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 觐见五爷?
    ***************************************************************************************************

    第二天一大早,我朦朦胧胧的起来,感觉怀里抱着什么,软软的,温温的,带着一股浓郁的,让人陶醉的玫瑰花香。

    “是卡洁儿吗……”带着睡意的浓重鼻音,我嗡声含糊嘀咕道,大脑似乎也逐渐想起了昨晚睡之前发生的事情,确认了怀里搂抱着的娇躯的身份。

    的确是卡洁儿没错,昨晚她醒过来了,为了哄她睡着,足足给她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故事,才将这小天使重新哄睡下,自己也迷迷糊糊的抱着她一起睡着了。

    再多睡一会吧,太阳都还没有晒身上呢?

    我打了一个哈欠,将怀里小天使的温软娇躯抱在更紧,脸下意识的蹭了蹭。

    噗咪噗咪~~~脸似乎蹭在了两团弹性十足的肉团上,传来一阵让人欲罢不能的反弹力,不断在脸上颤动着。

    与此同时,头顶上传来一声陌生的“叽~~~哈~~~”低吟,清脆悦耳,根本就不是平时卡洁儿的稚嫩可爱的声线。

    我呆了呆,大脑迅速清醒过来,然后额头索索的冒出冷汗,眼皮艰难的,不敢相信的睁开,和眼前的事物拉开距离后。一抹光线,将上面的雪白映了过来,让我晃眼的隐约看到了两团丰满之物。

    巍颤颤的抬起头,卡洁儿那成熟美丽的少女面容,清晰的浮现在我视野之中,眼睛还闭合着,嘴角有流口水的水迹,时不时喃喃自语的梦呓几句,睡的贼香。

    我逐渐的清醒过来,按照现在的状态勾勒出一副现景图——不知何时激发了项圈能力的卡洁儿。变成少女形态。一举从我怀里脱出,反客为主的将我抱在怀中,脸紧紧地,几乎是被夹着的贴在里面。享受着少女提供的最柔软。最幽香的枕头。

    “呃……”反应过来的我大惊之色。就想挣扎起来,却忽然悲哀的发现……挣扎不了,被卡洁儿抱着头。两腿夹着腰,甚至连那双雪白天使翅膀也伸拢上来,完全将我的上半身包裹着,可谓四方包围,十面埋伏。

    最最最要紧的是,变身过后的卡洁儿,实力接近领域,尤其是在她擅长的力量方面,更是超过一般的领域,以我本体的伪领域高级小身板,论力气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卡洁儿,醒醒,醒醒,起床了。”我无奈,只好哭丧着脸,试图将小天使……不对,是天使少女叫醒,让她放开对我的束缚,身为爸爸力气竟然比不过女儿,真是太羞耻了,我已经失去一家之主的威严了。

    喊了好几声,卡洁儿似乎终于有了反应,朦朦胧胧的睁开眼。

    “叽~~~~”发出一声迷糊娇喊,她低头看了看我,忽然露出迷糊的笑容。

    “啪啪~~~啪啪~~~喜欢,卡洁儿,喜欢啪啪。”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喜欢你,我的小天使,能把爸爸放开再说吗?”我内心哭泣的恳求道。

    “啪啪,喜欢。”卡洁儿却似没听见我的话似的,继续雀跃的娇喊着,那天使少女的圣洁美丽面孔不断在眼中放大,凑近,然后啾的一声,像以往那样在我的脸上乱亲一通,糊上一层如玫瑰蜜糖一般香甜的口水。

    然后……竟然又合上眼,打算继续睡,而且抱着我的手臂竟然还加大了一分力道,然后我原本努力和她的怀抱拉开距离的脸庞,又死死的陷入进去。

    雅蠛蝶,卡洁儿,醒醒啊,爸爸快要憋死了!!!

    我一番手舞足蹈,半分钟后,一分钟后,三分钟后,舞动的四肢逐渐乏力,模糊中,花田里的奶奶的身影不断清晰,在我向我招手。

    幸好这时,我苦苦等来的时机终于到来,卡洁儿身体白光一闪,终于恢复了原形,变回了七八岁的小女孩,重新被我逆袭的抱回了怀里。

    “呼哈~~~”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被憋的通红。

    差点就在意外的地方挂掉了,人生果然充满了意外,尤其是准悲剧帝的人生,我曾幻想自己被四魔王或者三魔神干掉,却没料到这里也有能把我埋葬的墓场。

    心有余悸的看了怀里的小小天使一眼,没想到,卡洁儿长大以后竟然会有如此凶器,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就如同我当初没有预料到莎拉过了十多年以后还是个萝莉一样。

    稍微平复一下剧烈的心跳,我小心翼翼的将缠着自己的卡洁儿的小手小脚脱开,起床穿好衣服后,将小天使抱起来,回到她的房间,将她放在她必须的玫瑰花床上,这个世上只有两个地方才能让她睡的如此安稳,一是这玫瑰花床,二是我的怀里,至于安洁丽尔大嫂的怀抱,我不大清楚,因为没看过,不过想来应该也是可以的。

    松了一口气,走出卡洁儿的房门,迎面忽然出现的小狐狸吓了我一大跳。

    “吓死我了,怎么没声没息的。”

    “哼,没做亏心事,又怎么会被本天狐吓着呢?”小狐狸傲娇的摇摆着尾巴,一脸狐疑的盯着我。

    “卡洁儿……又变身了?”

    “你怎么知道?”我大惊之色,难道说自己狼狈的样子都被她瞧去了?

    “简单,你身上有卡洁儿的香味。”小狐狸得意的指了指她的娇俏鼻子。

    “卡洁儿不是一直有香味吗?我昨晚哄着她睡觉来着。”我依然不懂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

    “所以这就是你和本天狐的差距了,卡洁儿现在的香味。和长大以后的香味,有些许的不同。”

    “有这回事吗?”我闻了闻身上,并没有察觉到不同在哪里,不都是玫瑰花香吗?

    “也不能单纯说是嗅觉方面的不同,更多应该是感觉吧……比如说多一分成熟的味道,就和玫瑰花蕾释放的香味,与绽放玫瑰释放的香味之间的微小差距。”

    “这你都闻得出来?果然不愧是天狐殿下。”我有种不明觉厉感,不过并不妨碍狠狠拍这小狐狸一顿马屁。

    “哼,少来了,昨晚去找卡洛斯。商量的怎么样了?”小狐狸娇俏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紧接着露出担忧之色,切入正题。

    “还能怎么样,你想想卡洛斯那死女儿控属性。”我无奈的耸耸肩。

    “也就是说,做出了唯一的选择?”

    “嗯啊。”

    “现在就要行动?”

    “没错。”

    “真是鲁莽。我本以为以卡洛斯的性格。应该更沉稳一些。等待更合适的时机再有所行动。”小狐狸轻叹一声,神色担忧的看着我。

    “不用担心,没事的。天使虽然不好说话,但也不是轻易喊打喊杀的家伙,只要我们自己克制的话。”我柔声应了一句,伸手轻抚着小狐狸滑嫩的俏脸。

    “谁……谁担心你这坏蛋了,我只是担心你给联盟添麻烦罢了。”小狐狸傲娇的抗议一句,抬起头想要把我在她脸上的手拍掉,似乎又有点舍不得,只好取这种的办法,变拍为擒,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

    “是是是,保证不给大家添麻烦,行了吧。”我被小狐狸的口嫌体正直属性给萌翻了,乐呵呵笑个不停。

    就在这时,双子公主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机智的小狐狸以闪电般的动作把我的手甩开,退后一步来开距离,然后若无其事的擦肩而过。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个什么劲,仿佛没有在西露丝她们面前亲热过似的。

    见小狐狸的举动,我摇头叹气,十分的无奈,为什么家里的女孩总是那么傲娇,或者是爱害羞呢?

    “爸爸爸爸~~~”刚刚起床,身上还穿着可爱睡裙的小公主们,见着我立刻就扑了上来抱住。

    “早安。”伴随着公主们两声甜甜蜜蜜的招呼,脸庞的一左一右,被她们踮起脚尖仰起头啾了一下,早安吻完成了一半。

    为什么说是一半呢?

    “早安,我的公主殿下们。”我揉了揉她们的脑袋,低下头,也在她们额头上亲了一记。

    “好了,快点去洗漱吧,别着凉了。”

    “是~~~”公主们欢快应着,忽然,她们的动作迟疑下来。

    “爸爸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姐姐西露丝不大肯定的发表意见。

    “艾柯露讨厌的味道。”妹妹却是十分肯定。

    “笨蛋洁!”两姐妹异口同声。

    真是的,你们这默契,不用联系就可以登台去演双簧了。

    “莫非笨蛋洁……”

    “太狡猾了,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乘着我们睡觉去和爸爸撒娇!”

    “难道还被爸爸抱着睡了?”

    “区区笨蛋洁!不可饶恕,爸爸是我们的!”

    “好了,你们两个小公主,说的好像以前没有偷偷在晚上跑来我的房间撒娇似的。”我又气又好笑的在双子公主的光滑脸蛋上轻捏了一下,道。

    “我们不同。”

    “对对,不同,怎么能把我们和笨蛋洁做比较呢?我们可比她机智多了。”

    “好~~~了~~~爸爸都知道了,快去洗漱吧。”

    “是!”公主们乘机又抱上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充分的展示了她们机智的一面,才带着天使一般欢乐的笑容跑开。

    接着是小黑炭,也起床走出来了,不过和西露丝她们不同的是,小黑炭已经穿上一身干净整洁的家居便衣。

    曾经,我也打算给她做歌德公主裙,像西露丝和艾柯露那样的,一白一黑,那简直唯美的不要太耀眼,小黑炭则是鲜红色的歌德装。按照我这个死宅的想象,穿上后的小黑炭包准效果惊人,若是和姐姐们走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场华丽的歌德盛宴,完爆二次元。

    做是做了,穿也穿过了,可是小黑炭似乎不大喜欢这样繁琐华丽的衣服,更不愿意在别人面前穿成这样,我也没办法勉强。

    可惜,可惜。看到小黑炭不喜欢华丽的衣裳。我这个女儿控死宅爸爸真的好伤心啊。

    吃过由克劳迪娅和西露丝她们准备的早餐后,没多久,外面就传来西雅图克的招呼声,和他一起来到卡洛斯的家。这女儿控骑士早已经穿着整齐。蓄势待发了。

    三人一同来到阿卡拉的帐篷。似乎早就知道了我们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似的,她早早的等着我们到来,没等我们说话就先开了口。

    “决定了?”

    “决定了。”卡洛斯酷酷的。重重的应道。

    “不后悔?”

    “不后悔。”

    “那好吧,我帮你们安排一下。”阿卡拉轻点着头,貌似已经有了想法,只见她缓缓出声说道。

    “你们是想找天使直接沟通请求,希望他们能够网开一面,对吧?”

    “没错,正有这个打算。”

    “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要是能一路打架杀到天使族,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西雅图克摸了摸他的大光头,不该本性,战意十足的说道。

    “还想一路杀到天使族,半路你们就便灰渣了。”阿卡拉笑着摇头,虽然语气像是打趣,但却能听出来,她的话一点夸张成分都没有,别说走到半路,这一步刚刚迈出去,落得这个下场都不出奇。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我这个老婆子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顿了顿,阿卡拉说道,算是赞同了我们这一次的决定,但是紧接着,她的话锋一转。

    “不过,就算是这样做,其实也有一些可以操作的空间。”

    “哦?我们该怎么办?”卡洛斯眼前一亮,能增加任何一丝成功率的机会,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那就是向谁求情,天使里面,也是有各种各样性格的人,有古板教条,只讲纪律,不谈情分的家伙,当然,也有比较有人情味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身份,还得在天使族里说得上话,否则再有人情味也是白搭。”

    “阿卡拉奶奶,您的意思是?”说到这里,我似乎隐约明白了。

    天使族里,分量重,又稍微有点人情味的家伙,如果换成是我,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面的人无疑就是它了。

    没错,光膀五爷,它的分量够重了,在它之上只有两个天使头头,米迦勒和加百列,而这两个天使已经不问世事多年,可以说,五爷其实就是天使族的统率者,颇有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势头。

    而说到有人情味的话,我认识的天使不多,熟悉的更是一根手指头都数不出来,自然不可能了解天使里面谁最有人情味,只是当年,受五爷所托净化曾经的天使族第一勇者衣卒尔的时候,和它……准确的说,和它的投影有过一番交谈,感觉上嘛……五爷的语气还是挺有人情味的,不是其他天使那种高贵冷艳,就事论事的古板口吻。

    而且当年帮了五爷一次,算是给了它一个小小的人情,看在这个的份上,它多少也会多偏向于我们一些吧?

    “哦?吴,莫非你已经想到合适的人选了?”阿卡拉含笑的目光看过来。

    “没有没有,只是……只是稍微有点想法而已,莫非阿卡拉奶奶指的人是光……咳咳,是泰瑞尔大人?”我咳嗽几声,差点就把擅自给五爷取的外号脱口而出了。

    左青龙,右白虎,中间光翅膀,圣剑挂腰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手双节棍耍的龙飞凤舞,天花乱坠,打遍黑道无敌手,棍头沾染无数鲜血,却依然未曾有人幸谋其面的神秘黑社会第五高手,人称五爷就是它了。

    “猜的一点都没错,真是吓了我一跳,你怎么会想到是它的?”阿卡拉露出讶色,似乎为我忽然的智商爆发而感到震惊。

    “我们不也曾经帮过它一个小忙,把衣卒尔给干……咳咳,给净化了吗?这个小小的人情,或许会有一点用处也说不定。”我稍有些得意的说道。

    “嗯,没错,而且督瑞尔大人也的确是天使族里少有的,更懂人情味的天使,所以我的确打算让你们直接去求它。”

    “真的可以见到泰瑞尔吗?”卡洛斯神色激动的上前一步,死死盯着阿卡拉。

    泰瑞尔是天使族的头头,它的话可以说就等于是命令,如果能亲自和它求情,那么无疑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们也知道,泰瑞尔大人贵为天使一族的头领,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空闲,所以我得去问一问,你们可能要等多几天才能见到它。”

    “没问题,如果能见到泰瑞尔的话,就算让我等上一年我也愿意。”卡洛斯不断点头,睿智如他,当然知道直面泰瑞尔的好处。

    “嗯,就这么办吧,你们回去等候消息吧。”

    “就这样完了?”西雅图克颇有些意犹未尽,三人气势十足的一路奔来,摆出就算卷起袖子和天使大干一架也在所不惜的架势,结果却换来一句回去等候消息了事?

    “那你还能怎么样?乖乖回去。”卡洛斯可不想大好的局面被西雅图克这厮给搅乱了,二话不说就拖着他,向阿卡拉点头致敬感谢后,飞快的离开。

    “那就拜托你了,阿卡拉奶奶。”我招呼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未完待续。。)