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 男神父亲天使女儿
    ***************************************************************************************************

    “阿拉?吴小弟,你这是怎么了?”

    明眸善睐的轻轻一转,将整个屋子的景色尽扫在眼中,落到一角的时候,卡丽娜一眼就发现了椅子上那两个叠罗汉的躺在一起,宛如晒得半干的咸鱼一样的人。

    “我被暗算了。”哼哼唧唧了一个上午,眼看是丽娜大姐发话,我才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

    “暗算?被谁暗算了?”卡丽娜饶有兴趣的问道。

    “被我身边隐藏最深的人。”

    “笨蛋小凡还好意思说,都是你的错。”听到这句,大家,包括小幽灵都以为我是在说她,这小圣女当然不乐意了,一口又咬了下来。

    “哼,区区凡人,根本不可能了解我内心如海一样深的忧郁。”无力反抗,我只能用语言来表达自己那俯视众生的理想不能被人所理解,自己的愿望无法受人所拥戴的忧伤。

    众人皆醉我独醒,没错,我现在已经是中二大魔王的最高境界了,和手臂上眼睛里的封印什么的,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

    “好像已经没救了。”见某德鲁伊从嘴里发出一阵阵有气无力却又阴森森的,宛如诅咒一般让人毛骨悚然的喃喃自语。完全陷入到了一个别人完全无法触摸也根本接近不了的世界,卡丽娜苦笑一声,放弃了对对方的治疗,和其他人打起招呼。

    但是有一个说“不”,他最擅长的就是和那些放弃治疗的家伙打交道,因为,他也是同道中人,和某人间歇性放弃治疗不同,很早就已经彻底的告别医生和药物那种。

    “吴老弟,有什么悲哀。和我说吧。大家都是男人,不用藏着掩着。”

    不知何时原地复活加瞬移出现的高特大猩猩,上前几步,用充满男性魅力磁性的低沉有力嗓音。宛如一股来自海边的充满力道和温柔的风。发出心灵上的抚慰。

    不近生的小幽灵早就闪一边去了。像只小母豹一样,对无礼接近的高特呲牙咧嘴发出恐吓,可惜。这货是唯数不多可以无视小幽灵杀气的家伙,你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智商太低了,比如说对着一颗石头发怒有用吗?

    “你?”我斜眼瞟了他一下,不屑的重新扭过头去,多一眼也不看。

    “愚蠢的人类哟,明明总是穿着将自己封印束缚起来的衣服,带上伪善虚假的面具,却偏偏还要装作一副掏心交流的嘴脸,太肮脏了,果然人类只有在呱呱落地的那一瞬间才是纯洁的吗?”

    依然没能从中二世界走出来的某德鲁伊,火力全开的说道。

    “原来如此,吴老弟,你说的话,我懂,我懂啊!”

    高特大猩猩忽然莫名的哭泣起来,那张威严的国字脸流下两行整齐的泪水,仿佛苟活于世间数十年终于得一知音,瞬间就高山流水,春阳白雪起来。

    “那么多年了,终于有一个人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原来我并不是孤单一个人,吴老弟,没错,衣服只是封印束缚我们本性和灵魂的障碍,理解了这一点的你,加入我们吧,加入羊骡鸡小队,让我们一起去河边迎来新生噗喔————!!!”

    高特大猩猩话还未说完,就被气冲冲走上来的卡丽娜一记从天而降的落肘颅骨碎击倒在地,原地复活读秒,再起不能。

    看到高特那么惨,我终于坐了起来,心有戚戚然之余,感觉内心这份忧伤被人分担了,心情稍微有点舒畅,就好比开局打野遇到的全是夺命双熊却拿了一血。

    “丽娜大姐,这几天都去哪里了,怎么没见到你们。”瞅了一眼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的高特,我抬起头,对眼前的暴力格斗御姐好奇问道。

    “阿卡拉没有告诉你吗?我和高特带队去巡逻营地的魔法阵去了,每年都要有那么一次,这样才能确保新人冒险者不发生意外。”

    我了然的点头,原来是去巡逻魔法阵了,前面也提到过,能够形成五大区域体型分布的怪物实力,就是依赖历练区域下面的魔法阵,这几乎算是联盟的绝密之一了,卡丽娜担当起了这份重任,明显是她的出色能力,已经获得了阿卡拉的信任。

    反正比不靠谱的老酒鬼好多了,就算是高特,在该严肃的时候也会严肃以待,不像老酒鬼,几乎就每个正经样。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应该说是今天凌晨吧,几乎兜了小半个罗格,无聊死了。”卡丽娜捏了捏自己的肩膀,难得的抱怨了一句。

    的确很无聊,又不是战斗,巡逻,救人,只是跟几个法师一起去检查魔法阵,还要把整个罗格历练区域逛一圈才行,再加上大天冷的,连公费旅游这种安慰自己的借口都找不了,光是想一想我都觉得无趣,但是偏偏又是极为重要的任务,不仔细检查一遍,万一哪里出了漏洞,极有可能让许多新人冒险者团灭。

    幸好阿卡拉没有把这种琐碎的不能再琐碎的任务交给我这个打杂长老。

    “难得回来了,阿卡拉奶奶多少也会放点假吧,留下来吃个午饭再说。”

    “还是吴小弟知道我,来,抱一个。”说着,这豪爽的大姐姐真的抱了过来,踩在高特的尸体。

    “还有维拉丝,我想死你的手艺了,呜呜呜~~~你终于回来了。”抱了我一下,卡丽娜又将目标锁定她的亲密好友兼后辈维拉丝。

    “丽……丽娜姐姐。别这样,呜呜,别忽然就抱过来。”

    “是不是【我的身体只允许大人一个碰触,其他人谁也不行】这样想,真的是这样想?”

    “丽……丽娜姐姐!”维拉丝完全斗不过卡丽娜,脸蛋迅速通红起来。

    “好可爱,真是太可爱了,去历练一趟回来还是那么可爱,怪不得吴小弟老是叫你害羞的小狗狗。”

    “呜呜呜~~~”看到仿佛可怜的摇着小狗尾巴,投过来求救目光的维拉丝。我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吴~~~师~~~弟~~~”就在这时,一道拖得老长的嘹亮叫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光听这音量就知道是谁来了。

    “西雅图克师兄。早不早晚不晚的过来。可没有早餐可以蹭了。”我伸着懒腰走出屋子。一边打哈欠一边说道。

    “不是我,是他,是他。”西雅图克的声音里充满了恶意的气息。指了指他旁边。

    顺着他的指向一看,我的钛合金狗眼当时就被晃瞎了十双。

    卧……卧槽,这个只应天上有的超级帅哥到底是谁?背影仿佛在散发着金光,两那光秃秃的草地似乎都变得生机勃勃起来了。

    我以前只听过美女效应,美男效应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仔细一看,这不是联盟第一帅哥卡洛斯师兄吗?原来是你,今天怎么有点特别……穿着一身庄重的黑色燕尾服,将他魁梧壮实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脸庞和头发明显的经过精心打扮,时不时还伸手去扶正一下胸口前的绅士蝴蝶结,更显挺拔。

    平时根本不打扮,走在街道上就已经吸引无数花痴少女妇女的目光了,在精心打扮之下,今天的卡洛斯完全就是太阳神一般耀眼的男神。

    这样的家伙手里还拿着一大束一看就知道是细心做成的鲜花,是来搭讪的吗?是来我家门口搭讪的吗?好胆子,卡洛斯,我们去训练场,好好用拳头谈一下,让师弟我教教你无上yy流小说真理之必被虐杀五大条件其一——调戏女主角。

    见我出来,卡洛斯两眼放光,更加谨慎的整了整身上已经整齐到强迫症都挑不出任何毛病的黑色燕尾服,大步朝我走过来。

    等……等等,壮士请留步!你想做什么,为什么这副打扮直直朝我走过来,告诉你,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坚定的异性恋者。

    不光是我,就连随后走出来的卡丽娜,也对我们两投以好奇惊奇感兴趣的目光,没想到丽娜大姐你竟然是隐性腐女一枚,我看错你了。

    “吴师弟,卡洁儿醒了吗?”卡洛斯上前一大步,来到我面前,正当我做好铁拳制裁的时候,忽然说道。

    哦……啊?原来是卡洁儿。

    他这样一说我忽然想起来了,昨晚不是问过他想不想见见卡洁儿长大后的模样吗?没想到这女儿控圣骑士那么着急,明知道一大早卡洁儿很少起来,却依然忍不住跑过来等候。

    那么说现在这副打扮……我上上下下打量卡洛斯一眼,露出不屑的目光——果然是个无可救药的死女儿控,想当年小黑碳苏醒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夸张过,加上自己穿燕尾服的造型效果一般般,根本没有卡洛斯这份气质。

    “……”我仿佛听到了谜之声发出“最后那个原因才是最重要的吧”这样的嘲讽了,乖乖站出来,本德鲁伊代表全宇宙的凡人留你一口气。

    “没有,她还在睡,要我把她叫醒过来?”我试着问道。

    “不,不用了,那样太可怜了,我就在这里等着,等她自然醒过来就好了。”卡洛斯定了定神,目光坚定说道,哪怕如此迫不及待,他也想优先照顾卡洁儿的睡眠时间,实在是中国好爸爸。

    但是,你这样站在我的家门口,我压力很大呀师兄,就像一个倚在法拉利上的高富帅堵在**丝家门口一样。

    “大家都进来做做吧,正好卡丽娜和高特也在,但是,前提是你先把这身衣服换下,还有花,会让人分不清你这到底是在等女儿还是泡妹子。”

    “真的要换吗?我想让卡洁儿看到我最好的一面。”卡洛斯有点不情不愿,大概现在在他脑海里除了卡洁儿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

    “平时的打扮就好了。你这样说不定反而会吓到卡洁儿。”

    “说的有道理,好吧。”有些沮丧失落的大师兄,低垂着手中的花束,有气无力的走回去,看起来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等等,卡洛斯师兄,先不急,让我给你弄录个记忆水晶,卖给阿露卡琪牧师一定能卖到好价钱。”我忽然两眼放光,仿佛闻到了商机。何止是阿露卡琪。卖给任何女性都能大赚。

    “免了。”听到我的话,尤其是听到阿露卡琪这个名字,卡洛斯一脸惊慌,跑的比兔子还要快。哧溜一声就钻入了丛林。

    “哈哈哈哈。你瞧卡洛斯狼狈的样子。”甚少看到这副模样的卡洛斯。我和西雅图克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一会儿,卡洛斯换了平时的便装回来,耀目度总算降了几个等级。可以接受。

    我们几个大男人在外面摆了桌子和椅子,就着蓝天草地和维拉丝端来的几个小菜,慢酌起来,所以这个时候呀,一定得有碧丝亲手给我酿的酒,哎呀不妙,感觉已经离不开碧丝的手艺了。

    “可惜,总觉得还差了点气氛,要是道格那厮回来了就好了。”酒鬼西雅图克大口大口喝着,感觉少了一个伴,其他三人可没兴趣陪他拼酒。

    “要不马拉格比也行。”

    道格擅长吹牛,爱拼酒,哪怕对手的西雅图克也悍然不畏,马拉格比的特点是(用作死来)带动气氛,让不想喝的人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喝,西雅图克面带感叹的嘀咕一句,颇有知己难寻的忧伤。

    “别说那些不现实的话,吴小弟,和我们说说你这段时间的经历吧。”卡丽娜走了过来,坐在高特身边,将一坛酒重重放下,尽显女中豪杰风范。

    “又不是去完成什么任务,只是带女儿们去历练而已,没什么好说的吧。”我心虚的撇了她一眼,说道。

    主要是涉及到精灵族的黑历史,没办法说出口。

    “是吗?”卡丽娜投来精明的目光,仿佛看穿了我似的,清脆一笑。

    “但是我总觉得,吴小弟去的地方,无论是去做什么,都一定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不是吗?”

    “……”捂着仿佛被万箭穿心的胸口,我痛苦的说不出话来,不对,是完全无法反驳。

    “对对对,说来听听。”西雅图克和高特一听,顿时也想起了我吸引麻烦的体质,不由的起哄道。

    “别说我,西雅图克师兄,你到底是怎么样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我觉得无论如何都是这种事更让人感兴趣,你先说吧。”我抵赖一声,转移了火力。

    “这种事说不清楚,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反正就不停战斗,不停领悟,每个人突破的方法都有可能不同,问我不如问卡洛斯。”机智的野蛮人西雅图克挖着鼻孔,又将烫手山芋抛到了卡洛斯手上。

    卡洛斯……目光盯着帐篷,完全没有听我们在说什么,简直机智的不能再机智了。

    于是,所有目光又落在了我身上,丽娜大姐俨然一笑,用一句话堵住了我的退路:“我和高特在罗格区域日复一日的枯燥巡逻,就不用说了吧,相信你们也不想听到伪领域高手大战沉沦魔投影这样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