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 父亲,女儿
    ***************************************************************************************************

    “咳咳,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刚出到外面,全部炙热的目光齐齐集中过来,尤其是卡洛斯,那目光都不能教目光,简直快成激光了,让我如同被火烤一样。

    发现原来是我,大家不约而同的失望,我又得说一说卡洛斯,他气愤的想上来揍我,还好沉稳冷静的性格制止了他的举动。

    这些家伙……看到我就那么失望吗?我这张脸就那么让大家看不起么?

    咬咬牙,我甚至涌起了拐走卡洁儿不让大家见到她的冲动,不过想想还是作罢,如果不想被卡洛斯追杀到哈洛加斯的话。

    “主角,即将要隆重登场了。”宛如激昂的主持人一样,我掀开帐门看了一眼屋里,然后对外面的人大声吆喝道。

    紧接着,帐门动了动,仿佛是要被掀开,又仿佛只是调皮的风儿在作怪,在大家焦急期盼的目光中,终于,帐门分开,从里面缓缓走出一道洁白的身影,让大家屏住呼吸,几近窒息。

    那是雪白的精灵,无暇的天使,高贵的女神,即便是将所有赞美用在她身上也不足为过。

    一身雪白衣袍的卡洁儿,在维拉丝微笑的搀扶下。缓缓从帐门里走出来,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顿时万物为之失色,就连旁边的维拉丝,仿佛都成了衬托鲜花的小草。

    近乎莎拉的美,和近乎小幽灵的圣洁,以及近乎小狐狸的妖娆妩媚,这些几近完美到极致的美丽,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造就了眼前的卡洁儿。那一头金色笔直的长发。宛如丝绸缎带一般,随风飘动,未经任何装饰,却依然格外耀眼。和背后的雪白天使翅膀。构成了一副唯美的背景。让人瞬间忘记了刚才的男神卡洛斯带来的震撼,眼中只有这个可爱美丽的天使少女。

    维拉丝,琳娅。以及家里的其他女孩们,都已经见识过卡洁儿的这副模样,到也不显惊讶,但是高特夫妇,西雅图克,以及凯恩,法拉老头,都大吃了一惊,即便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看到这样的卡洁儿,也没有人第一时间能够淡定得了。

    这是由咱们暗黑大陆第一帅哥卡洛斯,和天使族的美丽少女安洁丽尔大嫂共同诞下的结晶,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所有的爱,是天之骄子,如果没有天使和人类的结晶必为畸形这种悲哀设定,那么卡洁儿说不定会成为两族共同的骄傲。

    再看看阿卡拉,不断欣慰的点头,还感动的抹了抹眼角,装出一副仿佛她能看到卡洁儿长得什么模样的样子,卧槽,她该不会是真的能看到吧,阿卡拉,你的盲眼属性呢?这一点也不科学,更不魔法。

    至于卡洛斯……和我想象的一样,他整个人都呆了,如遭雷击,如被石化一样,一动不动,甚至几乎连心跳都感觉不到了,大师兄,坚强点,别没有被四魔王的强大所打倒,没有被天使族的刻板刁难所打倒,反而被女儿给惊喜倒下啊!

    至于莎拉……无论看多少次,她都掩脸泪奔而去,莎拉……莎拉!等等,别走!更别伤心难过!因为……因为你的大哥哥我也是贫乳控啊!!!

    双子公主十分机智,在卡洁儿变身以前已经以各种理由开溜了,不是她们不够坚强,没办法直面强敌激流勇上,而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有着无法依靠努力去战胜的东西在里面,比如说胸部,又比如说胸部,亦或者说是胸部。

    “叽~~~~~~~~~~~”

    刚一出门的卡洁儿,就遭到所有人炙热目光的迎接,怕生如她自然感到十分不舒服,不愉快,不高兴,在短短几秒惊吓过后,立刻摆脱维拉丝的搀扶,朝我冲过来,先是扑到我的怀里,没等我伸手将她抱住,又哧溜一下绕着我转了半圈,躲到我身后,用我的身体挡住所有人的目光。

    “叽……啪啪,好多,奇怪的人,在盯着卡洁儿看,不喜欢。”一双流露着机警色彩的淡灰色眼眸,从我的肩膀上探出,窥视着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家伙,卡洁儿用清脆透澈的声线说道。

    “卡洁儿乖,他们都不是坏人哦,你应该都见过吧。”我开口安慰,这样一说,卡洁儿似乎才想起什么,目光再次从这些人脸上一一掠过,点了点头。

    “叽~~~啪啪说的没错,卡洁儿,以前见过这些人。”

    “对吧对吧,大家都很喜欢卡洁儿,才特地过来看望你哦。”

    “卡洁儿,不喜欢。”这样说着,从肩膀上探出的那双眼眸,缓缓缩了回去,虽然放松了一些警惕,但是不想见到大家的意思却是明摆着。

    喂喂,卡洛斯,你不是千盼万盼着想见到女儿吗?到是说点什么呀,再不行动的话,卡洁儿可就要回帐篷了。

    我将不满的目光甩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石雕的卡洛斯身上,这家伙,只有面对女儿的时候,才会显现出男人软弱的一面,总是有些优柔寡断,生怕让卡洁儿生气。

    仿佛在回应我的目光似的,卡洛斯终于从石化状态中苏醒,他动了起来,在我,在所有人期盼鼓励的目光中,他缓缓地,向前挪动了一小步,极为细微的一小步,但是这一小步却代表着他的前进决心,他的希望意志。

    没错,就是这样,卡洛斯。就是这股气势,带着这股气势来到卡洁儿面前,告诉她你是他的父亲吧!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呐喊着。

    然后,卡洛斯就带着这股气势……踉踉跄跄的摇晃几下,砰一声,双膝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抓在草地上,摆出了一个完美的otz姿势。

    搞毛啊!!!

    正当我怒掀心灵茶几,想要怒其不争的上前吐槽时,忽然地。从这样的卡洛斯身上。发出几声轻声的抽泣,宛如滴滴答答的细雨,然后,雨声不断变大。最终酿成暴雨。

    卡洛斯。放声的哭了起来。

    那是极为让人震撼的哭泣。不带任何压抑,不带任何陈杂百味,只有最纯粹单一的喜悦激动。就仿佛是婴儿的放声哭啼,数十年来的痛苦,数十年的不甘,数十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在这单纯的喜悦之中,尽情的释放出来,那是宛如积蓄了数十年的水库,在一瞬间的泄洪爆发。

    眼泪,鼻涕,甚至是连口水,都从他那张哭的通红的脸庞纷纷涌出,迅速打湿了他脸下的泥土,再也看不到一丝之前男神的风范。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看到这样的卡洛斯,众人仿佛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以前那份痛苦,以及现在的喜悦,这两种交错的感情,缠绕在一个坚强如铁的大男人身上,分外的让人感同身受,受到感染,没有谁说话,大家都静静的看着跪倒在地,尽情哭泣的卡洛斯,用真诚祝福的目光看着他。

    如果连这样一路坚强走到现在的男人,都不能追寻到幸福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未免也太残酷了。

    就在所有人都一动不动,任由卡洛斯尽情宣泄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动了,卡洁儿,好奇的从我背后出来,歪头看着跪倒在地的卡洛斯,似乎不明白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哭的像个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孩子一般呢?

    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让卡洁儿不由自主的闪动着洁白美丽的天使翅膀,来到卡洛斯面前,半蹲下手,小手伸出,在半空颤了颤,想要缩回去,但是最终还是继续伸了过去,落到父亲的头上,轻轻摸着头。

    “乖,不哭,不哭。”

    这一刻,半蹲着伸手摸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温柔之色的天使女儿,以及跪倒在地,哭的稀里哗啦,涕泪交集,毫无形象的骑士父亲,构成了这个世间最温馨,最让人感动的一副画面。

    “高特,我也想要一个女儿了。”平时爽朗豪迈的丽娜大姐,没想到却是最多愁善感,在这样的气氛下,不断流下泪水,依靠在丈夫的怀里低声喃喃道。

    “嗯,那就一口气生十个吧。”高特轻轻拍打着妻子的肩膀,郑重有力的点头道。

    “大人……”维拉丝也轻轻靠了过来。

    “我们生十一个。”我觉得怎么也不能被高特比下去,于是不等维拉丝说话,就在她耳边附耳轻声说道。

    脸蛋噗的一声通红,但是,维拉丝却难得的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轻轻靠在我的怀里,泪光闪烁的看着那一幕。

    西雅图克一个劲的喝酒,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飞快将眼角一抹,又将酒坛抬起,大口大口的喝着。

    大概是过了许久,卡洛斯的哭声终于是逐渐缓听下来,他缓缓抬起头,露出那张哭的一塌糊涂的面庞,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女儿,支撑在地上的手缓缓抬起来,向她伸了过去。

    卡洁儿露出犹豫之色,身子颤了颤,在大家紧张的目光注视下,终究是没有退出那一步,任由着父亲的手,向着她的头伸过来。

    没错,就是这样,完美了,团圆了!

    看到这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露出喜悦感动的笑容,仿佛是自己和失散了十多年的女儿重逢。

    但是极乐生悲这个词,仿佛正是为了此刻而生,就在这时,卡洁儿身上爆发一阵白光,紧接着,她的身体不断缩小,再缩小,短短几秒内就变回了七八岁的模样,身上的白袍像宽大的不像话的被单一样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随时都要掉落。

    从回复变身状态中回过神来的卡洁儿,看到了不断向她靠近的大手,想都不想。一记熟练的上勾拳轰了过去,卡洛斯带着还来不及消逝的成功喜悦微笑,身体告诉旋转着飞上半空,然后重重砸落在地。

    从云端被打落在地的他,一时半会没办法接受事实,大脑当机,暂时和这个世界失去了联接,仿佛尸体一样躺在地上。

    我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在卡洁儿的制裁之拳下。卡洛斯一起一落。倒的干净利落。

    “卡洁儿,你啊……”抱着小天使,将她身上欲脱落的白袍拉了拉,重新将这小天使裹紧。我无奈叹息了一声。却也没办法责备。

    恢复原样的卡洁儿。明显没有变身后那么成熟懂事,这时候责备她也是徒然,不过没关系。等到明天变身的时候,再让她和卡洛斯上演父女情深就好了。

    “卡洁儿乖,以前不可以随便打人哦。”不疼不痒的劝告了几句,给小天使嘴里塞了一颗玫瑰糖果,然后将她交托给维拉丝抱回去,我回过头,来到卡洛斯面前,蹲下去,捅了几下。

    “喂,卡洛斯师兄,还活着吗?活着吭个声。”

    “别管我。”卡洛斯赌气的把我的手拍开,而后疯了似的,不断用脸砸着地面,破口大骂着自己。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混蛋,,我就不能早点清醒过来吗?明明早清醒过来几秒就行了,我这个笨蛋,我这个白痴!!!”

    原来他是在责怪自己没能从哭泣中早点回过神,失去了宝贵的机会,大家松了一口气,又气又是好笑。

    这女儿控骑士,无论如何也狠心不下来责怪女儿的不是,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了自己身上,真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没事没事,你也看到了,变身以后的卡洁儿懂事了不少,等到明天你就能得偿所愿了。”

    “说的也是!”卡洛斯忽然停止了疯狂的举动,哧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本就满脸涕泪的脸上,又沾满了泥土,却顾不得擦干净,转身握着我的手用力摇晃起来。

    “太感谢你了,吴师弟,我怎么没想到呢,明天过来不就好了?但是今晚估计要懊悔的睡不着了,想想还是有点可惜,不行,我一定要睡着,不能让卡洁儿在明天看到两眼通红的父亲,一定要好好睡觉。”

    仿佛着了魔似的卡洛斯,不断喃喃着,急的团团转,这样的他哪里还有平时一毛的冷静成熟形象,简直比我还要蠢萌。

    不对,我什么时候蠢萌过了,男子汉可以蠢,但绝不能萌,这是本德鲁伊身为男人的底线,不容侵犯。

    “其实我有一个好办法。”西雅图克咧着一口森森牙齿,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卡洛斯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咧嘴笑道。

    “什么办法,西雅图克,快告诉我。”

    “只要用我这根木棒,狠狠一敲,把你敲晕过去,你就能一觉睡到天亮了。”不怀好意的将扛在肩膀上的大木棍比划了几下,西雅图克笑的更加阴险。

    喂喂喂,你那叫哪门子的木棒啊混蛋,见过两米长,棒头上还连着一块四四方方,足足有半个水缸那么大小的金属铁块的木棒吗?!需要我告诉你“锤”字怎么写吗?!

    “的确是个好主意,到时候就麻烦你了,西雅图克,别留情,用尽全力也没关系。”卡洛斯一愣,一拍掌心,哈哈笑道。

    “……”

    不行了,这女儿控骑士已经彻底放弃治疗了。

    见识过父女相见的感人一幕,大家带着尚含一丝泪迹的眼角,纷纷告辞离去,之后,双子公主为自己的“机智”而后悔了好几天。

    当天晚上,我和西雅图克再次集结在卡洛斯家里,和以往一样,酌着小酒,吃这面条。

    西雅图克身边还放着一根大木(铁)棒(锤),意图不言而喻。

    “吴师弟,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这一辈子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卡洁儿。”卡洛斯总算冷静了许多,但每每谈到卡洁儿,还是忍不住抹起眼角,眼里满是欣慰。

    “这样一来,我也就别无所求了。”

    “喂喂喂,别说的好像要生离死别了似的,你还有更伟大的梦想,还要把安洁丽尔大嫂抢回来,和卡洁儿一起组建家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