于是这个重任就交到了我们手上。

    “抱歉,这件事还得麻烦你们两个,希望你们能去迎接安洁丽尔,不要让她觉得太孤单。”卡洛斯郑重其事的拜托我们。

    “你这不是废话吗?到时候我还得带卡洁儿去呢,放心交给我吧。”我大咧咧的拍着胸膛打包票,也不想想咱是谁?

    “没事,吴师弟可是精灵族的亲王殿下,就算在其他精灵眼中是个小白脸,怎么说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权力。”西雅图克满怀恶意的在一旁附和。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小白脸?西雅图克,你的消息已经落后了,我现在在精灵族,名声可是仅次于阿尔托莉雅和十二骑士,在边境还有我的雕像呢。”我摆了一个强壮的pose,纠正西雅图克的错误信息。

    “是吗?根据我的调查,精灵男性最想将起捆绑起来扔到海底排行第一名的,不是吴师弟你吗?”西雅图克故作迷茫的问道。

    “那……那是例外,我在女性和老人和小孩面前可是很有威望的。”我吃疼的咬了一下舌头,看来娶了吾王的后遗症依然还在,自己在精灵男性之中还是那个不可撼动的no.1啊。

    “不过我到是对你说的雕像有兴趣,改天去看一看吧。”西雅图克抠着鼻孔又说道。

    “还……还是算了,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不看也罢。”

    我又是一阵心虚,天空部落广场那座倒吊男雕像,不加以说明的话,怎么看,给别人的第一印象都像在受着某种倒吊起来的酷刑,其效果丝毫不逊色造纸厂那座沉思者,相比之下,婚纱镇里我和阿尔托莉雅携手的铜像,简直不要正常太多。

    “真可疑,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瞒着我们?”多疑的西雅图克,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盯的我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没有,哪会有呢?呵呵呵~~~”我皮笑肉不笑,尽力保持着冷静。

    “你们两个别争吵了,吴师弟,安洁丽尔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安排安排。”卡洛斯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打断我们的对话,这样说道。

    我还未回答,西雅图克就在一旁得意忘形:“放心交给我们吧,我已经给安洁丽尔特别准备了二十坛美酒,保准她在精灵族的日子不会寂寞。”

    我:“……”

    你这是想让安洁丽尔在精灵族买醉。成为酒鬼一枚吗?

    果然,听到他这样说,卡洛斯顿时炸毛,女儿和妻子,正是这温和有礼的圣骑士的唯一逆鳞,西雅图克这是在自寻死路xddd。

    打着庆祝旗开得胜的名义,西雅图克光明正大的跟上来一起蹭饭,还要拉着本来想独自回去品尝幸福感的卡洛斯,来到我家,恰是中午时分。正赶上蹭一顿热乎乎的午饭。真是便宜这厮了。

    大厅里都是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宛如黄雀小窝一般,我目光一转,发现唯独不见维拉丝。肯定是在厨房里忙活。于是就悄悄的潜伏过去。进了厨房,过来只有这只小狗狗一个人。

    “维拉丝?”

    “大人,肚子饿了吗?午饭很快就好了哦。”

    见我偷偷摸摸的跑进来。维拉丝以为我是来偷菜吃,转头嫣然一笑,那冒着微微香汗的白皙精致脸颊,沾着几缕乌黑发丝,在厨火的映衬下,凭增好几份美厨娘的娇俏妩媚成熟,让我看了个呆。

    警惕的瞅了瞅,发现维拉丝手中没有平底锅,于是我心里大安,乘着她不注意的时候来到她身后,轻轻抱上。

    “呜!大……大人,想干什么,不许捣乱哦。”维拉丝像受惊的小狗一样发出悲鸣声,身子软了下来,不过炒着菜的手却依然灵活翻铲,不愧是史上最年轻的特级厨娘。

    “没什么,只是有点想你罢了。”从背后温柔蹭着维拉丝微微湿润的俏脸,闻着她白皙颈项上的香汗,我动情的说道。

    从五爷的生死考验中活过来,再加上在阿卡拉那的一番话,让我对女孩们多了一分浓郁思念,明明只是离开一个早上,却仿佛隔了一个生死,一个世纪。

    “大人真是的,想欺负人……也不用说这样的话吧。”害羞的小狗狗,听到我发自肺腑的思念之语,终于连锅铲都握不住了,脸红红的倒在我的怀里,身子娇软得像是面团,似任我怎么揉捏都可以。

    “维拉丝……”

    “大人……”

    轻喃一声,我终于忍不住吻上维拉丝的俏脸,舔舐着她上面的微微香汗,将那几缕诱人的乌黑发丝,也含在嘴上吧嗒品尝几口,引得维拉丝更加俏脸羞红。

    最后,终于吻上那微微急促娇喘的樱唇,无论多少次品尝,这份娇羞,这份温驯,这份甘甜,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小狗狗维拉丝,完全就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大和抚子般的贤惠娇妻。

    直至锅里传来焦味,才将这对在厨房里“偷吃”的夫妻惊醒过来。

    “都是你,这下怎么和大家解释。”维拉丝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她做菜可从来没失过手,甚至没做难吃过,这么一锅烧焦的菜,想要解释的确是个大问题,而且,这小狗狗也极不擅长撒谎,每次想要撒谎的时候都会把真相写在脸上。

    “你就是我忽然心血来潮,想要一展手艺。”我又是恋恋不舍的在维拉丝的唇角上亲了一口,这样说道。

    “看来大人的撒谎功夫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维拉丝觉得这个借口可行,点头之余也不禁露出怀疑之色,满满一副“大人你以前没有经常对我撒谎吧”的表情。

    “怎么会呢?我想来可是对你们坦诚相见,表露出最真实率真的一面,不信你看……”

    从后面搂着维拉丝的小腰的双臂,微微用力一拢,同时下身一抬,恰好有什么顶在了这只小狗狗的腰间,让她感受到了在刚才激发出来的那份最原始**。

    维拉丝顿时脸红如血,摇摇欲坠,幸好厨房里只有两个人,让她的害羞点提高了不少,否则光是这一下,她又要害羞的晕倒过去了。

    “大人是大色狼。”羞涩无比的说着,平底锅入手。

    我连忙逃离厨房。

    从维拉丝身上得到了心灵的抚慰,让我在那生死一瞬间爆发的思念空洞,得到一定的填补之后,我满脸满足的从厨房里出来,正好听到西雅图克那放荡不羁的大嘴巴又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了。

    等等,该不会是……我脸色大变,加快脚步出到厅里,只见西雅图克口沫横飞之余,不忘站起来,一脚踏在我最心爱的那张躺椅上,摆出一副即将解说三英战吕布段子的激昂姿态。

    “正当泰瑞尔那厮的剑,要朝我们三个劈过来,这一刻,我能感觉到,那把剑所蕴含的毁灭力量,绝对能把我们一刀两断,在这关键时刻,吴师弟和卡洛斯都惊呆了,你猜我怎么找,我临危不乱,忽然就怒眼一瞪,全身肌肉疙瘩疙瘩作响,双手举起,一个空手入白刃,恰好将泰瑞尔的剑夹在掌心之中,救了大家一命……”

    说着说着,西雅图克突然感觉不对,怎么温度好似冷了几十度呢?

    卡洛斯在身后焦急的扯了扯他的衣服,西雅图克这才如梦初醒的抬起头,看了女孩们一眼。

    面带微笑的大家,不知为何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

    “我……我忽然想起有点事,先走了。”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卡洛斯果断撤退。

    “我……我忽然也想起来了,和高特那厮约好了去酒吧,你看我这记性。”西雅图克一个机灵,也顾不得蹭饭,急急忙忙的迈着大步,宛如一阵狂风般消失。

    “我……我去把外面晾着的衣服收回来。”我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正准备一口冲出去,塔莫娅已经机灵的挡在了我面前。

    “大人……”这时候,从厨房门口传来维拉丝宛若幽灵一般飘渺的温柔声线。

    战战兢兢回过头,只见这只小狗狗手持平底锅,微微低头,被刘海阴影遮掩了一半的俏脸,面带着温柔如刀的微笑。

    “大人,能把你刚才对我说过的话,重复跟我说一遍吗?”

    “饶……饶命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