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 我们来打个赌吧
    ***************************************************************************************************

    卧槽,你还真砍?

    眼看剑光落下,我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心里默哀,万万没想到,自己不是死在地狱怪物手中,不是被四魔王三魔神干掉,竟然是被五爷一刀两断。

    这一刹那,仿佛化作了永恒,即便是闭着眼,一道破晓的白光依然从脑海中迅速划过,让脑海光芒一片,宛如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圣光照耀。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死……死了吗?

    或许只是短短一刻,或许又过了许久,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疑惑的看了周围一眼,礼堂还是刚才的礼堂,泰瑞尔依然站在我们面前,光之翅膀微微拂动,带起一层层涟漪的圣光雾气,显得越发高大,宛如天上神灵。

    我不敢动,生怕自己已经被从上至下斩成两半,这一动,身体就嘶啦一声从头顶至胯下整齐分开两半。

    西雅图克的牛眼睁大,大概心里和我想的东西一样,眼珠子咕噜咕噜乱转,各种不安分,唯独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卡洛斯,你后悔吗?”头顶上,五爷若有若无的中性声音忽然传出,带着并不算温和。也不算淡然的说不清的意味。

    “为了一己之私,让安洁丽尔遭受分离之痛,让女儿饱受畸形之苦,甚至连累队友为你丧命。”

    “后悔……是的,我很后悔。”身后,传来卡洛斯深深的忏悔泣声。

    “如果可以重头再来,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执意和安洁丽尔走到一起吗?”五爷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良久的沉默,只有卡洛斯那微微急促的呼吸声传来,让人知道他内心正做着剧烈的想象。挣扎。抉择。

    许久许久,只听见一声铿锵有力的回答:“会,我还是会和安洁丽尔走到一起!”

    “哦?为什么呢,明明已经后悔了。”

    “因为我已经知道。我会拥有一个爱我的妻子。我会拥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会拥有两个能为我付出生命的队友,纵使再怎么后悔,我都不想放弃这些。这些在痛苦之中,所收获的珍贵之物。”

    接下来又是良久的寂静,静的连那光之翅膀轻轻拂动的细微声似乎都能听到。

    然后,只听到五爷轻轻一声感叹。

    “人类,真是奇妙的生物。”

    “明明如此顽固不化,冥顽不灵,不知悔改,愚不可及,但是,偏偏没办法产生厌恶,甚至,甚至会产生想做一回人类,亲自体验这些感觉的想法。”

    “抬起头来吧,少年们,你们的表现,打动了我。”

    下意识的,按照五爷的话抬了起头,我这才发现,身体并没有分成两半,连忙不放心的用手摸了摸,没有,真的没有,一点事都没有,明明能清晰的感受到那道剑光,的确是从身体划;过去,为什么会这样?

    西雅图克这厮没想到也蛮怕死的,竟然和我一样在身上慌慌张张的乱摸了一通,然后乐呵呵的傻笑起来。

    “卡洛斯,卡洛斯,你没事吧?”忽然想起身后的大师兄,我们立刻紧张的回过头一看。

    说不定那道剑光,在五爷的控制下,没有对我们造成丝毫伤害,却直接把大师兄给劈了,以五爷的能力,我一点也不怀疑它能做到这种程度。

    卡洛斯依然深深的跪趴在地,额头磕在地上,摆出一副受死的姿态,见我们没事,他微微抬起头,朝我们露了一个安心的笑容,随即便重新磕下去,再次说道。

    “请泰瑞尔大人成全我吧。”

    这家伙简直就钻牛角尖钻到针眼上,没救了,不过……

    我和西雅图克反应过来,忽然意识到面对被打动的五爷,现在是一个死皮赖脸的好时机,正所谓乘他病要他命……不对,是乘它心软跪求交配……也不对,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吧。

    咬咬牙,我们立刻重新转过身,面对着五爷噗通一声跪下去。

    “泰瑞尔大人,您就帮一帮卡洛斯吧。”

    “对对对,以泰瑞尔大人您的智慧,一定能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卧槽,我这么没想到还可以这样说,西雅图克,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油嘴滑舌了,你到底还是不是野蛮人?

    “你们三个都起来吧。”五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知道它的性格后,我们不敢怠慢,连忙站了起来,否则它就不理你,无视你,不和你说话,这么一想怎么有点带感,有点萌的样子?

    三人从一纵又站成了一排,齐齐唰唰的抬起头看着五爷,等待它最后的决定。

    “禁止天使和人类在一起,是我们天使一族的规定,既非错误的规定,自然不容更改,更不容亵渎。”

    听五爷说到这里,卡洛斯本来抱着一丝冀盼的眼神,重新变得黯淡起来,看的我们暗暗焦急,生怕他做出傻事。

    “但是……”

    又是一个神转折,让我们精神一振,死死盯着五爷。

    “但是,所谓的奇迹,正是发生在规定之外,天使一族创立如此规定,究其最根本的目的,还是因为天使和人类诞生的后代必定存在畸形,如果奇迹发生,畸形不再,那么,或许这个规定可以松动一下。”

    “那我们该怎么做?”听五爷说到这里,大家都能听出来是朝好的方面发展了,但还是没办法揣摩出它的用意。

    不知为何。似乎感觉到兜帽深处的五爷,微微笑了一下,将目光落到卡洛斯身上。

    “卡洛斯,我可以给你一次的机会。”

    “请泰瑞尔大人明言。”卡洛斯大喜过望,如果不是我们摁着,他大概已经冲上去抱住五爷了。

    “就让我们以卡洁儿的隐患能否得到解决,作为一次赌局,赢了,我允许你和安洁丽尔在一起,至于输了……我想已经不用多说。你和安洁丽尔将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

    卡洛斯微微低头沉思。片刻之后牙一咬。

    “泰瑞尔大人,我愿意接受,就让我们来赌一把吧。”

    “看来你很有自信,很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我和西雅图克也在考虑这场赌局。都觉得还不错。如果卡洁儿能恢复健康,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不能……这女儿控骑士能不能承受得了丧女之痛。还是一回事,就别说以后了。

    当然,作为卡洁儿的半个父亲,以及勇于和卡洛斯拉尔争夺暗黑大陆第一女儿控宝座的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这场赌局无论如何都要接受下来,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拯救卡洁儿。

    “那么,就让我来说一说这场赌局的规则吧。”

    “愿闻其详。”

    “首先,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如果没有安洁丽尔在,卡洁儿就不愿意接受治疗,正因为如此,你才不顾境界尚且不稳,提前计划前来,请求把安洁丽尔带回去,对吧。”

    “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正是如此。”卡洛斯一脸激动的点头,泰瑞尔能够自行理解这一点,不需要多费口舌,那简直是极好的。

    小小的天使卡洁儿,因为半天使的身份,在童年遭受了许多歧视和冷遇,没有天使愿意亲近她,把她当成了怪胎,以至于卡洁儿的性格变得十分孤僻,不愿意和人亲近,到现在为止只愿意听两个人的话,我,以及安洁丽尔大嫂。

    想要治疗她身上的隐患,就得让卡洁儿长期在精灵族接受研究,让她一个人她肯定不愿意,我们也放心不下,而能得到她信任的我,却没办法一直陪着她在精灵族,因为研究和治疗并不是几个月就能完成,而是可能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

    作为联盟的伪救世主,我自然不可能挤出三五十八年来陪卡洁儿,卡洛斯深知这一点,所以哪怕他再怎么女儿控,也从来没有出声求我。

    再说了,就算我能挤出这个时间,也不一定能做到,虽然有奶爸光环加成,但别忘记了,之前在精灵族,针对项圈和卡洁儿的身体状况,接近一个月时间的检查,哪怕有我陪同,卡洁儿依然表现出了不稳定的状况,若是这个时间延长到好几年,我可以想象,卡洁儿肯定坚持不了。

    在这一点上,安洁丽尔大嫂肯定比我强,毕竟她是从卡洁儿一出生开始,陪伴了她十多年的亲生母亲,没有人能比她更了解卡洁儿,也没有人能比她更胜任这份陪伴工作。

    所以,安洁丽尔大嫂是必须的,是无可取代的,没有她,卡洁儿根本不可能接受忍受在精灵族的长期研究和治疗生活,连这个大前提都没有,就更别说能不能治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让安洁丽尔下去陪着卡洁儿好了,如果连接受治疗都完成不了的话,这个赌局就不存在了,不是吗?”

    卡洛斯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一直以来,日日夜夜期盼了几十年的事情,就这么被泰瑞尔轻飘飘的一句话,轻易的,简单的实现了?

    用一句最贴切的话来形容卡洛斯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泰瑞尔大人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没有安洁丽尔大嫂在绝对不行,卡洁儿的性格有些孤僻,只有身为母亲的安洁丽尔才能抚慰得了她的情绪。”眼看卡洛斯傻了,身为卡洁儿半个父亲的我当仁不让的站出来。

    “这也是我的失责,没有考虑周全,让卡洁儿的童年在天界里遭受了歧视,这件事说来我也有责任。”泰瑞尔默默点头,轻叹一声。

    “也罢。就这么决定下来吧,但是!”

    听到这个但是,卡洛斯也立刻清醒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泰瑞尔,大家都对它的这个但是产生了心理阴影。

    “但是,在卡洁儿的身体尚未治愈,赌局胜负尚未分出,奇迹尚未出现之前,还是得按照规矩办事,因此。在这段时间。卡洛斯,你和安洁丽尔不能见面,一旦违反,我会收回一切。”

    “这……”卡洛斯目瞪口呆。仿佛一下子从飘飘然的云间打回落地。内心的失落沮丧几乎将整个礼堂填满了。

    不过。至少只是打回到地面,而不是地下,更甚是地狱。不是吗?所以在片刻的呆愣之后,卡洛斯就考虑清楚了,郑重的把头一点。

    “泰瑞尔大人,我答应这个条件,在卡洁儿尚未痊愈之前,绝对不和安洁丽尔见面。”

    “那么我们呢?我们总能见吧?”我和西雅图克连忙问道。

    “你们到是没有问题,但是,可不要偷偷做小动作,比如说用记忆水晶。”五爷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们一眼,顿时就我们偃旗息鼓。

    这家伙,简直料事如神,或者说是懂得读心术?否则怎么知道我们心里在想什么?

    “那么通信呢?”

    “不行。”

    “传话呢?”

    “没问题。”

    “连传个话也不行……咦,你说什么?”本以为五爷会极尽苛刻的要求,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想摸清楚底线,以免触犯了这场赌局的规则,没想到它却忽然同意了最后一个,让我大吃一惊。

    “传话的界限太模糊了,我若是一口咬死不放,说不得你们连在卡洛斯面前提起安洁丽尔都不敢,所以还是算了。”

    三人一听,看着五爷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感激。

    神啊,这才是天使该有的范儿,五爷请收下我的膝盖吧!

    “好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你们退去吧。”发挥着毫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在对话成立,商量完毕之后,五爷立刻下了驱逐令。

    “那我们就先告退了。”三人朝那高大的背影,洁白无限的光之翅膀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尤其是卡洛斯,这货竟然又哭了,简直就是想把这数十年来的泪水一口气倾泻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