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 直面泰瑞尔
    ***************************************************************************************************

    第二天,验证卡洛斯再次极乐生悲的一刻到来,就在大家以为这一次一定没问题的时候,变身过后的卡洁儿却不愿意让卡洛斯靠近了。

    虽然不是一靠近就出拳揍飞的蛮不讲理,但是卡洛斯上前一步,她就后退一步,实在不行就躲到我怀里,躲放房间里,怎么也不愿意和卡洛斯亲近。

    看着呆若木鸡的卡洛斯,我心里满是同情,只觉得这一期的悲剧帝又是非他莫属了。

    不过卡洛斯到很看得开,没等我安慰就振作起来了,按照他的话说,现在已经是大大的进展了,至少女儿没有再用铁拳将他揍飞不是吗?饭得一口一口吃,路得一步一步走,要是一蹴而就,反而会缺少一分成就喜悦感。

    我总结了这句话,做出八个字的精简结论:我是抖m,继续虐我。

    总之卡洛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更喜闻乐见的在一旁看戏了,如果把卡洛斯当做屏幕里的男主角,那就像在玩一部移植版gal,以前某个不可攻略的角色,这一次作为新增内容变成了可攻略的女主角,动动手指头稍微增加一点剧本就又能赚不少钱了宅男的钱真是好骗啊这句内心独白请导演在播出的时候删掉。

    咳咳,言归正传。总之呢,这个原本讨厌男主角的角色变成了女主角,经过男主角一步一步的flag选择,逐渐将其好感度扭转,让对方知道自己虽然是个一事无成的废柴但是内心却有着成为后宫之王的善良温柔,然后顺利攻略下来,也是挺不错的,只不过卡洛斯攻略的不是女主角,而是自己的女儿。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五天说长不长。一晃眼就过去了。卡洛斯似乎完全把心思放在了攻略卡洁儿上面,正当我疑惑他是不是把某件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的时候,第四天夜晚,他仰望星空。高深莫测的感叹一句:这一天终于来了。

    好吧。我多操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卡洛斯吵醒,和我一样的还有西雅图克,不过大家都没有抱怨什么。整装待发后来到阿卡拉的小黑店。

    这件事我并没有详细和女孩们解释,只说我们三人要去求一求天使,为卡洁儿做最大的努力,她们大概也没想到,卡洛斯,或许说我们三个,内心都有了就算和天使干一架也要让这些鸟人答应要求的冲动和干劲,离开的时候还给我们加油。

    要是知道我们心里的想法,保准起码有一半的女孩会立刻晕倒在地,正因为如此才没办法说出口。

    “阿卡拉奶奶,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用干净整洁的白绢布,细细擦拭着手中的搞基剑,往剑身上哈了一口气,再反复擦几次,看着上面一道流光闪过,清晰的倒影出自己的影子,不禁露出痴痴目光,仿佛是专情于剑的绝代剑客。

    卡洛斯面色严峻,虽然没有像我那么夸张,但是背上的长剑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西雅图克神色狰狞,这几天用来帮卡洛斯入睡的作案工具,那柄大木棒再次被他扛到了肩膀上,进门的时候差点就把阿卡拉的小帐篷给捅破了。

    “你们都给我收敛点!!!”一见我们宛如三大杀神三大死士般的出现在她面前,阿卡拉一忍再忍,终于忍无可忍,手中的拐杖化作一道游龙在我的头顶上重重一敲。

    卧槽,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只有我?

    我这个绝代剑客再也装不下去,摸着被敲的头小声抱怨起来,我看错你了,阿卡拉,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不对,你这浓眉盲眼的家伙也是个欺软怕硬之徒。

    “看看你们,是真的打算要去打架吗?”再横了我们一眼,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乖乖的把剑和木棒收起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小主意。”怒气稍平的阿卡拉,踱着步伐,敲着拐杖,在原地转了几圈,似在犹豫什么。

    最后,她似乎终于不大情愿的从怀里套出一封以魔法阵封好的信纸,交到卡洛斯手上。

    “若泰瑞尔大人态度强硬,不愿意放人的话,就把这个交给它看吧,当然,效果如何就只有天知道了,别抱太大期待。”

    “谢谢你,阿卡拉长老,无论如何这份恩情,卡洛斯都将永生难忘。”卡洛斯恭敬的收下信封,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我们辛辛苦苦扮演一副参加黑社会斗殴的形象,无非就是想让阿卡拉再给我们点锦囊妙计,毕竟这里站着的三人,可都是联盟的未来希望,最不愿意看到我们出事的肯定是阿卡拉,为了不让我们和天使族扛上,她肯定会想尽办法。

    虽然有威胁之嫌,但我们也是为了卡洁儿而在拼命努力,想必阿卡拉也会理解我们的苦衷。

    “我已经把我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就看你们几个了,对于这一次的见面,我只有一句话要和你们说,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要和天使发生冲突,哪怕是它把你们轰出来,知道吗?联盟的未来,亿万人的未来,不能在你我的手中搞砸。”

    “我们知道了。”相视一眼,我们齐声应道,阿卡拉说的话我们都知道,所以这一次已经做好把膝盖跪烂的准备了,妙诀只有一个字:死缠烂打,死皮赖脸。

    “嗯,其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去吧,泰瑞尔会在群魔堡垒的神殿里接见你们,和当年你们和它见面的地点一样。”

    “又是群魔堡垒吗?”我有点好奇。

    “怎么五……咳咳,泰瑞尔大人似乎特别喜欢那里?”

    “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那里最高,离天界最近吧。”阿卡拉神秘兮兮,亦真亦假的含糊应道。

    “那我们告辞了。”心里着急的卡洛斯再次行了一礼,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我们也连忙跟上去,生怕这女儿控骑士走在前头,见着五爷就忍不住想起这数十年来的妻离女散。怒发冲冠。拔剑一挥,那联盟就得准备玩蛋了。

    来到传送阵,干脆利落的随着白光传送到久违的群魔堡垒,群魔堡垒的传送阵就是神殿门前的广场附近。周围还有喧闹的冒险者交易市场。当我们迈着急匆匆的步伐穿过广场。来到神殿长廊时,以前可以随意进入的地方,此时却是空无一人。很明显是被清场了。

    两排上百名圣光耀目的二翼天使,笔直站在神殿大门两旁,身穿铠甲,腰间挂剑,显得威武庄严,凭增一分庄严肃穆的气氛,前来迎接我们的竟然是一名准四翼天使,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比我还要强大许多。

    目光交流互相一眼,虽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动用武力,但是看到这个准四翼天使,我们还是忍不住心中微微苦涩,要真打的话,别说五爷,光是眼前这个准四翼天使,大概就能送我们回老家相亲了。

    “好大的排场,这些天使都是实体吧,不是投影,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吗?”

    “上次见泰瑞尔的时候,可是只有它一个。”

    “别乱猜,上次和它见面,是为了解决衣卒尔,昔日的天使族第一勇士堕落,这个消息泰瑞尔不想让其他天使知道,正因为如此才拜托我们去做,否则以天使的实力哪里轮得到我们。”

    当我们三个窃窃私语的时候,那名准四翼天使已经来到面前。

    “来自联盟的客人,泰瑞尔大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请进吧。”

    “抱歉,让泰瑞尔大人久等了。”领头的卡洛斯一听,连忙行礼道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何况这次是有求于人。

    “跟我来吧。”这名准四翼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转身朝巍峨的主神殿大门走去,我们连忙跟在他后面,又开始了私下交流。

    “不对劲啊,这家伙脸色那么生硬,语气那么冷漠,莫非它知道我们这一行的目的?”

    “十有**是这样,看来这一次难了。”卡洛斯脸色有些难看的轻叹一声。

    “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来跟它们要人的呢?这种事情在天使族大概从未有过吧,不给好脸色也是理所当然,关键还是泰瑞尔的态度。”我小声安慰着失落的大师兄,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准四翼天使。

    穿过长长的阶梯,片刻之后,我们就跟随者准四翼来到了神殿大堂,和外面戒备森严不同,里面却是空旷无比,空无一物,见不到其他天使的身影,和我们原本想象的三堂会审有着天壤之别。

    “泰瑞尔大人,来自联盟的客人已经到来。”前方的准四翼天使恭恭敬敬的向着前方行礼说道。

    这时候,我们才注意到前方,那个静静站立在台阶之上,十字架底下的巨大身影,在我们没有注意到它的时候,它宛如空气一般,毫无存在感,但是,一旦我们注意到它,它却成了眼中存在感最强烈的事物,强烈到其他一切都成了点缀,我们三个,仿佛被它的身影直接拉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这个世界唯一的存在就是宛如高山巨人一般耸立在我们面前的光之天使。

    四翼天使泰瑞尔,就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保持着冷静,我内心震撼不已,想必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心中也是一样,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泰瑞尔给我们的感觉远没有这么强烈,随着我们的实力变强,泰瑞尔给我们的震撼也越发强大,越强,越是能感觉到那不可逾越的差距。

    而且,眼前的泰瑞尔极有可能还只是一个投影,光是投影就能给予我们如此强大的感觉,这是四魔王和三魔神都办不到的时候。

    不愧是光膀五爷。站在它面前,我们渺小的就宛如只是一滴水滴,而它却巨若大海,深不可测,充满宽广,充满包容,充满仁慈,让我们有一种想要朝礼膜拜的冲动。

    “知道了,你下去吧,我要和几位远道而来的联盟客人好好聊一聊。”

    那非男非女的中性声音。在神殿之中缓缓响起。不疾不徐,充满温和以及自信,仿佛是已经掌握命运的圣人。

    “谨遵您的吩咐,大人。”准四翼将手臂摆在胸口。微微弯腰。行了一礼。果断转身离开,留下我们三个。

    “泰瑞尔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原本内心已经酝酿了千言万语。准备先声夺人,凭三寸不烂之舌一口气说服泰瑞尔,但是等真正见面的时候,却化作了一声尴尬苦笑,似乎这些准备,在五爷面前都是一戳即破的泡沫。

    “是的,又见面了,联盟的少年们。”泰瑞尔缓缓转过身,那一身威严神圣的古铜色铠甲,挺拔的身姿,在我们面前显得越发高大,背后一双独特的光之翅膀向两边微微展开,就仿佛是亚瑞特山脉的连绵,耸立在面前,让人有一种将近窒息的感觉。

    但是它的柔和声音,却又悄然无息的把这种压迫感抚平,我语文不大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感觉就好像先给一棒子再来根胡萝卜,当然,面对我们这样的小角色,五爷肯定不屑于用这种无聊的战术。

    “见过泰瑞尔大人。”卡洛斯庄重行礼,就连无法无天的西雅图克,在五爷面前,也不得不露出紧张之色,打起十二分精神,和卡洛斯一同低头。

    兜帽下隐藏在面孔,似乎在我们身上扫了一遍,只听见五爷轻轻一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